作者按:在《挑战毛泽东》的“前言”《一篇大字报的前前后后》中说:

文章中大的板块有三。一是反对个人崇拜﹐二是论革命﹐三是从阶级性谈起。大致上可以说﹐我的文章从反对个人崇拜开始﹐而以争取自由﹑平等为终结。

“论革命”和“从阶级性谈起”是系列文章。《不满与革命》是“论革命”的第一篇,应该是写于67年。“前言”中说:

论革命是里面的重头文章。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能回忆起﹐“对现实不满”在当时是何等重的罪名﹐多少人的判决书﹐处分书中都有这一条罪名。那么论革命的第一部份便是为这一罪名平反的。我的观点是﹕不满是革命的动力﹐唯有不满﹐方有革命。当然﹐文章中所说的是“不满于现状”﹐是从“满足于现状”和“不满于现状”两者的关係来说的。但“不满于现状”和“对现实不满”不是一回事么﹖

文章的主要特点有两个,一是可以看到本人当年受鲁迅的影响之大。“不满于现状”这个命题就是从鲁迅的文字中来的。二是文章也稍微用了一点策略。虽然本人要反对的是“对现实不满”,但是却并不直接把矛头指向“对现实不满”,而是在“对现状不满”上做文章,多少有点到鲁迅那里去找庇护的意思。

网上搜索,居然还找到了几篇讨论“对现实不满”的文章。也一并放在这里。这至少可以说明两点。首先,这是一个长期的问题,本人半个世纪前的文章还没有过时,其次,如果进行一下比较,本人的文章毫不逊色,这是本人可以感到告慰的。

不满与革命

什么叫革命?

革命,就是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行动。

人为什么要革命、

因为希望社会前进。换句话说,就是于现状不满,希望它更好,并且这个动机产生了行动,这行动就称之谓革命。

“为了解放世界上还在受难的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这句话是对的,但它没有接触的问题的本质,它是这个概念在现在这个具体历史时期—-三分之二的人还没有解放的时期所定出的客观标准。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动人民在受苦难,你是满足还是不满呢?当三分之二的人们都解放了的时候,我们还需不需要革命呢?回答是肯定的。

和这个答案具有同工之妙的,旧社会革命者的动机是为了解放全中国,如今,中国解放了,难道我们就不需要革命了么?难道革命就此停止了么?不,我们现在仍需革命,标准放远了。

如果有人这样回答;“为了把我国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这话在某些人听来大概要算是有点修味了,其实这个答案也是对的。

总的说来,革命就是推动社会前进发展的行动,使社会沿着马克思所指出的航道前进。

革命,就是因为不满,在现在全世界还有三分之二的人还没有解放、这是不满见诸于行动,就是革命。旧社会中国人民正在受难,中国没有解放,这是不满。倘说现在人们的思想水平还不够高,这是不满。说现在人民的生活水平还不高,这也是不满。有些地方的权力被走资派夺过去了,不满。舞台上充满了牛鬼蛇神,不满。京剧不能为工农兵服务,不能为当前的政治斗争服务,还是不满。凡此种种不满见诸于行动,就是革命。由以上的种种不满就产生了揪出走资派的文化革命、文艺革命、京剧革命。

主席说“骄傲使人落后、虚心使人进步”。这是一句真理,我在这里将它改一改。注意这不是篡改,这是利用一下句式“满足使事物停止,不满使事物前进”,我认为也是对的。

社会永远向前发展,永远不会停止,这发展的动力就是有这么许多人的革命行动,就是这么多人对当前现状不满,希望社会前进一步,且由此产生的行动。

人的发展就是要敢于否定旧“我”。只有敢于否定旧“我”,才能肯定新我。人的发展就是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战,就是明日之我与今日之我战。社会的发展也是这样,在文化大革命中,不是提出这样一个口号么“砸烂旧世界,创造新世界”。这个口号在社会主义中国建立了十八年的今天提出来的。砸烂什么旧世界呢?就是说今日的世界相对于昨日的世界是新,而对于明天的世界则有又变成了“旧”。社会制度也是如此,对于以前的社会制度来说它是新的、进步的、对于以后的社会制度来说则又成了落后的、甚至是反动的。

诚以文艺界为例。满足了:“这个剧真正体现了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真正说出了我们心里话。”那么这个剧到这里为止了,不会前进了。大满足:“现在有这么许多表现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剧目,真的是琳琅满目。”文艺界可以到这里停止了。小不满:“这个剧目这个地方还不足以体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这个剧才会前进。大不满:“现在剧目还不够多,有这么些是毒草、有问题的。”文艺界才会有创作、才会前进。

鲁迅先生说;“来信所说‘时代的落伍者’的定义是不对的。时代环境全部流迁,并且进步,而个人始终如故,毫无进展,这馋谓之‘落伍者’。倘若对于时代环境不满,要它更好,待它较好时,又要它更更好,即不当有落伍者之称。因为世界上改革者的动机,大抵就是对于时代环境的不满的缘故。”

鲁迅先生此话,对于革命与不满的关系说得十分精确。

自然科学的发展是如此,我们不是经常提倡要进行技术革命么,这动机首先是感到不满。倘若没有不满,这革命又从何来呢?譬如,蒸汽机诞生了,那么很多人感到满足了;“可松一口气了,我终于从那繁重的什么机里解放出来了。”而真的革命者呢,他会说;“此物善则善矣,尚未尽善。”由于“未尽善”,就使他产生了不满,单是不满还称不上革命,还要亲自改革这未尽善之处,这才称作革命。由于这革命,蒸汽机比以前进步了,然而新的改革者又发现了它的未尽善之处,又有不满又要进行改革。如此不断,蒸汽机才能成为现在这样的蒸汽机,并且还将成为将来的蒸汽机,并终于完成它的历史革命,为别的机器所替代。

社会科学方面也是如此。

对于个人凡具有革命上进心的人,他一定时时对自己不满,所以他非常欢迎同志们对他进行批评并进行严厉的自我批评。他明白,缺点是改不完的,改正了这些缺点又会发现新的缺点。批评与自我批评是一刻也不能停止的,他做到了主席所说的;“我们决不能一见成绩就自满自足起来,我们应该抑制自满,时时批评自己的缺点,好像我们为了清洁,为了去掉灰尘,天天要洗脸,天天要扫地一样。”

对于社会也是如此。

“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封建社会的革命者──起义的农民以及他们的组织者起义的原因是什么呢?毫不含糊,就是不满,不满于当时的统治,不满于当时的残酷剥削。

我们的老前辈革命者,动机各有差异,有的因为中国政府太腐败无能,被外国帝国主义所侵略所奴役,他要起来赶走侵略者,(方志敏的《可爱的中国》写的何等的好啊!)有的因为中国人民在在受压迫,生活太痛苦,有的因为中国的思想界太落后,民众的思想精神太软弱。毛主席就写了许多痛斥旧社会、痛斥旧社会思想的文字,并说到;“革命必须从大本大源。。。”

鲁迅先生开始时想学医───是由于不满,不满于当时那种把他的父亲医死的庸医充斥社会。后来看到电影中有中国人聚观日本鬼子残杀中国人的场面,悟到中国人的精神太不强,有了更大的不满,要改造、提高中国的国民思想,从而参加革命,成为伟大的共产主义者。

他们所共同的一点就是不满,从各方面对旧社会感到不满,从各个方面来进行推翻旧社会的工作,有的拿起了抢杆子,有的拿起了笔杆子。

新社会也是如此,举京剧革命为例。首先是由于大不满,京剧舞台上全是才子佳人、帝王将相、牛鬼蛇神,不能为当前的政治斗争服务。由此不满,产生了京剧革命,诞生了革命现代戏。这犹如旧社会经过变革产生了新社会一样。那么现代戏产生了是否就完了呢?并没有完,革命者还在研究,这里还不够表现革命者的坚强,这场戏里对反动派鞭笞得不够,这里太生硬,这里太软,并进行了改革───有了行动,这才使得革命现代京剧成为现在这样的革命现代京剧。否则,何以能产生?拿旧戏剧自然是不能相比的,便是拿刚产生的原稿来比,又前进了何其多也。

林彪的《毛主席语录再版再言》是如何产生的呢?这就是由于不满───对总政所写的《毛主席语录再版再言》不满的缘故。

至于这次,《中共中央关于征询召开“九大”的意思的通报》中提到许多同志迫切希望。。。。修增出版新的《毛主席语录》,把毛主席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许多重要指示补上。”则就是说,对于这本照得人人心里亮堂堂的红彤彤的的宝书都有不满了,然而这不满就意味着将产生更加完美的《毛主席语录》。

真正的革命者是永远不满的,鲁迅当然是如此,毛主席也是如此。在旧社会,毛主席不满,领导了中国人民进行了革命,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崭新的社会主义社会。在这以后,毛主席仍然没有满足过。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的亲自发动和亲自领导,不正说明了这一点吗?我倒想起了,满足的人也是有的,这就是逍遥派,所以他不再革命了。

毛主席对于人民的思想,也永远没有满足过。早在青年时代,毛主席就说:“安得国人有大哲学革命家、大伦理革命家如俄之托尔斯泰其人。以洗涤国民之旧思想、开发新思想。”如今,毛主席写出了为民立极的四卷雄文,创立了光辉无际的毛泽东思想。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人民的思想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的掀起,更使人们的思想水平得到了普遍的提高。经过文化大革命,这场破私立公的革命,全国掀起了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高潮,人民的思想得到了何等的提高。然而毛主席发出“斗私批修”的伟大号召,不正说明毛主席对人民的思想还有所不满吗?然而也只有如此,人民的思想才能更加得到提高。经过斗私批修,人们的思想不是更加提高了一步吗?

所以不满意于现状是并不稀奇的。倘若没有人不满于现状,那么社会也就停止了。社会之所以会发展到如今,并且还将发展下去,就是因为永远有不满于现状的人存在。

下面就摘录几段鲁迅先生论及革命的文字。

其实革命是并不稀奇的。惟其有了它,社会才会改革,人类才会进步。能从远虫到人类,从野蛮到文明,就因为没有一刻不在革命。

——革命时代的文学

革命无止境。倘使世界上真有什么“止于至善”,这人世间便同时变成了凝固的东西了。

——黄花节的杂感

所以革命是并不稀奇的,凡是至今还未灭亡的民族,还都天天在努力革命,虽然往往不过是小革命。

——革命文学

维持现状说是任何时候都有的,赞成者也不会少。然而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效,因为在实际上决定做不到。假如古时候用此法,就没有今之现状;今用此法,也就没有将来的现状,直到辽远的将来,一切都和太古无异。回复故道的事没有的,一定有迁移,维持现状的事也是没有的,一定有改变。

 ——从“别”字说开去

不平还是改造的引线

—— 六十二恨恨而死

不满是向上的车轮,能够载着不自满的人向人道上前进,

多有不自满的人的种族,永远前进,永远有希望。

——不满

所以每一革命部队的突起,战士大抵不过是反抗现状这一种意思,大略相同,终极目的是极为岐异的。

 ——非革命的激进革命论者

但人于现状,总该有点不平、反抗、改良的意思。

所以我想,在青年,须是有不平而不悲观。

——两地书

但无论如何,中山先生的一生历史具在,站出世间来就是革命,失败了还是革命。中华民国成立后,也没有满足过、没有安逸过,仍然继续着近向于完全的革命的工作。直到临终之际,他说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中山先生逝世后一周年

十九世纪可以说是一个革命的时代;所谓革命,那不满于现在、不满于现状的都是。

所以以革命文学自命的,一定不是革命文学,世间哪有满意于现状的革命文学?除了吃麻醉药。

——文艺与政治的歧途

新月社中的批评家很以不满于现状的人为然的,但只不满于一种现状,是现在竟有不满于现状者。

——新月社批评家的任务

《论革命》原始稿—-写于1967年

《论革命》整理稿—位于“九大本”之三

 

【附文】

石城吴:可不可以表达对现实的不满

2015-04-23

近日在网上读到《环球时报》的一篇题为《不断有人借纪念胡耀邦名义表达对现实的不满》的宏文。读后感慨万千,五味杂陈。

对现实不满”,那曾经是一个使人惊魂发憷的词汇。在文革前和文革中,若是与对现实不满”沾上边,轻则检查、批斗、处分;重则打入另册成为“不可接触的贱民”,永世不得翻身,还要“再踏上一只脚”,让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因此,博主一看到《环球时报》这篇宏文的标题和“不断有人以纪念胡耀邦的名义,歪曲他当年的一些言行,以此表达对现实政策的不满”的神来之笔时,顿时余悸再生,寒意彻骨。

纪念胡耀邦同志,中央已经做出“郑重安排”,而“不断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竟然“借纪念胡耀邦名义”,行“表达对现实的不满”之实。“别有用心”和“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昭然若揭,因为你们纪念胡耀邦同志是幌子,是假,而表达对现实的不满是实质,是真。

在文革前和文革中,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即使饿死了数千万人,那时的社会照样被描绘成“到处莺歌燕舞”、“六亿神州尽舜尧”。党和政府在伟大领袖的领导下是“完美无缺”的,怎么还会有人“对现实不满”?中国人不仅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且还要去解救世界上2/3受苦受难的人民哩。所以,“对现实不满”的不是地富反坏右,就是隐藏得很深的为国外敌对势力收买的卖国贼。

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第三次思想解放运动和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以后,不仅还原了中国现代史的部分真相,而且树立了尽管还远远不够但至少前进了一大步的思想和理念。例如领袖是人不是神;再好的政党和政府都不可能完美无缺,因此必然存在缺点和错误;党、政府和领导人的缺点错误应该容许人民群众批评;不应该把批评党、政府和领导人缺点错误的民众看做“阶级敌人”,他们不是“别有用心”,更不是“卖国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革命”(或“颠覆国家政权”)……,这样一些理念,除了弱智者和当年“阶级斗争年年讲”的既得利益者外,今天已经为绝大多数公职人员和民众所接受。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进步。

“对现实不满”,除了少部分民众对个人生活或现实政治的预期要求过高外,大部分还是由于各级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贪污腐败、公平正义的缺失等长期得不到纠正和解决而引发的。

例如,北京市的考生进北大、清华的机会要比很多省市的考生高出数十倍甚至接近百倍,对这样的现实不满,有错吗?

对“扛过枪、跨过江”,在战争年代曾浴血奋战的老同志,这些人年事已高,且人数逐渐衰微,给他们很高的生活待遇,民众能够接受。但当前一支与共和国一起长大,目前已经逐渐退出政坛,但人数与日俱增的退休高官队伍,其享受的待遇是普通退休职工的几十倍甚至是百倍。这些人既与丰功伟绩无缘,也谈不上有卓越建树,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因为他们遇上了一个好时代和善于相马的“伯乐”。那个年代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我说了算”。一个省部级高官住一次医院花上数百万元并非个案,而且这只是所享用待遇的九牛一毛,其它方面则不胜枚举;而因无钱交不上后续医药费被立即停药和在病床上被拔去针管,以及有病无钱医治坐在家等死的更屡见不鲜。保定农民郑艳良右腿坏死无钱医治,只能锯腿自救,成了中外罕见,闻所未闻,使人痛心的“奇葩”。对这样的现实不满,有错吗?

高考能考上北大、清华,县长都会上门祝贺,穷得叮当响的贫困县从牙缝里也得抠出几个子儿来为“状元”发奖金。这说明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考上中国的最高学府,是经受了常人难以做到,炼狱中地火的煎熬破土而出的。这种“寒门出贵子”的“儒林内史”,在当今中国已经无法复制了。

然而中国的高官,尤其是厅局级以上的,有几个不是985大学或是D校的在职硕士、博士?他们没上过几节课;没通过英语四、六级考试;毕业论文由秘书或他人捉刀,答辩如同“请客吃饭”,皆大欢喜,多方共赢。没几天竟然还成了“兼职教授” ,对这样的现实不满,有错吗?

世世代代用血汗构筑起来的家园,在“父母官”“舍小家,为大家”一声令下,顿时夷为平地,并且得不到应有的补偿,对这样的现实不满,有错吗?;

…………

面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严重缺失(而且以上所述还只是冰山之一角),即使一个与自己个人利益没有关联但有良知的局外人也绝不会安之若素,无动于衷,对之产生不满属人之常情。

如何对待对现实表达不满的广大民众,可以有两种态度和处理方法:一是把它看做“阶级斗争新动向”,把发泄不满的人看做“别有用心”,“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向表达不满的民众泼去“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吃党饭、砸党锅”的污水。出于这种错误认识,必然会采取打压手段。而这样做定会事与愿违,群体性事件不是减少而是与日俱增。十多年前,前总理朱镕基用其深邃的洞察力,观察到了民众对社会现实诸多的不满,甚至使用了一个“重量级”的词汇——“民怨沸腾”。1999年群体性事件为3.2万件,2011年则飙升到18.25万件(数据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谭扬芳、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国务院参事牛文元)。前车之鉴的教训难道还不足以吸取吗?

另一种做法则是用清醒的头脑和政治智慧因势利导,倾听民众的呼声,了解他们的诉求,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即使一时不能解决的问题,也要向他们解释清楚,尤其是要保护民众“对社会不满”的表达权。

绝大部分公民都不知道自己所在省和省选出的全国人大代表是何方神圣,只知道全国人大代表中有一块从“不与选民交流”的“活化石”——申纪兰大娘。自己所在乡镇、区、市的人大代表虽然近在眼前,却与远在天边一样。上述种种公平和正义的缺失而导致民众合法权益的被侵犯和被剥夺,其结果必然是反映无路,哭诉无门。“集体上街散步”,有“聚众滋事”之嫌。进京“告御状”,早就有地方政府与“安元鼎”哥两在候着你哩。你“对现实不满”的一股子怨气想在网上发泄一下吗?网管用“抱歉!你访问的页面不存在。”就把你打发了。维权的道路不通,在网上只能小心翼翼地做“童养媳”。万般无奈之下想起了“借纪念胡耀邦名义表达对现实的不满”。这是《环球时报》在这篇宏文中不小心说漏了嘴告诉人们的。

“对现实的不满”,表达的渠道只有在处处不通的情况下,才会用“借纪念胡耀邦名义”这种“旁门左道”的方法。如果政坛风清气正,言路通畅,真正做到如毛泽东说的那样:“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何至于要“借纪念胡耀邦名义表达对现实的不满”呢?

《环球时报》,你说是否?

【符文】

一真溅雪:在中国“对现实不满”是罪状吗?

2007-05-10

共产党掌权以来当局一直把“对现实不满”当作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看待,对那些种种不良社会现象、当局的不完善甚至错误的政策在口头上或文字上稍稍流露出不满的人,轻则大会小会批判斗争、隔户隔离反省,重则处以重刑甚至极刑也屡见不鲜。

殊不知人类不满足于现状,力图不断予以改进是人类一种巨别于动物、十分宝贵的天性,而且这也是民主社会赋与人的基本权利之一,这也是每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对社会应尽的责任之一。

人类之所以能在几千年的时间内从极其原始的状态迏到今天这样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正是人类这种十分宝贵的不满足于现状、力图改善现状、不断进取的天性不断推动社会、政治、科学、技术、文化和生产进步带来的结果。

时至今日改革开放已卄余年,各项保障公民的生存、民主权益的法律、法规也已陆续建立,我国最高领导人也在各种公开场合、记者招待会上一再向国内外宣称:中国是一个法治、民主的国家。确实公民的基本权利较之1978年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否则我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便要先收拾好日常用品作好饱尝铁窗风味的准备),近年人们很少听到因针砭时弊而招致“对现实不满”的罪名并由此引来牢狱之灾、杀身之祸。

然而看了八月卄四日的“杂文报”周声华先生的文章:《如此“对现实不满”罪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实在是高兴得太早。“对现实不满罪不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1993年接任福建省莆田县梧塘党委书记的林国奋于1996年12月27日被莆田县检察院以对现实不满、诽谤县市领导人、贪污受贿、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提起公诉,林国奋因此被判刑六年。

在莆田县检察院罗织的罪名中,贪污受贿经三年查无实据,不能成立。所谓诽谤县市领导人,也因林国奋在写给中央有关部门和新闻单位的材料中所列举的事实并非无中生有,况且据目前仍在职的当地许多厅、处、科级干部称“那里的有些问题比林国奋的材料中所反映的问题更严重。

既然如此,诽谤县市领导人之罪名也就不能成这了。

林国奋出于自己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置个人、家庭的安危于不顾(以林国奋观察问题的能力可以断定,他完全能够预料到他向中央有关部门和新闻单位所写的这些材料将对他和他的家庭可能带来的风险),写出了《福建莆田圈地炒卖土地严重》、《莆田工程与买官交易》、《莆田农民负担问题透视》等材料与市、县、乡镇各级贪污腐败份子和现象作坚决斗争,他扰乱的是贪污腐败份子们进行贪污腐败、买官卖官、权钱交易的黑社会秩序而不是社会秩序。

由此可见,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当然也无从成立。

那么,林国奋剩下的唯一能沾上边的罪名就是“对现实不满”了。林国奋在材料中对当地普遍存在的各种贪污腐败现象与人物表现出理所当然的强烈不满,不仅是人类那种不满于现状、力图不断改善现状、力图进取的宝贵天性在他身上的体现,而且他也是正在履行一个公民的基本义务和责任,也是在行使宪法赋与公民的不可剝夺的权利。

林国奋的行为,本应受到公众和各级政府的支持与表彰,本应受到公安与司法部门的保护。然而,林国奋却因这唯一可以成立的事实,“对现实不满”被当作一种罪行而蒙受6年牢狱之灾。

呜呼!天理何在?法制何在?

此风一开,此后全国各地各级腐败份子如群起效尤则后果不堪设想,“对现实不满”将成为各级腐败份子手中一件可以隨心所欲并且无往而不胜的利器,轻而易举地置各地反腐人士于死地甚而殃及亲友(这并非危言耸听林国奋的妻子和许多亲友乃至亲友的亲友也已被抓)。

看来我们内心深处那种不满于现状(特别是不良社会现状)力图不断改进现状不断进取的宝貴天性,在惨遭数十年无情扼杀之后,刚刚得以甦生之时,又将再次面临被扼杀的危险。

不过这次不是为极权统治的政治需要所扼杀,而是有可能为各级腐败纷子所扼杀。

林国奋一案的结局,已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国企教师:对现实不满,就是负能量吗?

2020.09.05

除了少数怨天尤人,把一切问题都不负责任地推给他人和社会的人,绝对大多数对现实不满的人是进取的人,有理想的人,还有一些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但是,在时下的社会大环境里,这些人往往容易被斥为负能量。因此,有必要澄清事实——这些人多数是满满的正能量,将其斥为负能量的行为本身才是真正的阻碍社会进步的负能量。

的确有一部分对现实不满的人可以斥之为负能量。有些人做事失败了,从来不考虑自己的主观因素,一味地把失败归因为他人阻挠和生不逢时。这样的人往往会对现实不满,这样的不满的确是负能量。这样的人如果不改变认知方式,不能从自己的身上找问题,那么,他将是永远的失败者。

然而绝大数对现实不满的人都是进取的人,有理想的人,甚至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正因为,有理想,进取,所以不会满足现状——对个人的现状和社会的现状都不满意。如果一个人总是满意于个人的现状,那么这个人不可能进取,不可能有理想。同样的道理,如果所有的人都对社会现实很满意,那么这个社会就很难进步。鲁迅曾说,不满是向上的车轮,载着不自满的人类向人道前进。因此,这样的不满是满满的正能量。如果把这斥为负能量,这种行为本身才是真正的阻碍社会进步的负能量。

对现实不满的社会批判者往往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范仲淹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句名言道尽了知识分子的形象和责任。你是知识分子,你是读书人,你就要在大众还没有忧虑之前忧虑,在天下人都快乐之后才能快乐。为天下而忧虑就是对现实不满,就是社会批判。鲁迅说,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不计利害关系的永远的批判者。这些真知识分子不会因为批判社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而停止社会批判。西方人说,知识分子要为人类历史上所有发生过的不可挽回的灾难负不可推卸的全部责任。这跟儒家提倡以天下为己任的思想不谋而合。因此,无论是古代的知识精英(如范仲淹),还是现代的知识精英(如鲁迅),无论是西方文化,还是东方文化,对真的知识分子的定义是不谋而合的:即社会批判者。真的知识分子是一个社会最大的正能量。这一点,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

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人对现实不满?除了怨天尤人者,其它都是正能量。这也说明,我们的社会在进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