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老作家铁流先生在成都街子古镇近照

引言

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人类社会,人们追求的都是安宁幸福的自由生活,这是人类共有的天性。人类从自身漫长岁月的社会实践中体会到,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就要有一个好的社会制度,即这个社会是公平、公正、平等的,全体国民都有人权和自由、民主的权利,当官的是人民的公仆,人民才是主人,整个社会人人遵纪守法,和睦相处,沒有暴力、欺诈和残杀,所有的人都能安居乐业。然而这样的时代、社会对广大的百姓们来说,自古至今却是少有的。远古的时代我们姑且不论的话,就从有文字记载以来的春秋战国时代算起吧,中国人经历过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随、唐、五代十国、宋、元、明、清、民国——等等诸多的时代,直至当今的共产时代;除春秋战国时代虽是诸侯问鼎、互斗不息,但那仍是一个思想上百家争鸣,人才辈出的时代,那时沒有因言获罪这一条,各种思想可以竟相交锋而无须担心会有牢狱之灾,仍不失为一个较好的时代。此后在汉代的“文景之治”、 唐代的“贞观之治”、 以及北宋等少数几个时代、社会稍好而外,在这两千多年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人经历的多是战乱与天灾、人祸不断的时代,百姓们历经的是苦难多、安宁幸福的时日极少的,这是值得人们认真回顾并深入总结反思的问题。

到了当今的中国,1949年10月,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一举推翻了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建立了新的共产政权,那时号称是“赶跑了帝国主义,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了劳动人民自己的政权,让穷苦人翻身解放,当家作主,过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这是那时喊得震天价响的口号。 事情果真如此么!?

以下透过老作家铁流先生自共产政权建立后的种种经历,他虽曾有过短暂舒心的时刻,但更多的是在艰辛苦难的岁月中苦度的。人们定可从铁流先生的人生经历,看清这个时代、社会的一切,是多么令人触目惊心、永难忘怀的啊!

一、我与铁流先生交往的简要回顾

那是2007年“反右运动”50周年纪念之时,从网上得知,当年曾被划为“右派” 的61名受害者联手向中共中央上书,要求彻底否定“反右斗争”, 向受害者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铁流先生正是此次上书的主要发起人之一,从而使我在网上得知了铁流先生的大名,并得知他曾在“反右运动” 中被错误地打成”右派”,是一名受害者。

自2008年以来,有朋友陆续给我转发来铁流先生主编的民间网刊《往事微痕》,这份刊物的宗旨在每期的开篇都清楚地标示着:“正视历史,拒绝遗忘;支持改革,促进民主”。 每期的内容都是当年深受迫害的“右派” 老人们写的回忆文章,记述他们当年深受迫害的经过以及其后悲惨的苦难经历, 读后都使人万分同情和感动,是深受人们喜爱的一份珍贵网刊史料。我自己也亲历了“反右运动” 的全过程,那时我是重工业部桂林地质学校(即现在的桂林理工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当时全校500名学生就有近20多名学生被划为“右派”, 不到100人的教职员工队伍有近10人被戴上“右派” 帽子。在运动中这些人被批斗,其后有三名教师被开除遣送回家,数名学生被下放农村管制劳动,这些在我当时的心中是极不平静的,疑虑颇多。但,对全国许多地方“反右” 的真相及这些“右派” 们的苦难人生还是知之甚少的。现在看到了《往事微痕》这份网刊,读后使我知道了当年各地“反右” 的许多历史真相,也从中得知了铁流先生当年深受迫害的一些情况,是令我十分震惊的事。

从2010年下半年以来,不知铁流先生怎么知道了我的电子邮箱,他直接通过邮箱给我发来《往事微痕》和其它有关批判毛泽东的文章,我当即回信对他表示感谢,并把我写的一些文章也发去给他参阅,请他教正。从此,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建立了相互间的联系。

2011年初以来,在网上经常看到辛子陵、茅于轼、铁流等人批毛、讨毛的檄文,读后令我大开眼界,非常赞同他们的观点,并坚决支持他们的正义之举。同时也看到了“乌有之乡” 网站上那些“毛左” 们一遍肉麻的赞毛之声,他们甚至歇斯底里地诬称茅于轼、辛子陵、铁流等人的“批毛” 是“汉奸卖国贼罪行”, 扬言要“公诉” 他们,令我非常反感和无比愤恨。

正是基于此种思想和情感,我寻思着一定要找机会去拜访铁流先生,以结交这位“右派” 老作家朋友。2011年7月下旬趁到北京探望儿子、儿媳和孙女之机,我就决意要去拜访铁流先生。经事先与铁流先生电话联系商定,2011年8月6日早上我就乘车前往他的住地——北京市通州区运通花园217——1号,下车后步行不到百米即到了他的家。铁流先生开门迎接我,早前在网上我多次看过他的照片,立即上前与他握手,并高声说:“铁流先生您好!久闻您的大名,今日得见,实乃幸事。”对我的到来,他表示热情地欢迎,并迅即引领我进到屋内的客厅入座,保姆也热情地沏茶招待。

他的住处是一幢二层楼的别墅建筑,地处古运河边上,院子里绿树成荫,花草芳香,并栽有菓树,不时有小鸟在树枝上吱吱地欢唱,显示出了这是一处优雅的住宅。我随即高兴地说:“你这住房太好了,大概价值不菲,需要上千万元才能购置吧!”铁流先生面带微笑地说:“两层楼共约三百多平方米,房屋和院子占地一亩,当年购置时共花去了一百多万元,现在大约能值数百万元吧!”——我们的话题就从这里谈开了。

入坐后,我一边品茶一边说:“这幢别墅要在市内的某些地段,起码价值数千万元以上,非官宦及发了财的大款是不可能染指的,铁琉先生可称得上当今的富人了。”

他笑着说:“富人不敢当,但我从1980年获得平反复职后,在《成都日报》只工作了几年,于1985年停新留职下海经商,经过20年来在商海中的拼搏是赚了些钱的,从而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然而在商海中也是几经风雨磨难的,曾几次遭人暗算频于破产;幸得朋友的帮助和自己的艰苦奋斗,才终于站住了。1987年我只身来到北京,开始用‘铁流’ 一名,在京城做起‘生产创意,出售智能’ 的生意。这些在九十年代被媒体称为‘策划大师’、‘ 公关第一人’ 而成了小富之家。此后周游世界,出入高档商务场所,并在美国购置房产,子女及妻子都移居到了美国,而我则放弃取得绿卡的机会,仍然留在国内。2005年后,我决意放弃所有的公司,‘金盆打水’回归书斋,又玩起文字工作来了,成了活跃于网络的‘自由撰稿人’, 才有了2007年发起‘右派上书’, 和其后《往事溦痕》网刊的誕生,以及《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等等书稿及其它文章的出现。”

我为铁流先生的这番话所深深吸引,原来在商海中他也是一名勇敢的闯将,“铁流” 一名即表明了他好似滾滚的铁水奔腾向前,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的,他在商海中所取得的惊人成就是令人叹服的。我也向他作了简耍的自我介绍,接着我就事先准备好的有关问题向他提出,他则对我所提问题认真地作了简要的回答。

就这样我与铁流先生认识了。通过此次会面,使我知道了原来所不知的铁流先生的许多情况。交谈结束后,铁流先生招待我用歺,离别时并赠送他撰写的《我所经历的新中国》一书及他主编并印制好的数十期《往事微痕》给我,对此我深为致谢!此后我们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保持了联系,他常给我发来他主编的《往事微痕》及新编的《潮汛》、《宪政之声》等网刊,使我获益不少,都是令人十分高兴的事。

自此我与镻流先生通过电子邮箱和电话常有联系。然而到了2014年9月以后,突然不见他发来《往事微痕》和其它的资讯文章,电话也联系不上了,顿时使我深感诧异。此后不久我就从网上得知铁流先生被北京公安以“寻衅滋事”罪名拘留了,顿时使我感到痛心与不平。其后不久,又从网上得知,11月24日就把他押送到他的原藉成都,2015年2月25日下午由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开庭对铁流先生进行审判,以“非法经营罪” 判处2年6个月有期徒刑,缓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

正因为如此,我与铁流先生的联系从此中断了。直到最近我才设法获得了铁流先生夫人任蘅芳女士的电话号码,通过她才重新与镻流先生建立了新的联系,是一件令我十分高兴的事。

二、“反右” 运动中蒙冤受难

通过拜访铁流先生时他对我的谈话,事后我阅读了他的《我所经历的新中国》一书,以及其它有关的史料,得知了铁流先生第一次蒙冤受难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的:

他本名黄泽荣,1935年5月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县崇义桥乡高家巷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黄亦章育有女儿黄泽芳和他姐弟二人。因家贫,他自幼只读了两年书,12岁即离家外出当学徒工维生。1949年12月成都和平解放时他高兴地去欢迎解放军入城。1950年国民党残余势力反对共产党的爆乱发生时,年仅15岁的他就去给解放军带路围剿土匪,从此走上了革命之路。此后参加土改运动,年纪轻轻的很快成了土改工作队队长。土改结束后,又参加过粮食统购统销和农业合作化等一系列的运动,都是运动中的积极份子。正是由于这些,他加入了共青团,还出任过机关团委书记,不久又成了候补党员,此一时期他是紧跟毛主席干革命的,虽然年青懂得的世事不多,但工作向来是积极肯干的,并获得组织上的好评。

在工作中,由于他担任了基层的领导职务,经常要写总结报告之类的文字,他就发奋学习文化和写作,进步很快,从1953年7月起就在报纸上发表新闻报导。在此期间他阅读了不少文艺作品,深受启发,激发了他的写作热情。此时他得到了上省文联创作辅导班学习的机会,使他的写作水平得以提高。1954年,在老作家方刚先生的指导下,他以“晓枫” 为笔名的处女作《蓝二爸》得以在《四川文艺》上发表,并获得好评。此后又在《西南文艺》上发表了几篇小说,“晓枫” 的名字渐次为人所熟知了。

1956年《成都日报》成立,他从市委办公厅秘书处秘书调到了报社从事编辑和记者的工作,分工负责小说和诗歌的编辑,从此他的作品更多了,省、市报纸上的副刊,《四川文艺》、《草地》、《星星》等杂志常发表他的作品。如《给団省委的一封信》、《风水树》、《向党反映》、《上北京》——等等作品,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两个短篇小说集,使他很快成了省里有点小名气的青年作家,得以出席1956年四川省文联第二次文代会。

1957年早春之际,毛泽东号召人们帮共产党整风,全国的文化、科学界各路知识精英,各民主党派人士,以及共产党内的有识之士,纷纷响应毛的号召,提出各种善意的宝贵意见,帮共产党改正错误,全国迅即出现了一个鸣放高潮。然而善良的人们做梦也未曾想到,这是毛泽东设计的“引蛇出洞” 阴谋,从1957年6月18日起,毛泽东通过他的喉舌《人民日报》发表臭名昭著的社论《这是为什么?》,从而使鸣放迅即转变成了“反右” 斗争,大批知识精英和民主党派人士的命运就在劫难逃了。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铁流先生因写了小说《给团省委的一封信》而被打成“右派”, 又因为他拒不检查,心里不服而被划为“极右份子”, 受到了严厉地批斗。1958年被开除公职,送去劳动教养;不幸的是在劳教中又被牵连子虛乌有的“中国马列主义联盟” 冤案,被戴上“现行反革命” 帽子,1964年10月被送到四川省泸州长庚省第四监狱劳改。直到1975年刑滿后,仍被戴上“终生反革命” 铁帽送到四川省兴文县地方国营新华硫磺厂強制留厂就业改造。1976年4月在全国追查“政治谣言” 中再次沦为囚徒,转押于四川省雷马坪农场马家湾中队劳动改造。直到毛泽东1976年死后,“四人帮” 倒台,1980年才获得平反复职,蒙冤磨难长达23年之久。

铁流先生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右派”, 不论是当年的批斗会,还是其后被开除公职送劳动教养,乃至后来进监狱、关单身牢房、劳动改造,他都从未屈服过,从不认为自己“有罪”。 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贫苦人家出身的孩子,解放后真心实意地拥护共产党和毛泽东,被培养成了一个革命干部、一个青年作家,就因为一篇《给团省委的一封信》的短篇小说而被打成“右派”, 受迫害长达23年之久,真是混账透顶,是令他终生不服的。

铁流先生反右运动和其后遭受的磨难,令我十分震惊,对毛的反右运动更为愤恨,也对铁流先生深表同情。人的一生有多少个23年呢?在这23年的劳教、劳改中,铁流先生所历经的磨难实在是太多、太惨了。那高强度牛马般的艰苦劳动,更有饥饿、被毒打,实在是令人惨不忍睹。他亲眼目睹了许多难友因劳累过度而致死,因病、因饥饿致死——等等许多惨剧的发生,也目睹或耳闻了多起冤案而被处死的“囚犯”, 人世间种种的不平与苦难他都看到了、尝尽了,算他命大而幸运地活下来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悲剧呢?这个社会和人世间的不平是多么令人深思啊!

三、被捏造“罪名” 陷害的第二次被捕受审判刑

第一次遭受迫害,长达23年的磨难耗尽了铁流先生宝贵的青春岁月,直到1980年他才获得平反恢服工作,此时的他已从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步入中年了。是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主导的平反冤假错案,经济上实行改革开放,政治上岀现了宽容、宽松的环境,才使他获得了新生;经过他的努力拚搏,使他在商海的经营中获得了可喜的成就。可以说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以来,至2005年这20多年间是他人生最美好的时代。2005年他停止了一切商业活动后,又回到书斋重新玩起了文字工作,2006年他自费创办民间网刊《往事微痕》,与反右运动中许多受难者们写了大量自身遭受迫害的文章刊登在《往事微痕》上,都是珍贵的史料,填补了反右运动的许多空白,获得好评。很快他就成了知名的“自由撰稿人”, 井于2007年5月发起组织50多名右派老人向中央上书,要求彻底否定反右运动,还历史一个公道,赔偿受害者的经济损失。因为反右运动虽然在毛死后许多被划为右派的人被平反了,但仍认为这场运动是正确的,全国仍有罗隆基、章乃器、储安平、林希翎——等等104人未予平反,故此50多名受难者的联名上书完全是正义之举动。在此期间虽然他曾受到当局的忠告、警吿之类的恐吓,并受到监控,禁止出国。但几年来还是相安无事,不但继续刊发《往事微痕》,并新增了《潮汛》、《宪政之声》等两份网刊,全是免费赠送的,这对推动中国的政改和民主化建设起到了有力的促进作用,铁流先生是功不可没的。

然而这些都是不被当局看好的,尤其是主管宣传部门的官员早就对铁流先生恨之有加。铁流先生办网刊、写文章的宗旨是“正视厉史,拒绝遗忘;支持改革,促进民主“,这些主管官员虽对铁流先生不满,但也无可奈何他。恰在此时国内外网站出现了一个新闻热点,认为“习王反腐的终结点是抓捕江某人”, 而那个在位主管宣传的高官刘某人正是江的骨干,铁流先生一向“支持习王反腐,促进改革开放”,就趁此机会在网上发文揭露那个刘某人,以此来为国清除左祸,是为国为民之举。铁流先生此举打中了刘某人的要害,此人就以此来加害铁流先生,从而引发了他的第二次惨遭廹害。

2014年8月铁流先生回成都办事,利用此行他整整三天不出门,利用他所搜集到的材料,伏案愤筆疾书,痛快淋漓地写出了一篇内容详实、有骨有肉的讨伐刘某人的檄文:“‘破除枷锁,启蒙民众’, 必质清算刘某人反改革罪行!”文章在国内外多家网站上刊出。此文的发表,在海內外引起很大轰动,更引起了刘云山的恼怒,他当即利用权势,指示北京公安机关于2014年9月14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 而拘捕铁流先生,同月21日检察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经营罪” 批准逮捕,11月24日移送给成都法院审理。2015年2月25日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 判处铁流先生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缓刑四年,并处罚金3万元。这真乃铁流先生人生的再次飞来横祸,连连的不幸遭遇,这是他人生的第二次悲剧,实在令人同情,也难以理解。

第二次拘捕、其后正式逮捕,涉嫌的罪名开始是“涉嫌寻衅滋事” ,那是因为他写了揭露刘某人问题的文章,而遭到刘某人利用权势报复的结果。其后又增加“非法经营”, 但迫于外界的压力,审判时则只以“非法经营” 入罪判刑。其实这些都是子虛乌有的罪名,是明摆着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对这些在此无须多言,笔者仅以铁流先生在庭审结束时的发言稿就能清楚说明一切,只可惜此稿未能发出庭审即宣告结束,实为憾事。

从网上得知,铁流先生未说出的发言稿全文如下:

尊敬的审判长与公诉人:

下午好!一个耄耋老人的我,七年来为陈诉反右的历史冤屈,出资出力耗时殚精,禀承谢韬老人生前遗志,坚持编制复印内部资料《往事微痕》,而成为“非法经营” 罪被告,——审判庭上接受审判。 真是百感交集,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此时此刻又能说什么呢?天道无情,人世错忤,历史常常惊人的相似。

58年前正当我风华正茂,心雄万里,报效国家和民族的时候,为响应毛伟人和党中央“文艺作品要干预生活” 的号召,写了篇8800字不成熟的小说《给团省委的一封信》,一夜之间沦为“政治贱民”, 整整被劳教、劳改23年,直到1980年才平反、改正,重新回到“组织怀抱” 再次为人民工作。

23年多么漫长的岁月,相当一个字关押了一天。沒想到“平反、改正”35年后的今天,又为文章事再次成为人民共和国的囚徒。是历史的重复,还是我又走错了房间?5个月前的2014年9月14日凌晨,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 将我抓捕,现又以“非法经营” 判我徒刑。

我一个灯前烛,瓦上霜的8旬老人,能“寻衅滋事” 什么?又能“非法经营” 何业?“寻衅兹事” 就是写了几篇支持习总书记反腐倡廉,推进法治民主,批评刘xx的文章;“非法经营” 就是编印了五七难友群体记忆的免费赠阅的口述历史《往事微痕》。我先后共编印了140多期,留下了近1500万字、2000个案例的右派凄惨人生。这是个难以遗忘的国家民族伤痛史!必须有人去做!我愿意做,愿意承担一切风险。历史不能掩盖,教训不能遗忘。如果说这件事有什么错?错就错在没有得到政府的批准,与官方的认可。

但政府永远不会批准,官方永远不会认可,所以我的行为是“犯罪”, “应受到法律制裁”。 为了不死在监狱,为了与相濡与沫的老妻厮守残年,我愿向党和政府低头认罪,接受法庭的判决,并遵守与有关部门达成的承诺,接受判决,决不上诉。自此罢笔禁言,颐养天年,含饴弄孙,寄情山水,老老实实地过好退休生活。

谢谢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检察院,免去了我“寻衅滋事” 的指控,也希望得到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的宽大处理,判处缓刑,开释回家。

 2015年2月25日

被判缓刑后,铁流先生即被释放回到成都的家中,仍受到监视,不准离开成都,从2015年至今一直生活在成都。几年来他无奈从不过问政事,过着寄情山水,赏花吟诗的逸乐生活,不时有朋友来访叙谈,倒也自有一番人生乐趣。

四、值得总结和深入思考的几个问题

从铁流先生这篇未发出的发言稿中,对于此次的拘捕、判刑,人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十分清楚明白的。所谓” 寻衅滋事” 与“非法经营” 都是不实之词,是为了迫使他“罢笔禁声” 而捏造的“罪名”。 从拘捕到公诉、审判、最后判刑,就如同铁流先生在他未发出的发言稿中所言,是在他与“有关部门达成承诺,接受审判,决不上诉” ,表明“自此罢笔禁言” 之后才有的结果。显然这是他屈服于压力,为了不死在狱中而作了退让。这不是“依法办案” ,倒像是一次双方不公证的交易,一方的目的在于迫使对方“罢笔禁言”,一方则是出于被迫与无奈的妥协,似乎像是在演戏。这绝非“法治”, 而是中国“法治” 的悲哀!

铁流先生的第一次受难是因为写了不符合毛伟人思想的文章,第二次受难是因为用文章揭露刘某某的问题,两次都是因言获罪,这是典型的文字狱冤案,

通过铁流先生的两次不幸遭遇,人们可从中看到什么、想到什么呢?以笔者之见,至少下列几个问题是应该看到、想到和深入思考的。

1、“反右运动” 必须从根本上否定

“反右运动” 是根本错误的,必须彻底否定,“右派” 必须彻底平反,这是全体中国人的正义呼声。然而在1978年4月中央的“55号文件” 中只是提出全部摘去“右派分子” 帽子,对错划的“右派” 也只是采用“改正” 一词,这样做虽然较毛时代进步了,但仍然是令人疑虑和不满的。

到了1980年1月16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召集的干部会议上讲话说:“反右运动是扩大化了,打击面宽了,打击的份量也太重,大批的人确实处理得不适当,太重,——但是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1957年不存在反对社会主义的思潮,或者对这种思潮不应该反击。总之,1957年的反右斗争本身沒有错,问题是扩大化了。”

邓小平坚持“1957年的反右斗争本身沒有错” 的结论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反右运动” 绝不仅仅是“扩大化” 了的问题,而是根本错误的,是毛泽东制造的一场大灾难。邓小平当年是总书记,又是“反右运动” 的领导小组的组长,这场灾难他也是有罪的。他之所以仍然坚持“没有错” 的结论,是在为毛的罪过开脫,也是为他当年的错误辩解,这是绝对不得人心的。

就以1978年给“右派” 摘帽一事来说,当时改正的“右派分子” 为54万多人,占“右派分子” 总数99%以上;未予改正的中央一级的有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5人,加上地方未予改正的99人,全国共有104人。当年开展一场全国规模的“反右运动” 就是为了打击这104人吗? 这样的一场运动它的必要性在那里?

其实这104人未予改正也是错误的, 事实表明, 作为1957年“反右” 核心的“章罗同盟” 是子虛乌有的,对他们的打击也是错误的,还能说“‘反右运动’本身沒有错吗”?

2、“反右运动” 的大灾难是毛泽东一手制造的

历史早已淸楚地表明,“反右运动” 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文字狱冤案,是中华民族、尤其是各路知识精英的一场大浩劫、大灾难。运动中有50多万人被戴上“右派” 帽子,蒙冤受难达20多年之久,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另有近两百万人虽未被戴上“右派” 帽子,但在运动中也惨遭批斗,长期受到打压,成了被监控的“另类”。 上述这些被迫害的知识精英,连同他们被株连的家属子女、亲友,受株连迫害的人就更多了,是有史以来罕见的。

更为严重的是中国的传统思想和文化惨遭破坏,使中国从此走上了一条极“左” 的道路,把毛推上了神坛,从此只有他一人在胡言乱语,发号施令,神州大地成了万马齐喑的局面,此后一次更比一次疯狂的政治运动轮番上演,使国家和民族长期处于灾难之中,是令人痛心、永难忘怀的。

已故的中共前宣传部长朱厚则先生在2007年“反右运动”50周年时曾说;“‘反右斗争’ 对民族、文化、知识分子是严重的伤害”,“ 是中共的自阉”。 这话是完全符合实际的,是宝贵的正确之言

“反右运动” 的一切罪过其源都是毛泽东,可以说他是在中国制造灾难的一颗灾星,一颗千年未有的大灾星。

3、要“法治”, 必须祛除“人治”

从铁流先生的两次被捕、判刑,特别是第一次因被错误划为“右派” 而蒙冤受难长达23年之久一事来看,显然那是因为在毛泽东独裁专制统治下,只有“人治” 而无“法治” 的结果。毛泽东大权在握,他所信奉的是“权力就是法”, 他当政的时代根本无法治可言。他自己就曾说“他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从来就不相信什么“法律”,他只要胡言乱语的一声号令,全国就要闻风而动,搞得国无宁日,民众遭殃。他要统帅一切,指挥一切,他的私欲,他的爱好、他的言行就是“法”, 这是危害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原因所在。但,他在夺权建政之前可不是这样的,那时他高喊“民主和自由”, 高喊“美国式的民主”, 把“自由民主人权宪政” 吹得天花乱坠;事实证明这些都是假的,那是为了夺得政权而不惜靠假话来欺骗民众。一旦大权到手,立即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湾,从剿匪、土改开始,到统购统销、社会主义改造、反右、大跃进、反瞒产、四清、直到文革,这一次次疯狂而荒唐的一系列政治运动,都是中华民族的一次次大灾难,毛泽东真可以称得上千古罪人。可见毛时代的中国根本没有法治可言,而是独裁专制下的人治,一切罪恶和灾难的造成,该是因此而生。

毛死后的中国,从八十年代开始,在胡耀邦、赵紫阳等一批改革派领导人主导下,不但经济建设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政治环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平反冤假错案,自由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法治建设等方面都有了显著的进步,对此人民是高兴和满意的。然而从邓小平“八九六四” 血惺镇压民主运动之后,让江泽民上台执政,事情就发生变化了,他大搞腐败治国,让权贵们和不法商人“闷声发大财”, 出卖国土, 打压不同意见人士,镇压法轮功学员,破坏法治,反对司法独立,反对新闻自由和信仰自由,反对军队国家化,反对废除以党代法的双规制度,反对普选——等等,使中国在八十年代取得的政治进步此时出现了倒退,江氏的执政是不得人心的。

当今的中国新执政者上台执政后,一改江时代腐败治国的局面,高调反腐打贪,从中央到地方抓出了一大批贪腐份子,强调要“依宪、依法治国”, 并出台了众多亲民之举,已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就,国人对这些当然是高兴的,也使他们看到了希望。但,在现实的中国依然存在诸多的社会矛盾和问题,如贪污腐败横行蔓延,环境严重被破坏,強征土地、强制拆迁等侵害民众合法利益的事件屡屡发生,假货坑人,各种刑事犯罪频发——等等;特别是近来仍在屡屡发生的打压维权上访的弱势群体,打压不同意见人士和维权的律师、记者,在当今是有增无減,强拆教堂打压基督教会,使人大为疑惑不解。这些都是与“依宪、依法” 治国是背道而驰的,这些问题的存在,无疑是对社会和谐与进步的严重阻碍。。

应该看到,所有这些问题的存在,特别是当前对维权人士和律师的打压,这是毛泽东的阴魂不散,是他的思想和胡作为仍在影响着中国的结果;更是江、周残余势力在从中作梗,他们千方百计地在制造各种事件,制造阻力,破坏法治,企图维护他们自己和那些权贵既得利益者们的利益,使他们免受清算。人们必须看清这一问题的严重性,要深入掲毛批毛,清除他的影响;更要勇于揭露江、周及余党的阴谋,坚决清除这些阻力。更要在大力反腐打贪的同时,坚持政治体制改革和深化经济改革开放,坚决祛除“人治”, 真正做到依宪、依法治国,与世界接轨,走上宪政民主的道路。惟有这样,中国现存的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才能解决,这是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所在。

结束珸

以上透过对铁流先生半个多世纪以来人生经历的记叙,人们看到了这个时代、社会与人生是密不可分的,一个好的时代、社会使人平安幸福,而一个悲凉的时代与残暴的社会定会使人遭殃。铁流先生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经历就说明了一切。

近期来我与铁流先生重新联系上了,是令我十分高兴的事。他告诉我,被判缓刑释放回家后,他先是住在成都市内的家,其后他又搬到了成都近郊崇州街子古镇居住,在那里他找了块近600平方米的地方,办起了茶耧水榭。这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风景十分美丽、清静,常有各地朋友到此相聚,大家品茶,闲情逸致,吟诗作对,过的倒也有如神仙般的日子。他十分欢迎我前去他那里小住,欢聚闲聊,我回信说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会去拜访他的,期待着与他早日相聚。

望铁流先生万事保重,过好晚年生活。岁月流逝,人生几何,但愿他愉快地过好每一天,祝他万事如意,阖家欢乐,健康长寿!

作于2021年2月下旬至3月初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