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中国国家安全部公布了新法规《反间谍安全防范工作规定》。该《规定》指出公民、组织可以通过国家安全机关专门设立的举报受理电话、网络举报受理平台或者国家安全机关公布的其他举报方式,举报间谍行为和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以及各类反间谍安全防范问题线索。

独立政治学者陈道银表示,《规定》并没有新的内容,主要是对《国家安全法》《反间谍法》的具体化。他指出,《规定》强化了反间谍的安全防范责任体系,特别是明确机关、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其他社会组织对本单位反间谍安全防范工作负有主体责任,从而做到反间谍全社会、全领域、全覆盖。是否随着规定的实施形成全社会抓特务的氛围,有待观察。

陈道银认为,2020年新冠疫情后,中国与西方世界关系正走向全面冲突与对抗,中国与周边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台湾、菲律宾的战争风险加剧;新冠疫情溯源追责的国际压力日益严重,中共和政府深感安全形势恶化,不安全感增强,需要未雨绸缪,加大反间谍力度和举措。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国家面临战争和动荡时,政府就会掀起“抓特务”的浪潮。一方面是营造风声鹤唳的氛围,另一方面是清除自己的政治异己。毛泽东时代的“抓特务”运动会在中国再次兴起吗?有海外关系的家庭会受到严密监视吗?

习近平现在真的很难。本以为遇上川普总统是吉星高照,商人重利,可以用金钱摆平。只要美国不介入,习近平的新疆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全面管制香港和武统台湾就指日可待。但习近平看不懂美国人,这个商人总统变脸比翻书还快,十九大后迅速将中国定义为战略敌人,什么贸易战、科技制裁、入境限制,甚至还撤销了休斯敦领事馆,再进一步就是要断交了。川普终于下台了,但习近平更忧郁了,因为他太了解拜登这只老狐狸了。他知道,在美国真正要收拾中国的就是建制派,而建制派的代表人物就是拜登。拜登是世界领袖中与习近平打交道最多的人。当时奥巴马总统要拜登深入了解习近平,认为这家伙将是美国的大麻烦。

4月28日晚,拜登总统在美国国会发表就职100天演讲。在演讲中,拜登谈到了习近平。他说,习近平和其他专制者认为美国的民主做事太慢,无法竞争。“我们的民主能够实现它的应许,让我们所有人—按照神的形象被造,人人平等—有机会过着有体面、有尊严并充满可能性的生活吗?我们的民主能够满足我们的人民最迫切的需求吗?我们的民主能够克服撕裂我们的谎言、愤怒、仇恨和恐惧吗?”“美国的对手—世界的专制者,正在打赌它不能。他们相信我们充满了太多的愤怒、分裂和狂躁。他们看到了攻击这座国会大厦的暴民,认为这是美国民主已经夕阳西下的证据。”“他们是错的。我们必须证明他们是错的。我们必须证明民主仍然能够行之有效,我们的政府仍然行之有效,而且能够为人民带来成果。”

习近平在幻想东升西降和世界的“时与势”在他那一边,但拜登在演讲中明确告诉他:专制不会赢得未来,未来属于美国。

现在,我们回到中国“抓特务”话题上。中国共产党是世界最庞大的政党,有9200万之众。按理说,如此众多的党员可为针插不进,风吹不进,水泼不进,为何还要如此紧张兮兮“抓特务”呢?各位,且听我道来。

当今中国,真正信仰共产主义那套教义的党员几乎绝迹,就连习近平也没有读过《资本论》。为什么会有9200万人加入中共呢?这一点,美国人一定很困惑,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就说中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习近平是斯大林的继承人。我认为,其实都谈不上。今天加入共产党的人大多是出于功利。四十年改革开放,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早就被中国人民抛弃。中国人不像文革时代,国门紧闭,信息封锁,他们大都见过世面,内心里拥护普世价值。中国人功利、自私但并不愚蠢。

举个我朋友的例子。他入党时间是1997年,当时他30岁,在一个国有银行分行当法律顾问室主任,可谓年轻有为。但他一直没有入党,对外原因说自己条件不够,达不到共产党员的要求,对内的原因是他对共产党很反感,特别是六四大屠杀让他对共产党的看法很负面。他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执政党会去枪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只有中国共产党干得出来。但他生存在中共体制内,不入党就难以提拔。一天,老处长找到他,建议我的朋友尽快入党,因为不能耽误了大好前程。如此几次谈心,我的朋友心动了,是啊,有利无害的事为什么不做?于是他要部下帮他写了入党申请书。不久,就快到七一中共建党日子,于是机关党委开了个会,党支部通过了他的入党申请,将他发展为预备党员。一天,老处长又找到他说,有人反映他没有参加献血活动,思想境界有问题。我朋友说不知道啊,天天为银行的官司东奔西跑,没注意到献血通知。老处长说,你赶紧报个名,因为你胖,血液里面脂肪太多,达不到献血标准,也就走个过场。于是,我朋友报了名,果然也没有通知他献血。后来预备期到了,他就成了共产党员。一年后,他就被提拔了。

中国人加入共产党的原因很多,如方便就业,升迁等。很多高校学生成批量的入党,大家心照不宣,这只是一种形式,谁都别当真。许多中共党员信仰基督教、佛教和道教。当然,更多的是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钱理群教授所指出的:在中国的大学里,包括最好的北大、清华,都正在培养一群20几岁就已经“老奸巨猾”的学生,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习近平在一期《求是》杂志发表文章。文章表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党是领导一切。习近平说,“形象地说是‘众星捧月’,这个‘月’就是中国共产党。”这就是习近平在自说自话,自娱自乐。

有分析人士曾指出,中共貌似强大,但是他有天敌。其中最厉害的天敌就是中共党员。中共号称有九千万党员,但是他们为什么要信共产党?他们真的有共产主义的理想吗?这个理想早就破灭了,之前被教育会当官或获取利益,现在习不让他们当官,这九千万人一定成了他们的天敌,哪一天跟习闹翻不知道,但一定成为习和中共的天敌。

习近平最信不得过的就是9200万中共党员。习近平希望中共党员效忠他,对他绝对忠诚。党员自己认为绝对忠诚还不行,必须习近平以及习家军认为你绝对忠诚,其结果是逆向淘汰。德才兼备的精英被淘汰,阿谀逢迎之辈被重用。严厉的党纪处罚会带来权力寻租,造成更大的腐败。无才无德的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因为是习的铁哥们,就被习重用,进了政治局。

在十九大上,蔡奇极尽吹拉弹唱之能事,称赞习近平说:“最根本的是我们党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有习近平总书记为全党掌舵。习近平总书记具有马克思主义政治家、思想家、理论家、战略家的雄才大略、远见卓识与坚定信念,他站在历史的高点,娴熟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指引我们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得到了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衷心拥护爱戴,充分展示了社会主义大国领袖的崇高风范和人格魅力。我们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坚决维护核心、服从核心、爱戴核心、捍卫核心,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蔡奇的话恶心吧?但只有这样,他才能讨得习近平的欢心。习的任人唯亲,使众多希望在体制内发展的党员感到仕途无常、绝望,从而离心离德,与习近平分道扬镳。

在中共极权制度下,为了谋求权力和害怕被迫害,人人都是撒谎者和两面人。忠诚没有生存的土壤和空间。中国已经经历了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可以说大多中共党员见识过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和法治。习近平想用千年前“治乱世用重典”的专制社会统治理念去恐吓党员,已经不可能了。民智已开的社会是不可能再回到愚昧时代的。

习近平身边有一个巨大的间谍网,那就是9200万中共党员。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习近平时代“抓特务”是不会成功的。不是没有特务,而是特务太多了。中共政权正在步入末日黄昏,越来越多的中共党员会为自己未来留条后路,以避免被清算。同时,美国坚定的反共姿态会让一些中共党员弃暗投明,与中共决裂。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真诚的共产党员,少有党员相信习近平的歪理邪说,9200万中共党员中大多认同普世价值,他们是美国的盟友,是一个庞大的间谍军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