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晚,成都第四十九中校门口的抗议群众举着白花怒吼:“真相!真相!真相!”声音从弱小变得洪亮,直到最后在场所有人都手举白色菊花,齐声高喊“真相”。不久,守候在学校门口的警察开始抓人,民众与警察的对抗使现场一片混乱。

为什么四十九中学门口会出现这样群体事件?为了我说得清楚,您听得明白,这事我们还得简单回顾一下。

5月9日母亲节傍晚,成都第49中学16岁学生林唯麒在下午5点40分到达学校。三个小时后,林唯麒的母亲突然接到学校通知,“儿子没了。”学校告知她,林唯麒从楼道坠落死亡的。救护车8点半到达学校时,他已经停止了心跳,于是没有送医院,遗体直接拉到了殡仪馆。林母要求看监控,但被拒绝。于是,她联系多家媒体热线,没有媒体愿意发声。5月10日下午,林母终于到学校看了监控,但缺失事发那段监控录像。5月11日晚间,成都警方发出通报认定,林唯麒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通报还写道,“家属对调查结果无异议”。

林唯麒为何会坠亡,是在哪里坠楼的?是自己跳楼,还是受人霸凌后推下?是自己有什么事想不开,还是受老师人格侮辱?出事后学校是何时叫的救护车,为何救护车隔了那么久才到?林18:40坠楼死亡,为何林母晚上9点才接到学校通知?校方为何不让家长见孩子的遗体,而是直接拉去殡仪馆?当时如何做的尸检、怎样查的监控、最后的死因监定又是怎么得出来的?为何没有一个林唯麒的同学出来发声,还原事件真相?

这些疑问都包裹在重重迷雾之中,在网上引发无数议论。

面对舆情的失控,官媒新华社出手了。5月13日凌晨,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公布了大量与该事件有关的细节,重点内容就是指死者轻生前曾割腕,确认高坠身亡,排除刑事案件。当日下午,成都公安部门发布通告,林的遗体已在其父母签字同意后火化。

一时之间,水军出没,舆论转向,一些人开始把矛头对向林唯麒的母亲及此前为她发声的公众。

有人觉得自己被孩子家长欺骗了,开始痛心疾首甚至恼羞成怒了,说林母欺骗了他们带了节奏。有网友开始质疑事件背后动机不纯,怀疑涉及香港亲民主派人士透过文宣挑拨,想在成都引爆类似香港街头运动。

四川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官方微博12日下午发文,称绝不会坐视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受损,绝不会允许敌对势力破坏国家的安全稳定和人民的和平生活,绝不会允许“颜色革命”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任何人想要进行这样的尝试,必将遭到迎头痛击!”

一个年轻生命的凋谢悲剧,孩子的母亲和民众仅仅需要真相,居然在官媒和水军出动后,矛头指向了孩子的母亲和所谓海外敌对势力。处于被动地位的公安部门也咸鱼翻身,挥舞铁拳。于是舆情开始平息,因为寻求真相已经演变为颠覆政权的阴谋。

第一,中国已经成为没有真相的国家

四十九中林唯麒坠楼事件源于学校和警方没有及时披露真相,民众愤怒也只是要求真相,现在官媒统一给出了标准答案的真相能够平息众怒吗?

在官媒独家调查“还原真相”后,中国网民反而提出更多的疑问:如果事实真这么单纯,为什么一开始遮遮掩掩?为什么一开始用力发声哭喊的家属,不再说话了?为何关键的录影,总是有理由消失或不存在呢?  另外,为什么官方媒体天天“人民至上”挂在嘴边,但却拒绝报道林唯麒事件呢?

事实上,中国早已进入没有真相的社会。去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中国政府至今没有给出病毒源头的真相,即使联合国专家调查也不提供最初的病例,至今国际社会还在寻求真相。新疆维吾尔族百余万人被关押在集中营,中国政府否定,但拒绝联合国人权官员调查,只提供官方的标准答案:新疆人民的生活比蜜甜。

真相掌握在当权者手中,什么时候发布,发布多少都由他们决定。前不久,杭州动物园的三只豹子逃离,动物园一度否认相关报道,后来瞒不住了,竟称:如果如实上报将影响“五一”劳动节假期的游客流量。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传播学系系主任邓建国在微博上写下一段话,如果没有事实,责任和权利就没有清晰的边界。事实是理性的根基,消灭事实必将消灭理性,带来终极的危险。

第二,林唯麒事件是雷洋事件的重演

我们把时光拉回到6年前的5月。2016年5月7日晚上8时,北京昌平五名警务人员到龙锦三街的某足疗店扫黄,搞点罚款补充办公经费。于是,他们在足疗店附近守株待兔。当天晚上21时许,29岁的雷洋离家前往北京首都机场接岳母。雷洋路过足疗店时,守候多时的昌平警方决定对他下手。因为雷洋的穿着和气质使他们认为可以从他身上榨出油水来。雷洋当时就职于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职务是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

但令警方意想不到的事,由于他们身着便衣使雷洋误以为他们是黑社会绑匪,于是他拼命反抗并一度逃脱。警察从未遇到这样的,本以为讹诈点钱了事,谁知这哥们完全不把警察当干部,于是动用电警棍击打他的下身。警察一动真格,雷洋自然受不了,当即人事不省。警察一看雷洋不动弹也感觉事闹大了,于是赶紧送医院。但雷洋已经气绝身亡了。

雷洋妻子是在医院太平间看到丈夫的,满身伤痕。于是在互联网发帖喊冤。雷洋之死引发了人民大学校友的愤怒,他们要为雷洋讨回公道。这事在网络上迅速传播,越闹越大。中共政法委按照惯常思维,将雷洋定性为嫖娼拒捕,警方使用暴力致人死亡事件。于是他们要求中央电视台出手。

5月11日,党的喉舌央视“新闻直播间”播出了对警方的采访视频。根据警方披露,雷洋在足疗店前后只呆了10分钟。但整个抓捕过程中执法记录仪没戴、拍摄手机“被摔”、周边摄像头全坏。猪队友央视的帮忙反倒成了火上浇油。

6月1日,北京市检察院决定对东小口派出所民警邢永瑞等五人进行立案侦查。12月23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以“犯罪情节轻微,能够认罪悔罪”为由,对邢永瑞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玩忽职守案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

根据不完全统计,有2500个来自166所高等院校、来自各行各业的民众联署声明。声明重申:“无真相,无公平,无法治;真相白,民怨止,法治兴”。面对失控的局势,中共的维稳机制开始运转。雷洋家乡的地方政府出面,将雷洋的父母妻儿近乎于“软禁”,向他们提供了巨额赔偿,要求他们放弃对真相的追求。

对比林唯麒事件,一样的关键视频缺失,一样的官媒出手披露真相,一样的维稳措施,一样的统一火化,不再追问真相。不同的是林唯麒事件通过水军扭转舆论,将矛头指向虚无缥缈的海外敌对势力和颜色革命。

有网友指出,林唯麒事件不是单一学校的问题,也不是单一孩子去世的问题,而是非常明确的是社会问题。全国各地的学校在处理相关问题的方式都是如出一辙,坏掉的监控、迟到的救护车和被切断的信息源。而其处理方式是从权力的高处操纵,到权力细处用自己教育资源权力使学生闭嘴。在未来,权力机构用来遮掩真相的方法不是禁止消息传播,而是高速放出多个虚假的、甚至自相矛盾的信息增加信息噪音,所谓新时代大禹治水。这个方法直刺人类基因弱点,没人有耐心、精力和能力甄别,会很快进入一种视而不见的自我保护状态,就不会有人对真相感兴趣了,而是进入了一种“都不可信,算了晚餐订个“大盘鸡”的麻痹状态。

综上所述,林唯麒事件只不过是六年前雷洋事件的重演。中国的一党专政决定了党领导真相,什么是真相,披露多少真相,由谁披露真相都由党决定。人民的权利就是接受当权者的标准答案。中国的媒体已经姓党,自然是党的喉舌,人民的苦难与他们并无关联。林唯麒的母亲是靠自己的微博文字以及网友的关注才掀起舆论浪潮。或许不久,微博也被党绝对领导了,又会有谁知道林唯麒的悲惨一跳呢?但这人权的脱衣舞不正是在中国人眼皮底下一件件脱掉的吗?多少人又会关心在牢里的任志强、张展和孙大午呢?为众人抱薪者早已冻毙于风雪了。中国人终会在苦难中明白,面对灾难,没有人能独善其身,以为自己能够幸免于难,不问他人的灾难,不是精明,而是愚蠢。中国领导人在自娱自乐“东升西降”,社会却在不断重演悲剧,社会像一个巨大的高压锅不断积聚着压力,到撑不住的那一天,必定石破天惊,四分五裂。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