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乌苏里江本是中国的内河,后来中国失去了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包括东方大港海参崴。沙俄曾经也搞过类似“一带一路”工程,在中国东北地区投资帮助建设铁路,获得了铁路80年的运营权,有点象现今的BOT(建设运营移交)模式。1917年苏联苏维埃政权成立之后,列宁在1919年7月25日和1920年9月27日两次公开宣布要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经过中苏双方的协商,中国海军获得了苏联境内黑龙江至入海口的航行权以及庙街的驻扎权。掌握了东北大权的张学良也轻信了列宁的话,同时他也坚信,铁路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便向苏联提出要索回中东铁路的运营权。1929年双方谈判破裂,引发了中东路事件,中苏两国断交并大打出手。战争的一方是中华民国政府的军队,另一方是斯大林领导的苏联红军,而当时的中共则公开发表声明站在苏联一边,并用罢工、武装暴动予以支持。中苏富锦海战是这场战争的一部分,这也是中国海军自甲午中日海战之后,第一次与外国海军的交战,结局是中方的大败。笔者于1969年3月9日到黑龙江省富锦插队落户,直到1978年2月离开那里到南京上学,差不少九年时间,富锦是笔者的第三故乡。撰写此文以作纪念。1969年3月2日与15日中共军队与苏联的军队在珍宝岛两次发生战事。据称中共军队打赢了珍宝岛战争,但是最后的结果是中国失去了半个黑瞎子岛和黑龙江、乌苏里江上大部分岛屿的主权。正如袁腾飞所说:俄爹虐我千百遍,我待俄爹如初恋。

图1: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富锦港,图片来源:网路截屏。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基本保持此样

一、富锦

1969年3月9日,杭州1千多名高、初中生包括若干小学生和孤儿离开杭州到北大荒、黑龙江省富锦县(现富锦市)插队落户,其中比较著名的有陈同海、卢展工等。

富锦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三江平原几何中心,松花江下游南岸。原来隶属合江地区,后隶属佳木斯市,现在行政归属又有新变化。富锦全境东西180公里,南北92公里,幅员总面积8227.163平方公里,是黑龙江省的一个大县,也是中国的一个产粮大县,但是财政上是一个穷县。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当兵时曾驻扎在富锦。

图2:富锦的地理位置,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从富锦登船沿着松花江而下便是同江。松花江在同江流入黑龙江,此地又称三江口。继续沿黑龙江向下(向东)便到了抚远,乌苏里江在这里流入黑龙江,这里有一个江心岛叫黑瞎子岛。沿着乌苏里江溯流而上(向南)便到了饶河县和虎林县。珍宝岛在虎林县境内,而主打珍宝岛战役的边防部队驻扎在饶河县。当年珍宝岛战役所需要的物质是用火车运到集贤县的福利屯站,然后通过公路经过宝清县到达饶河县和虎林县。珍宝岛战役烈士陵园在宝清县。珍宝岛战役发生在1969年3月2日和3月15日。1千多名杭州知青正是在珍宝岛战役的炮火中来到富锦。

图3: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富锦的县城中心正大街街景,图片来源:网路截屏,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基本保持此样

在文化大革命中,特别是上山下乡之前听取了黑龙江代表团的专题报告,笔者接受了许多反苏反修的爱国主义教育:苏修占领我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沙俄杀害我江东64屯无数居民;苏修占领我海参崴,改名为“符拉迪乌斯托克”(意为“统治东方”),驱赶中国公民等等。按照黑龙江代表团的说法,黑瞎子岛、珍宝岛都在主航道中方一侧,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怀着马革裹尸的决心,笔者从西子湖畔来到了北大荒,两地相距四千公里,正所谓八千里路云和月。

二、黑龙江、乌苏里江由国内河流变为国际河流

前几年到俄国旅游时才知道,俄罗斯原本是莫斯科河中游一个小小的莫斯科公国,在沙皇的领导下不断地扩张领土而得到壮大。特别是经过彼德一世的暴力统治和富国强兵的改革,到17世纪俄国已经成为欧洲的一个新强国,获得出海口是历代沙皇梦寐以求的。1702年俄国开始进入波罗的海,1912年彼德一世迁都圣彼得堡。在叶卡捷琳娜二世的领导下,俄国疆土再次大规模扩大,获得了里海的出海口,进一步则能到达地中海。期间俄国也一步步从中国手中获得大片领土,在东边获得进入太平洋的出海口。

直到16世纪上半叶,黑龙江、乌苏里江都是中国的内河。沙俄开始入侵中国黑龙江流域是16世纪中叶,当时清朝政府忙于平定国内的“三藩之乱”,东北是满清政府的发源地,禁止关内人口流入,一直是人口稀少地区。1689年9月7日中俄签订了《尼布楚条约》(该年是彼德一世上台的第一年)。《尼布楚条约》第一次确定了中俄之间的国界。根据《尼布楚条约》,格尔必齐河为两国的边界,黑龙江、乌苏里江依然是中国的内河,俄国并没有如愿取得黑龙江的出海口。但是沙俄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这个目标。

1840年至1942年爆发了中英鸦片战争,1942年8月29日中英签订《南京条约》。从1854年开始,沙俄军队又开始侵犯黑龙江流域,通过建立居民点、军事据点来实施事实上的占领,并逼迫清朝政府签订了《瑷珲条约》。通过《瑷珲条约》,黑龙江成为了中俄的边界,黑龙江以北的土地成为了沙俄的领土。俄国有了黑龙江就可以进入鄂霍次克海,进而进入太平洋。《瑷珲条约》还将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划为中俄共管地,为沙俄进一步侵占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埋下了伏笔。

1860年中俄签订了《北京条约》,将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划为俄国领土,东方大港海参崴也落入俄国手中。

通过《尼布楚条约》、《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中国与俄国边界走向基本形成:黑龙江河南源额尔古纳河、黑龙江上中游、黑龙江支流乌苏里江、乌苏里江支流松阿察河和兴凯湖。由此黑龙江、乌苏里江从中国国内河流变成了国际河流——中俄的界河。通过《尼布楚条约》、《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俄国从中国夺取了1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夺得了黑龙江的出海口以及太平洋上的东方大港海参崴。但是从俄罗斯到海参崴的最近路线还是要经过中国的东北地区,即所谓雄鸡图形的鸡头部分。

图4:沙俄割占中国领土示意图,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三、1929年中苏富锦海战

中国人都记得1894年的中日甲午海战,清朝和日本在黄河以及朝鲜半岛、辽宁、山东半岛等地发生的一场战争,以清朝北洋水师全军覆灭告终。很少人知道1929年中苏富锦海战,中共党史也不提及。中苏富锦海战是中日甲午海战之后,中国海军再一次与外国海军交战。交战的一方是中华民国的东北海军,另外一方是斯大林领导下的苏维埃红军的远东舰队。请问每一位中国人,你站在哪一方?

松花江流入黑龙江的地方被称为三江口。同江县(现同江市)位于三江口中方一侧。1929年中华民国政府的海军与苏维埃红军在这里发生了富锦海战(也称三江口海战,其实是河战),海战最后在富锦的松花江段结束。

3.1当时的形势

为了势力的扩张,沙俄也搞过类似的“一带一路”工程。1896年6月3日沙俄与清朝政府签订一个密约,其中一条允许俄国从清政府手中获得建设一条横贯东北地区的丁字形铁路(中国境内西起满洲里经哈尔滨东至绥芬河,再延伸至海参崴,北起哈尔滨南抵旅顺港)。工程采用类似现今的BOT(建设运营移交)形式,沙俄投资出技术,清朝政府出地(折算成投资),双边组成铁路公司,获得80年经营权,实权在俄国人手中。铁路两侧数十公里内的土地全归铁路公司所有。工程至1903年完工。日俄战争(1904年至1905年)爆发后,日本控制了长春至旅顺港的铁路,改称南满铁路。从满洲里至绥芬河,哈尔滨至长春的铁路改称中国东方铁路,简称中东铁路。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俄国、日本、中国都是协约国成员,对德奥同盟国作战。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用毛泽东的话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1917年11月8日列宁宣布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据称,列宁领导的苏维埃政权为了保护十月革命的胜利成果,争取时间巩固政权,所以苏维埃政权退出了协约国。根据德国的资料,列宁是获得德国皇帝的资助,潜回俄国推翻沙皇夺取政权,退出协约国,以减轻东部战线对同盟国的军事压力。1918年协约国对苏维埃政权的背叛行为进行武装干涉,美国、日本出兵西伯利亚,日本占领了黑龙江入海口处的庙街。

于此同时,列宁在十月革命后两次发表对华宣言,宣布要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和俄国在华特权,第一次是在1919年7月25日;第二次是在1920年9月27日。列宁公开宣布要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让中国人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产生好感。有人认为,列宁去世过早,未能实现诺言。现在回看,列宁并非真正想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放弃已经占领的中国领土,而只是策略上的权宜之计,暂时安抚中国,减少军事压力。

3.2庙街事件

北京政府对于俄国的政权替换,苏维埃政权的不稳定、苏维埃政权退出协约国还是表现出极大的担忧,害怕中俄边境可能出现骚乱。1917年北京政府派出“江亨”、“利捷”、“利绥”和“利川”四艘战舰远赴黑龙江。这是东北第一支正规海军舰队。之后经中苏双方协定,把苏联境内黑龙江的航道权部分还给了中国。中国海军舰队进入到已经成为苏联领土、距离黑龙江入海口不远的庙街,可以直接看到库页岛,弘扬了国威。

庙街位于黑龙江下游北岸,临近鄂霍次克海,距离黑龙江入海口约有80公里。庙街曾先后被唐、辽、金、元、明、清等朝代统治,元明两朝称为奴儿干城,是元征东元帅府、明奴儿干都司治所所在地。明廷曾在此建有永宁寺,并立有永宁寺碑。清代这个村镇被称作庙街(亦作“庙屯”),属于吉林将军辖地。1850年8月,俄国军队侵占庙街。按照1858年中俄双方签订《瑷珲条约》,黑龙江以北土地包括庙街在内的领土正式割让予俄国。庙街改名为阿穆尔河畔尼古拉耶夫斯克(简称尼古拉耶夫斯克)。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英法各国希望尽快恢复社会经济的正常化,无心无力再打一次世界大战,讨伐叛逆武装干涉苏维埃政权也就不了了之。1920年美国撤出西伯利亚。庙街只剩下日本和中国军队,还有反对苏维埃政权的白俄军队。

1920年5月27日苏联红军向庙街发起进攻,与驻守日军发生武装冲突。苏联红军放火烧了庙街城,造成384个日本人丧生,同时被杀的还有白俄政权的支持者等。事后日本人指责东北海军,将“江亨”号等军舰上的大炮借给苏联红军使用,炮轰日本军队的据点,致使日军失利。出于对苏维埃政权的好感与对日军的世仇,当时中国舰队司令陈世英确实答应了苏联红军的要求,出手相助。

1920年7月3日,日本出兵占领俄国库页岛北部(原本也是中国领土),作为对庙街事件的报复。1925年1月24日,日苏两国签订《日苏基本条约》,该条约一方面宣布日本从苏联领土撤军,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一方面也宣布苏联承认《朴茨茅斯条约》继续有效,并承认“庙街事件”所造成的损失,日本人获取了库页岛北部石油、煤炭及森林的开采权作为补偿。

3.3东北海军

庙街事件发生之后,民国政府撤了中国舰队司令陈世英的职,“江亨”号等四艘军舰也从庙街退回到中国领土三江口之内。1920年吉黑江防再购买三艘江轮,改装为军舰,与“江亨”号等组成吉黑江防舰队。1923年沈鸿烈上将在葫芦岛成立东北航警学校(青岛海军学校前身),培养海军人才。1924年组成海防舰队,通过外购、改装,组成以镇海、威海、定海、飞鹏四舰为基础的东北海军舰队,以营口为基地。1926年江防、海防与渤海舰队合并为东北联合舰队,共有军舰27艘,共3.22万吨。1928年12月东北军在张学良的率领下归顺民国政府,东北海军直属军政部。作为比较,至1937年中日全面战争爆发,中国海军军舰总数为57艘,近5万吨,世界排名第14。可见东北海军在中国海军中的地位。

3.4中东路事件

前面提到,获得东北大权的张学良坚信,铁路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张学良也相信了列宁的话,要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和俄国在华特权。于是张学良向苏联提出要收回中东铁路的权力,受到中国民众热烈支持。中苏双方开始谈判,至一九二九年7月谈判破裂。7月10日张学良当局查封了东北境内的苏联公司,将中东铁路管理局苏联高级官员全部免职,解散苏联职工联合会等团体,逮捕苏联人200余名,手段十分强硬。中苏两国断交,双方互相宣战。这就是史书上称的中东路事件。

图5:中东铁路示意图,图片来源:网路截屏。从长春到大连为南满铁路

3.5富锦海战

中苏宣布开战,双方军队向边境集结。1929年8月6日,苏维埃府成立了红旗远东特别集团军,同时将远东地区的阿穆尔河区舰队(阿穆尔河即中国黑龙江)调归红旗远东特别集团军指挥,阿穆尔河区舰队的基地就在抚远对面的哈巴罗夫斯克(中国称伯力)。东北海军司令沈鸿烈上将也携带人员、调拨武器装备,赶到三江口前线做水陆布防。东北江防舰队与苏联红军的阿穆尔河区舰队爆发了富锦海战(三江口海战)。

当时双方的军事力量对比大致如下:

苏联远东区舰队辖3个舰艇大队、1个扫雷舰中队、1个航空队(14架飞机,一说25架)和1个陆战营。据中方侦查资料:参战的苏联舰艇包括:斯加斯克率领的旗舰“斯维尔德洛夫”号浅水重炮舰、“孙中山”号浅水重炮舰、“红色东方”号浅水重炮舰,“列宁”号浅水重炮舰、“红旗”号内河炮舰、“无产者”号内河炮舰等;计有152毫米大炮4门,120毫米大炮26门,85毫米高射炮6门,37毫米高射炮8门并有飞机十余架支援。

中方有“利捷”号(旗舰)、“江亨”号、“利济”号、“利绥”号、“江平”号、“江安”号、“江泰”号等浅水炮舰,及“东乙”号武装驳船作为拖拽炮台。除江亨”号为550吨,“利济”号为360吨,其余均在200吨以下,全舰队120毫米炮5门。实际上“江亨”号并没有参战,已经撤回富锦。

1929年10月12日清晨,苏联海军由指挥官斯加斯克率领,以“斯维尔德洛夫”号为旗舰率舰艇共8艘(军舰共9艘)、飞机共14架,向驻守在三江口的中国东北海军江防舰队发起进攻,同时开始陆地上的进攻。

东北海军的江防舰队则由“江亨”舰的舰长尹祚干代理指挥“利捷”(旗舰)、“利绥”、“江平”、“江安”、“江泰”等六艘浅水炮舰应战。

清晨五点半,战事开启。苏军舰艇凭借自己舰船和大炮的优越,见到远处的中国炮舰,便在三江口处下锚,长距离发炮。而中方炮舰的火炮射程短,够不着苏军舰艇。这就像两个重量和身高完全不同的拳击运动员在比赛,苏联拳击手凭借重量和手臂长度不断打中国拳击手,而中国拳击手没有还击之力。

但是,中国人打仗靠的是《孙子兵法》、《36计》。原来,号称九头鸟的沈鸿烈事先已经做好安排,中国海军利用夜幕在三江口处的芦苇浅滩中暗藏了一艘拖驳船“东乙”号,在船上装有两门120毫米大炮并事前做好了距离测量。在中国炮舰的炮弹够不着苏军舰艇时,在苏军舰队附近的芦苇滩中突然飞出炮弹。隐藏在芦苇浅滩中的“东乙”号上的两门大炮,利用事先设定的数据,开炮攻击停泊不动的苏军旗舰。据中方报道,苏军旗舰“斯维尔德洛夫”号当即被击中指挥舰桥,苏军舰队司令、参谋长、旗舰舰长等多人当场毙命;随后,“斯维尔德洛夫”号吃水线中弹,迅即沉没。此消息并未得到苏军方面的证实。

早晨九点钟,苏军的十四架水上飞机投入战斗,战局马上出现翻盘。由于中方没有飞机参战,舰艇的防空能力又十分薄弱,根本无法招架。根据《人文历史》上的《苏联MR-1“舰载机”与三江口海战》一文,阿穆尔河舰队装备有Polikarpov MR-1水上飞机。此次参战的“斯维尔德洛夫”号、“孙中山”号、“红色东方”号,“列宁”号舰都可以搭载水上飞机。东北海军的对手原来是苏联红军的“内河装甲航母”。苏军投入了14架飞机(一说25架),完全控制了制空权,可以自由地侦察和实施攻击,比如Mr-1飞机投掷的两枚炸弹险些击中东北旗舰“利捷”号炮舰,另一枚险些击中芦苇浅滩中的“东乙”号。中方的防空火力聊胜于无,当时东北军也拥有的5架飞机,但是未能赶赴战场。其实东北海军也有这样的所谓“航空母舰”,是从法国进口的,曾用于对北伐军的内战,取得重大胜利。“航空母舰”属于东北海军渤海舰队,并没有参战。

根据中方的报道,三江口一战,“利捷”、“江平”、“江泰”、“江安”四舰先后被炸沉,“东乙”号则自沉,“利绥”号负伤退回富锦,“江亨”舰并未参加战斗,已经返回富锦。简言之,中方沉舰五艘、伤一艘。东北江防舰队与陆战队死伤共五百余人,江泰舰长莫耀明亦阵亡。“海骏”号炮艇(45吨)被苏军俘获,改名“Pobieda”号编入苏联红军。据中方报道,苏军则被击沉战舰三艘、伤两艘(一说击沉战舰两艘,伤一艘),飞机被击落两架,死七十余人,伤数不详。而根据苏方记录,苏军仅战死5人,负伤24人,战舰、飞机均无损失。几个小时的海战结果,东北海军的三江口防线被苏军突破。

在三江口海战同时,苏联两艘炮舰掩护“劳动”、“卡尔·马克思”、“马克·瓦良金”、“巴维尔·茹拉夫列夫”号四艘武装轮船搭载步兵第2师沃罗恰耶夫团的一个营四百多人,在同江县城以东约5公里处登陆,进攻中国军队的驻地。守卫该地区的东北海军陆战大队和陆军第九旅的孟昭林营协同抵抗。东北军损失惨重,营长孟昭林以下军官17名、士兵350名阵亡,海军陆战队大队长李润青以下70余人被俘。同江城被苏军占领。一日后,苏军撤出同江城。

远在哈尔滨的沈鸿烈闻讯后,顺江而下赶到富锦,准备阻止苏军的进一步入侵。10月14日,东北军先后把6只拖船、2只商船和2艘军舰沉在富锦港下游14公里处的航道上,形成堵塞线;同时设置拦江铁索,铁锁每隔五丈就挂上钢砣,每隔十丈就坠以铁锚,使铁链下沉,不露出水面。又在铁链内外布设水雷;并在附近设置坚固的炮兵阵地和长达13公里的掩体线,破坏了从同江到富锦公路上所有桥梁(笔者注:其实从同江到富锦的公路上没有几座桥)。真可谓,用我们的血肉组成新的长城,来阻挡苏军的军舰和飞机。

1929年10月30日,苏联军队再次发动进攻,目的是消灭富锦一带的中国军队。苏联军队的进攻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突击队,包括浅水重炮舰“红色东方”号、“孙中山”号,炮舰“红旗”号、“无产者”号、“布里亚特人”号,布雷舰“有力”号,装甲艇“巴尔斯”号和两艘扫雷舰,其任务是歼灭停泊在富锦的江防舰队残部;第二部分由步兵第2师师长奥奴弗里耶夫指挥,该组编有浅水重炮舰“斯维尔德洛夫”号,炮舰“贫民”号和运输队的轮船,负责运载沃罗恰耶夫团和第五阿穆尔河团登陆,攻占富锦;第三部分有“列宁”号浅水重炮舰,任务是掩护突击队,派遣水兵占领同江,并负责掩护舰队主力后方。

中国方面,陆军集中两个步兵旅、三个骑兵团和一个警察队;海军方面,“江亨”舰驻守富锦,“利济”舰驻守与富锦隔江相望的绥滨,“利川”号拖船在富锦以东30华里处设有堵江船只的高家屯,“江清”舰和舰队长尹祖荫则藏在离战事很远的依兰。

10月31日上午9时,苏联7艘战舰突然破坏拦江索链,进入富锦江段,与中国军队正面“交战”。由于此时松花江进入枯水季,水位低,水雷露出水面,苏联扫雷舰轻松地扫除水雷,沈鸿烈事先布置的水雷根本不起作用。沉船组成的堵塞线也不能发挥作用,苏军战舰吃水只有1米多深,可以轻松绕过沉船。拦江索链更是玩笑,没有拦住苏联战舰,而是被连根拔起。苏联战舰驶入富锦江段后,只有”江亨”一舰参战,仅发炮三发后便“英勇”自沉。中方的”利绥”舰,”利川”舰也是一炮未发,先后自沉。所以说这是“交战”也很沉重。

苏联战舰用炮火掩护步兵第2阿穆尔师约六七百名步、骑、炮兵登陆。早上11时富锦县城被占。中国军队不战自溃,向桦川方向撤退。据苏方记载,此战有近300名中国军人战死,数千人被俘,而苏军只死亡3人,伤11人。至此,中方松花江舰队全军覆没,同时有9艘商船被抓捕。时间已经是10月底和11月初,“胡天八月即飞雪”,松花江和黑龙江即将结冰封冻,半年时间船只不能再航行。苏联军舰抓紧时间退往哈巴罗夫斯克基地,步兵、骑兵也从陆路返回。中苏东线战事基本结束。

三江口与富锦海战之后,东北海军将“利绥”、“江亨”、“江平”等舰捞起后整修重用;其他沉舰则已不堪修复,打捞后拆卸废弃。一些人解释中国军舰一炮不发而自沉,目的是为了保护军舰不被苏军拖走,编入苏军,增加苏军军力。不管如何,参战军舰一炮未发先自沉,也算是海战史上的一个奇迹。

图6:苏联红军入侵示意图,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四、不再提起的历史

1945年8月苏日战争全面爆发,苏联红军进入东北攻打日本军队。抗战胜利之后,富锦就成为了解放区。1946年5月苏联红军撤出东北。富锦的松花江边竖立了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当地人称“毛子坟”,白天是当地棋迷下棋的地方。兴隆公社的杭州知识青年在“毛子坟”旁边搞了一个知青林。

图7:富锦的苏联红军烈士纪念塔,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富锦港是中苏贸易的重要港口,富锦住有不少苏联人,而且还经常举办舞会。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后,富锦已经看不到苏联人的影子。改革开放之后,同江港取代了富锦港的位置。

到富锦插队落户,发现当地的语言中有许多苏联词汇。富锦的居民中也有许多混血儿的面孔,不知道是否和1929年的富锦海战有关还是和苏联红军出兵打关东军有关?在珍宝岛战役之后,边境的形势一直很紧张。一些湿地和草原上常有莫名其妙的信号弹升起,据说是苏联特务放的。生产队的民兵也经常假扮成苏联特务深夜到邻村的地主富农家中抓人,抓到玉米、高粱地里,让他们说出村干部的住处。第二天就召开批斗大会,说地主富农及其子女是人还在心不死,盼望苏联打过来。

中共的党史上基本不谈1929年中苏富锦海战(三江口海战)。为什么?难道这场战争没有发生过?老椰子在《三江口水战和东北海军》一文中这样写道:可以有把握地说,三江口水战这个历史事件现今已不为大多数世人所了解了。好像人们不太提它,就是说,它似乎在很大程度上被人们有意无意地遗忘了。是什么原因呢?也许只是因为三江口水战相对来说规模不是很大,持续时间不是太长。但是我们也应当注意到以下的事实。三江口水战发生在俄国的新政权(苏联)和中国的旧政权(中华民国)之间。第三国际在中国联合或利用国民党的努力失败、国民党清共、共产党上山造反发生在一九二七年,三江口水战则发生在仅仅两年之后的一九二九年。对当时的共产党人来说,战争的一方是刚刚残害过自己的同志,并正在围剿自己往死里整自己的凶恶敌人;战争的另一方则是具有共同理想、共同导师的国际盟友和先行者(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五十年代末期毛、赫翻脸)。另外,参与指挥三江口水战的军事领袖个人又在后来,主要是抗日战争期间在山东,和中共的关系极为不佳,中共的史料每有提及,他都是以敌人的面目出现的。对于国民党来说,三江口水战则不是由国民政府后来的主流蒋系一统所参与主导。

老椰子总结说:无论如何,从历史的事实看,三江口水战本身并没有多少政治色彩,说到底,这是一场领土、主权之争,是从沙皇们那里延续下来的老毛子扩张主义的民族意识所导致的侵略战争。和甲午海战一样,在这一次反侵略中,中国军人做出的奉献和牺牲是为民族、为正义而付出,永远值得中国人民的纪念与敬仰。大江军魂,浩气长在,是不可能抹煞的。

中共外交部的战狼总是声称国家主权、领土完整高于一切。其实中共在外交问题上并不是一贯坚持国家主权高于一切的原则,而往往是意识形态高于国家主权。在“中东路事件”中表现十分突出,中共是听从以苏联为中心的第三共产国际的指挥。为了尽快地获取战争胜利,苏联迫切需要中共参与进来。1929年7月19日,苏联控制的第三共产国际执委会发表《关于中东路事件的呼吁》,提出“为保卫苏联而前进”的口号,要求中共站在苏联一边。10月26日,共产国际执委会向中共中央发出一封信件,进一步要求中共“继续展开独立的群众革命运动”、“极其注意工人的罢工斗争,巩固并扩大游击战争,尤其是在东三省。”对于共产国际的呼吁,中共中央给予了积极响应。1929年7月,中共中央以宣言和通告的形式,表态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国民党军队“进攻”苏联。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在8月1日“反帝日”举行示威,发动上海工人总罢工。11月26日,当时的中央领导人李立三,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在中共江苏省“二大”第九次会议上发表演说,宣称“中央已经提出,武装保卫苏联,即将是全国的武装暴动”。

《维基百科》在解释由“中东路事件”引发的中苏战争时,有下列图示:

图8:1929年中苏战争交战双方,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这张图很说明当时的敌友关系。被选进100句金句中有毛泽东的“我們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一句。各位读者,你会站在哪一边?选择谁

关于这段历史,袁腾飞老师有个说法是:俄爹虐我千百遍,我待俄爹如初恋。

图9:俄爹虐我千百遍,我待俄爹如初恋,图片来源:油管

参考资料:

  1. 中苏海军三江口富锦之战,《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AD%E8%8B%8F%E6%B5%B7%E5%86%9B%E4%B8%89%E6%B1%9F%E5%8F%A3%E5%AF%8C%E9%94%A6%E4%B9%8B%E6%88%98
  2. 同江之役,《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8C%E6%B1%9F%E4%B9%8B%E5%BD%B9
  3. 奉系海军溃败之地,三十年代初的富锦口岸,旧影阁发表于《历史》,2018年11月11日,https://kknews.cc/history/
  4. 老椰子:三江口水战和东北海军,二零零二年五月于纽约,http://juoaa.com/juoaa/publication/lyz/lyz_sjk.html
  5. 中苏海军的第一次交战史—叁江口之役,由武器知识发表于《历史》,2016年5月21日,刊登在《每日头条》,https://kknews.cc/history/n54bz85.html
  6. 张作霖创建中国北洋军阀最强大舰队始末,我们爱历史发表于《历史》,2015年3月22日,刊登在《每日头条》,https://kknews.cc/history/kzr8lxp.html
  7. 奉系東北海軍:舊中國第一支擁有「航母」的艦隊,趣历史发表于《军事》,2015年1月21日,刊登在《每日头条》,https://kknews.cc/military/kjyk8r.html
  8. 继北洋水师最后的辉煌,张作霖东北海军全国第一,拥有第一艘航母,红城梦像发表于《历史》,2018年1月20日.刊登在《每日头条》,https://kknews.cc/history/o2ymz4q.html
  9. 倪海宁:鲜为人知的中苏海军冲突——三江口海战,2006年8月16日,《青年参考》,刊登在《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6-08-16/092710739409.shtml
  10. 博览时空:三江口海战——90多年前中苏海军的一次较量,2021年4月7日,刊登在《新浪网》,https://k.sina.cn/article_1655331281_62aa59d100100su1k.html?from=mil
  11. “三江口战役”:中苏两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水上舰队交战,2021年5月12日,https://min.news/zh-hans/history/273c6b28cf5f11b765de57eb80524be5.html
  12. 苏联MR-1“舰载机”与三江口海战,2019年5月12日,《bilibili网》,人文历史,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045953/
  13. 中东路事件,一场以卵击石的冲突,《搜狐网》,历史研究,2019年10月15日,https://www.sohu.com/a/347011121_523187
  14. 中东路事件:《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4%B8%9C%E8%B7%AF%E4%BA%8B%E4%BB%B6
  15. 中东路事件:《百度百科》,本词条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和党建读物出版社提供内容,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AD%E4%B8%9C%E8%B7%AF%E4%BA%8B%E4%BB%B6
  16. 常拉堂、刘奎:中俄海军七十年合作的历史回顾与思考,http://www.oyyj-oys.org/UploadFile/Issue/cv2s1hgp.pdf
  17.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简史,中共党史出版社,2010年北京
  18.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简史,2001年,北京,电子版
  19. 袁腾飞:乡亲们好久不见,今天聊聊俄爹的嘴脸,视频,2021年4月16日,油管,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Te-v6YtOa4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