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高碑店市人民法院通知,5月17日上午9时在该院第一法庭召开大午案庭前会议,预计5天。

本案涉及21名被告,9项罪名,348册卷宗及鉴定材料,而高碑店法院安排的庭前会议时间,距离本案起诉至法院及多位辩护人取得卷宗光盘的时间不足10天,如此短的时间,根本无法保障辩护人完成最基本的阅卷及核实证据等基础辩护工作。

此外,本案有多位辩护人因其他案件的审理与本次庭前会议存在时间冲突,无法参加庭前会议。

为保障辩护人的基本诉讼权利,确保本案程序正义,各辩护人已向高碑店法院提交延迟召开庭前会议的申请。鉴于本案涉案人数、涉嫌罪名、卷宗材料众多,辩护人认为本案庭前会议的具体时间,应以保障各辩护人有不少于一个月的阅卷时间为宜。

复盘一下本案的时间线:

1、2020年11月11日本案案发,涉案共30人,大午等7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5人被取保候审,其余18人被逮捕;

2、2021年4月21日,大午等7人被逮捕;

3、2021年4月26日,该案21人(或单位)移送高碑店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其余人员另案处理;

4、2021年5月6日,该案起诉至高碑店市人民法院;

5、2021年5月17日,召开庭前会议。

可以看出,自2021年4月3日家属打破沉默,发出公开信本案进入公众视野引发舆论关注后,河北政法系统以火箭速度,意欲不惜一切“代价”,排除一切“干扰”,将此案做实的意图非常明显。

有意思的是,大午的三位女性家属(分别是大午的妻子和两个儿媳妇)作为“另案处理”人员,均未在此次起诉之列,她们的侦查羁押期限已延期至2021年5月16日,到期后将如何处理,值得关注。

 

孙大午案今天召开庭前会议

高碑店法院警卫森严

孙大午案法律团队

2021年5月17日

原定于今天(2021年5月17日)召开的庭前会议在各位辩护人的强烈反对下如期举行。

虽然多位辩护人因庭审冲突无法到场,且几乎所有辩护人因法院未保障基本的阅卷时间递交了延期申请,但高碑店市人民法院表示不会更改庭前会议时间,并称“如不参加,将分案处理”,部分辩护人更是收到司法行政部门的问候电话,要求服从法院安排。

参加庭前会议的辩护人于昨天先后到达高碑店市人民法院附近的酒店。刚一入住,就接到酒店前台的电话,告知因供水部门维修管道,酒店将于今天上午10点至晚上7点停水。

此外,刘会茹、张媛、马晓晨、刘艳霞等另案处理人员的辩护人也在昨天先后接到高碑店市公安局的电话通知,上述人员已移送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刘会茹是孙大雾的妻子,张媛、马晓晨是孙大雾的儿媳妇。孙大雾夫妇、两个儿子、两个儿媳妇于2020年11月11日被抓后,孙大雾的五个未成年孙辈一夜之间沦为“法律孤儿”。虽然外界普遍认为,河北政法部门将孙大雾的女眷们与孙大雾分案处理,除了此类案件惯用的基于削弱辩护力量的考量外,主要还是因为“满门抄斩”式的办案方式,在法庭上太难看。

我们曾经设想,认为政府会基于基本的人道,至少取保候审释放一位女眷出来照顾家庭。

根据各辩护人审查起诉阶段从检察机关了解的情况反馈,检察机关对本案各被告人的量刑建议极重,如孙萌(孙大雾大儿子,大雾集团董事长)量刑建议为认罪认罚16年,不认罪认罚20年,孙志华(孙大雾二弟)量刑建议为认罪认罚11年,不认罪认罚14年。67岁的孙大雾,这位曾被誉为“勇于探索制度变革,充满家国情怀和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将面临顶格量刑(25年)的风险。

法律团队成员:誓华、杨学林、仝宗锦、张磊、刘金滨、朱孝顶、王万琼、周雷、周海洋、郝亚超、沈亚川等知名律师。

2021年5月17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