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都一路过来了,现在再不堪,也不过是回到从前,没什么了不起。既然从前都过了,现在还不照样过。再说,人嘛,“吊起来都能挨”,不论是中国的还是阿富汗的。就算塔利班再疯狂,应该也不会超过二十年前吧?何况据说塔利班重要人物出访时还向中共外长王毅承诺了呢。更有文章说“阿富汗老百姓面对塔利班,真的很像中国人在书上看到过的一个词: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来:“塔利班打着消除军阀、惩治腐败的旗号,飞速崛起。直到今天,这些口号在阿富汗还十分具有影响力。对很多人来说,他们就是替天行道、维护正义的真主使者。虽然这些人要求男人留大胡子,女人全身包裹在罩袍里,不让女性上学,偷东西直接剁手,但让阿富汗农村的老百姓接受这一套,他们并不会太过抗拒。毕竟千百年来,他们也就是按照这一套规矩生活的。只不过现在执行得更严酷一点儿。”

再退一步,这些“学生们”中就算混有“外来人员”,大多数塔利班估计都还是阿富汗人民生人民养的吧。所以说,如果说“一个人脚上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那么,很多时候,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的苦难,也是那人民有意无意间“走出来的”,怪不得别人。正如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所言:“一个民族的所有苦难,都是这个民族的民众自己选择的结果”。

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阿富汗人民的未来,而况中共发言人华春莹在北京时间8月16日下午例行记者会上就这个话题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记者:“阿富汗局势已经发生重大改变,我们尊重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还说什么,中国人或说有权代表中国的人已经说了,不管塔利班将来执政后对阿富汗人民做什么,那都是“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请问阿富汗人民: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由此联想到我自己,当然还有“我们”。我们不也是这样吗?六十年前,饿肚子,吃树皮,吃观音土,乃至饿死,不也都挺过来了吗?你敢说,这不是那些饿死者们的“意愿和选择”?难怪几千万饿死者不说没有一个造反的,连一个发牢骚的都没有——当然,你也可以指责我这个“没良心”的没有听到。但不管你怎么说,不论是阿富汗,还是中国人,对未来我都一点不担心:如果连饿死或淹死以及别的什么样的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能让人民怕的?

人民嘛,什么样的日子都能过。不能过,就只有去死,肯定没有人拦着你——拦着就要给你解决问题啊。六十年前有人拦着不让你去饿死吗?文革时有人拦着艺术家、作家以及这家那家抑或“走资派”不让他们去自杀吗?文革时到底自杀了多少人,到今天也没个准确数字,邓小平会见外国来宾时,谈到这个话题,认为在那个年代,根本没办法统计。

未出来打工的时候,认识当地一位师范学校的陈老师,也喜欢写文章,今年应该快七十岁了吧。二十多年前,一同参加省杂文学会,会议结束后我们坐同一辆大巴回来。路上,坐在车里他告诉我,当年他是在后半夜偷着从村子里跑出来的,不然也饿死了。

当年积极分子那么把着村子的各个出口,不是不让你饿死,而是饿死也要饿死在家中饿死在村子里,不能饿死在村子外面,以免给“伟大的社会主义”“抹黑”。就像近一个月前,郑州大水退去后,死里逃生的小姑娘连给人们讲述恐怖经历的权利都没有。真不知把讲述经历说成“抹黑”的人,他的心肝是怎么长的——怎么会有这么一种人!

说到这里又记起七夕,真没想到微信上会流传出那样一则短视频,一漂亮女主持人在播“七夕新闻”要结束时说道:“最后是一条温馨提示:情情爱爱都是假的,只有共产主义才是真的。什么男人都可能辜负你,但是马克思主义永远不会辜负你。让我们放弃个人爱情,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的事业当中去。”

在本人看来,这不是一个女人,这是一个“政治动物”。看她年龄也不小了,估计也已成家有了夫婿,那么她敢对她的夫君说“情情爱爱都是假的吗”?再说,她把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与爱情完全对立起来,难道这也是正确的吗?这里共产主义不说,马克思年轻时与燕妮谈恋爱时没有“情情爱爱”或者他的“情情爱爱”都是假的?我觉得这个主持人该下课了。像这种胡说八道也敢播,那么,听众若信以为真,这个社会还能称之为人的社会吗?

所以说,自己既不担心阿富汗人乃至中国人的未来,又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可以称之为人的社会;既不想看到阿富汗人民家中的12岁小女孩被塔利班士兵抢走,也不想再有人吃树皮、吃观音土乃至饿死。别的更高的期盼,暂时还没有;就算有,也不过是画饼充饥。

2021.8.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