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近的拉闸限电,究竟是一个经济现象还是人为制造的问题,其性质是不一样的。如果是经济现象,那么它的出现是受经济规律或者市场价格的调节;如果是人为问题,那一定是背后有一只看得见的手在突然干预。

我倾向认为是人为制造的现象,尽管表面上它表现出似乎是受经济规则即供需规律的支配。中国总体并不缺电,拉闸限电在很多人的记忆里,已经是比较久远的事情了,虽然这两年在个别地方也会出现短暂停电的情况,然而,像这次一样波及大半个中国,现在还在持续,确实罕见,这也是它受到国际关注的原因。

既然这次拉闸限电造成影响的严重程度近年少见,就需有个解释得通的理由。财经媒体、经济专家乃至时事评论家都在提自己的看法和说法,归纳起来,不外乎以下几点:一是煤价高涨,而电价还维持在原来水平,发电企业缺乏动力,因为每发一度电都要亏损,发得越多亏损得也越多,电力企业不是做慈善,当然没有积极性;二是中国政府为了惩罚澳大利亚,不进口澳洲的优质煤炭,造成中国市场煤炭价格大涨,人为加重了电力缺口;三是现正处秋季,在缺电严重的东北等地,由于内蒙的风力发电等新能源前段时间受影响,不能像往常一样向东北供电;四是节能减排,全国有十几个省份,上半年没有完成国家下达的指标,反而在污染排放上超出了规定。

上述四个原因第一个看似是经济规律的表现。但这只构成今次大范围拉闸限电的一个背景因素。因为国家对电力价格的严格管制的确使得电价不能反映成本,但不是现在才如此,过去一直也这样。当然今年的情况有点特殊,中国对疫情的严控让国内经济恢复较早,海外订单暴增促使企业开足马力生产,以致对电的需求跟着增加,加重原有的供需缺口。尽管如此,海外订单的暴增不是前段时间才突然出现,至少今年上半年就是这样。换言之,对这种订单暴增的状况,中国政府早就掌握了的,它应该提前出台应对方案避免拉闸限电的事情发生,可它没有,这背后又出于什么考虑?

至于不进口澳洲的优质煤,只是一个次要因素。有统计表明,中国过去进口的澳洲煤在整个发电企业的用煤量中占比2%,因此即使中国一顿澳煤都不进口,影响的程度也只有2%,可见澳煤不是导致这次拉闸限电的关键因素,只是在边际效应上加强了电荒现象,一些人把它归咎于此,为的是表明对中国政府搞坏中澳关系的不满。风力发电减少也一样,虽对缺电有影响,但不是重要的。

第四个才是本次拉闸限电最重要的原因,即为完成节能减排的政治任务而一窝蜂、一刀切地拉闸限电。这就必须联系到中国的外部环境和对外形象来谈。简单地说,气候牌是中国政府现在剩下的可能是唯一的一张能够和西方对话,修复中国形象的牌了,习近平之前已有几次在有关的国际气候会议上宣布让外界有点惊奇的减排举措。此次拉闸限电,刚好发生在习近平9月的联大会议发言前后,习的联大讲话把原来定下的中国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2030年实现碳达峰的时间改为在此之前,并宣布未来5年不再在海外投资煤电,此举被美国气候特使克里大赞,它可能也是近期美中关系能够稍有缓和的关键,因为气候问题也是拜登政府的优先课题。

那么,拉闸限电和习近平的联大讲话有什么内在关系呢?习宣布的中国最新减排目标当然不是突发奇想,至少要提前一段时间规划,而发改委对各地上半年的碳排放督查又发现多地超标,因此要落实气候牌的最新政治任务不太容易,必须有强力手段。中国政府选择了拉闸限电这种运动式的方式,因为企业只听得懂此种行政语言。行政手段的特点就是刚性,何况这很可能是最高领袖下达的命令,要贯彻和完成习的这个旨意,必须一刀切,国家电网和地方的发电企业也乐得“顺水推舟”,它们才不管影不影响经济和民生。一些人批评地方政府生硬执行中央的行政指令,“一刀切”停产限产或“运动式”减碳,尽管事实向来如此,要么不作为,要么乱作为,但具体到拉闸限电,还真不能把账算在地方身上,地方由于就业和财政的关系,其实巴不得企业满负荷运转,它们不想限电。另外,电力行业实行的是纵向管理,国家电网在地方的分支机构不受地方政府管辖。拉不拉闸,决定权不在地方手上。

此为我说的本次拉闸限电是一次人为事件而非经济现象的原因,一些阴谋论者由此认为这是中国在下盘大棋,目的是要加重美国的通胀,搞乱其经济。虽然这种观点被官方批判,而且在我看来,中国政府也没有此一目的,但是它的客观效应确实会助推美国的通胀。因为拉闸限电后,海外很多的订单就满足不了,发往美国的商品少了,当然就会抬高美国国内物品的价格。美国现正处十多年来最严重的通胀上升期,还有不到三月是西方最重要的圣诞假期,疫情使得美国对中国的商品依赖不是减少而是增加,拉闸限电的经济影响自然会波及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

不过,中国政府拉闸限电的目的也不只为降低碳排放,还有着通过电价和煤价的严重倒挂而导致的缺电,淘汰落后产能和技术含量不高的产品,提高一般商品在国际市场的定价权的考量,以收“一箭双雕”之效。中国是国际市场很多商品的最大卖家,但是产品缺乏定价权,这不是因为中国商品缺乏竞争力,恰恰相反,是商品太多,竞争过度所致。拉闸限电就是要减少产能,降低国内商品的同质竞争程度,从而提高海外定价权。可这个意图中国政府不能讲,然另一方面又要达到这个效果,于是借着疫情经济反弹电力缺口的时机,在碳减排的名义下拉闸限电。但是拉闸限电毕竟只是行政手段,不能常用的,中国政府的真实目的,是通过拉闸限电引发的社会不满和关注,提高电价,此时提高电价遇到的阻力最小,最终以价格手段来淘汰那些高耗能、竞争力不强的企业和产品。

国务院10月8日的常务会议透露出了该玄机。此次国常会主题是进一步部署做好今冬明春电力和煤炭等供应,保障群众基本生活和经济平稳运行,针对拉闸限电,提出了六条补救措施,其中第四条是改革完善煤电价格市场化形成机制,在保持居民、农业、公益性事业用电价格稳定的前提下,将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由分别不超过10%、15%,调整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并对高耗能行业可由市场交易形成价格,不受上浮20%的限制;第六条是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

从这个角度,可以解释虽然外界对拉闸限电议论纷纷,但中国政府在安抚市场和社会的同时却对原因和目的三缄其口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