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栋的«红色赌盘»发行后,曾经想写篇短文,依据沈文中对温家宝夫人张蓓丽的个人生活的描述,来求证沈文的准确性。但后来因为有顾虑,放弃了。今天看到网球天后彭帅爆出的被前政治局常委张高丽诱奸的贴文后,加上前几天中文媒体对钢琴王子李云迪嫖娼的炒作,终于忍不住抖落一点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以解胸中对共产党高官的虚伪残忍淫荡的愤懑。

中国共产党极愿意炫耀其妇女解放的成绩。但事实上,女性在现代中国的地位,不仅没有比中国共产党掌权之前有任何进步,本质上还有许多倒退,只是共产党在手段上处理的更讲究、更有欺骗性。妇女解放,是指女性应该享有和男性一样的政治经济权利,但同时又对女性的特点给予足够的尊重。而共产党所宣传的妇女解放,是以消灭女性“特征”,比如女性的发型、服饰感性、母性等等,从而达到“中性化,”也就是共产党所谓的“和男人一样。”这种做法是对女性的残害,不是对女性的解放。

八十年代初,国门始开,哈默博士的美国西方石油公司在山西平朔投资了当时中国最大的合资企业平朔露天煤矿,引进了世界上最先进的采煤设备。有一种矿山运输车俗称180,就是一次能装运180吨的矿物,这在那时候的中国是空前的。开180的司机队伍里,有一个张姓的女司机,被政府树为男女平等的典型,授予了全国劳模等许多荣誉。媒体采访她时候,她哭了,说她并不愿意去开这种矿车,压力大,又没法照顾孩子。所幸当时的环境还允许她讲出自己的心里话,并在媒体上发布出去。这种 “妇女解放” 和 “妇女平等,” 恐怕只是满足了毛泽东的 “不爱红妆爱武装” 的猎艳心理罢了,有什么平等可言?这不仅是歧视,更是伤害。

中国女性,从来没有得到过真正的解放和尊重。上亿女民工,丢下家庭和孩子,外出打工,她们作为女性的权利被剥夺的一干二净。如果能和丈夫一起,还能维持一点可怜的夫妻生活,但子女就顾不上了。看到那些民工春节后离家时,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凡是有点人性的,都不会不动容,还有比这对母亲的戕害更过分的吗?中国经济上的巨大成就,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些普通民众(特别是妇女)的付出,但他们没有得到实惠,而权贵阶层却赚的盆满钵满,得到了真正的“解放。”

中国的权势阶层对女性,不是更文明,而是更野蛮了。这和西方对中国经济发展以后会更民主的期望一样是镜花水月。共产党统治下的女性,有机会当花瓶,就是幸运之星了。共产党选拔干部,有一个人人皆知的搭配原则:各级班子中,一定要有“无知少女。”无就是无党派,知就是知识分子,少就是少数民族,最后的“女“就是女性,在这样被边缘化的群体中,女性依然排在最后,确是最边缘的了。

在中国,有点权势的男人,没有几个有正常的夫妻生活的。权势和夫妻生活的数量和质量成反比,权势越大,夫妻生活数量越少,质量越低。道理很简单,不受限制的权势让男性对女性实施性剥削的成本降到最低,对高官,可以说就是零成本。有机会找更年轻更漂亮更性感的性伴侣,不用付出代价,这对男人的吸引力比什么都大,这同时也造成了那些权贵(特别是高官)的夫人们的尴尬地位:人面上大富大贵,前呼后拥,但许多妻子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夫妻生活。

绝大多数官员的妻子,为了享受丈夫的官位给她带来的优越地位,对丈夫在性上的淫乱只能采取隐忍的态度,因为丈夫的乌纱帽是一荣俱荣的根本。这种隐性的男权社会,连封建社会都不如;封建社会里男人纳妾,正房还有参与的份,可当下的世道,一切丑恶都以含情脉脉的面貌呈现给百姓。作为对妻子的一种补偿,当官的丈夫纵容或默许妻子受贿纳财,甚至找异性朋友,非常普遍,“只要不来烦我就行。“在中国权贵云集的地方,“大师“满街走。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这”大师“都是男性啊!是的,因为他们的服务对象主要就是权贵夫人。夫人和大师之间的关系,实质就是一种包装起来的性关系,只是大家都不愿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傅政华当年抄了北京的”天上人间,“媒体一片叫好;可我和一个出租司机起这事,他说这戏演的,北京扫大街的,都知道”天上人间“是啥货色,可各级官员,以前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一个色情场所?

«红色赌盘»里,温家宝的夫人去那里都带着自己的 “面首 “,这太正常了。温夫人天性活泼好动,也好热闹,对女人的性权利可能也更加看重,值得赞许。但温家宝在共产党的绞肉机里,以卑微的出身成就大位,靠的就是压抑自己的天性和忍耐无数的羞辱,他的妻子注定只能是他棋盘里的一个棋子,结果就是对自己妻子的有意无意的冷落,更谈不上尽一个丈夫的性义务了。有人会问:温最后都做到总理,女色对他来说,更如同” 宇宙里的一颗沙粒 “(张高丽对彭帅讲的),可也没听说温总理有什么绯闻。我的答复是:也许温真是另类,也许另有隐情;但更有可能的是,他有高超的平衡术,像当年的周总理一样,把一切化于无形。

中国的官场还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大多数出人头地的官员,都是平民背景,这不是说共产党真的给平民同等机会了,而是那些官二代,太不争气,连他们的父辈都看不过眼,只能从”听话又努力“的平民子弟里选取代理人了。平民出身的官员,年轻时候,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对自己的梦中情人也只能晚上挠墙解忧了。他们的婚姻不可避免的都是现实的选择,这等于给以后的夫妻生活埋下了隐患。人混的不好,尚会珍惜夫妻情分;一旦有权有势了,面对送上门来的美色,哪有拒绝的?不仅不会拒绝,还会表现出来超乎常规的贪婪,这是人性使然,也是一种报复心理的体现。

不久前在家中因火灾去世的前财政部长金人庆,因为和大众情人李薇的关系,部长任期未满就下台了。这样一个曾经显赫,而且很有可能晋身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官,怎么看上李薇(据说和好几个高官都有染)?我年轻时候向内部人士求证过这个问题。朋友说我幼稚,把官员的圈子理想化了。他说金的夫人多年患癔症,金和夫人分居,不是啥秘密,圈里的人都知道,金只要有人请客,一定去;去了一定喝酒,喝酒一定酩酊大醉。李薇的高明之处就是她能抓住机会坐到金部长的餐桌上,金部长对这样送上门的猎物自然是无还手之力的。权力不受制约,私欲就会不断膨胀,这是古今中外的教训,可惜中国共产党不信这个“邪。“

现任国务院的一个领导,登上大位时候,国内的主流媒体采访他,问起他的家庭生活。他侃侃而谈,说和夫人之间互相尊重,互不干涉,言之灼灼,情之切切,老百姓听着,颔首羡慕。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多年以前,当他还是司局级干部的时候,他家里来人,他夫人嫌麻烦,就躲了和我们一帮人吃饭喝酒。席间他冲了进来,揪着夫人就拎回家了。当时声色俱厉,其情其境,犹如昨日。所以他对众人宣称的“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准确说应该是“互相利用,谁也不理谁。”«红色赌盘»里说令计划的夫人一个月也见不上令一面,那令的夫人找芮成钢这样的帅哥,又有啥错呢?

高官也是人,人自然就有七情六欲,这没有错。问题只是作为官员,权力不是私产,不能用来交换钱色。可惜在中国,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更有甚者,权力还把性作为工具,用于陷害竞争对手或打击异己。李云迪之被极端污名化,背后可能有特殊原因,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一定是得罪了某位高官或高官的子女家人或高官的铁杆关系。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李云迪算是精英中的精英了,但还是免不了树大招风,稍有不慎,比如高官大宴宾客,叫他去助个兴,他拒绝了,等等;这类事,都可能引来大祸临头。马云的蚂蚁金服,许多人猜背后有复杂的原因,其实也不复杂,就是马云自恃背景强大(他是之江新军酒桌上的座上宾),当着高官的面没有装孙子而已。如果不是手里有金子,马云也会落个李云迪的下场。

共产当的虚伪,害了它的官员,更害了官员的妻子。党绑架了婚姻双方,婚姻不是感情的结合,而成了权力和利益的延伸。婚姻关系里的女性,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即使活守寡,也不得不强装欢颜。党不允许离婚,因为要照顾党的面子。纵使有百年才遇的勇敢女性站出来,要解除和高官的婚姻,那结局只能是鱼死网破,得不偿失。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