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时代远去,毛遗产庞大,还真不能小觑,真正“影响深远”。那一大坨喝狼奶长大的红卫兵、红小兵(从习近平到底层老红汉),头脑中只植入马列芯片、只会背毛氏语录、马列警句。青少年时代汩汩喝入的狼奶(歪歪理、邪邪语),渗入血液、凝成思维,发酵终身。相当一批红卫兵至今不知其他思想体系,仍以共产主义为神圣彼岸,握为真理,气贯长虹,要以他们对世界对人类的理解安排国家秩序、构建中国未来,甚至“解放全人类”。

史界术语:一代人做的事,几代人才能擦去。大陆各种现状,真是让海外侨胞看笑话了,而且是笑了可能要哭的“红色笑话”。

一位老知青

笔者一位七旬远亲,1947年出生杭州,1966届高中毕业生(浙江省第一重点中学),校红卫兵司令,1968年9月积极回应老毛号召,上山下乡宁夏六盘山,1972年5月在固原县什字人民公社刘汤支部入党,接着携妻转赴最艰苦的西藏日喀则;文革后期,他致函张春桥(讨论“无产阶级继续革命理论”),四人帮倒台后搜出“商榷信”,沦为“三种人”,跟着入狱受审年余;1984年好不容易折腾调回家乡杭州,小职员终老,2018年去世(胃癌)。

这位老红卫兵虽居草莽,却终身心怀天下,非常关心国家大事。2010年6月退休学会上网,2012年5月写下第一篇网文:〈私有化改革为主旋律的改革开放要停下来〉。他认为“改革开放”有违共产主义方向,标准的资本主义复辟。他的网文虽然了无影响,但老同学聚会,他高声议政,遭到三位同学掷嘲——

一位官员同学:你吃的是地沟油,想的是中南海的事。

一位学者同学:你啊,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一位商人同学: 老话都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他很沮丧,被老同学点了穴位,“一屋不扫”指他女儿教育都搞不定(长女大学期间精神分裂),还操心什么国家大事?同学聚会后,他承认内心“有点波动”,有失安宁。自己本着当年初心——关心国家大事(毛语),竟遭老同学集体揶揄吐槽,很想不通,很长一段时间闷闷不乐。

上书中央

2017年,确诊癌症,得知来日无多,5月撰〈建言十九大〉,寄给中央七常委,未得任何回音。2018年1月,他再上书国务院住建部长,要求停止住房私有化的房改政策,部长回了他一封安慰信,勉励他“操心国事”,但婉拒他的“革命化建议”。他捧着回信遍告亲友,象是天大喜讯。

他给住建部长的信中——

只是一名普通退休职工的我,意识到要关心国家大事,要高举马列毛大旗,要将革命进行到底,重塑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

他表示强烈看不惯两极分化,强烈要求回到大家差不多的毛时代,对近年房价一路腾涨跌足捶胸,很不满自己突然成为“资产阶级”。他告诉部长:他住的这套两室一厅现价¥200万,未能“保持无产阶级本色”,非常遗憾非常痛心。

全文太长且杂,撮要简述两大观点——

  • 私有化违背中国革命大方向。改革开放恢复私有制,资本主义复辟,中国革命不是白搞了?怎么对得起千千万万牺牲的革命先烈?
  • 社会两极分化极其严重,已经超过“万恶的旧社会”,工人农民再受奴役,“工人农民当家作主的地位已被资本横扫一空”,应立即停止私有化房改。

他十分看不惯当今中国的一切,包括看不得自己“富起来”,因为与青年时代的革命志向南辕北辙。他不甘默默屈服现实,他要发声要呼吁!他脑中运行的全是马恩列斯毛。真是有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便会有怎样的社会产品。文革真正进入几代人的血液,至少还在控制相当一批老红卫兵的思维。笔者这位老红卫兵远亲,终身坚执马列原教旨,估计一定很支持薄熙来“重庆唱红”、一定很拥护“二次文革”。

这位老红卫兵确为毛时代样本,诫示世人意识形态的重要性。毛时代真正的“淡化”、“隐退”,好像只能等待岁月的汰洗,只能让时间最终带走马列主义、带走赤色逻辑、带走天安门上的那张像。

五岳歪倾

中轴倾,五岳歪。得承认,赤潮祸华很成功很彻底,成功拧歪数代大陆国人的判断逻辑,居然至今还在以富为罪、还为自己“富起来”发愁、还在恩将仇报敌视“西方帝国主义”、还在…… 1949年后大陆确实形成“特殊国情”,拧歪的逻辑几代人都无法扳复原位。

五四时期只注重“科学救国”、“实业救国”,百年国史证明最重要的应是“人文救国”,首先得确定方向呵!用中共的话来说,就是不能犯“路线错误”。可怜吾华选错主义嫁错郎、领错图纸走错道,为了一则荒谬赤说,支付百年学费,而且续费至今,还不知何时能停费。莫办法,今人只得清理一坨坨赤色垃圾、挪走一条条赤色逻辑,为送客马列干点活。现实虽然很无奈,但多少总得挣扎一下、多少得活得明白一点。

笔者从红色神州走来(63岁才移美),虽说写了15年反共文章,实则也是满身红细胞、满脑马列货,至今在家中还不时蹦出文革语汇、毛氏语录——“向毛主席保证!”、“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后”…… 有什么办法,自幼组装的就是这些零配件呵!较之那位老红卫兵亲戚,五十步笑百步耳。只能说,能够挣脱“五十步”也算历史进步,总比停留原地强吧?总得有人先明白起来吧?先告别共产邪说吧?

无论如何,大陆上的“明白人”毕竟一天天多起来。青山遮不住呵,一代代国人会一直认“主义”不认权益吗?会不明白人权组成国权?14亿国人会赞同封锁自己的网络风火墙?会不要自由?会……?

“主义”能否万岁、“革命”能否坚持,当然取决于造福还是造孽,赤祸如山,赤说还能走多远?

初稿:06/29/2020;定稿:10/2/2021;

Princeton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3898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