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外人也许看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大国,但中国领导人却没有。

来源:《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原文链接:https://foreignpolicy.com/2021/11/21/the-chinese-communist-party-still-thinks-it-owns-the-future/

作者:Nathaniel Sher (驻华盛顿特区的政策分析师)、Sam Bresnick(驻华盛顿特区的作家和编辑)

译者:莎莎

2021年11月21日 6:00AM

11 月 16 日,中国北京一家购物中心外的大屏幕显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凯文弗雷尔/盖蒂图片社

现在,越来越多的分析家将中国描述为一个 “巅峰大国”—在其战略机遇的窗口关闭之前,它可能会冒更大的风险来改变国际秩序。他们指出,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经济放缓和恶劣的外部环境证明,时间已经不站在中国这边。他们认为,”对衰落的恐惧“可能导致中国尽早采取行动以巩固其在东亚的地位,并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虽然有个令人信服的案例来说明中国力量的下降轨迹,但很难论证说中国领导人认为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近年来,中国政府的行动和言论表明,它对未来的看法毋庸置疑。此外,中国政府似乎越来越看淡美国的长远前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其称为 “对中国发展和安全的最大威胁”。

在闭门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CCP)领导人很可能对中国日益严重的内部和外部挑战表示担忧。但中国领导人向党内官僚机构和公众讲述的胜利故事不仅在塑造中国的世界观方面,而且在塑造中国的行动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

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和学者不应该将中国的乐观主义视为单纯的宣传,尽管它可能与现实相差甚远。除了原材料的占有能力,对北京相对实力的看法也将影响到中国在未来十年是否会诉诸战争。

中国共产党意识到北京所面临的无数挑战,但它相信其自上而下的体系有能力处理当今的复杂环境。中国共产党相信它能够调集必要的资源来消除贫困、纠正不平等、推动创新,以及应对主要的全球趋势:去全球化、气候变化、技术破坏和国际力量平衡的变化。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北京对其经济和政治体系越来越有信心。在经历了最初的失误之后,中国共产党的基层机构开始启动,为其成功消灭该病毒而欢呼,而此时病毒正开始在世界大部分地区蔓延。2020年的持续增长进一步增强了中国对其国家主导的发展模式的信心。尽管最近在能源和房地产领域出现了阻力,但中国的经济学家继续表示相信,中国不仅将在2035年之前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还将在本世纪中叶成为一个完全发达的国家。

最近,中国官员在其制度的独特方面加倍努力,为私营部门制定了一系列新法规。人们希望这些管制措施能够提高竞争力,将资源从 “非生产性”部门—如房地产、电子商务和在线游戏—转移到 “实体经济”,习近平认为这是以制造业为基础。政府还制定了一些政策,以减轻工作家庭的经济负担,希望能缓解人口压力。简而言之,至少在公开场合,中国共产党相信其自上而下的领导能够促进 “共同繁荣”,并引导国家度过不可预见的逆境。

共产党的信念部分来自于中国第14个五年计划中所描述的 “体制优势”、”行政效率 “和 “社会稳定”。习近平赞扬了中国的 “贯彻人民民主”,认为它促进了稳定和善治,这些是综合国力的关键因素。最近发布的 “六中全会”公报,与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上的报告一样,描述了中国在共产党的中央领导下走上了一条不可避免的民族复兴之路。

当然,很难将对该项目的真正热情与政治上强制性的支持表达区分开来,尤其是在中国已经有限的公共话语空间被彻底缩小的时代。但从党的角度来看,结束这些讨论也是一个必要的进步。

自上台以来,习近平一直将西方政治影响视为一种风险,甚至警告说要防止宪政、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渗透。在这段时间里,中国共产党利用宣传和数字化威权主义工具进行镇压,表明它有能力自上而下地设计政治目标。虽然外国观察家经常将这种运动视为软弱或不安全的迹象,但中国共产党却将其视为使中国走上更好发展道路的关键杠杆。

在国际上,尽管与发达民主国家的关系不断恶化,但中国人对北京形象的看法仍然很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几十年来通过“伙伴外交”和“一带一路”倡议等项目与发展中国家加强关系的结果。此外,中国领导人认为,美国的联盟是“过时的”冷战遗留物,在减缓中国的崛起方面“注定会失败”。而在美国保护主义抬头的时候,习近平继续倡导全球化。

在军事领域,中国领导人认为他们正在缩小与美国的能力差距,尽管北京的国防预算相对较少。中国现在拥有比美国更多的军舰,最先进的弹道导弹系统,以及先进的高超音速导弹,这是美国军队目前所缺乏的能力。尽管华盛顿在航母数量上保持优势,但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员认为,北京的非对称航母杀手能力可以使其在中国外海的战火中占上风。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中国领导人相信他们将通过跨越式的现代化建设实现“世界级”的军队。

简而言之,尽管中国在国内和国际上都面临着许多挑战,但中国共产党相信其系统的有效性。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中国认为自己是一个正在衰落的大国,这使得中国领导人不太可能为利用日益缩小的机会而展开冒险的军事行动。

相反,有大量的文件详细说明了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力量不断减弱的信念。常见的说法是“东方在崛起,西方在衰落”—这句话已经带着一种避无可避的气息。驻中国的美国观察家已经确定了几个因素,包括不断上升的债务、种族和财富不平等以及猖獗的政治两极化,他们认为这些因素将破坏美国的稳定,并危及华盛顿的首要地位。

在2007至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领导人开始认识到美国经济体系的重大缺陷,以至于一些人认为这种冲击将导致美国立即崩溃。虽然这种可怕的预测没有成真,但中国官员仍然对美国的经济模式持怀疑态度,特别是考虑到大流行病引起的不稳定和不平等的扩大。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中央党校的一位研究员认为,美国对大流行病的反应反映了“资本主义危机”与全球反恐和经济大衰退的挑战相当。甚至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反应政策也被认为是吹大了资产泡沫,并将资源输送到GameStop等公司的投机性投资。9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瞄准了美国货币政策的缺陷,认为“长期部署资产购买可能会损害市场功能,促进财政货币化,并损害中央银行的声誉。” 最后,中国学者注意到了“美国工业基础的空洞化”。一些人怀疑华盛顿对工业政策的重新关注将使美国的先进制造业保持与中国的竞争力,而中国的工业产出在全球的份额几乎是美国的两倍。

也许比北京对美国经济问题的看法更重要的是,中国领导人认为美国的政治制度没有能力提供公共产品和确保长期社会稳定。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证实了这样一种说法,即自由民主制度容易提升无能的领导人,加剧社会分裂。鉴于华盛顿持续的僵局,这些观点在乔-拜登的选举胜利后并没有消退。在上周一次重要的政府会议之后,一位中国共产党的发言人渲染了正在进行的“西方民主的问题”。美国在阿富汗的混乱撤军,最终强化了“美国霸权”的太阳正在落山的观点。

中国的相对实力很有可能在未来十年达到顶峰。的确,最近一连串的停电、贷款违约和对私营部门的钳制预示着一个困难的时期即将到来。然而,北京在过去已经打破了暗淡的预期,并且可以再次这样做。更重要的是,基于物质能力评估的中国军国主义预测,必须考虑到中国对自己的看法。学者Graham Allison在《注定一战?》(原文书名: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 Trap?) 中提醒我们,“结构性的现实并不是故事的全部。客观条件必须由人类来感知。”

目前,有证据表明,中国共产党对自己和它的未来充满信心,并认为美国是一个面临多方面问题的衰落国家。在未来的岁月里,过度自信,而不是对衰落的恐惧,确实有可能助长中国的军事冒险主义。只有时间才能证明时间是否在中国这边。

Nathaniel Sher是驻华盛顿特区的政策分析员。Twitter: @nathaniel_sher

Sam Bresnick是驻华盛顿特区的作家和编辑。Twitter: @SamBresnick

【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