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最近刊发于人民日报的署名文章拉开了官方对习近平的新一轮造神运动或者个人崇拜的大幕。李前些年对习谗媚的“名言”——“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一度在官场广为流传。但是此文对习的肉麻吹捧更有过之,赞习是“经过历史检验、实践考验、斗争历练的当之无愧的党的核心,是赢得全党全国人民衷心拥护爱戴的人民领袖,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领路人”,把维护习的两个核心地位上升到决定道路方向,事业成败,党的兴衰,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的高度。

李之文是中共高官学习领会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和第三个历史决议系列的一篇,在他之前,已有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和中办主任丁薛祥等在人日发文谈学习体会。然而从引发的外界反响来看,这二位的文章远不如李,唯一的解释是他们对习的跪拜还没有到李的程度,李文中令人恶心的文字几乎到处都是,除前述外,还有诸如“学史崇德,首先要崇尚对党忠诚的大德,做到始终忠于党、忠于党的核心、忠于党的信仰、忠于党的事业、忠于党的组织”;“向党中央看齐……在思想上高度信赖核心、感情上衷心爱戴核心、政治上坚决维护核心、组织上自觉服从核心、行动上始终紧跟核心,一切行动听从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的指挥”;“要把‘两个维护建筑于……对党的核心发自内心的敬仰、爱戴、忠诚、信赖、维护的深厚感情基础上”。说一千道一万,李就差点没有像林彪高举红宝书对毛喊出“四个伟大”那样来称颂习了,他形象地演绎了新形势下中国官方是如何操作个人崇拜以及中共高官是如何响应个人崇拜的。

对习近平借六中全会和历史决议大搞个人崇拜,很多人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但也有一种看法认为,习并未在搞“个人崇拜”,第三份历史决议见不到明显体现对习个人崇拜的表述。在这种观点看来,文革之后中国再也搞不起个人崇拜来了,文革时期人们对毛的个人崇拜,那是发自肺腑的,是真心崇拜毛,可现在官员和精英们只崇拜自己,个个都觉得自己了不起,不会也不可能去崇拜别人。官方对习核心地位的强化和宣传,是中共作为一个组织的需要,这同个人崇拜无关。

中国官方似乎也是这种说法。今年8月发布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一文针对拥护核心与个人崇拜的关系有以下表述:“历史和现实充分表明,全党有核心,党中央才有权威,党才有力量。党形成并拥护领导核心,决不是庸俗化的‘个人崇拜’,党自成立之日起就坚决反对‘个人崇拜’,并将‘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写入党章。”但中共的此番辩白只是在玩文字游戏。

上述看法以人民是否发自内心喜欢、拥护和支持领袖作为个人崇拜的惟一衡量标准,其实是不准确的,没有触及个人崇拜的本质特征。所谓个人崇拜,最根本的就是把领袖个人的重要性强调和突出到一个不恰当的、与人们的认知、常识和实际所起作用严重背离的程度,甚至把领袖直接等同于组织和国家,好像没有他,就会党将不党,国将不国。当然,单有这一点,还构不成政治意义上的个人崇拜,必须是官方有组织有系统的利用在其掌控下的资源、工具和渠道,去制造这样一个人间神,并强行灌输给大众,对大众进行洗脑。

习近平上台后,尤其在他建立起了稳固的权力后,开始有意识地造神,把习塑造成一个向毛比肩的中共又一位历史稀世伟人,是他拯救了中共,拯救了中国,是他在毛的站起来、邓的富起来的基础上,让中国强起来,是他解决了困扰中国几千年的贫穷难题,把中国领向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这样一个党的领袖,不把权力交给他去行使交给谁,不把中国让他去“折腾”又给谁?而官方对六中全会出台的第三份历史决议着力宣传的重点,就是它的“两个确立”,即“确立习的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习的新时代思想的指导地位”,并认为这是该决议的最大价值及历史与现实意义所在。李鸿忠的文章,不过是在这方面做进一步的发挥,让人觉得太出格太恶心而已,稍有羞耻心的官员恐怕都接受不了。

事实上,习近平并不指望让官员和民众心悦诚服的接受对他的个人崇拜,官员们只要在形式上假装忠诚和服从就可以了。这是目下对习的个人崇拜和毛式个人崇拜的最大不同。它当然是中国几十年的开化开放和参与全球化的结果。从这个角度看,文革时的毛式个人崇拜可能永远也不会来。新时代的个人崇拜有新的表现形式,在语言上,它不再动辄高呼“高举习近平思想的伟大旗帜”、“习主席一句顶一万句”、“习总书记万岁万万岁”、“三忠诚四无限”之类的话,但也没有完全消失,李文就残留了这种痕迹;在行动上,也不再动辄举行大型的集会,发动群众运动,高举习近平的领袖画像,红海洋一片,那种激动万分甚至痛哭流泪的场景恐怕不会再重现了,但是习近平的画像在一些场合还出现。

现在的个人崇拜保留了毛时代的一些形式,又创造出一些新形式。比如,刻意将习和中共其他领导人的地位拉开,并仪式化,变成一种类似于中国传统帝制的君臣关系。官媒对习的报道和宣传,更是其他领导人望尘莫及。习自上台以来出版的著作和讲话种类,甚至已经超过了毛。各大学、研究机构、党校、军队乃至一些地方政府,争相成立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像北京大学竟然成立了四个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毛在世时,都没有这种现象。习的思想已经成为大学的必修课,正像官方讲的,要做到让习思想在全国人民入脑入心,带着忠心去维护习的核心地位。

为什么要制造对习的个人崇拜?简单地说,是为了更好地抓权,当然,会给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需要。但这样做,源于人性的幽暗和权力的本性,还有建立此种不世之功的诱惑。就此而言,极权者往往都目的高尚和单纯,用极权和个人崇拜来实现该目的。毛就曾认为,中国革命需要个人崇拜。没有个人崇拜,权力的获取就缺乏支撑和正当性。

制造对习的“个人崇拜”是否能够达到官方期待的效果,如果以人们自愿接受来看,显然没有,但即使从这个角度说,也并非完全没有效果。人们能看到,还是有一部分人和官员,认识上发生了某种转变,已经对习的思想和做法表现出了认同和支持。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接受的人可能会更多。话说过来,即使没有效果也不能反证官方不在推个人崇拜。对习个人而言,或许他在某个时候意识到专权和个人崇拜的危害,但比起权力和宏大事业的诱惑来,让他不得不要在全党制造个人崇拜,而且专权者往往很自信,认为自己能够免于集权和个人崇拜之危害。然而,像华盛顿这样对权力的后果有高度自觉的人毕竟少而又少。虽然搞集权和个人崇拜的领袖刚开始也许想把集权和个人崇拜控制在一定范围,可一旦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事物就有它自身的发展规律。

在中共三代领导人中,邓小平是在经历了毛的文革以及六四的血腥教训后才反省到个人崇拜的危害,在跟李鹏、姚依林谈话时曾表示,不希望在新的政治局、新的常委会产生以后再宣布他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用他的话说,我的分量太重,对国家和党不利,有一天就会很危险。国际上好多国家把对华政策放在我是不是病倒了或者死去了上面。我多年来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不出事没问题,一出事就不可收拾。至少是现在,习把邓的这番警告已经抛之脑后,历史就这样无意义地重复着,非要等到不受约束的权力滑向个人崇拜给这个国家和民族造成深重灾难,才会有一个觉醒过程。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393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