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第5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时代革命》海报

香港移民台湾人数暴增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于2020年6月30日通过实施后,香港人民移民来台人数骤增,2020年获得居留权人数约1万人,为前一年的一倍,今年人数亦再增加。因受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我国边境管制之影响,香港人民来台本即受限,一旦疫情缓和而人流解封后,港台往来交通方便,香港移民台湾人数可望暴增。近三年香港人办理投资移民案件增加3倍,目前则尚有将近2千件案件待审。

应当开放政治庇护

我国对于香港移民条件较之于外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大陆地区人民为宽松,近年香港人民移民台湾绝大多数均带有政治性之动机,目的是为避秦,但我国移民部门实务上针对香港政治难民,则刻意排除《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第18条“对于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紧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门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政治庇护条款之适用,而仅开放一般性移民。一般性移民之申请对于受有紧急危害者根本无法提供及时性的保护,而大陆委员会等有关部门对于受有紧急危害者之认定往往旷日废时,缓不济急,使得许多遭受香港政府政治迫害者无法及时入境台湾。大陆委员会应会同内政部移民署针对《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第18条订定施行细则,启动对香港人民的政治庇护,不要让疫情期间的边境管制和繁琐的移民官僚行政阻挡了香港人选择台湾投奔自由的道路。

国家安全审查缺德令人不安

香港一般性移民目前在移民审查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国家安全联合审查,内政部《香港澳门居民进入台湾地区及居留定居许可办法》第22条、第30条规定,就原为大陆地区人民或现(曾)任职于大陆地区行政、军事、党务或其他公务机构、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或其于香港、澳门投资之机构或新闻媒体的香港或澳门居民,规定其申请来台居留或定居之案件,得不予许可。以单纯原为大陆地区人民就作为否决的事由,实在看不出与国家安全风险间的直接关联,而且根本是对于出生于大陆地区人民的香港人的种族歧视,至于任职于大陆地区党政部门,虽至少比单纯出生于中国大陆还多了一点具体的与间谍相关的职务或身分关系嫌疑,但也不代表曾或现任职者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间谍而可以迳予否决。《行政程序法》第3条第3项第2款排除外国人出、入境、难民认定及国籍变更行政行为之适用,《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第95之3条规定:“依本条例处理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往来有关之事务,不适用行政程序法之规定”,进一步排除大陆地区人民,但《香港澳门关系条例》却无类似排除之规定,这意味著政府对于港澳人民入境居留或定居申请案件之准驳,是行政处分,因而要符合《行政程序法》各个法定原则如明确性原则、两面俱陈原则等等的要求,换言之,申请人有诚实申报任职大陆党政部门纪录的协力义务,但内政部召集的国家安全联合审查如果要否决当事人的申请,乃不可以恣意行政,而必须举证和说明其认定当事人危害国家利益的具体理由。因此,像现在行政部门多托辞《行政程序法》第37条规定:“当事人于行政程序中,除得自行提出证据外,亦得向行政机关申请调查事实及证据。但行政机关认为无调查之必要者,得不为调查,并于第四十三条之理由中叙明之”,而未做实质审查,无视于香港本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覆盖且香港社会与中国大陆关系密切事实的做法,应当严加检讨。若行政部门对于当事人国安审查力有未逮,亦可寻求民间涉港公民团体提供鉴定意见,始可避免港人中因中国因素导致家人被强迫拆散的悲惨情况,承审的官员则亦不必背负缺德的骂名。

从人力资源思考香港移民价值

此外,依《外国专业人才延揽及雇用法》第8条规定之持工作许可、居留签证、外侨居留证及重入国许可四证合一的就业金卡来台工作的香港专业人才,虽然目前只能申请在台居留,不得申请定居,但当我们认识到申请定居的居留年限是在测验申请人对台湾的贡献度,则也毋庸苛责何以不直接给予定居证。然而何谓专业工作者,则有检讨之馀地。现行法系各目的事业主管机关公告之科技、经济、教育、文化、体育、金融、法律及建筑设计等职业类别,但未必与台湾社会的人力需求连结思考,举例而言,香港的护理师便未被视为专业人才,而台湾社会则欠缺护理师人力。国家发展委员会有必要借此盘整国内人力需求,以便香港的专业人才在移民的地点选择时,把台湾作为个人家庭与生涯规划安身立命之首选。

除开专业人才,来台留学的港澳生毕业后留台工作,须居留满五年,符合两倍基本工资即5万元等门槛才能申请定居,亦不切实际,台湾人专业人才都未必能获取此一数额之薪资待遇,何况这两年因疫情关系,除了出口畅旺的科技产业,台湾劳动价格有下跌的情形。台湾培养的港澳生,最终不能为台湾社会提供贡献,对人口短缺、人力资源供应不足的台湾而言,宁非台湾社会国家的损失?

再者,因各种原因来台避秦的香港人,在台湾无法提供政治庇护的情况下,如果考进台湾的各级学校就读,由于并非以侨生身分申请入学,实务上竟然不被接受将留台名义转为学生签证,请问,这些香港学生一旦停留期限到期,台湾政府难道要将他们遣返回香港吗?如果台湾政府真的不愿动用《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第18条,就要有行政处分转换的安排,最名正言顺的,就是转换为留学签证。    投资或创业移民,固然台湾环境对港人十分友善,但如果不想浪掷资金,就应当要有完善可行的投资方案,我人建议国发会对于移民基金即针对以投资方式而取得我国居留资格者所定之投资计画、方案或基金应当积极规划设计,将投资引导向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战略性产业,外国人投资移民依《外国人停留居留及永久居留办法》第12条之规定有两种管道,一是投资新台币1500万元以上于营利事业,另一则是投资中央政府公债面额新台币3000万元以上满三年,但香港和澳门人要享投资移民的优惠待遇,则只有投资营利事业一途,惟其投资门槛仅有600万。我们建议对港澳人士增加投资移民基金的优惠待遇,使其亦可经由投资公债、公司债和金融债券办理投资移民,而金额应低于外国人始称优惠。毕竟不是每个香港人都会开公司。而香港因国安恐怖情况特殊,确有紧急给予优惠安排的需要,一旦香港完成内地化或并入粤港澳大湾区,届时我国有可能检讨《港澳关系条例》而取消港澳人士的特别身分,将之视同为一般中国大陆地区人民,所以应当提醒并鼓励香港与澳门人民尽快展开移民或投资台湾事宜。

香港移民的社区总体营造

台湾要争取优质的香港人移民,也要在居住、升学、就业各方面做好接待的准备,高雄市在韩国瑜市长任内都有过以果贸眷村规划兴建香港村的构想,陈其迈市长亦多次强调将提供港人在当地的就学就业协助,但是都缺乏香港移民社区总体营造的思考。以笔者之见,作为台湾国门的桃园市、拥有台港航线机场的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以及香港人青睐的新北市淡水新市镇,或者是新竹市苗栗县交界中山高速公路沿线的三湾乡,都是地方政府吸引香港移民很好的社区落点,而为配合香港专业人才今后远距线上服务的新型居家工作型态,香港社区当地与周边一定要有完善的网路通讯、交通物流、医疗照护、国际金融和香港语文教育,这样一来,这些因向往自由而来台的香港移民台湾新住民,乃可以在青山绿水间的宽敞住家工作室中,通过网路和视讯,连结香港和全球,继续他们的事业,找到幸福的人生。如果香港人能够以购买公债或公司债的方式移民台湾,香港移民的绿色智慧城市建设,将有机会因开发基金的设立,而拥有充足的资金和客群而保证其成功,为台湾引进优质的人力资源和创造更多的经济活动。

台港官方关系将止跌回升

台港关系短期要有所改善并不容易。疫情成为香港政府阻绝台港交流的借口,也让香港政府得以肆无忌惮地对异议者进行镇压。今年年底12月19日第七届立法会议员选举和2022年3月27日第七届行政长官选举将完成爱国者治港的架构,那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完全控制香港取得信心,而且为了证明爱国者治港的正确性,必然会对香港的经济大力拉抬,台港经济贸易和两岸转口贸易将会因香港新住民与香港故乡的连带关系而更加紧密和蓬勃发展,台港政治关系则也将因香港新政府成立而有重新开机、重修旧好的机会。

民国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六时一刻

台北晴园

总浏览量 10,083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009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