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议报 https://yibaochina.com/?p=244920

农历新年本是合家欢聚的日子,然而刚刚过去的农历新年,一个身陷苏北的铁链女,让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人忧心如焚,铁链女遭遇的苦难也让人有一种深深的切肤之痛!这盛世,竟然还有女人被奴役长达二十年之久!此事经网络曝光后,地方的荒腔走板和各路神仙的冷漠更是让人愤怒!最应该发声的群体几乎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在《文化失忆》里有一句短语,“雷鸣般的沉默”。联想到丰县的事情,喧嚣至此,其实也只是在网络上无数普通人无望的接力中流传,更觉得沉痛和悲哀。不过他们应该没有想到,春节和冬奥都没有让围观铁链女的网民散去,如此长时间的民愤,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互联网健忘”的魔咒。

我知道围观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至少还有许多人不想被这个世界改变。依然还会继续围观还会坚持追问,追问到不能再追问。如果真的有一天,面临最终的审判,这些人也可以坦然面对,做为人,在这个世界没有为虎作伥。

有人曾把拯救铁链女的希望寄托在她们“娘家人”身上,以为平日里自诩的娘家人会为铁链女发声、出头、打抱不平,因为这是娘家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当亲人被拐卖被暴虐被凌辱时,娘家人理应扮演一个最有力的保护者角色,无论如何也要发出明确的声音,呼吁全社会重视妇女权利。

但“娘家人”显然把这个铁链女遗忘了,是有意遗忘还是迫于无奈?我想很大程度上是迫于无奈,所谓“娘家人”并没有独立的观点和立场,面对重大公共事件,娘家人的观点和立场就是官方的观点和立场,至于是非曲直,娘家人根本不会管。

媒体沉默并不意外,这些年对媒体的整肃和打压一直在持续,一句媒体姓什么就足以让媒体集体噤声。想想1999年时,《南方周末》还可以发表这样的社论:“沒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正义的号角。当你面对蒙冤无助的弱者,当你面对专橫跋扈的恶人,当你面对足以影响人们一生的社会不公,你就明白正义需要多少代价,正义需要多少勇气”。可是今天,面对一个被囚禁被奴役被凌辱被遗忘的铁链女,媒体几乎鸦雀无声,而自媒体的呐喊也没有引起媒体的共鸣。

面对谎言和诡诈,数万领着俸碌的作家们则丢弃了手中的笔,不再去唤醒麻木的良心,也不再发出正义的呐喊!高校精英群体不仅传授知识,而且承担着教书育人的神圣使命,尤其是人文学科类知识分子,关心人类前途与命运,关怀人的价值与尊严,而对铁链女的遭遇却极力回避。或许他们并不真正关心个体的苦难,只是习惯了那一套宏大的叙事。

娱乐明星和体育明星堪称这个时代最特殊的群体,也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别看他们在一些特定时刻,纷纷站出来表演,把爱国主义口头禅喊得震天响,但身边人的苦难很难进入其视野,虽然他们拥有很大的影响力拥有庞大的粉丝群,庞大的粉丝群不过是一群待收割的韭菜,其影响力也只是用来敛财和献媚罢了。

还有一个庞大群体与社会隔离开来,乐于做书斋中的文士、庙里的和尚抑或口是心非的法利赛人,没有真正融入社会,没有遵行爱人如己的真道,没有与哀哭的人同哭!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承认这个庞大群体的存在,然而面对苦难中的铁链女,面对受尽屈辱的灵魂,面对魔鬼撒旦的迷惑,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他们显然忘记了经上的教导:“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

令人欣慰的是,自媒体在为铁链女呐喊的过程中,发挥了远远超过媒体和各路神仙的作用。我们也欣然看到,在网络自媒体的呼召影响之下,一些顶尖名校的精英们终于站出来向徐州向丰县大声疾呼,并且强烈要求组成更高层级的联合调查组,像调查郑州洪灾一样,让关心铁链女命运的人知道真相,使铁链女尽快获得新生。

从一开始,我就对丰县公正处理铁链女事件不抱任何希望,接二连三抛出的通报完全经不起推敲,只好用更多的谎言来掩盖自己的谎言。面对雷鸣般的沉默,必然会导致雷鸣般的呐喊,相信会有更多人敢于站出来,为这个时代挽回了一点尊严,也催逼徐州丰县善待历经苦难的铁链女,让她过上不再恐惧的生活。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92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