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930

今天,各大媒体发布一条重磅消息: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调查组,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彻底查明事实真相,对有关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严惩,对有关责任人员严肃追责,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

消息出来,舆论喧哗!此前一直冷眼旁观的群体也开始围观议论,甚至对江苏省委省政府为一个铁链女成立调查组而欢呼,认为这将彻底改变此前丰县徐州应对措施不当的狼狈局面,尽快使舆论恢复平静,使政府的公信力得以提升。

此前,我曾建议国务院至少参考郑州水灾调查模式,由国务院牵头成立专门的调查组,因为铁链女事件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广泛而深远的恶劣影响,连许多友好国家的媒体都看不下去了,我们是世界第二强国,总得拿出权威的回应吧。再说徐州发布的第四份通报是经过部、省、市公安机关检验比对、调查走访、组织辨认得出的权威结论,省级调查组能不能推倒重来,我个人觉得是有难度的,因为体制的弊端大家都很清楚,一旦认定权威结论并不权威,必须有人承担责任付出政治代价。

有热心网友盘点了一下江苏徐州过往有关打拐政绩的史料,也佐证省级调查组的作用会很有限。

1989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800多人,随后,全国妇联的领导,来徐州视察表示非常满意,称赞徐州积极保护妇女权利,然后回去了。

1992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儿童1200多人,随后,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领导来徐州视察,称赞徐州为制定《妇女权利保护法”积累了经验,然后回去了。

2000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12000多人,儿童5400多人,随后,公安部领导来徐州视察,表示非常满意,称赞徐州打拐成果位居全国第一,然后回去了……

面对强大舆论压力匆匆成立的省级调查组能否力挽狂澜?全国人民当然会抱有期待和信心,但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个人并不乐观。

实际上,要查清铁链女的基本事实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官僚机构层层阻挠,使得自己无力从谎言的陷阱中跳出来,以至于越陷越深,除非调查组完全无视丰县徐州的存在另起炉灶。

董集村现在被围得水泄不通,调查组能否顺利进村都是一个挑战。拐卖妇女儿童在徐州等地由来已久,而且上下都已经麻木不仁。我的一个读者朋友叹息:“丰县、沛县等地,每个村至少都有几十户的媳妇是从南方省份拐卖去的。我1988年下半年在湖南某地检察院工作室参加了三个月的打拐专项行动,到过徐州及周边地区,打拐及解救妇女非常艰难非常危险。他们每个村口、交通要道及分界处,常常有老人手提铜锣值班把守,见到谁家的媳妇逃跑和外地的公安进村办案,就立马敲响铜锣,片刻整个平原大地锣声传遍,家有收买媳妇的人立即组织追赶或相互通风报信,被拐卖的女人休想逃脱……在办案特别是解救被拐妇女时往往被数十上百甚至数百村民围攻。我们当年在苏北、鲁南、豫东、徽北大地打拐时,经常遇到川贵、桂、鄂等省公安机关的打拐队伍……个中的艰辛及看到的罪恶没齿难忘,真是比剿匪还艰难!”

或许这就是到目前为止,官方媒体对铁链女事件没有详细报道的原因之一,是不是媒体领导太冷血是不是记者太懒惰?显然不是,他们在等通知,在舆论一律的环境下,官方媒体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是一名普通记者也可以通过诸多途径了解事实真相。只要进村找村民甚至董志民或“铁链女”本人聊天,询问几个问题:董志民究竟娶过几个媳妇?“铁链女”哪一年到董集村?铁链女平日的生活状况?八个孩子是不是铁链女一人所生?第一个孩子董香港是哪一年出生?

这些天许多网民在反反复复认真看铁链女早期的视频,从铁链女的神态表情发音可以判断,铁链女并没有疯,只是饱受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之后的一种崩溃表情。

铁链女喊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让任何一个正常人颤抖: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

“这一屋子全是强奸犯!”

“放俺走吧!”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逻辑都是清晰的,传达的讯息都是明确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饱含着对生活满满的热爱与追求,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饱含着血泪的控诉,饱含着无助的乞求,也饱含着欲哭无泪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穿透了世间所有怀有正义感和良知之之人的心。

遗憾的是铁链女如此清晰的呐喊没有人去聆听,丰县在第一时间就把她送往精神病院,如此简单的问题没有人去调查没有人来回答,怎么会不引爆网络舆情?实际上,网民关注铁链女事件本身也是每个人的一次自我救赎。

在铁链女的苦难面前,似乎所有的岁月静好都一文不值。如果这个枷锁可以锁在一个母亲身上那么久,同样会锁在每一个人身上那么久。而真相从来不会从天而降,需要很多人有勇气去抗争!

总浏览量 4,268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93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