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菲利普.赛博科(Filip Šebok)
来源:Choice 2022年3月7日
译者:太史齐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正迫使中共陷入一场复杂并且一如既样的笨拙的外交舞蹈表演。

中共力图在这场冲突中表现得貌似中立,例如,在联合国谴责俄罗斯侵略行径的关键性投票中弃权。然而,从中共官员的众多声明中可以看出,他们对俄罗斯持同情态度。中共反复表示支持俄罗斯的安全利益,宣称西方和北约的扩张对战争负有责任,“把俄罗斯逼到了墙角”。同时,中共强烈反对对俄罗斯的制裁,即使可以预期中共会在一定程度上遵守制裁,以便小心翼翼地避免直接损害自己的利益。

尽管中共事实上表达了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支持,以及对政治解决俄乌冲突的支持,但除了油腔滑调的空洞声明外,中共似乎仍不愿意采取具体措施来推动政治解决。在俄罗斯炮击乌克兰城市之际,中共要求“双方”克制和谈判的呼吁听起来显得空洞无物,甚至完全荒谬。

此外,中共还抨击西方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以帮助其抵御俄罗斯的侵略,声称这也加剧了本已困难的局势。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中共此举意味着剥夺乌克兰抵御俄罗斯全面进攻的能力以及在任何停火或和谈中取得更强谈判地位的能力。

中共关于乌克兰战事立场时间表

2021年12月9日

    中共外交部呼吁以政治方式化解乌克兰局势并回归明斯克2号协议   

2022年2月4日     

    习近平与弗拉米尔.普京在北京冬奥会前会晤。发表了关于“进入新时代的国际关系和全球可持续发展”中俄联合声明,内容包括中共支持俄罗斯反对北约扩张及寻求俄罗斯在欧洲的安全保障。声明未提及乌克兰。                     

2月15日

    中共外交部反对制裁俄罗斯,声称制裁“只会激化分歧和对立”  

2月16日 

    中共外交部指责西方在有关俄罗斯准备入侵乌克兰的警告上“持续炒作和散布不实信息”
2月19日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言,间接支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也提到俄罗斯的“合理安全关切应当受到尊重。” 

2月21日 

   俄罗斯承认乌克兰东部两个分离主义共和国    

2月22日  

    当被问到是否承认两个分离主义共和国时,中共外交部称“这个问题涉及复杂的历史背景和多重因素。” 中共未进一步承认两分离主义共和国。

2月24日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中共外交部拒绝称俄罗斯的进攻为“入侵”,而称之为“特别军事行动”。并称它不愿看见局势发展到今天这样。中共称美国“点燃了火苗并扇起了火焰。”    

2月25日  

    习与普京通话,称他支持俄罗斯与乌克兰通过谈判解决争端。

2月26日

    中共在要求俄国停止对乌克兰的进攻并撤出军队的联合国安理会投票中弃权。                      

    中共由王毅发表了迄今最为全面的中共关于俄乌冲突立场的声明,强调:

    1.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都应受到尊重,“乌克兰问题”也应如此

    2.所有国家合法的安全利益都应受到尊重,包括俄罗斯对北约扩张的关切

    3.目前的局势不涉及中国的利益,平民的生命和财产应当得到保证

    4.支持通过所有的外交努力解决危机,乌克兰应当担当桥梁角色,欧盟应当建立一个新的安全机制       

    5.联合国安理会应当扮演建设性角色,中共(中国)反对制裁               

3月1日

    乌克兰外交部长德米特罗·库列(Dmytro Kuleba)给王毅打电话,根据中共的公开声明,呼吁中共调停冲突。            

3月2日

    中共在联合国大会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投票中弃权,称联大决议未考虑“历史及当前局势的复杂性”

中共的算计

最近,有证据表明,中共可能事先已经获悉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计划,这一点早已被讨论过。据称,美国向中共分享了情报,并试图向北京施压,以利用其影响力劝阻莫斯科的入侵,但未获成功。中国的反应很明确—它无意阻止俄罗斯的任何计划。据媒体报道,中国多位官员还要求俄罗斯的同行们将入侵行动推迟到北京冬奥会之后,不要抢了中国的风头。

无论事先是否握有俄国入侵乌克兰计划的具体信息,中共都难以令人信服地辩称它不了解乌克兰的紧张局势。鉴于10多万俄罗斯军队已经在边境集结,在北京冬奥会间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与普京的联合声明中同意支持俄罗斯在东欧的战略利益,并与俄罗斯联手反对北约扩张。因此,对中共的习近平来说,这似乎至少是一个算计过的风险。

中共的立场可能建立在两个主要考量之上。

首先,欧洲安全局势的进一步恶化将使美国及其西方盟国的注意力必然转向欧洲旧大陆,从而阻滞西方在印太地区的野心。中共此前已因2001年后美国卷入中东、使中共未受干扰并得以聚焦自身发展而获益。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将注意力重心移向欧洲,包括在欧洲加强地面军事力量,将再次为北京提供它所需要的收获“战略机遇”窗口期利益的地缘政治空间。

其次,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恶化将迫使莫斯科更加依赖中共。北京在2014年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后就已经借机获利。现在,中共可以期待此次的局面与2014年类似,俄罗斯会再次在东方寻求庇护,使中共在中俄经济合作中受益,并且也使俄罗斯愿意更加公开地支持中共自己的战略利益。

现在评估中共是否失算还为时过早。北京原本可能指望俄罗斯的入侵行动规模小、效果好、速度快、基本不流血,就像吞并克里米亚那样。乌克兰人的战斗意愿可能被俄国低估了,俄罗斯显然认为它无需大动干戈就可拿下乌克兰。

也可以认为,西方对俄罗斯入侵行动的大规模且空前一致的反应让中共惊讶,因此也使得它事实上支持俄罗斯的立场更显诡异,而这一立场在2014年对中共是有效的。中国倾向于低估西方,认为西方面临着不可逆转的衰退。它还经常夸大西方国家内部的不和,尤其是夸大大西洋两岸的分歧。

西方国家的惊人的快速反应,包括欧盟向乌克兰提供攸关乌克兰存亡的援助,甚至使欧洲人自己都感到吃惊,。在过去的一周里,欧洲国家、主要是德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经历了过去几十年间最重大的变化。

重要的一点是,鉴于俄罗斯扩张主义的教训,西方国家反过来开始认真对待中共的挑战,进而更加重视印太地区的安全,并强化它们旨在阻止中共进犯台湾的筹划。因此,中共那种奢望西方的精力被拴在欧洲的企图可能不会实现。

然而,西方各国今天针对俄罗斯的团结一致是否果真能够长期持续尚未可知。1989年以后,中共自己已经积累了应付被西方短期孤立的经验,当时中共对示威者的屠杀引起了全球的公愤,然而,这种公愤很快就被西方公司的商业利益所取代。因此,目前对西方针对俄罗斯侵略行径的强烈反应持乐观态度可能过早,这种过早的乐观主义也可能对中共的思维方式期许过高。西方团结一致的表象伴随着要求中共调停俄乌冲突的误导性呼吁,包括欧盟首席外交官约瑟夫.博雷尔(Josep Borrell)的呼吁,似乎北京真的可以成为一个诚实的居间人。

无论如何,第二个假设似乎是成立的—西方对俄罗斯的空前孤立似乎必然会将其推向中共的怀抱。此外,北京当局能够根据俄国的需要向俄国提供能使它自己避免成为次级制裁目标的有限支持。因此,在当前形势下,公开表示支持俄罗斯并规避制裁、向这个邻国抛出经济救命稻草,中共并无利可图。

然而,一旦局势有所回归正常,中共肯定会想方设法从地位被削弱的俄罗斯身上获益。例如,不难设想,一旦西方同行离开俄罗斯或被禁止在俄罗斯经营,中共的技术巨头及其社交网络就会在俄罗斯的互联网市场上扮演更大的角色。另一方面,莫斯科将没有太多选择,只能向中共寻求援助并接受其条件。

有益的教训

毫无疑问,目前的局势为中共带来了一些非常有益的教训。

对俄罗斯的巨大制裁表明,融入全球经济特别是全球金融体系是如何被用作一种强大的武器的。特朗普的贸易战和对华为的制裁已经是对中共的一个警告。中共现在将有更大的动力继续进行其业已开始的努力,以实现关键技术的自给自足,降低对全球生产链依赖的风险。

因此,习近平提出的 “双循环”经济模式可望更加紧迫地实施。中共无疑也将在发展替代性金融基础设施方面投入更多精力,如CIPS系统(中共的中国人民银行开发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

吊诡的是,中共也可能从当前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中得到启发,并将其运用于自己的外交政策。中共并不羞于使用经济武器来惩罚其他国家,这一点已经在中共与立陶宛以及与台湾的关系中得以见证。我们应可预见中共未来会更密集、更有创意地使用胁迫性手段。

最直接的是,乌克兰战争与中共收回台湾的计划关系最大。然而,必须牢记在心的是,乌克兰和台湾的全球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地位极其不同。台湾在全球供应链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与俄国入侵乌克兰不同,如果中共攻台,可以预期美国会直接介入。此外,还有一个听起来可能微不足道但却是关键性的因素—台湾是一个距离中国大陆150公里的岛屿,相对于俄乌战事,这一点对在军事上对中共构成的挑战也是根本不同的。

鉴于俄罗斯经济因制裁而受到的巨大冲击以及(尚不确定的)普京政权陷于动荡的潜在可能,目前的局势似乎不太可能促使北京当局强化对台湾动武的意愿。相反,台海战争的短期风险可能会下降。

今年秋天,中共将召开关键性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预计这次大会将确认习近平作为一位党的领导者而继续留任。因此,一场破坏稳定的冲突不符合中共领导层的利益。

然而,中共无疑会跟踪目前的局势,为未来任何有关台湾的冲突做准备,并为届时西方预期会作出的反应谋划对策。

作者 菲利普·赛博克(Filip S ebook)

菲利普.赛博克是捷克共和国布拉格国际事务协会(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 即AMO。AMO应为捷克语首字母缩写)的项目经理和中国研究员。他的研究兴趣包括中共的国内和外交政策、中共与中东欧国家的关系以及中国的外交政策语汇。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50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