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历散记1:1990年夏,北平

旅游,对于把人看作劳动力的国度的大多数人而言,其实是奢侈的事。因为企业开工不足,有了双休日,现在又讲究拉动内需,好象全国人民都旅游起来了。看见文友的《五一纪行》,以及其它几件事,觉得自己也该写点旅游的文字。

我个人的第一次旅行,是在1990年暑假。那时,我在三县两市交界的乡村学校教书一年了,其他同学还在大学里。没有坐过火车的我,被同学邀请到北平的首都玩。记得带了200元钱,我三个月的工资。

主要住人民大学。第一个旅游点是天安门广场,匆匆留影,样子傻傻的。然后去毛馆,走进外间的厅堂,被那设置的气氛镇住了,再往里走,见一具躯体罩在透明的匣子里,小而灰,弥漫着肃穆和腐朽的味道,感觉很荒唐,竭力压抑着没有笑出声。出来后,我问:”如果我禁不住笑出声来,会是什么情形?”。没有人回答我。

然后去故宫,知道金銮殿并非是金子做的。许多地方锁着,其实也没有多少可看的。煤山上的”愿世世勿生帝王家”的崇祯上吊的歪脖子树是见过的,有人说那不是原本的那棵树,当属赝品。记起在前面的时候,见到李自成的箭的痕迹,看来是追杀得很近了才自绝于闯王的。后来想,崇祯,与唐玄宗、慈禧太后不同,是那种不愿逃跑的人。后来知道,尽管他”重征”并杀死袁崇焕,但他更多地死于他老子和老子的老子的孽债积累,比一般的悲剧还要深邃。南海赢台也见过,可怜的皇帝光绪。不过,他不是这种命运的开始,也不是这种剧目的终结者

去了颐和园,记得那石舫和水寨。除了现在被平反为改革大师的慈禧的生日是一个话题外,大清的水兵就在那里操练,石舫还在,水兵和真的战舰被倭寇的后人按在水下。历史家、学者、文士却还在东扯轱辘西扯瓜。说什么写什么的都有,只要有人收购。

圆明园是去过的,一些石头墩子。当然,规模宏大。不过,在那时,不烧也就不烧吧,于一般的草民、贱民,有多少意义呢?我这样想,或许有些汉奸,旗人和汉人都会说我是汉奸吧?我安慰自己,那时,我曾祖父的老子,不大出门,一辈子走不出一百里,并不知道英吉利、法兰西、美利坚,以及拿破仑、华盛顿。记得在一个著名的石柱下摆了个上十字架的样子留影,结果漏光冒泡了。也好,学耶稣的样子,比东施效颦更弱智,阿呸!

然后是同去的几位叫累,在北大和人大打牌,气得我发闷。但这的确不是发气的对象,我就抄书,海子的诗集,两大本,一本是短小的诗篇,容易记。另一本是《但是,水水水……》,可惜一本被现代东厂的人们拿去做了某种收藏,《但是,水水水……》和一件家传的银手镯落在前女友手里,心里挂念,却没有勇气要回来。

三角地带已经成为过去,没有什么可写的了,正如路过西单时,感觉西单已不是西单。

未名湖边的感觉不错,人往那里一站,没有欲望,万籁俱寂,一切都好象没有,但决不是明晃晃白茫茫一遍空白那种没有。一句话,宜人,安逸得很!

从人大到北大,经中关村。中关村企业多多,招牌也多夸张,然而感觉惟有“四通”最为气派。这种气派是一种内在的精神,不可以模仿,我想。

我渴望去陶然亭,那时我正苦恋着前面提及的女孩子,心里有革命加爱情的情结,而石评梅和高君宇的爱情,据说与陶然亭有些关系。

然后再去天安门,看亚运会点火仪式。人很多,层层围着,我矮小,只看到一个做广告的巨大的酒瓶子。圈子里点火的也矮小,我踮脚尖也看不见他。矮小的人太多,都想看见圈里矮小的点火人,就拼命地挤和靠近。栏杆被挤垮一道又一道,高大的武警挥动大手臂、跨着穿大皮靴的大步子驱赶我们。挤上去,驱赶回来,如是四五个回合。刘皮的鞋在后退时被踩掉了,挤上去时又遇上它在原地。赶快穿上,前面的人又潮水一样后退了。回到住地,打牌的人奚落我们看见什么宝,我沮丧极了。晚上喝酒,大醉,泪流不止。

然后去十三陵,只记得定陵很宏大,三年多的税收金全部倾注才行,当然,还要许多能工巧匠,也就是今天说的科技工作者。崇祯的死,与这位先人有关系。慈禧的傻B陵墓去没有记不清了,反正被被招安了的土匪将军孙殿英的炸弹给搞开了。

最后是上长城,雄伟什么的显得有些骗人的味道。赌气和人比赛谁先跑步到最高的地方,赌金是一包叫“良友”的外烟,五元一包的。当然是我最先上去,在“不到长城非好汉”处等待。高处望长城内长城外,遥想匈奴、鲜卑、羯、羝、羌、辽、夏、金、元、清的马队来去和虚无,真有惟余莽莽的感觉。烟是没兑现,累了,也发泄了。下来时腿有些发抖打颤,抱着一根生锈的水管下去。我想,脸可能苍白,因为心砰砰地跳动不停。

到处是人,流动如过江之鲫,武警或解放军我分不清,高大威猛象铜墙象铁塔或者铁壁。

别了,北平;
别了,人大、北大和未名湖;
别了,圆明园、西单、四通、三角地、海子;
别了,未曾蒙面的陶然亭、石才女、高革命;
……

眼前再是川北、川中那些熟悉泥土、熟悉粮食时,除了手里抓着一个预备送给女友的十元钱小包显得十分幼稚外,感觉我已经长大,我已经成人。

补记:同游人“小师爷”,北大法语系学生,曾学海子卧轨山海关自杀,未遂,现游学法国,研究道学;同游人“牙买加”,上海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学生,作机械工人,后下海商贸,现在澳大利亚或者其它洋鬼子国家;同游人杨幺,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学生,现为乡干部;同游人“小马哥”,内江统计校学生,公务员;同游人“张三哥”,重庆建院英语系学生,现企业干部;同游人“TOM”,对外经贸大学学生,现自做商贸;同游人“刘皮”,人大肄业,现为无报酬清洁工,业余学油画。

2002年5月16日 成都

游历散记2:1991年春,走在陈毅元帅故居的路上

1991年春,我还在供职的第一所学校混饭吃,校方秘密组织班主任到陈毅元帅故居旅游。

先步行10余里,翻过几道山冈,再过几道山沟,取道临市临县的大道,奔乐至县城。抵达后,在一家邋遢的旅舍安身,然后分三组吃午饭。三伙都要我同去,我就随便便,跟了主任那一组。吃饭中,突然议论起校内的人长人短,以及大家紧密团结。才发现学校虽小,派系齐全,原来是听说,现在是切身感受。大概是把我当同伙,或者为显示对我的信任,话很直接,抖出全部底牌。

后来,我被同事特别地孤立,与这次旅游有关。别派以为我属于这个阵营,当然要孤立我;这边又不见我入伙,当然要打击。最后是给我的工作计划和工作总结数字数。有一次据说是73个字,其实是105个字,把另一位教师与我混淆了。最末的疯狂是乌合了七乡八校的中学校长、主任来围剿,罪证是我工作总结中有”治学严谨”一词。那个教办主任脸红脖子粗地把它宣讲成“管理学校”而他也就是组织“从来没有任命你管理学校”。

我心里万分恶劣和悲哀:猪!白痴!

下午到城后的小山上看城区,正面艳俗背面龌龊歪歪斜斜的水泥疙瘩象个土娼。一帮人感慨万千——还是社会主义好。好个鸟,逻辑混乱,和谁比?傻B!

第二日乘车到陈毅故居。车在我所熟悉的浅丘地貌上行走,人容易困倦。最后是一条宽阔的大道,顺着山脚斜着过去,尽头就是元帅的故居。

第一道门是院墙入口。门框上写有很好的对联,已经不记得了。我疑心是后来的装饰作为,疑心而已,没有考证。院里有香花佳树,还有一尊玉石的夫妇雕塑,铁定是元帅和他的美丽夫人张茜。元帅坐着,双手搭在拐杖上,不知是什么意思。比他年轻得多的夫人站在右侧,平平静静,修养气质佳。这很好,无飞扬跋扈的气息。

进第二道门,里面宽敞,中央是天井,两边是厢房,正前方是正房。

堂屋是一家活动的中心,一般大户人家的摆设:香案、桌、椅,墙壁上有“耕读为本”、“忠孝传家”之类的刻写。感觉有两幅对联很好,当时试图记下来,但最终还是遗忘了。

左边为老太爷居住,右边是元帅父母所居。元帅就出生在这屋子里。

房间不很宽大,高度却招人眼睛。木壁、屋梁和屋瓦墨黑色,木壁的高处对着天井镶嵌雕花的窗棂。透过窗花,望见高高的屋檐和高远的天空,收放不由人的是遐思。我疑心这种建筑样式与中国文化精神很有些关系。我注意到,近现代历史上那些真正促进社会进步或不太过危害草民的人,常常出生、成长在这样的小康书香家庭及其建筑里。

再后面是附属建筑,厨房和猪舍,不提。

故居左侧有片较大的空地,长些竹子和杂树,空气清新,好静谧。如果胆子不太小,是个玩耍、读书、沉思的好地方。于是羡慕起来。也突然想,如果没有投身那场社会变革,元帅不是元帅,这一家子够不够得上土豪劣绅?会是什么命运?

和毛爷爷的父辈比较,谁家更殷实,我不知道。这里的书卷气息似乎厚重一点,一种感觉,我没去过毛爷爷的故居。

然后绕到屋后,看见若干坟墓,部分立着石碑,是元帅的近代先人。大家都凑近石碑细看,问那些繁体汉字的读音和意思,然后议论风水。那几年传统文化的旗帜被刚刚升起高高飘扬,奇门遁甲阴阳八卦五行以及气功挟势复辟。所以,识得几个汉字和幻想天命的人,到这里来,大多带有参悟点什么而后预测自己或子孙前途的目的,不疑。

最后去纪念馆,图片比红苕还多。先是读书求学办报之类,看得仔细;后面是枪呀炮呀斩获无算呀与林彪、江青斗争什么的,太多了,伤眼劳神,懒得细看下去。

很快出了大门。在大门外石梯的路边吃了一碗农妇的凉粉。碗筷不甚干净,切粉的刀、抓粉丝的手、蓬头垢面以及失去本色的围裙也不宜细看。味道尚好,人说: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补充一点,也卫生:饥饿是最好的清洁剂。

赶车到了保宁镇,吃了碗面条什么的。没有方便的车,打听到一个砖厂,搭乘人家的拖拉机,小型的那种,乡人称“抱鸡婆”,突突突蹦达了几里,嗵的一声耷拉在山梁上,汽缸膨胀变形,不能前进。早知道这样窝囊,来什么呀我来。

还有五十里路,只好学革命的红军,将徒步进行到底。我想,如果我是当年的红军士兵,要么战死,要么千万别告诉我:同志,我们要走二万五千里,到陕北,抗日,雪山、草地,还有追兵……要知道那样我不开小差当逃兵我是孙子——我是凡人,我不怕当孙子。

暮色四合时回到学校,我们偷偷旅游的事被其它同事笑骂。无须理会,关我自己什么事呢?

在彭同事那里寻得一碗冷稀饭,站着喝下去。道谢,回寝室,揉脚,倒床睡去。醒来已是新的一日。我的学生在敲门:“老师,教室门钥匙!”

我一边穿衣,一边装神弄鬼诵读:

大梦谁先觉, 平身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 窗外日赤赤。

补记1:旅游两天,校长说学校建修多没有钱,每天补助10元。我在乐至买了一包竹叶青、一包什么“玉露”茶,一共三十多。后与一同落难的师兄“姚公子”分食。那是我喝着感觉最好的茶。我离开那学校不久,校长也离开那里。展转到“姚公子”先前工作的地方作教办主任。据说没有建修来捞油水,就大造生活费单据。因内讧被查处,每月生活费一百多单,日消费4、5次。因众所周知的原因,不了了之,调我已别了的学校继续作领导,为副职。

补记2:时间过去11年了,许多细节已经错位或丢失,印象而已。惟此叙述,在个体文化和个体精神意义上的积淀,更加真实。

2002年5月18日 成都

游历散记3:2002年(上),擦肩而过的旅行

方音难改,交流就有了或明或暗的障碍。所以,在不熟悉的人前,我只听不说。即使在三一书店那样人们喜欢交流的地方,我仍然缄口不语,如此二年有余。

2001年12月某天下午,又在书店喝茶,有比较熟的小文,然后来了黄。

突然闲聊起海湾、阿拉伯、石油、美国、犹太人来了,然后是遗传、教育和电脑、佛。

从此得缘份认识了隐逸于闹市的瘦老师,听他弘道扬佛。

瘦老师是那种有丰富人生经历、好行游、对佛法与大道有自证自悟的世外奇士,有行万里路、读万卷书、食万家饭的嗜好,善聊。其时,我正在为把《文化及其发展的三个时期》弄成一篇文章还是一本书而游移,便把第一部分的大纲给他一看。那天天晚,光线昏暗,他只看了大、小标题,认为是一个很好的选题,鼓励我好好做下去。从此,与瘦老师、黄熟悉了。

那段时间,我比较空闲,我们在一起喝茶的时候特别多。相互的交流常常使我的思维进入高速轨道,受用厉害。

我开始说话,方音没有成为障碍。

他们有自驾车行游的许多经历,见识广;我的游历近乎空白,不过,旅游与文化人的事却也有些许话题。

就说杜甫的乱世逃亡,苏轼的起起落落的宦游,李白和徐霞客的天涯漫游,孔子和孔子之徒丧家犬般的列国周游,曹操气吞日月山河的碣石神游。还有上两个世纪以来无数莘莘学子的游学,老毛和好友萧瑜的浪游……

我是搬书本上渐渐模糊了的印象,当然轻飘飘的;他们是实在的经历,自然沉稳得多。

今年1月,为使我更好地理解和写好”祭祀时代”,他们约我同车到海南游玩。当时快春节了,妻催我早回老家,老板正好回成都,事情也多起来,便难以成行。

节后见面,谈到这次旅行,说得最多的是不容于”新党”也不容于”旧党”的苏轼。

没有一肚子的不相宜,没有独自的评判标准和独立人格,苏子何不富贵呢?

然而富贵于苏子如浮云,也如负累之山。没有独自的评判标准和独立人格,那足迹所到与交游能够那么宽广?那思想的穿透力能够刺破时空驻守我们孤寂疲惫的心灵?那墨写的文字或者流转的言语能够燃烧我们沉睡的激情和提升我们平庸的志趣?出入儒道,杂染佛禅,关注民生,独立不依,又能随缘自适,不向隅悲鸣哭泣……上帝救自救之人,佛渡有缘的生命。苏子,你何如此豪迈?

不能脚踏你坎坷的足迹,让你的脚步踏我们不平心路——流放地贬谪地是风流地!

酹一樽江月吧,苏子,相约于九百年后的虚空,笑看笑谈尽人生浮华烟云,为忘情游,而已而已!

4月30日下午,黄来电话,说瘦老师邀我同游阆中——一个充满神性的地方。时间是1、2、3日。因公司早前计划3、4、5日到蜀南竹海,准携妻将子。时间冲突,兼我拖累、亏欠妻儿许多,只好再次婉谢了他们的好意。

大假之后的见面,自然要谈到阆中游历。我就神游。

阆中位于四川盆地北缘、嘉陵江中游,有2300余年建城历史。5000多年前的石器时代人类就在此生活、聚集,历代多为州、郡、府治所和巴蜀军事重镇,清兵初入川时曾为四川首府。

城中有古老建筑群,体现着古代中国人居住地选择的风水观念。由于地理环境的封闭性,古城风貌得到了天然保护。街名多有特殊含义,如状元街、学道街、管星街、三陈街、醋房街等等,每条街都有一段历史。会馆、庙宇、民居等古建筑保存较好,现存唐代观星台遗址、张飞庙、巴巴寺、观音寺、白塔等,城东更有大佛山及唐代摩崖大佛、石刻题记。

滕王阁、张飞庙、华光楼、锦屏山、金银台、灵山寺、观星楼、大佛寺、巴巴寺、永安寺、杜工祠、张宪祠、天宫院、河楼庙、五龙庙、清代贡院等自然和人文景观分布嘉陵江26公里长的两岸,蔚为壮观。相关的文化人物有伏羲、落下闳、张飞、李淳风、袁天罡、张道陵、杜甫、陆游、司马光、苏轼父子、文同、张善子以及红四方面军众好汉。

最神奇的视点有四:访鱼网、八卦的传说创造者伏羲的祖居地;观”浑天仪”最先创造者落下闳冥想之所;证唐代著名风水天文大师李淳风、袁天罡认定的风水宝地;踏道教、佛教、伊斯兰教与儒教千余或数千年物事、人迹。

因道教、佛教、伊斯兰教与儒教均在此留驻,阆中被认为是”一个最接近神性”、”不同文明对话”的神圣地方。因相对偏远,尚未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但有心人正努力为之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做前期准备。

阆中之奇,在于四大文明样式均把它们的眼光、智慧和部分传奇与它联结在一起,这种妙处,非亲临其境不好把握,我只感慨,那使它们在那样一个偏远封闭的所在立足、生根、对视与对话的力量源泉,好神奇!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出生于阆中的西汉民间天文学家落下闳和他的浑天仪,比起东汉那位有郎中、尚书侍郎、太史令头衔的张衡(公元78-公元139),他的贡献早了200余年。张衡的墓地松柏成荫,小草青青肃穆静谧。近年又有大规模修葺,古朴凝重,令人肃然敬仰。一盛一衰,一兴一默默,世人多传官人张衡而不见知平民落下闳,这或许就是官本位华夏文明的使然吧。正因为此,没有多少发明创造可以提到桌面上来的一个古老民族,也只好缅怀官人和科学家两栖的张衡,也好而已。随着这片土地封闭格局的消失,这种现象会不再普遍,我想,或许。

和海南一样,阆中的旅行没有成行,我所知来源于瘦老师的介绍和网络搜索,我所感喟,无太多的凭藉,惟感喟而已。

与瘦老师无端相逢于三一书店,得错爱而见闻佛法大道分享至爱,交谊虽浅,受惠日隆,无以为报,作此文以记。

2002年6月3日 成都

游历散记4:东门外静安寺秋游碎语

离开乡村到成都三年了,除避蝇营苟苟宵小之辈求尊严自由外,我原本没也有什么远大前程的追求,奈何天不绝命,衣食住行,免俗不得。然为稻为粮的谋划,皆非强求。自去年来,熟识了三一书店的几位心性师友,聚散随缘,情谊如茶。相约秋凉气爽时,游东门外以签灵异出名的“静安寺”。

南门富者居,西门出贵人,北门总游闲,东郊剩穷人。这是成都人居的一大特色,非我用心编派杜撰。所以,车过驷马桥,出三环,感觉道路不爽,尘土也高扬起来。

路不很远,在晒满稻谷的水泥弯道上左摆右转后,汽车停在了农舍与稻田中的寺庙里。

寺庙前后,停车十余辆,使庙显得窄小,我们的车泊在第一进院落里。

第一殿有两层,下层低矮,有数十乡民喝茶、打麻将,比较来路上空无一人的村文化站,算是热闹非凡。茶一元,麻将四元,秋收将过未过,暑气将退还还,能在这里闲玩的人多为准老者,以我经验判断,这必是在家庭中有地位的一帮人,否则无福享受此悠闲。七、八出家人,光头皂衣散坐其中,或作拈花之笑,或说缘解禅。我疑心是要收费的,便绕到前面。

这里供奉的是金身大肚弥勒,如果从正门入,无须细看两边偈句,便先自开心。人自俗处来,生死病老、或贫贱或富贵、邻长里短,诸般烦恼,在此消散。即使非然,佛亦大肚和笑脸相待。

楼为木楼,做演戏台。台上演戏,台下看戏。台上呀,台下也,古也今呀,戏也世也。正中高悬斗大的四个繁体字:观古鉴今。作读史可以为今日的用度解,想先前乡民无缘坐读,以戏行教化而已。我这样说其实是多余,谁人不知?只是那些节奏缓慢的古戏,早被情欲、暴力和商业化的国产影视替代,空余戏台听风雨。楼台四周,二、三十幅木刻画镶嵌,斑驳模糊,是时日久远的佐证。

第二殿为观音殿,除殿中有主神像外,左侧另有千手观音。观音发普渡愿,是国人心目中最慈祥仁爱的神。我所虔敬于她的是她并不完全冷眼人间苦难,有一颗最人性的菩提心,这正是许多躲在佛门的人们所缺少的。门楹和殿内柱上有许多开启智慧的偈句,我记忆早已不佳,就不用心去强记,得一点感性的东西,其余随缘。建筑仍然古老,部分门柱改为水泥,新雕了盘龙,却不见佳处。两殿之间花草树木皆为手臂般粗壮,三、四尺余的恶劣香蜡熏烤,显得疲惫颓废。人事烦扰,不见清静影。

过观音殿,又到一庭院。树木婆娑,花草点缀,没有了前面的俗媚。招眼的是一株老树,上挂无数半钟半葫芦样的青色果。众人说不识,僧人喜乐,说那是木瓜。我们一齐欣喜:没见过木瓜,也没听说四川可以生长这种树,想来是这里的风水有些特异。僧人说:今年的气候不如以往,否则会有更多招人喜乐的果子。也有罗汉松一株,我眼拙,不比瘦老师、黄老师和两位美女,没看出味来,只觉得与右侧夹杂些小花草的桂花树丛相映衬,增添了许多宁静,消散了许多暑气。

接着是大雄宝殿,供奉释迦牟尼佛。这位释迦部落的王子的心太敏感脆弱纯洁,以至于他在一般人毫不见怪的世像面前痛苦和沉思不出究竟。这也不奇怪,我们紫禁城和政府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怎能轻易理解一个粮农的大愿是我当皇帝别人不得拾我牛粪的内心世界呢?但这王子不同于天下阔少们的是他的疑问不是一闪之后的虚无,他竟至于不要江山、不要美人、不要稚子和香车宝玉,追求起流浪、苦行的多勒密多心来。中国的人神经很正常,正常到不会有这样四大皆空五色拒绝的多勒密多,所以,自老子、孔子以后,短缺了来自心灵深处的发现,只得于高兴时进口一点多勒密多之类,类似孩子长高长牙缓慢,补钙补钙再补钙。但偏食挑食的孩子,外在的硬补,有没有效,得医生的准信和诚心保证。我不是特别亲近这位菩提树下的智者和圣人,他高得让我无法企及——一位出家不出尘横趟浑水的大师。

三大殿后新辟了达摩别院,达摩为外帮来人,面貌与国人大不同,有些恶劣,或许和其它神殿里面貌恶劣的神像一样,有警示和振聋发匮的意义。门楹上的句子能记住,为:一苇渡江法传中土,十年面壁道著东方。可作矢志不一排除万难成一事事观。无多少道和法的使命传递担当,也没有穷困到一苇的地步,无论贫贱富贵,我们何为常戚戚呢?

返大雄殿前的庭院,人多离去,七、八只飞鸟来罗汉松和木瓜树顶上歌唱。我们一行就坐右侧的树阴下喝茶、看庭院木壁的刻画以及屋檐上下的祥瑞雕琢。天高起了,凉气生,方便了自由散漫地聊天或听瘦老师解禅机。

两小时后,同到千手观音前,各求得一中签,交费三元。许是禅机太甚,瘦老师的签总不露面,由主签的太婆代掣。其余各人所掣,皆有灵念之处。

我得“观音灵签,第十六中签”,上书:“愁眉思虑暂时开,启出云霄喜日来,宛如粪土中藏玉,良工一举出尘埃。得处无失,损中有益,小人逢凶,君子顺吉。此卦阴阳和合之象,凡事所谋皆吉也。此签家宅不利,自身秋冬吉,求财交易婚姻成,六甲虚惊,行人至,田蚕祈福,六畜平,寻人见,讼不利,移徙守旧,失物阻,病作福,坟吉。”计118字。

我贫也贱,不求富贵荣华,惟视尊严自由为生命不可让度的部分。生威权宵小末世,别妻离子行走,无暇顾及祖父母与父母,吉凶无常,造化自知。有欢喜,有忧虑,明白了这一点,于宠辱于困顿平顺皆不惊诧惶惑,心静梦安,或平淡或执著,全作拜上帝厚爱赏赐。

17时许,谋归,寺内几近无人。鸟雀呕哑,绕树三匝;秋虫呢哝,腾跃无序;钟声起落,袅袅兮古刹之上。那些被恶劣香蜡熏烤疲惫的花草在宁静和晚风中重获生气,抖擞了精神享受自己的生活。车旁开玉色小钟的花草,人说是“曼陀铃”,我一直以为那是欧美土地上的活物,庆幸今天的奇遇中又添一新。

这时的寺内,许多角落作静修都相宜。我以为,蓬蒿中人,出与入皆不可得。

我们归,回望时,发现“静安寺”的牌匾早被换成了“金华寺”。

同游人,瘦老师、黄老师,美女王君、梁君。

2002年9月7日 夜记

我的诗(3首)

1、狗日的日子!

四月的狗尾巴,
被五月的贼长手拎了,
花开过,花凋谢,
结出苦涩的青果。

阳光穿过百褶的塑料,
斑斓地跌落窗后的电脑头上,
也跌落在鼠标的背脊,
翻出五月的第四个日子。

那个热血与青春模铸的日子,
两个敦朴绅士呵护的养子。
Now,Now,Now……
外需内需阉割湮没的日子,
红色的黄色的教主
宽大的厚重的袍子下的小少女,
吃着或者被喂养,
灌满荷尔蒙色彩荷尔蒙气味,
硕大肥腻的下半身还在扩张和胖,
速度,7%或者9%,
覆盖在肩膀以上,
堵塞所有孔洞,和每一道缝隙。
小少女或者娼妓,以及她的高等学历、烫金文凭。

让我蒙受耻辱,
狗日的日子!

四月的狗日尾巴,
被五月的贼长手拎了,
花开过,花凋谢,
北方落冰雹,南方悄悄下雪,
谁见树枝上
高挂苦涩的青果子。

2002年4月26日 成都

2、裹满名牌尸衣,祖国快活无比

伪装眼睛明亮明察秋毫末梢,
伪装耳朵清爽倾听八面声音,
伪装舌头灵便表述绝对真理,
伪装血热心跳无忌惮无畏惧,
伪装心志健全伟大光荣正确,
伪装仁厚宽容开明没有诟病,
伪装365个日子完整无缺,
每一页日记填满团结紧张活泼严肃,
伪装繁荣昌盛丰衣足食没有贫穷没有娼妓,
伪装春天来临,草绿花红,城门大敞,人们奔涌出去……

不想这样对你说:祖国你个是裹着名牌装疯卖傻的婊子。
不想这样告诉你:祖国你说你是小资你是红毛你是黄毛你是新新人类。
裹满名牌尸衣,祖国你快活,快活无比!

3、致一条河

圣洁之水天外来,
浑浊皆因洗尘埃。
尘埃重叠八千尺,
尘埃堆积五千年,
尘埃覆盖旧山河,
尘埃隐没千秋汉,
……

圣洁之水天外来,
飞流垂挂三千万,
圣洁之水天外来,
浑浊皆因惹尘埃。《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