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启芳晚年
千古人传颂封面
臧启芳被任命为东北大学校长的简任状
财政部聘任臧启芳为顾问的聘书

  2011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2011年2月28日是祖父臧启芳辞世五十周年纪念日。

  臧启芳先生纪念委员会、普林斯顿中国学社、辛亥建国百年庆典组委会、《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编委会,共同发起、筹备、召开了《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会议在美国旧金山地区纽瓦克市举行。臧启芳的后代几十人出席了研讨会及祭奠先祖的追思会。

  会议决定出版两本专着,一本是研讨会论文集《百年不风流》,另一本就是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本臧启芳纪念文集《千古人传颂》,作为交相辉映的姐妹篇。两书是该次会议的结晶,也是在打捞中国百年沧海遗珠。

  纪念文集《千古人传颂》收录的,计有《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与会嘉宾发表的或投递的,有关臧启芳的论文和评议文章;臧启芳辞世时,其师长、同事、同学、学生、后人及台湾各界人士祭悼他的诗词文赋;海内外各界对臧启芳的学术风范、执政风格、教育贡献、诗词成就、人品素养,以及其酒仙雅趣等各方面的研究和评价文章。纪念文集还收录了臧启芳的回忆录、手稿、信件、照片等。值得一提的是,在编辑文集时,责任编辑董昕在茫茫网海搜索了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文献和图片,以佐证、说明和丰富一些历史事件的记载。

  先祖父臧启芳,少年时代天资聪颖,卓尔不群;青年时代怀抱高远、漂洋过海、负笈留美,承接欧风美雨,浇灌中华文化幼芽,陶冶了现代人文理念,铸就了自由独立意识。返国后,在二十多年艰难动荡的岁月中,他先后出任东北大学法学院院长、天津市长、国民政府国难会议委员、盐城和无锡地区专员兼保安司令、东北大学校长。期间,他还担任过三民主义青年团第一届中央监察会监察委员、制宪国民大会代表、国民政府财政部顾问、教育部教育委员会委员等。


  “知行合一”是先祖父臧启芳最为引人瞩目的特徵,贯穿其一生。他身体力行,鞠躬尽瘁,汲汲於实践自己的理念和思想。甫自美国留学归来,就投身社会活动,研究经济市政,推动民主政治。他是教书育人的教育家,也是反共战场上的指挥官。他的入世精神和救赎情怀,熔融了儒家的道统、佛门的悲悯和基督教精髓,堪称近代中国知识人之典范。

  百年来,中国的历史、文化、学术、道德,在日趋激进化、野蛮化的政治漩涡中,被一遍遍淘洗、沖刷、涂抹、扭曲,尤其在后六十多年的极权暴政下,大量历史真相、文化精粹、学术精神、道德风骨,迭遭掩埋、封存和毁灭。而承载这一切的生命,那些鲜活、精彩、深邃、高傲的人们,那些忧国之心、忧民之魂、饱学之士、知识精英、民族脊梁、社会风骨,举凡尚未远走他乡,规避秦火的,尽被中共暴政所肆虐、击碎,碾成尘泥。倖免於死者,几经炼狱,业已形销骨立,丧魂失魄;等而下之者,直直堕落为行屍走肉、暴政玩偶了。

  所幸的是,臧启芳於1949年6月渡海南下,免除了遭受身心凌辱的命运。先祖父在台湾先后出任国立编译馆编译委员,东海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在当时一片恐惧中共红潮来犯的惶惶心理下,他挺身而出,毅然创办《反攻》杂志,以国民的自由平安与国家命运为念,画下了精彩勇毅人生的最后一笔。1961年2月,先祖父阖然病逝,享年六十八岁。

  先祖父臧启芳深厚卓越的学识,敢言敢行的风骨,不媚潮流世俗的独立精神,及其对中国社会的巨大贡献,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尽被黑箱锁死,长期不见天日。早在八十多年前就洞烛共产主义本质的臧启芳,几十年间在中国大陆成为忌讳的名字。就连臧启芳出任校长达十年之久的东北大学,也对这位功勳卓着的前校长讳莫如深。以致后来东北大学一代代学子,竟茫然无知於他们这位老校长。广而言之,中国大陆实行的信息封锁和愚民政策,使绝大多数人对百年来的历史人物及事件所知甚少;略知一二者,也多有谬误。因此,重建历史,还原其本来面目,也是本书出版的目的之一。

  正如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先生所说:“作为百年先贤的后人或后世景仰者,面对这些鲜活而有尊严的生命形态,我们是否当得起成为他们的精神传承者,我们是否承担了幸存者义不容辞的责任?一个来自未来世界的场景,萦绕我脑海且挥之不去:几十年后,当我们的后代研读这段荒谬历史时,必定追问我们,在那个信息封锁,谎言充斥,历史断裂的蛮荒时代,你在做什么?我想,召开这次会议,应当是我们的答案之一。至少,我们还没有退让到可耻的沉默。我们站出来了,我们说了,我们做了,我们尽了微薄之力去秉笔直书,我们正在拯救自己的灵魂!”

一九三〇年,臧启芳任天津市长内,代表中国政府收回比利时租界

  从先祖父臧启芳的《回忆》一文中,我们能够看到臧启芳刚正不阿的精神和具有民族气节的风骨,也能感受到先祖父对家乡和故土的挚爱和怀念。他待人的热情诚恳和对下一代的关怀,时时出现在字里行间。而他对未来的敏锐的观察和预测,一一被历史的发展证明。现存的文史资料虽然远非完善,但是已经让我们清楚地看到,先祖臧启芳做人、做官、做教育家、做学者、做父亲、做长者的道德品行和风骨个性,值得我们后人敬仰。他不仅是我们家族敬仰的先辈,同时,他也是近代中国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

  诚然,打捞历史记忆,追寻历史真相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特别是在历史谎言已成为强权得以苟延的最后命根子时代,更是如此;但是,真相与谎言相较,强大无比。真相是相互支撑、相互印证的,它们环环相扣,日益壮大;而谎言,却是断裂的碎片,相互冲突,漏洞百出,经不起历史筛选。

  世事屡屡证明,任何真相的出土之日,就是相应谎言灰飞烟灭之时。因此,历史记忆,兹事体大,它是延续中国道统的至关重要的一环,也是重建人文精神的丰富厚重的基地。当真相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当先贤之光开始灿烂头顶的夜空时,中国人将摆脱历史孤儿的命运;承续历史精萃与熔融外域文化的现代中华文明,将如劫火后的凤凰——浴火重生。

2011年11月11日
转载自《纵览中国》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