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善解决六四问题,不仅是转型正义的要求,也是良知的需要,为六四事件的死难者寻求公道,就是为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寻求公道;如何解决六四问题,考验的是我们的政治智慧和道德勇气,以及我们自身的人格和对自由、正义的理解。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韩国、南非、台湾追寻历史正义的经验,或可为我们提供借镜。

  1941年12月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总统罗斯福颁发行政命令,7万多日裔美国人被迫舍弃或低价处理固定资产,成人只准携带150磅重的行李,进入美国中西部地区特别修建的“重新安置中心”。1945年,耶鲁大学法学教授罗斯托发表《日裔美国人案件:一大灾难》,澄清了一系列事实,认为“重新安置中心”是历史上对美国自由价值观“最严重的打击”;1948年国会通过《日裔美国人遣送补偿法》,补偿日裔的不动产和个人财产的损失(3700万美元)。1983年美国承认二战期间强制拘留日裔公民是一个错误,1988年里根总统签署100-383号法案,代表美国政府向所有被关入“重新安置中心”的日裔美国人道歉并向依然健在的幸存者每人赔偿2万美元。此前,加拿大已向在二战时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日裔加拿大人每人赔偿2.1万加元,总数约3亿加元。

  1950年6月,韩国军队和警方将大量犯人(其中许多为妇女和儿童)集中处决,大多数被害者都没有经过审判程序。美国解密公布了相关档案文件,2005年韩国总统卢武铉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对朝鲜南方和北方的战时恐怖行为展开调查。2008年1月,卢武铉为当年在蔚山发生的870人被屠杀事件进行道歉,称这是“当时政府犯下的罪行”。“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确认了1950年—1951年期间的16起屠杀事件:“通过揭露这些真相,我们希望能为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疗伤止痛,并教育人们(不仅是韩国人,还包括整个国际社会)避免此类悲剧的再次发生。”

  1980年5月18日,韩国军警血腥镇压光州的和平示威者,史称“光州事件”。官方数据显示,光州事件共有154人死亡(包括12具无名尸),70人失踪,4138人伤残,总伤亡人数为4362人;还有一个数据是:207人死亡,2392人受伤,987人失踪。

  在韩国海外侨胞、大学生、民运人士和教会、社会团体,以及体制内部的健康力量的抗争、推动下,1988年5月韩国成立“光州民主化运动真相调查特别委员会”,光州事件得以首度公开,“5月21日下午1时,全南道厅前数万名示威群众,遭到集体开火攻击,当场有150多人死亡;5月24日空降部队与战教司部队发生误杀事件,造成20多名军人死亡,戒严军却恼羞成怒而对当地居民滥射报复,导致无辜人民死亡;以及第七空降部队对一辆巴士攻击,造成17名乘客中仅一人幸存。这些事实公开后,震惊了全韩国。”针对死难者的赔偿和事件元凶的审判迅速展开。

  1995年11月,南非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负责1994年以前种族隔离时代各种侵犯人权案件的调查和审理工作,实现民族和解。法律规定:申请特赦的行为必须发生在南非第一次民主选举(1994年)之前;行为必须是执行或代表一个政治组织的命令,而不是基于政治观点不同的政治仇杀;申请人必须如实陈述曾经发生的事实。1998年,大约20万名被确定的受害者分别得到了大约为330美元的“紧急过渡救济款”,政府承诺于未来六年中从财政收入中拨出专款建立“受害者赔偿基金”,每个受害者或其亲属大约可以得到两万3千美元的赔偿。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委员会先后受理了3.1万名受害者的起诉。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委员会不仅把枪口对准过去施行种族隔离政策的白人政权,还指责目前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在从事反种族隔离斗争中所采取的武装斗争也侵犯了人权。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图图有一句名言:“我们共同经历了一场梦魇,现在,恶梦结束了。宽恕不是忘却而是铭记,宽恕就是希望,没有宽恕,真的没有未来。”

  1947年2月28日,台北发生大规模民众反抗政府事件,数日内蔓延全台湾,国民党以“阴谋叛乱”、“鼓动暴乱”、“台湾独立”、“阴谋叛国”、“台湾人与共党合作”为由派兵镇压,造成许多伤亡,具体数字众说纷纭,各方统计的死亡人数由数百人、数千人、一万余人、至数万人不等。1950年5月23日,国民党当局宣布二二八事件全部结案,全面封存历史资料,二二八事件成为台湾的头号禁忌,类似六四事件在大陆的遭遇。

  揭示二二八事件真相的运动只能在海外进行:1960年2月,流亡日本的王育德与东京大学留学生黄昭堂、廖建龙等6人创办《台湾青年》双月刊,于1961年2月推出“二二八特辑”,公开“二二八”被杀及被捕的部分台湾精英名单,还发表了“二二八”日志。岛内的突破口出现在1987年2月13日,为纪念二二八事件40周年,陈永兴等人发起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进会”,走上街头,公开祭悼亡灵。同年,当局解除戒严体制,二二八事件的真相开始浮出水面,要求平反的民间呼声愈发高涨。1995年,李登辉总统首次代表政府向所有二二八事件的受难者家属公开道歉。1996年民国订定2月28日为和平纪念日,并为国定假日。

  政府不是空降,而是产生并倚赖于民众,如捷克总统哈维尔1990年元旦献辞所言:“在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只是受害者,因旧制度是我们大家共同建立起来的………我们不能将过去统治我们的人统统推上审判台,这不仅不正确,而且也将剪除我们也应该承担的责任。”只有民众的觉醒、抗争,才会产生一个权力受到制约的政府,真相、正义也才会到来。

  美国、韩国、南非、台湾的经验表明,清算历史不只是为了清算、追究个别决策者、实施者的罪责,制造新的伤口和仇恨,而更多的是清算制度、文化的责任,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悲剧。解决六四问题,同样必须跳出以牙还牙的复仇模式,没有清算、审判就没有正义,没有宽恕就没有和解,没有和解就没有和平、自由的未来,而没有真相就没有一切。

  澄清六四真相,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未来的六四真相调查委员会,是获取正义和对死难者进行抚恤的前提。“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凝固了23年的血液,深藏在历史的记忆深处,逼视、警醒着今天的人们:碧血总有一天会再次沸腾,在澄清真相的基础上进行审判、道歉、和解和赔偿,告慰英灵,锻造出一个自由的中国。

首发于《北京之春》2012年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