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谨代表西藏人民议会,向前来参加本次国际汉藏对话会议的各位代表表示问候,扎西德勒!从今天开始有两天时间有机会同各位参加这样的国际汉藏对话论坛我感到很荣幸,借此,对举办和协办这次对话会议的团体和组织,以及邀请方,表达深深的谢意!

  藏汉两个民族不仅有几百年的交往历史,而且彼此间有过非常亲密的关系。当佛教还没有传入西藏之前,已经传入了中国,因此,在公元第八世纪有一些中国和尚前来藏地,把某些经典从中文翻译成了藏文,从佛教概念来讲,藏汉两个民族都是佛陀的随从者。犹如尊者达赖喇嘛经常讲的:“汉族是佛陀的学长,藏族是佛陀的学弟”。尽管历史上两个民族之间也曾出现过烽烟战火,但前人以巨大勇气及智慧在两个民族之间开创了长久友好局面,这些都是属于过去历史了!

  在这一代我们老辈人的记忆里西藏和中国发生了很多事情。就西藏而言,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解放军便开始入侵西藏,最后,于1951年被迫西藏政府签订城下之盟《十七条协议》。1954年,尊者达赖喇嘛前往北京,当时与中国领导人毛泽东为主的大部分中共高层官员进行会晤,并为藏汉民族之眼前和长远利益作了不懈努力。然而,中共政府撕毁自己的承诺和协议条例,对西藏人民肆无忌惮地采取诱惑强暴等各种手段进行威胁。因此,于1959年3月10日,西藏首都拉萨暴发了藏人和平抗暴事件。同时,尊者达赖喇嘛被迫离开自己的故土,流亡印度。

  流亡印度后,尊者达赖喇嘛高瞻远瞩,为着解决西藏问题,以及使流亡藏人逐步走向自由民主制道路,于1960年9月2日成立第一届西藏人民议会,至今已是第十五届了;在行政建设方面,当时流亡政府还设立了宗教事务部、内政部、经济部、教育部、外宣部等各部门及其下属机构;而且为了使流亡藏人不分散于印度各地而组建藏人定居地;为学习和传承西藏宗教文化而建立各寺院;尤其是为青少年能够学习本民族语言文字,以及现代科技知识而建立流亡藏人各学校等。在民主建设方面,1963年颁布《未来西藏宪法精要》;1991年议会制定便于流亡藏人实施的《流亡藏人宪章》及其有关法律法规,使西藏人民议会逐步成为名符其实的立法机构;2001年开始流亡政府首席噶伦(总理)直接由民众一人一票选举产生;2011年,尊者达赖喇嘛将所有的政治权利移交给由民众选举产生的领导人等等。目前,流亡藏人组织已经是具备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且相互监督制约,并拥有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务员选拔委员会、审计署等独立部门的完善的民主制政府。

  同理,藏中问题采用和平、非暴力,对话来解决的双赢“中间道路”不仅是尊者达赖喇嘛针对客观形势提出的思想精华,也是西藏人民议会针对民众对这一思想的支持及意愿,于1997年一致通过决议的方式制定的的政策。何谓“中间道路”呢? 中间道路就是西藏人既不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所统治下的西藏现状,也不追求西藏历史上的独立地位,而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以内寻求所有藏人得到名副其实自治,这就是“中间道路”政策。

  就西藏方面,1979年当时中共实际领导人邓小平提出:“除了西藏独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的提议以来,当即就作出了和谈的积极回应并作了许多努力。从2002年藏中和谈再次得到恢复至2010年,虽然先后共进行了九轮会谈,但因都没有实质性进展,且中方既缺乏诚意,有无任何积极回应的情况下,两位特使不得不请辞了。即使在这样的情势下,藏人行政中央第十四届噶厦还是于2012年6月3日发表声明:提出“相信对话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途径,西藏领导人重内在实质而轻外在形式,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已经充分做好了对话的准备”。而且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多次重申了这一申明。

  现在,越来越多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也对西藏问题表达了理解及支持意愿。同样,海外许多中国知识分子支持西藏的行为可以从举办这样的会议里可知晓。可以说,这些行动也是对中国领导人提供的一个最好机会,因此,我要强调,中共应该放弃僵硬的高压强硬政策,制定出合乎21世纪时代潮流,以宽容和谐的态度解决问题的对话机制。

  西藏境内的藏人对中共的现行政策深感不满,这是很显然的。大家都知道,自从80年代到2008年;再从2009年到2012 年的三年中,境内藏人对中共的暴政采用不同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举行了和平抗议活动。最让人忧心的是,目前境内藏人接连不断地掀起自焚浪潮,令人震惊的自焚数字还在急剧增长。从2009年到2012年,先后有95 人以自焚形式抗议中共的暴政,其中80人已牺牲。同样,在流亡社区也发生了一些自焚事件。自焚烈士们的意愿及诉求基本上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让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西藏要自由!”“要保护西藏宗教、文化、语言”等等。有些自焚勇士最后还留下了遗嘱,这些在国际上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同样,在中国内地民众因不满政府而爆发的抗议事件也在经常发生,抗议者行列中也出现许多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如;刘晓波、艾未未等等。虽然,中共一直巫称尊者达赖喇嘛为“分裂分子”,但这一做法实际上威胁破坏着中国的统一与稳定。比如; “六•四”镇压事件中有多少中国学生失去了生命,但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共会平反“六•四”,官方对受害者及其家属非但没有任何赔偿,且始终充耳不闻,导致许多中国人对政府的不满而产生离心力,并遭致国际组织对中国糟糕人权记录的批评与指责。对西藏问题也是如此,中共对西藏文化的破坏,同化殖民藏人的僵硬政策不但使藏人的离心力越来越强,而且美国国会及欧洲国会也通过了许多支持西藏的决议案。

  我们的期待和希望是,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习近平等重新审视西藏现行政策,为缓解西藏紧张局势,给予藏人自由及尊严而重新启动藏中和谈,并着手进行国际认同的政治改革,这极为重要。这样,西藏民族的抗议才会有停止,藏中彼此间才能产生友谊和信任。如果能这样,不仅仅在西藏,中共的形象和声誉汉人中间,在国际社会也能得到提升。这不只是经济利益,而且对人类的基本自由、和平、法制都有密切关系。

  西藏地处亚洲腹地中印两个大国之间,被誉为“亚洲水塔”之称,因此,当今全世界都认为西藏的地理环境极为重要。若能解决西藏政治问题,这不仅有利于亚洲各国的安全,而且有益于处于亚洲之诸有情。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目前,中共官方媒体对西藏境内发生的事件进行大肆歪曲宣传,这对制造藏汉两个民族间的矛盾和冲突有很大的危险性。因此,应该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并以正视听,消除影响极为重要。我们无论处于何方,要诚心解除两个民族间存在的误解,对本民族内部也要搞好团结,同心协力,和衷共济,这也极为重要。更进一步地讲,我想呼吁大家,西藏问题只有通过对话才能得到解决;中国境内广大民众也需要享受每天的自由与和平,实现这些都需要大家的鼎力相助。今后,举办类似这样的会议,我想说西藏人民议会愿意提供任何便利及条件。特此,向前来参加这次会议的各位华人老朋友、新朋友,以及西藏与会人员一同表示衷心感谢!

  最后我想说,尊者达赖喇嘛的毕生事业是对世界传播慈悲、容忍等来提升人类的道德品质;促进各宗教间的和谐发展,以及提倡非暴力原则等。尊者引导人类所作的利生事业引来了全世界人民的赞颂、崇敬和爱戴。我认为中共政府也应该要抓好这个重要机会。预祝为期两天的会议圆满成功!并希望这对藏汉两个民族带来更大利益。谢谢!扎西德勒!

2012年12月29日
于澳大利亚悉尼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