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两年,香港人的移民意欲随着北京强硬态度升温而改变。到近期,有能力移民的中产人士已由年初时期的计划阶段发展到坐言起行的地步。记者翻查了近期多项统计数据,亦引证了这现象。有正在落实移民计划的被访者表示,对香港政治和金融体制,已完全失去信心。

Rocky(声音经过处理):“原来所谓的国安法是用来针对反对声音,再加上香港的法例越来越像是跟着中国那套走,感觉法治不再存在。我对前景没太大信心。”

少数中产人士和Rocky(化名)一样,因应香港政局不明朗,在2019年开始已打算移民,并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迅速移民准备,包括续领俗称“ BNO”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申请离岸户口等。Rocky认为,《港区国安法》立法后,已清楚显示,现在的法例只为打压异见声音。而早前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及其家人银行户口遭受冻结一事,更令Rocky对香港长期引以为傲的金融体系完全丧失信心。

Rocky:“这事件不只是政治问题,将会影响到你的钱。这件事也引发我去申请离岸户口。其实我很早之前已经申请了离岸户口,不过一直没有理会它,而事情后也会去做些事情事情管理户口。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名人,但我也有这个忧虑。”

香港政局越动荡港人越希望移民

人大会议主持人:“请按投票器,赞成2878票,反对一票,弃权6票,宣读完毕。通过!”

令部分香港人死心的时间点,就在今年7月港版国安法通过前后。

本台记者翻查谷歌搜寻趋势,发现跟移民有关的关键字,例如“移民英国”,“移民台湾”,“移民移民”及“移民加拿大”,都成为热搜;另一组热门关键字则和离岸户口相关,包括“离岸户口HSBC”,“离岸户口渣打”,“离岸户口Citibank”及“离岸户口DBS”,以上银行全是香港外资银行。

记者还发现,在“移民”这组关键字中,所有关键字在5月17日至23日期间的搜索率急升,而当时《港区国安法》已纳入全国人大会议的议程;至于“离岸户口”这组关键字,所有单独的关键字在5月24日至6月6日期间出现上升趋势,在此期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向国会表明,不再视香港为高度自治,,不再保证香港可获归退前的特殊支出,港股当时亦大幅减少。前民主立法会议员许智峰上周四(3日)宣布流亡后,他和家人的银行户口遭到冻结,而“离岸户口Citibank”的搜寻热度随即飙升,甚至超过5月的升幅。

港人移民逃难已到了起而行的阶段

到近几个月,港人移民逃难的预期不再进行计划阶段,更是付诸实行,其中申请签发“无犯罪纪录证明书”(俗称“良民证”)是进行移民的最后阶段。本台比较警察在2017至2020年签发“良民证”的数字,发现自反送中运动起,每月平均签发超过3,000个“良民证”,创近年新高。踏入2020年,签发量因应疫情关系而有所回落,不过《港区国安法》立法后,数字又重拾升轨,由5月的1711个急升至6月的2782个,之后维持每月平均签发2600个“良民证”。

经济学者:走的人主要是中产和中下产人士

经济学家罗家聪估计,目前正计划移民的大部分是中产及中下阶层,他们相对享有较多移民空间“最贫穷的和最有钱都走不了”,前者是因为资产太少难有额外资金移民,而后者是他们可能手持很多物业,不容易将其抛售。他又指出,过去港人开设离岸户口主要是为了投资考虑,不过通过香港政局不稳,尤其是近日许智峰和他的家人被冻结户口,相信港人未来移民意欲会按照香港时局而改变。

罗家聪:“最有钱的那些,像李嘉诚那些人,走剩几个百分比会比较少。但你看到(主要地产商)的二代,三代,大部分是人大政协,他们走不了,他们拿着很多地。所以一定是那一层下面的人才有条件说走。”

学者:港人财产与人身安全有即时危险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分析,称港人在这波移民潮的心态与97年移民潮有明显分别,国安法的实施成为推动港人移民的主要因素,让他们感到有即时危险。

钟剑华称,80,90年代两次移民潮,主要是港人对回归没有信心,但当时香港处于民主化阶段,政局是稳定的,政府越来越问责。当时大部分港人抱观望态度, “可能先安排家人过去,自己在香港赚多一两年钱”,很多不急于马上就要走。那样波移民潮却明显看到,现在港人急于准备进行移民安置。

钟剑华:“现在走的那些人,一来是为子女升学着想,不想子女被人’洗脑’,也有很多人是对香港政局感到担心。那种恐慌性比以前强。现在港人不是面对一个因此,现在申请移民的数字,申请离岸户口的数字反映,港人的行动和决心真的会受即时发生的社会事物影响。”

他认为,把这波移民潮看为“逃难潮”并不完全错误,因为的确有部分港人因为香港政局要沦为外国难民,例如许智峰、梁颂恒等人。

记者: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许书婷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