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子立

李伟东先生的中国战略分析智库在元旦期间发出来三篇宏文,分别是对中美关系和人类前景的宣言对共产党和习近平的建议书,以及对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的建议书。鉴于其中的宣言话题宏大,对美国政府的建议超出了本人的学养,在此仅仅对其给中共和习近平的建议书略作评判。

简而言之,本人的意见可归纳为标题里的三个成语。苦口婆心是建言者的态度,从共产党的自身利益和中共党员的民族属性出发,力劝中共当局进行政治改革,迈向民主宪政。可惜这些大道理对于习近平以及拥护他的中共强硬派是根本听不进去的,可以说是对牛弹琴,因为以习近平对政治学的认知,是不会理解更不会认同这些符合政治常识的道理的。更重要的是,这些建议跟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利益集团的自身利益是矛盾的,让习近平放弃权力也就是与虎谋皮。

下面针对建议书的里具体内容,根据原建议书结构分别作出评论。

关于国家的目标

在前言部分,作者指出当代中国两大任务:一、建设自主、强大、统一的国家;二、建成现代民主政治体制。 作者把民主作为实现第一个目标的条件。

在习共看来,第一个目标当然是承认的,但民主完全不必要。你给习共讲一百个民主对第一项的好处,习共就可以列举一千个民主对第一项的危害。而且习共的道理并不比你更差。譬如,你强调民主有利于国际环境,可真要民主了,台湾、新疆、西藏要独立,你怎么建设统一国家?不统一如何强大?

所以真正要实现民主,民主的好处绝不是为了大一统,尽管从数百年后的前景看,民主导致国富民强会产生强大的吸引力促成更大范围的政治联合,从而造成大一统的有利环境。从可预见的未来看,由于台湾长达七十多年的隔离,由于中共在新疆和西藏的残酷镇压历史,民主化和自由化确实会产生国土分裂的危险。 真正的民主主义者只能面对这些风险,为了人民生活在自由、安全和公平正义之下,只能放弃大一统的绝对目标,而把人权提高到最重要的地位。而把民主作为保证人权的最有力工具。

关于中共自身改革

作者认为中共应该实现两个转型:理念转型,亦即放弃马克思主义,还有组织转型,放弃革命党的组织结构,变成当代政党。作者还为此提出了5项具体建议。这些建议都是顺应民心和历史的正义之举,可惜习共根本不会接受。

对马克思主义,共产党人从内心里其实从邓小平时代早就放弃了,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就是个正面尝试。但是,没有了马克思主义的外衣,共产党的合法性又如何解释呢?是不是要承认当初搞革命就搞错了?假如中共按照提议改名不叫共产党,其极权主义的党纲和政治纪律不都要改变吗?所以习近平数次强调不能忘记马克思这个洋祖宗,是有他自己理由的。

作者建议的组织转型,恰恰是习近平最反对的。习近平的独裁权力只能来自金字塔结构的共产党组织形态,再依靠一党专政,把权力触角延伸到社会各个角落。没有下级绝对服从上级的组织结构,习近平不过是个经常念白字的初中文化老红卫兵,还有谁会听他的话呢?

所以对中共自身改革的建议,对习近平就等于与虎谋皮。

关于政治体制转型

作者可以理解民主转型不易,故按照循序渐进的方法提出改革的5条建议。包括放松言论管控,取消党化教育,改革代议机构,逐步司法独立,重构地方自治。这些建议如果实施当然利国利民,皆大欢喜。假如是胡温时代,即便中共不会采纳,至少作者还可以身在国内呼吁。可惜的是,这些建议跟习近平的治国理念完全相反,以至于今天如果作者在国内公开呼吁这些措施都可能被投入监狱。

对于习近平来说,这些都是违背毛主席路线的,是违背其政治直觉的。习近平除了背书单,对于当代权力制衡、地方自治、公器公用、人民主权、民主和自由的划分、市场经济的本质这些政治学原理完全是不懂、不学、嗤之以鼻的态度。所以说这些建议只能是对牛弹琴。

关于对习共若干政策的评判

关于防治新冠瘟疫,作者批评的当然有道理。但是习近平不但不会听,反而把一切逆耳之言当成对他权威的挑战,他假如具有皇帝的名分也一定是个昏君。地球人都知道处理李文亮搞错了,但是习近平不但不悔改,还在继续变本加厉迫害类似李文亮的陈秋实、方斌、陈玫、张展等人。

关于“中国模式”,习共更是无比自信。现在美国大选搞得连自由派公知都分裂了,对于习共来说,更是渲染民主失败论的天赐良机。反共的自由派里都有差不多一半人认为美国民主选举、议会制约、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媒体监督都彻底失败,又如何能让一直以民主为敌的共产党反而把美国看成成功的榜样呢?

关于历史叙事

作者力劝习共放弃宣传口风,不要再以永远正确自居。假如中共领导人是胡耀邦、赵紫阳,这样的话也许会听的进去。听从这样的劝谏,或许对执政党有长远的好处,但是对于习近平这样正在努力强化专制极权的领导人,当然也是对牛弹琴。

关于中国政改的紧迫性

作者认为,由于存在“贪腐”、接班人问题、文化创造力、公民权利、民族问题、港台问题、外部冲突等诸多在专制体制下难以解决的死结,所以中共一定要进行民主政治方向的政治改革。从国家利益来说,这些担心都是有道理的,哪怕对于真有民族主义情怀的开明专制领导人,也会仔细考虑的。可是习近平的思路却是完全相反,而且他认为他目前的做法是对付这些挑战的最好方法。

对腐败使用雷霆手段打击,同时用专制作为腐败的培养基,这如同一幅漫画里习近平围绕一堆屎拍苍蝇,那是永远拍不完的。习近平虽然学问低,但心眼一点不少,这个简单道理他当然明白。可是他有他的道理。首先人人腐败了,他才好抓别人的辫子,才能打倒政治对手,让其他高官乖乖听话。如果中共高官一个个都非常清廉,谁还非听他一个白字博士的话呢?其次,一直打着腐败,让老百姓觉得他是值得期待的,借此巩固其权威。还有,反腐败的钱怎么处理还不像税收的钱那么严,巨额资金成为他更随意支配的资源。最后,借反腐败,可以把官商勾结的民营企业家控制在手心,把垄断国企腾空给自己的派系。

独裁体制的接班人困局对于整个王朝当然是阿克琉斯之腫,但是对具体的独裁者来讲,“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反正也不是传为给自己的儿子,比专制君主的考虑更不必长远。

文化创造力对于习近平来说,如同“小资产阶级”享乐,根本无足轻重。习共看重的是制造航母、火箭、尖端武器、网络监控这些对内对外显示真正力量的高科技,自己培养不出来还可以派人到美国去“学习”。文化是为其政治服务的,所以只需文化上强调爱党爱国就够了,哪怕是偷是抢,只要是为了党国利益就是道德高尚,习共需要的就是这样的道德文化,哪里需要什么文化创造力?

公民权利和新闻监督在习近平看来更是要不得的毒药,这对于任何有独裁倾向的政治领导人来说都是竭力排斥的,何况是要当终身领导人的独裁者。

民族问题后面再评论。

港台问题上,作者的告诫对习近平更是与虎谋皮。在习共看来,如果容忍香港的法治和台湾的民主,那就谈不上统一,就算有了这样的统一也将会对习共构成更大的威胁。因为这样的统一会导致老百姓自由出入港台,看到那里的人民生活在自由民主、社会公平之下,自然会对共产党产生离心力。何况那里还保留着对共产党虚假宣传的证据,比如香港的六四纪念馆,会让出入港台的大陆人被封起来的耳目重新开放,这对共产专制会造成致命威胁。

外部冲突对习共也不是应付不了的挑战。首先习共的价值观里,经济利益是第一位的,用金钱收买加上利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进行恫吓,对于绝大部分中小国家是有效的。比如在27个民主国家控告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穆斯林大规模侵犯人权时,却有包括诸多穆斯林国家在内的54个国家支持中共的做法,比反对者多了整整一倍。其次,民主国家也并不一条心,川普政府在国际上的退缩正中共产党下怀,中国借机在亚太、欧洲参加了新的经济联盟。对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敢于挑战中共的国家实行重点打击,这就是战狼外交的理由,惩罚一个,其他国家就不太敢大声嚷嚷。总之,只要没有美国这个领头羊联合民主国家一起上,习共就根本不害怕所谓外部环境的恶化。

关于两岸关系

由于作者在大一统上跟中共的思维类似,所以这里的建议并没有新意。唯一跟中共不同的是加上了保持台湾民主的条件,无论大陆是否民主,台湾一定要继续民主下去。

作者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习共的总目标恰恰就是要消灭台湾的民主。前面已经说过,一个中国之内但是又保持民主独立性的台湾对于中共的威胁要大于独立的台湾。台湾独立对习共的最大打击是挑战其声望,因为习的权威来源之一就是建立在维护国家统一这些宏大而强硬的承诺上。

由于台湾分隔太久,老一辈的乡情基本散去,新生代都是只以台湾为祖国,实际上两岸的统一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基础。从大陆人看,古人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两三代人之后就是另一家人了。假如两岸因为人种和文化渊源可以统一,那么新加坡也可以统一进来,为什么不把收复新加坡作为选项呢?对于政治统一的历史和社会基础的丧失,作者可能看得还不是很明白。

关于民族问题

对于少数民族,习共根本没有打算学习美国这个民族大熔炉依靠民主、平等、法治的解决方案。习近平了解的历史还是毛泽东时代课本中讲解的古代民族厮杀的历史。习共听到的是成吉思汗屠灭了无数异族至今受到顶礼膜拜的历史,看到的是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无法和平共处的现况,相信的是只有像日本人那样民族纯粹才能长治久安。这就是习共非要改造维族、藏族、蒙古族使之逐渐汉化的根本原因。

作者呼吁中共尊重少数民族的人权,这当然是符合人类文明标准的。可是习共已经下定决心要通过根本性改造取消少数民族的文化根基,只留下唱歌跳舞放牧等生活习性,从而在根本上消除新疆和西藏分裂出去的可能性。这样的改造工程不可能不激起维藏等少数民族的反抗和抵制,对于反抗者的镇压则构成了更残酷的人权迫害。

对于崇拜欺诈和暴力的习共来说,不会相信怀柔政策走的通。他们很可能认为,从毛到胡温,对于新疆和西藏都是使用怀柔政策,结果越来越坏,所以干脆不如实行文化灭绝,彻底同化来的痛快。但是这种政策注定也是失败的,首先不可能像成吉思汗灭花剌子模或者乾隆灭准葛尔一样肉体消灭殆尽,家庭自发传承的历史文化自然也无法消灭。其次在这种残酷镇压中,中国官场的道德水准更加低下,不择手段和各种残忍都会出台,导致政治斗争更加野蛮,从而带领整个中国社会也离人类文明更远。

关于对外政策

作者详细分析了中外关系的几个方面。对于最重要的中国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关系,作者认为是有利益冲突,尤其是中美之间有国家利益之间的冲突。作者建议把中国自身的制度性变化当成下活这盘棋的入手点。

笼统来说,这种分析是对的。从川普上台后跟欧洲、日韩的关系,从英国退出欧盟,可以看出民主国家也不是铁板一块,尽管有相同价值观,但各自国家利益不同。作者的建议也是有道理的,自身的改变,尤其是战狼外交的改变才可能缓和同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

但是作者也许是不便说,也许是考虑不足,没有指明这个困局的根源在于中共和中国的利益是不一致的,习近平个人和中共的利益也不是一致的。战狼外交对国家利益虽然有损伤,但是对习近平个人是加分的。首先维持了其对外强硬的形象,还没有走出暴力崇拜传统的中国人很重视这一点。其次,让西方国家明白,中国的核心利益就是共产党的利益,而共产党的核心利益就是习近平的权力。任何威胁习近平统治的对华政策,就等于危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就绝不会让步。

只有牢牢记住“朕即国家”这个原则,才能明白中共的对外政策出发点。

对于朝鲜无核化,当然对中国有好处,但是这关系到金正恩的权力,是朝鲜的核心利益所在,是朝鲜不可能让步的。非要危及朝鲜的核心利益,就要变为敌对关系。但是两相权衡,显然维持朝鲜的独裁体制更符合习近平的权力需要。至于让朝鲜民主化的建议,不仅跟无核化一样不可行,就是习近平自己都不可能答应。只有维持世界上的小国大部分处于专制独裁状态,习共才容易进行收买和胁迫。要是都变成丹麦、挪威、瑞典这样民主富裕又关心世界人权的国家,习共在国际上就施展不开了。

钓鱼岛问题上,作者建议不要为无人小岛伤了和气。 这个建议恐怕是唯一习近平能听的进去的建议。但是就算听的进去,也不会表面上接受。原因无他,也是面子问题,涉及到国家领土统一,已经高调了好多年,立场一旦软弱,就会危及习共的权力稳固。

南海争端上,作者也建议习共让步,这个恐怕没有钓鱼岛那么容易。对中共来说,没有拿到手的,可以说尽好话,或者公开耍无赖,只要拿到手就好,实在拿不到,也别伤了领导人的核心利益。但是对于已经拿到手的,你让中共出让一部分权力,这就不太可能了。中共现在已经在南海上那几个岛礁做了全面扩充,本来不大的永暑礁已经填海建设的比南海最大的太平岛还大几十倍。吃到嘴里再吐出来是不可能的。假如将来中国民主化,也不会炸掉填海工程,只会开放为民用旅游胜地。没有了军事威胁,美国等海洋大国也就不积极了,跟周边国家之间的矛盾也仅仅是一点经济利益冲突,并没有多大。

对于中印领土争端,作者的建议跟钓鱼岛类似,是中共可能听取但不会明确表态的。这里的冲突对于习共也仅仅是面子问题。

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像朝鲜的“主体思想”,只是习近平给自己造势的一部分。赞同则喜,反对则怒,至于跟国家政策倒没什么太大关系。

小结

原建议书以小结17点结论作为结尾。建议书承认是一份改良主义的呼吁。在胡温时代,我们见过不少民间学者的呼吁,有些还起了相当大的作用,比如取消收容遣送制度的五博士上书。那时候甚至中共的温家宝总理也还在言论层面上赞同普世价值,赞同自由民主。可以说,在习近平之前,中国还有改良的希望,还有改良派呼吁的空间。但是,习近平上台八年来的倒行逆施,已经完全消除了改良派的发言空间,这样的呼吁无论从习共的角度,还是从自由派的角度,都不会认真对待。这是个时代的悲剧,也是中国处于至暗时刻的必然结果。尽管如此,李伟东先生和中国战略分析智库为中国和平转型到民主化所作的努力,仍然是令人敬佩的。只有民主人士团结起来而不是互相诋毁、互相拆台,才有可能形成改变中国的力量。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