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近日通过官媒就中美两国关系作出表述,希望与新一届拜登政府展开对话。王毅说:中美关系已经来到新的十字路口,也有望打开新的希望之窗;希望美国新政府重拾理性,重开对话,两国关系重回正轨,重启合作。他认为,中美关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当政者对中国的认知出现了严重偏差,把中国视为所谓最大威胁,并由此采取了完全错误的对华政策。美方全面打压遏制中国、企图挑起新‘冷战’的做法不仅严重损害两国人民利益,也给世界带来极大危害,注定会走向失败。

张杰点评

王毅的隔空喊话显然是习近平的意图,修复中美关系,重回美国绥靖政策的老路是目前中共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习近平在对拜登贺电中说,他希望两国秉持不冲突不对抗、合作共赢的精神,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

近来,中国在修复中美关系问题上已经动作频频。王毅上个月曾表示,希望拜登胜选能使美国对华政策重拾客观和理性。11月24日,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在《纽约时报》上发表题为《中美构建合作:竞争关系是可能的》的文章。

与中国狂摇橄榄枝不同的是,川普政府对中国的打击力度有增无减。不久前,美国政府对十四名中国人大副委员长列入制裁名单;将几十家被指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2020年最后一天纽约交易所发出声明指出,中国电讯、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香港将会在1月11日被勒令停止交易。

总统当选人拜登上个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将会对美国和中国的贸易关系进行全面审视,征询美国在亚洲和欧洲盟友的意见,采取一致的应对策略。拜登说:“我不会采取任何即刻的举动,对于关税也是如此,。”12月28日,拜登发表演讲强调,美国与盟友要组成联盟对抗中国在贸易丶技术与人权等方面的侵权行为。当我们建立由志同道合的伙伴和盟友组成的联盟时,我们的立场将更加坚定。

王毅向拜登政府伸出橄榄枝,中美关系能够破镜重圆,美国会重回绥靖政策的老路吗?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美冲突的实质到底是什么?

王毅在采访中说:未来的世界不应当也不可能让中国变成美国,而应是美国使自己成为更好的美国,中国则必将成为更好的中国。综合中国政府的观点,中美关系破裂源于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害怕被中国超过,所以千方百计打压中国。

中美冲突真的是修昔底德陷阱吗?国务卿蓬佩奥的中国问题顾问余茂春对这个问题给予了回答。他说这个命题根本不存在,因为它是基于两个根本错误的出发点。第一、修昔底德陷阱是说一个老牌的正在衰落的强国对于一个新兴的强国自然会发生冲突,这完全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美国不是一个没落的国家,指导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而马列主义一个根本信条是相信帝国主义每天都在烂下去,是在日益没落。美国一旦有什么问题,他们就振奋起来,以便证明他们对列宁主义信仰的正确性。但是,美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全球影响力、军事等许多方面是一个超级大国,是一个强盛的国家,表现出来的纷乱和党派争斗正好反应出美国社会的活力。美国人对自己立国的根本原则和价值是非常信任的,而中国看似强大,但实际上虚弱,一个任志强就可能把中国政治牌局打翻,一个蔡霞就可能造成重大事件,一个公民记者张展就可能让中国隐瞒疫情曝光于天下。修昔底德陷阱命题的第二个误区是把问题局限在中美之间,实际上现在美中关系的问题是中国和全世界所有国家的问题,不是美国这个帝国不满意中国的崛起,而是中国崛起方式与所依赖的实力对全世界现存的民主与自由秩序造成很大威胁。所以修昔底德陷阱是一种非常过时的说法。

第二,中美还能重温旧梦吗?

《北京之春》网刊主编陈维健说,合作竞争这个政策与前几任美国政府的政策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但是我们看到这个合作竞争谁胜了呢?中美合作,美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新闻等领域都在合作中被中共渗透,大批这些领域中的人士被中共贿赂收买,大量的技术被偷。美国企业到中国必须转让技术专利,美国记者不能随意在中国采访,中国记者则可以在美随意采访。美国驻中国官员不能随意会见中国民众。中国驻美官员则可以有随意邀请美国人。美国的社交媒体不能在中国使用,中国的社交媒体在美国畅行无阻。一句话中美合作完全是在不对等之下的合作。

那么竞争呢?竞争更是以美国的失败告终。我们看到在全世界的范围内,中共的势力在扩大 ,联合国基本已被中共操控。连人权这样的机构都是如此,卫生组织虽然并非重要机构,但是这次新冠疫情一来,就可以看出中共操控世卫组织的后果是多么地可怕,多少条性命因世卫组织跟随中共说谎而丧命。在南海更是看着中共将那些荒岛建成了军事基地,扩大战略能力。在台湾问题上中共步步紧逼,连航空公司都不能标注台湾,所有的航空公司只得附首听命。香港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城市,作为有国际协定的城市,中共公开撕毁扬弃承诺,美国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不要说西藏,新疆,以及中国的人权问题了。在合作竞争的政策之下,美国输得惨不忍睹。

我认为,习近平要修复中美关系就必须解开两个死结,那就是香港自治和维吾尔族人权问题,但这对习近平来说是不容谈判的。

习近平是带着红色帝国梦上台的,他要兵不血刃统一台湾成为中国的统一之父,要成为世界领袖与美国分庭抗礼。但香港人打碎了他的梦想。用一国两制为诱饵实现台湾统一已经不可能,唯一有效的道路就是强权,用武力统一。

余茂春指出,香港不单纯是美中两国的角力点,香港问题反应的是中国和整个世界之间的对立,是中共背弃了对全世界的承诺。香港是中国政府政策的牺牲品。在香港问题上,美国没有党派纷争。涉及香港的种种法案,在美国国会是一致通过的,美国总统只是顺应民意签署了法案,所以美国行政当局与立法部门在香港问题上看法是相同的。不管拜登入主白宫或川普继续留任,他们对香港政策不会有任何实质改变。

中国与西方解不开的第二个结就是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政策。中共2014年就开始建立新疆再教育营,这些被中共称为“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是“教育转化培训中心”。中共通过这种滥杀无辜恐吓维吾尔人:出路只有一条,要么接受同化、奴役,做顺民,要么被抓捕、消灭。

余茂春说,新疆维吾尔人有较强的国际社会的联系,中共要找借口来镇压,只能说是恐怖主义,但这个说法站不住脚。中国政府以前把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也说成是恐怖主义分子,但达赖喇嘛作为宗教领袖,是绝对反对暴力和恐怖。即使有少数人采取了法律外的恐怖行为也不代表所有维吾尔人应该被中共残酷镇压。中共对维吾尔人的镇压首先是打击精英人士,例如教授、医生、记者、编辑和学者之类的人。所以,中共最怕的根本不是极为少数的恐怖主义行为,而是维吾尔人的民族意识和宗教信仰。中共对所有有组织的宗教团体都抱有深深的敌意,包括伊斯兰教、基督教和法轮功都是如此。种族灭绝有国际标准,有严格的法律界定。凡是以种族、宗教或不同社会团体而来对整个团体进行镇压,都可以列在种族灭绝的范围之下,因为他采取的政策是一刀切,是全方位的,不论大人小孩或信仰层级差异,都当成镇压对象。这是界定种族灭绝的重要标准。

第三,拜登政府会重回绥靖政策吗?

12月30日,欧盟与中国宣布达成了双边综合投资协定,这项为时七年的艰苦谈判至此结束。在欧盟方面看来,这个协定帮助欧盟取得了一些主要的进展。明年1月20日,美国拜登政府将入主白宫。一个问题需要回答,美国会重返绥靖政策的老路吗?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沈丁立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在亚太地区安全议题方面,川普政府的一些战略遗产已不可能推倒再来,拜登政府只能奉行没有川普的“川普战略”。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安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亨泽克说,无论谁当选,对华政策都是一个在美国有广泛共识的议题。他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有相当明确的共识,在两党的外交政策圈内都是如此,这是由与中国挑战的性质所决定的。” 

与拜登当年在白宫时期相比,习近平的野心勃勃,中国的强势崛起,美国两党对中共的威胁已形成共识,拜登对习近平的看法也出现根本性改变。去年初民主党内部初选时拜登称习近平是“恶棍”,“一个没有半点民主意识的家伙”,他的团队已经把新疆大规模关闭维吾尔人直指为“种族屠杀”。

余茂春认为,不管谁当总统,他毕竟是美国的总统,他一定是按照美国人民的利益来考虑。对华政策并非是川普政府所制定,它是两党的共识。中共的行为不会有根本的改变,因此美国这些理念方针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中共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和崛起已经成为世界自由民主的威胁。川普政府最大的外交政策贡献是不再将中国当成外交关系的一张牌,而且改变了尼克松政府以来的“求同存异”的政策。中国在国际上的孤立不是美中冲突所致,而是中国与整个文明世界的对立。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国希望改善中美关系的愿望是急迫的。习近平的极权主义是对内暴力统治,对外经济开放。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壮大中国经济,并最终摧毁西方文明世界。但这也决定了习近平处于极权和开放的矛盾之中,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极权排斥开放所必需具备的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这个矛盾导致了习近平既无法满足中国人民的愿望,也无法与世界和平相处。已经看清极权中国本来面目的西方文明世界是不会继续登上中共这艘贼船的。王毅空摇橄榄枝只能是自说自话,真正应该做出改变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自己。一句话不放弃极权专制,中国就永无宁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