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报评论员 杨子立

今天是美国第46任总统拜登就职的日子,正如拜登在就职演说中所说,就职庆典不是在庆贺某个总统候选人的获胜,而是在庆祝民主的胜利。

2020年11月3日的大选投票,把美国近几年社会撕裂的现象推向高峰。川普无视其团队的选举诉讼无一胜诉的事实,没有根据地不断指控拜登“盗窃”了选举,直到酿成今年1月6日数千激动的川普支持者冲击国会事件。所幸的是,一月6日之后,川普没有再继续煽动其支持者的抗议,新总统的就职典礼也顺利完成。

拜登总统呼吁美国人团结起来,战胜疫情、仇恨、暴力,和极端主义。

瘟疫夺走的美国人的生命已经超过了二战,再也不能“无为而治”了。而防治大规模瘟疫的第一步就是严肃对待。拜登从竞选到就职,除非必要,在公共场合始终带着口罩,这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不要说联邦制总统没有权力防治疫情,总统的话总是有最多的听众。当美国人团结一心对付病毒的时候,瘟疫就可能被压低到普通人不会面临威胁的地步,并随着疫苗的推广而彻底消失。

大选舞弊的谣言,严重伤害了美国人对民主的信心。但是美国经受住了考验。川普提名的大法官没有偏向川普团队的虚假指控;川普任命的内阁没有按照川普的意愿强行宣布存在规模性舞弊;川普一党的乔治亚州务卿没有接受川普长达一小时的威逼利诱;川普的副手彭斯也没有顺从川普去阻碍议会的认证程序。坚强的美国不是魏玛共和国,美国出不了希特勒。仅仅靠总统及其亲信天天重复而传播的谣言,经不起事实的检验,也必将随着其源头的消失而灰飞烟灭。法兰克福服务器在哪里?谁还在坚信Dominion投票机专门设计成舞弊机器?冷静下来的美国人民肯定还会有进一步的反思。

有人说,川普代表了美国一半人民的希望。当川普代表美国两大政党之一竞选下一届总统时,他确实代表了一半美国人的理念。但是当他寄希望于民粹主义和反宪法的手段维持其权力时,他已经背叛了美国民主,所以他被美国人民抛弃也成为必然。当然有人会争辩,他还有无数铁杆支持者啊。是的,任何一个伶牙俐齿的善于演讲者,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都不会缺乏支持的民众,哪怕吹牛说谎,都会有很多心甘情愿为之驱使的粉丝。但是那7400万投他的票的选民,可以说绝大部分是支持共和党的理念,只有极少一部分才是他个人的粉丝,尤其是在舞弊指控烟消云散之后更是如此。

川普不是救世主,拜登也不会是,因为世界上根本没有救世主。我们不能期待拜登一上台瘟疫就会立即消失,商店就会立即恢复营业,工作机会就会立即暴增。苦于中共独裁统治的华人也不能指望拜登会马上把和中共的斗争作为其任上最主要的任务。拜登只是在恢复美国的常态。从拜登的经历和他从竞选到就职的演说,我们可以推断,一个民主的、自由的、充当世界民主灯塔和民主国家领袖的美国应该是什么样子,拜登就会朝那个方向努力。

美国的伟大在于其国父们奠定的民主。在民主制度的庇护下,美国人民自由自在的生活,每个美国人的聪明才智得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从而成就了自由、强大而富庶的美国。美国的政治家们和艺术家、企业家、科学家、文学家、体育明星等精英一样,是术业有专攻的专业人士。所以,包括总统在内,政治家们在宪法的框架内做他们本分的工作,就是在为美国的伟大做出贡献。美国不需要特立独行到要打破宪法秩序的政治家,那不是重塑美国伟大的英雄,那是动摇国本的野心家。

在新总统拜登的领导下,美国将会恢复民主的活力,也必将恢复民主带给美国的荣光。对于寄希望于美国来促进中国民主和人权的人,不必对川普的离开感到失望,而是应该感到庆幸,因为只有恢复了民主活力的美国,才能承担起维护和促进世界民主的重担。

那些寄希望于川普的自由派华人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习近平的铁腕镇压和无孔不入的全民监视,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监狱。每个中国人都是监狱中的囚徒,根本无力对抗冷血专政机器的镇压。因此,只要有外来的对中共的压力,无论是正义讨伐还是另有目的,很多心情急迫的自由派华人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而川普尽管有各种个性上的缺点,其对中共展现的强硬策略正好符合自由派华人的期待。然而,尽管心情急迫,如果病急乱投医,后果必定是南辕北辙。川普发动的对华贸易战没有提出任何民主和人权上的目标,甚至连追求市场公平的打破互联网防火墙的要求都没有提,最终以中国多买美国农产品而结束。随着中共无视法治、践踏人权愈行愈远,美国出台了诸多有关中国的人权法案,这是民主美国对独裁政权的正常反应,并非川普的功劳。川普在离任前最后一年对华表现的强硬姿态,既是民主国家领导人的应有反应,也有其个人竞选的目的。

关于拜登接受中共收买的谣言,肯定不会再有市场,但关于拜登和民主党政府“软弱”的说法,确实是人们挥之不去的印象。不错,考虑到激烈的大国对抗附带的人权损失,民主党的确不如共和党更倾向采取强硬的对抗专制政权的政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党政府会放弃遏制独裁势力的努力。拜登总统的就职仪式就说明了这一点。在少于以往的嘉宾中出现了台湾驻美国代表萧美琴,这是四十年来第一次。这就释放了拜登政府对中国的人权政策绝不会比川普软弱的信号。

我们还可以预期,拜登将领导美国重新整合国际盟友共同对付中共的对内镇压人权、对外战狼外交政策。可以预期,美国将重返TPP(现在改名为CPTPP),将以经济为手段迫使中国回到尊重法治和人权的道路。还可以预期,美国将和欧盟的盟友加深经济合作,共渡新冠疫情后的难关,使得欧洲盟友不至于为了经济利益被迫跟中共合作。也可以预期,美国将重回国际舞台,摆脱川普的孤立主义,重新担当起国际事务的领袖角色,比如在联合国有关机构重新获得领导权。如果这个预期能够成立,那么还可以进一步预期世界上那些第三世界国家将更加看重美国领导的民主世界的态度,更少受中共金钱收买的诱惑。

新的美国总统给美国和世界带来新的希望。如果上帝保佑美国,上帝也一定会保佑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