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日,上海警方宣布,历经3个月侦查,在山东、湖北、广西等地警方的配合下,侦破了国家版权局、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安部、最高检四部委联合督办的特大跨省侵犯影视作品著作权案。目前,警方已拘捕14名嫌犯,查处3家涉案公司,查获电脑主机、服务器12台,发现盗版刊载2万余部作品,注册会员数量800余万,涉案金额1600余万元。

按理说,警方破获了大案网民大多会赞扬,但令人不解的是,消息一出,众多影剧迷心里却拔凉拔凉的。为什么?因为该案的犯罪嫌疑人就是他们喜爱的视频网站“人人字幕组”。

有网友评论说,中国历史上,有四次翻译活动对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一是古代以玄奘、鸠摩罗什等为代表的佛经翻译。二是近代以严复、林纾为代表的对外国文化的翻译。三是文革后以三联书店、商务印书馆、上海译文等出版社为代表的对世界现代人文社科著作的系统翻译。四是新世纪草根字幕组自发组织的对海量影视和网络学习材料的翻译。“人人影视字幕组”这几个字,陪伴了80后、90的青春。尽管字幕组始终处在较为边缘的灰色地带,但对于字幕组,网友是充满感激的。

官方破获大案兴高采烈,网友心情悲痛,纷纷在“人人字幕组”网站上留言表达感激、惋惜河永别。为什么查处“人人字幕组”会引来官方与民间如此对立?今天,我就与大家聊聊这件事。

第一,人人字幕组的兴衰

人人字幕组成立于2004年。最初,由加拿大的一群华裔留学生创立。当时这只是一个以分享、交流、学习为宗旨的非专业字幕组,大家都是翻译爱好者,组织也是非盈利性质的,主要通过翻译海外的影视节目和作品,通过网络免费发布。

2006年,人人字幕组开放了论坛,2007年改名为人人影视,宗旨是“分享、学习、进步”。到了2010年,人人字幕组开始着手翻译一些网络上的公开课,其中包括耶鲁大学的哲学课《死亡》、哈佛大学的政治哲学课《正义》,以及《聆听音乐》、《古希腊历史简介》、《欧洲文明》等等,涉及政治、历史、社会、艺术、人文等不同学科。通过翻译这些开放课程,人人字幕组受到了广泛的肯定和好评,还成立了专门的“课程组”。

2011年,网易、新浪等多家门户媒体专门设置了开放课程的视频专区。那大概是字幕组风头正盛的时期,在字幕组、门户网站、部分教育机构三方努力,以及媒体的协助支持下,所有人一起推动并引领着中国姗姗来迟的开放课程运动。

可是好景不长,从2013年开始,人人影视的日子就不那么太平了。

2013年,世界版权日到来,国内几家知名的影视资源论坛纷纷通过闭站来“避风头”,人人影视也是如此,逐步关闭资源下载,但表示仍然会提供外挂字幕的下载渠道。2014年11月22日,人人影视宣布闭站清理内容,知名字幕分享网站射手网宣布关站。12月20日,人人影视宣布永久关闭网站。之后,人人字幕组仍然在灰色地带顽强生存着,直到今年的冬季。

第二,侵犯外国影视作品著作权

“人人字幕组”从其创立初期的表现看,无偿翻译、传播文化、没有直接营利目的,并不能直接与侵犯知识产权划等号。根据中国著作权法相关规定,“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以及“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此类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

然而,“人人字幕组”走的比较远,他们直接压制含字幕的影视视频并在网站传播,早期提供P2P下载,后期直接提供在线播放业务。“人人字幕组”还开立了会员收费。上述行为都直接侵犯了影视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触碰了法律红线。这就落入了《刑法》的打击范围,构成侵犯著作权罪。根据司法解释,以营利为目的,复制500份作品就可以入刑了。

第三,“人人字幕组”是现实版《我不是药神》

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白血病人求药心切,但是国内的特效药价格高昂,而国外效果卓越的仿制药却由于没有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批,被当作假药挡在了国门之外,而帮助白血病患者“代购”仿制药、拯救无数贫困家庭的程勇,在电影里却由于违反贩卖假药被抓了起来。

《我不是药神》主角原型陆勇,于2014年遭到逮捕时,也曾引起了非常巨大的社会反响,经济学家胡释之面对记者的采访,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药品真假与否,销售是否有罪,不是看药品本身,而是看有没有经过政府部门的批准,这样一来,你就弄不明白这法律到底是意在保护受害者,还是要不惜制造受害者以保护政府部门的审批权”。

有网友认为,根据《2018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18年6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到6.09亿,占网民总体规模的76%;手机视频用户5.78亿,占手机网民的73.4%。中国拥有巨大的视频观众群体,“人人字幕组”就是现实版的《我不是药神》。根据警方的调查,人人字幕组的涉案金额为1600多万,利润八百多万,而注册会员数量八百多万,平均每人的利润只有一块钱。虽然“人人字幕组”被抓是因为利用盗版牟利,但是在许多网友看来,“人人字幕组”就是舍身救命的程勇。

“人人字幕组”之所以不可取代是因为中国引进的外国影视作品数量极少;国家广电总局审批手续繁杂,而且对于作品内容随意删剪。也就是“正版内容”在国内通行本不容易,即使观众捱过了几个月的等待之后,还要忍受着作品被删剪得“体无完肤”的结果。但“人人字幕组”播放的原版影视作品不仅新,而且无删剪,同时也是学习英语的好途径。“人人字幕组”尽管侵犯影视作品著作权,但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它向黑暗中的一缕亮光,可谓“正道无路,莫怪歧途”。

第四,“人人字幕组”是中国的真正大学

有网友指出,这么多年来在审查与无法观看国外网站的影响下,“人人字幕组”在事实上承担着构建民间审美、民间选择的重要作用。侵犯影视作品著作权只是灰色经济而已,但在中共的出版审查制度之恶面前,“盗”亦“有道”,为中国公众提供了了解世界的窗口。

独立学者苏星河在他的文章《字幕组是中国唯一的大学》中指出,在极权之下人们渴求的和缺乏的,并不是仅仅作为名词的民主自由,而是作为生活的具体感知。影视带来的不仅是娱乐的精彩,而且是生活的细节。不管受众选择的是娱乐还是思考,它们都是民主世界人们的正常生活。


“人人字幕组”是中国唯一的大学。相比那些正在“创造国际一流大学”的机构,字幕组才配得上明德、亲民、至善的追求。不能肉身翻墙的人,通过字幕组的传播,感性地了解了世界。民主和自由在生活之中体验,邪恶和罪行尽管有时占了上风,但终究会被正义战胜,还有那些被表达得淋漓尽致的复杂人性。影视让人们知道有美好和正义可以期待,知道有罪恶存于世间;更重要的是,它敢于让人们知道罪恶,甚至不惜把罪恶描述得更加严重。它是一代人当中,未被洗脑机构彻底毒害的人们获得自我拯救的机会。

苏星河说,在一个大量美剧被下架、大量电影被禁播的国家,以版权为名指责字幕组和视频下载网站的侵权,就是以假想的程序正义,掩护极权邪恶的延续——极权的审查制度决定了谁能、谁有资格获得版权,在重重审查之下的版权,正是缺乏程序正义的产物。维护这样的版权,就是维护当局的审查制度,就是维护极权对民众表达和接受的双重禁锢。版权真正的敌人,不是字幕组和下载站,而是当局的出版审查制度,是极权对出版自由这项基本人权的侵害。只有终结极权,实现民主,版权才能得到真正的保护。

在以后的岁月里,不管你愿不愿意,没有字幕组的翻译,我们能看的只有残缺版。但凡你想寻找完整版,就已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最后,让我们用一位“人人字幕组”的忠实粉丝的留言结束今天的节目。“2017年大规模净网的时候你说没关系,没有犀利的评论看还有温和的可以看;季风书园关门的时候你说不要紧,没有实体书店还有网络书店;内涵段子下架的时候你说没关系,少了内涵段子还有网易跟贴;网易跟贴被整改的时候你说不要紧,没了网易跟贴还有人人字幕,现在不仅人人字幕被取缔了,就连自媒体温和评论的资格都没有了。是的,你像其他有大局观的人一样,一次次地接受热爱被夺走、被抹去、被碾压,直到自己的精神家园变成一片荒漠。在每一个孤寂虚无又无处填补的时候,你终将变成自己曾经最鄙视的那种行走的野兽。”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