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中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习近平发表讲话并向脱贫攻坚楷模荣誉称号获得者颁奖。他说现行标准下9899万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人间奇迹”,“创造了减贫治理的中国样本,为全球减贫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贫困问题是中国千年来难以解决的痼疾,中国政府能够让中国摆脱贫困应该是件可喜可贺的大事,但舆论的反应与中国的高调却形成巨大的反差。

北京时政评论人士华颇认为:这是一场仪式,这为习近平的执政成绩单添上了亮丽的一笔。他认为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非常重大,可以说是解决了中国千百年来的贫困问题,算是个非常大的功劳。因此,他才要举办这么隆重的仪式,给自己添个彩。所谓“脱贫”,你的数据是否真实,这是要画个大大的问号的。在中共历史上,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比如亩产万斤这样的“浮夸风”,而这却饿死了多少农民?放在今天来讲,中国是不是又出现了“浮夸风”?从数据上看,中国怎么就脱贫了?你的贫困标准也太低了吧,也就能让你填饱肚子,在当今的文明社会,这个标准也太可怜了。独立学者周孝正指出:我认为这是在打肿脸充胖子,继续骗人。中共一不留神说句实话,留神的时候说的话全是假的。去年李克强总理说中国有六亿人的月收入只有一千元左右,这也是官方的数字,而这件事把当局弄得很尴尬。什么叫脱贫啊?这个标准是政府随便定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当局不让你发言。

中国真的全面脱贫了吗?运动式脱贫靠谱吗?谁制造了中国的贫困?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国真的脱贫了吗?

世界银行2018年为中国等中等偏高收入国家制定的贫困线为每人每日5.5美元。

但中国一直有一套低于国际贫困线的自己的标准。今年3月,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曾在一次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的脱贫标准是一个综合性的标准,包含“一收入、两不愁、三保障”。其中“国家的收入标准是2010年的不变价农民人均年收入2300元,按照物价等指数,到去年底现价是3218元,今年为4000元左右”,约合每日1.7美元。“两不愁”指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指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

李克强去年5月表示,“中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可见,中国的脱贫标准远低于世界标准,“两不愁”和“三保障”显然也是自说自话,与现实差距巨大。

贵州学者李明说,中国领导人惯常用政治运动方式解决经济问题,比如到哪一年要实现什么目标,当年周恩来提出2000年要实现“四个现代化”结果不了了之。用政治运动的方式来解决其所面对的经济问题以及社会问题,这也造就了镇反、土改、反右及文革等等一系列人间悲剧。改革开放后,政治运动的风潮才得到缓解,但是中共领导人仍然在体制内喜欢用行政命令解决问题。比如扶贫问题,最后变成表格扶贫、数字扶贫、形式扶贫。最近几年政治解决国内一切问题的风气愈演愈烈,大有社会退步的趋势。

政治学者胡平说:“中国式脱贫是账面式的脱贫,实际情况如何则是另当别论。领导出个目标,下面就给出个数字,为了看似有说服力,这个数字还给的很细致。这跟大跃进时期的万斤粮、万亩田的形式一样,写一万几千几百几十几斤,连零头都有,看上去是成果,但根本就是造假。”

第二,运动式脱贫靠谱吗?

习近平说,在过去八年中,中央以及地方财政累计投入了近1.6万亿元人民币的专项扶贫资金,此外还有”土地增减挂指标跨省域调剂和省域内流转资金4400多亿元,扶贫小额信贷累计发放7100多亿元,扶贫再贷款累计发放6688亿元,金融精准扶贫贷款发放9.2万亿元,东部9省市共向扶贫协作地区投入财政援助和社会帮扶资金1005亿多元,东部地区企业赴扶贫协作地区累计投资1万多亿元”。

按照上述数据,意味着中国社会各界在过去8年中总共投入了至少13万亿元人民币用于扶贫。同期,中国的GDP总额约为641万亿元,占比高达2.03%。

两个月前,《纽约时报》也曾刊登一则长篇报道,认为中国的“运动式脱贫”代价高昂、不可持续。该报记者“在没有政府监视的情况下走访了六个甘肃村庄”,证实了中共当局“在扶贫上所付出的高昂成本。这种扶贫方式依赖于大量的、可能无法持续的补贴来创造就业机会和建造条件更好的住房。”报道还援引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芮泽的话说:“我们确信中国在消除农村的绝对贫困上取得了成功–但考虑到所动员的资源,我们不太确定这是否可持续,或具有成本效益。”

第三,谁制造了贫困?

政治学者吴强指出,习近平以举国之力进行脱贫,在过去8年动员基层干部,加强了个人权威,也是为中共二十大树立个人绝对权威做准备,“扮演了类似‘红太阳’救星式带领人民摆脱贫困的一种领袖形象”。今年是中共建党100周年,在中共的叙述中,把贫困归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以来中国所受的欺凌,把功劳则归于自身。吴强认为,中国存在大量贫困人口的原因是1949年中共执政后犯了激进主义错误,包括1958年中共中央提出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随后又发动文化大革命造成政治动乱,改革开放帮助了一部分人摆脱贫困,但市场经济又加速扩大了贫富分化。贫困问题实际上是中国前30年的共产主义和后30年市场经济所造成的。

胡平说,《邓小平时代》一书作者傅高义反复强调:因邓小平而得以脱离贫困的人数,比历史上任何人都要多,为此他应该得到嘉许。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回忆录《应许之地》也说:“中国成功的让数亿人摆脱极度贫穷,实属人类一大创举。”不错,40年来,中国的脱贫世界第一。但那是因为此前的30年,中国的制造贫困世界第一。中国之所以在改革开放后立刻取得经济上的迅猛增长,秘诀就一条,那就是当年官方媒体所说的“松绑”。中国人过去被捆绑住手脚,迈不开步子,一旦松绑,立刻大步前进。于是很多人惊叹:这个人走路的速度怎么增长得这么快呀。真是奇迹!

第四,落后于时代的习近平

令人吃惊的是,习近平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讲话中提到清末民初和民国时期。他说,清代封建统治和西方列强入侵深化贫困梦靥,中国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帮助穷苦人翻身得解放,赢得了广大人民广泛支持和拥护,其后夺取中国革命胜利、建立新中国,为摆脱贫困创造政治条件。改革开放后, 已经很少有在位中共领导人公开赞扬“打土豪、分田地”这段血腥的历史。

观察习近平,我们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习近平的思维没有新东西,甚至连具有时代气息的东西都没有,端上台面的都是陈旧、腐朽的旧知识,并且存在重大认知错误。

“打土豪,分田地”本是中共烧杀抢掠的历史,是对中国人的犯罪,但习近平对历史认知完全扭曲,将罪恶视为光荣。

据史料显示,中共红军最初的经济来源全靠打土豪。中共元老胡乔木曾说:“秋收暴动期间,提倡杀人放火。毛主席说他亲自点过火。一放,周围的农民都跑了,群众根本就不赞成。”1928年3月,湘南特委代表周鲁对毛说:“我们的政策是烧,烧,烧!烧尽一切土豪劣绅的屋!杀,杀,杀!杀尽一切土豪劣绅的人!”“我们烧房子的目标就是要让小资产者变成无产者,然后强迫他们革命。”

习近平的这点出息,连远在瑞士的《新苏黎士报》也看出来了,该报发表题为“与时代脱节的习近平”的文章。文章指出,2012年,习近平接替胡锦涛就任中共总书记时,世界曾对他报以极大的期望。然而,现在看来,”这些期望过于乐观。在中国天天都可以感受到这种氛围:问及年轻一代是否喜欢习近平时,人们往往并不作答,只是摇头。同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不同,中国的年轻一代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教条以及长征时的英雄故事已没有兴趣。

综上所述,习近平隆重召开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其意图是粉饰太平,欺骗中国人,将自己装扮成中国人民的救星。中国脱贫的标准远低于世界标准,运动式脱贫实际上是劳民伤财,中国人不得不脱贫,不敢不脱贫。但随着运动的结束,大量中国农民又会再次回到贫困之中,甚至要面对灾难。中共高调炫耀脱贫业绩,甚至要成为世界样本,但恰恰是中共制造中国贫困的罪魁祸首。要为世界发展指明方向的习近平赞美中共“打土豪,分田地”,视罪恶为丰功伟绩,所以我们只能说:我们的时代很新,但习近平真的很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