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这个震惊中外的重大历史事件,发生距今已三十多年了。要求中共平反“六四”呼声历年成为海内外争取民主人士的努力和期望,但历届中国政府却充耳不闻,仍以“打死不认账”的态度对待“六四”事件。其实中共历来最喜欢玩所“平反”、“否定”的把戏,

例如文化大革命史称“十年动乱”,史无前例地造成国家大灾难,爆发于1966年5月,而中共却能在十年后结束文革,于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实行改革开放,到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正式公开全盘否定文革,从1966年文革开始到1981年正式否定文革,共计历时15年。(虽然中共当时并未彻底清算文革,现在也限制对文革的反思)为什么三十多年过去了,中共在“六四”这个重大的历史问题却玩不起所谓的“平反”、“否定”呢?按理讲,文革与“六四”相比,文革给国家,人民造成的灾难比“六四”’大许多,而且文革持续达十年之久,“六四”事件前后还不到二个月的时间,所以中共对这两件事件的处理结果令人产生疑惑,为什么当年中共有勇气否定文革,却至今不敢碰“六四”?笔者认为只因它们两者的性质有重大不同而产生各异的结果,我们不妨以中共文革定论与“六四”态度这两件中国现代重大历史事件作剖析,让读者更清楚地了解只要中共掌权,那“六四”绝无平反之日的原因。

毛泽东发动文革,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就是动员群众“踢开党委闹革命”,目的是打到以刘少奇为首的一大批党政官员,达到夺权的目的,因而造成全国性动乱,被称为“十年浩劫”。毛认为当时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把持了党内、政府内、军队内和文化领域内的很大部分权力,形成一批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要发动广大群众把权力夺回来,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因此文革对中共各级官员的伤害最大的,当然这场浩劫也造成全国一亿多人受到打击迫害,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资料显示,文革期间的中共八届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当时有百分之七十一的人被定为叛徒,特务和反党分子,97名中央委员中,参加于1968年10月召开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只有42人,还不到半数,可见当时中共官员受到巨大的冲击。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的有国家主席刘少奇、前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贺龙、中央政治局常委陶铸这样的党政、军国家领导人,也有政府的部长,省、地、市、县的领导,也有普通百姓,有知识分子,有高干子女,也有“黑帮”分子,而中央和国家机关副部长以上,地方省级以上的高级干部被立案审查的占百分之七十五,被批斗,关押的就难以计数了。

由此可清楚地发现,当1976年毛泽东死去,十月他的文革派江青等“四人帮”被华国锋一举粉碎后,否定毛一手发动的文革,平反冤假错案,不仅是得全国人心之举,主要是使一大批被打倒的党政官员特别是那些蒙受冤屈的老革命家,老将军们看到了可以平反复出的希望,因此,正是这一大批被打倒的官员强烈要求平反官复原职,才是否定文革的最大动力。这其中又经过关于“两个凡是”的尖锐争论,也是中共内部的一场权力斗争,最终“凡是派”败阵,邓小平、陈云、胡耀邦等文革受害者掌控最高权力,而邓小平当初积极主张批评华国锋的“两个凡是”,目的只是为了自己从毛泽东撤销他的职务决定中解放出来,这也是所有文革时期被打倒中共官僚的渴望。只要能复出当权及今后自己的红二代、红三代飞黄腾达,对毛文革罪恶的清算则网开一面,让林彪和四人帮背锅。(所以邓小平的思想深处仍然不会否定毛思想,更有刘少奇夫人王光美晚年还搞了个毛刘两家人相聚言欢的荒唐饭局,就是最好实例)这就是当年邓小平集团夺取华国锋权力,有勇气否定文革的重要原因,也透视出中共自私,无正义感,固守一党独裁的真面目。当然否定文革也使普通民众也受益,许多人得到平反昭雪,社会政治气氛宽松了,这也是事实。

我们再来分析“六四”事件,首先发生于1989年4至6月间的这场声势浩大的民主和平运动是由高校学生自发组织和领导的,并得到各地高校学生,北京市民和众多知识分子等响应,并非像以往历次搞政治运动那样一切由共产党领导或领袖发动。相反,这场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被中共诬陷为外国势力介入,幕后黑手操控。最后中共强硬派邓小平集团竟动用野战军部队,坦克车进城横冲直撞,军队开枪血腥镇压手无寸铁和平示威的广大学生和北京市民。这是反人类的暴行,与文革本质大有不同,文革主要整人,造反有理,“六四”屠城则是中共明目张胆杀人,开枪有理。毛泽东不敢干的事,邓小平干了,但至今谁都不敢有勇气背这个锅,党内也无法达成共识,只能实行鸵鸟政策绝口不提。

另外,“六四”事件对中共各级官员,除赵紫阳及少数改革派以外,绝大多数没有受到冲击,遭整肃的只是学生高层和民运人士,不像毛发动文革打倒走资派那样触及到大批官僚。相反,“六四”镇压却令中共成最大赢家,杀人立威,等于为各级官员利用手中权力搞腐败敛财保驾护航,而学运期间提出的反官倒反腐败却空话。中共各级官员成为最大受益的贪腐党,红二代、红三代非富则贵,输家只有当年争取自由民主的广大学生,改革派和全体中国人民,所以无论是邓小平,李鹏集团,或当今中共当权者虽与“六四”事件无直接责任,但都因整个中共集团在“六四”镇压后获得巨大的利益,而绝不会平反“六四”的。

最后,“六四”事件的爆发最致命之处,就是令中共的执政统治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中共对这场学生民主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目的是要“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推翻共产党领导”。文革属于“党内斗争”,“六四”则是中共生死存亡的斗争。所以鉴于“六四”事件的本质,如果否定“六四”镇压是错误的,那么学生们当年提出的政治诉求必须落实,就必然要结束一党专制,实行自由民主宪政,鞭尸犯下反人类罪的刽子手,清算和公审大大小小的腐败分子,这岂不是中共自己挖祖坟找死?中共党内谁有这种魄力和勇气?正是无一男儿吧!因此期望中共平反“六四”,否定血腥镇压,无异于与虎谋皮,各位要明白,只要中共实行一党专制独裁统治,“六四”就没有昭雪的希望。“六四”就是中共的一个无解死穴,绝对不敢碰。但我坚信,不论中共如何顽固,“六四”事件必然会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因为蒋经国先生讲过:“世上无永远的执政党”。只要你对人民开了枪,绝对逃不了历史的审判。

(2020.4)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