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己争人权,就是为人民争人权,为自己争人格;为儒家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为国家争国格。

—-东海曰

争自由是吾国人当务之急,争言论自由更是儒家和文化人当务之急。儒者传真理辟邪说,为师传道授业解惑,都有赖于言论自由。

连言论自由都没有,遑论传道更遑论行道。对于文化人来说,连言论自由都不敢争取,又奢谈什么人格尊严,又有什么资格从事文化启蒙、思想教育和道德教化工作;对于政治人和党国来说,连人民的基本人权和儒家的言论自由都不尊重,又奢谈什么以人为本、为民服务和尊孔尊儒!

一个国家,如果儒家都没有言论自由,只有支持赞美的自由,而没有批判反对的自由,一切都无从谈起。能够忍受这样的政治制度,就不配为儒,不配为君子。民众麻木冷漠是正常的,但文化人不能,儒家更不能麻木冷漠。这是东海推心置腹之语,诸儒深思。

儒家与自由不仅不矛盾,而且相互需要。自由需要儒家去追求,儒家需要言论有自由。自由的到来和儒家的上位又都需要一定的条件。但条件不会自动出现、自我成熟,条件不熟需要催促,没有条件需要创造。弘扬儒家、追求自由的过程,就是创造条件的过程,也是提升自己德性、体现人生价值的过程。

有人认为圣贤君子为王和政教合一,就会侵蚀或剥夺人民的人权自由,是不明儒家政理和王道大义的、毫无必要的外行担忧。特说明三点:

其一、儒家依礼行政,以儒为教,政教合一是将文化教育、道德教化都纳入政治范畴,与神本宗教的政教合一截然不同。

其二、圣贤君子必须通过一定的程序获得民意许可,方能正式为王。而真正意义上的圣王,是要天下后世儒门和人民公认的。

如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作为圣王,不仅为孔孟和历代儒家共崇,也为诸子百家和天下后世人民公认。注意后世这个规定。任何人生前被封圣人圣王,都是无效的,谁说谁封都无效,即使儒群、朝廷共封乃至全民公认也无效,遑论自封!圣不自圣,圣人圣王不会自封圣人圣王。自封圣人圣王者,必非圣人圣王。

圣王的特征有五:一队伍最好,以之为核心形成一个圣贤君子集团;二制度最好,原来不好则改革之,原来很好则精益求精;三民德最好,所谓尧舜之世,比屋可封;四幸福度最高,五福普遍于广大官民;五最得民心,近悦远来,天下归往。以上可称为圣王五最。

其三、门内之治与门外之治、即家事与国事、家政与国政、家礼与国礼大不同。在政治上,君臣关系、君民关系、师生关系各有各的礼法规范,君臣师生和民众各有各的权责,在礼法范围内享有相应的自由。维护自由既是民主制度的功能,也是王道政治应有的题义,王道为自由提供礼和法的双重保障。

今天袁隆平先生去世了,国人纷纷哀悼和缅怀。我想说,袁先生可贵,自由更可贵。没有袁先生,未必饿肚子,美西人民就不用担心饿肚子;没有自由,难免饿肚子,毛鉴不远,历史未必不会重演。

四九之后,吾民吾国最大的损失是丧失了自由。没有自由就没有生命权、财产权的保障,没有自由就没有文化、教育、经济、科技各种事业的健康发展,没有自由就没有人民的幸福、社会的和谐,国家的正常和富强,没有自由必有人性灾难和人道灾难!

现今大陆禁言未必全球最严,伊朗、朝鲜、巴基斯坦当更严。但大陆禁言防民的手段技术应是最高明丰富的,这方面的综合资源投入也应是最大的。

梁启超说:“我国万事不进步,而独防民之术乃突过于先进国。”此言已不适用,因为现在所有先进国和绝大多数国家都不防民了,唯小金和几个小伊尚在坚持,唯技术肯定大大落后于我。不知它们曾前来取经否?

去年,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日前接受央视新闻《相对论》采访,谈及中美关系时说,中国不跟比谁更封闭,哪一个国家更开放,才是最后的赢家。

东海曰,如果把开放改为自由,就准确了。没有自由的开放具有局部性表层性,本质上还是封闭的。而且,没有自由,再怎么开放,不可能重新被和西方接纳。所谓开放,只能是空话和幻梦。当然,更自由不是民粹主义的无序自由。真正的自由必然有序,西方的自由由民主法治维护,王道的自由有礼乐制度保障。

 

不少弱势群体和知识分子反感、反对自由追求,或认为中国不需要自由,或认为追求自由没有意义,或认为社会主义自有自由,或认为自由不是好东西。对自由的误解层出不穷,最大的误解是把自由理解为丛林化的自由,以为自由就是“每个人由着自己来”,于是又派生出以下四种误会:

一、小人由着自己来,难免乱来,故以为自由就是放肆无礼、放纵无度、堕落无底;二、小人由着自己来,必然唯己,有己无人,故以为自由就是利己主义;三、恶性利己主义为了利己不惜害人,故以为自由就会危害他人无法无天;四、危害他人就是邪恶,故以为自由就是邪恶或会导向邪恶。

自由有真伪之别。仁本主义的自由、自由主义的自由,都是真自由;无政府主义的自由、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自由,都是伪自由。

马家社会主义之下必无自由。试问,谁人不知,社会主义和马学马制马帮这些东西只能赞美,不能批判和反对。在马邦,这个潜规则应该是妇孺皆知的。自由与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莫谈国事,莫议政治的警示和对马帮深深的恐惧感,早已在大多数国人心底扎根。

东海很多年前也有过这种恐惧感,幸运的是通过一系列博学约礼明辨笃行的努力,终于将它摆脱了,把批判极权主义、弘扬仁本主义、追求王道宪政当成自己的文化使命和社会责任,也当成自己立德立言的必要条件。

 

自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良知故,两者皆可抛。

入狱是抛自由,就义是抛生命。作为儒者致良知的必要动作,在极权之下追求自由和正义,虽然未必会失去自由和生命,却也未必不会,谁也不敢打包票。君不见,凳江湖时代,都有不少仁人义士被捕乃至死于狱中,遑论毛时代。运气确实有,但不可靠、靠不住也。

故生平提醒过不少有识有志之士,欲追求自由和正义,不能没有尽量避凶保身的明哲,也不能没有一定的精神和心理准备,包括过贫贱生活的准备。熊与鱼掌不可兼得,既欲追求自由和正义,享精神之富和天爵之贵,又欲致金钱之富和权力之贵,那是做梦!

我自己是二十年前就做了准备的。孔子教导,君子不耻贫贱,不耻恶衣恶食,庆幸自己早就做到了。孔子如果生在现在,当会拍着我的肩膀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东海也与?”我会答:夫子一言之赏,胜于华衮之赐,胜于狐貉无数。

世人都追求享乐,我偏偏喜欢吃苦,把吃苦当成份所当为的事和一种儒佛特色的乐。前几年曾多次对亲友表示,我的苦还没有吃够。他们或以为我的书呆子气又犯了,或以为戏言。

殊不知,我是真这样想。二十多年真言直发,却总是局限于喝茶,连拘留所都没有进过,连监狱的门都不知道朝哪边开。比起众多正人义士,我这点苦何足道哉。

东海之耻,非贫贱也,而是中国国不国,人民人不人,政府率兽食人,神州沦为鬼域;而是正人志士不明王道之义,匹夫匹妇不被儒家之泽!为雪此二耻,不能不挺身而出。

地藏菩萨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可歌可敬,然吾儒自有天道君子,与之并立而无馁。东海曰,我不说真话真理谁说,我不反极权主义谁反,我不吃大亏大苦谁吃。为了让奴隶们变成自由民,让马邦变回神州,让中华道统重续,中华文明重启,中华民族重新,为了让我的良知光照子孙后代天下万世,让子孙万世共享自由太平,我早就把自己豁出去了,义路仁宅吾所乐,取义成仁吾所求。

成仁于我,一是成就仁性光明,二是圆成仁本主义。

立足于仁本主义,对自由主义和三民主义不完全认同,却也非完全不认同。对于自由宪政,我不仅乐观其成,而且以之为未来中国次优选择。中国王道化,走仁本主义道路,建设儒家宪政新礼制,两岸统一于儒家,同归于仁道,第一选择、最优选择也;大陆自由化,即台湾化,走自由主义道路,建设自由宪政民主制,两岸统一于、同归于自由,第二选择、次优选择也。2021-5-22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