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1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视频会晤。本次会晤由拜登总统发起,会晤分两个半场举行,共历时三个半小时。这是拜登与习近平的第三次会谈,前两次他们通过电话进行了长时间交谈。

由于习近平害怕感染新冠病毒坚持宅在家里近两年,中美领导无法举行面对面峰会,而双方在台湾、南海、贸易、知识产权和人权等多个领域存在严重分歧,特别是台海局势在中国咄咄逼人的态势下,极有可能擦枪走火。

中方将这次峰会描述为“坦率、建设性、实质性和富有成效”,白宫则认为双方没有在任何重大议题上取得突破。

独立政治评论人士吴强认为,在过去一年,无法举行首脑会面是中美关系很不确定的一个重要原因。峰会的目的是管理分歧。时事评论人蔡慎坤表示:这两年大家都认为习近平是想跟美国脱钩,或者跟美国直接对抗,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他并不想这样。尤其是对国内的一些反对势力来说,能够封住他们的嘴。他并不想破坏中美关系,还是想继续维持中美关系。

有意思的是,在峰会举行前,无论美国还是中国,对这次“会谈”都不抱幻想,甚至有媒体认为它只是老调重弹、自说自话。如何看待习拜峰会,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台湾问题各自亮明底线

几乎所有的观察家都认为,这次峰会的重中之重是台湾问题。对北京而言,美方对台立场愈来愈清晰,拜登多次表示,一旦台湾遭到入侵,美国会协防。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明,美国鼓励联合国成员国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体系。台湾总统蔡英文双十节讲话阐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互不隶属,这是历史事实。

我认为,这次峰会的唯一亮点也就是台湾问题。从会议结束后,美国白宫和中共新华社分别引述拜登和习近平的讲话,就可以发现双方的针锋相对。

根据白宫发出的声明,在台湾事务上,拜登指出,“美国仍致力于‘一个中国’政策,该政策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的指导下执行”。拜登警告说,“美国强烈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或破坏台海和平与稳定。”

新华社引述拜登的讲话则称,“美国政府致力于奉行长期一贯的‘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希望台海地区保持和平稳定。”

习近平在讲话中展现了对于台湾问题的强硬态度,他指责“台湾当局一再企图‘倚美谋独’,而美方一些人有意搞‘以台制华’。”他警告说,这一趋势“十分危险,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习近平再次警告说,“我们是有耐心的,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如果‘台独’分裂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

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系副教授马钊指出,这次会晤的主要意图是中美“摸清双方在重大问题上的底线,或者说是在竞争关系下,重新确定底线。”他说,中国官方公开声明主要是对国内民众的表态,而针对台湾事务,中美双方会在台下对“底线”的概念达成一致。

综上可见,中美领导人都在明确台湾问题的底线,拜登不允许中国单方面改变台湾现状。习近平的话应该说也到了地头,那就是台湾突破“红线”,中方将进行军事打击。所以,尽管中美双方在台湾问题上互不相让,但具体界定红线有利于避免误判,引发军事冲突。

第二,美中根本矛盾无解

部分学者认为这次峰会并非没有成果,它是双方关系改善的体现。有学者认为“从杨洁篪跟苏利文讲话,然后王毅跟布林肯在罗马讲话等等,他们各自都见过面,大概各自的底线、想法从阿拉斯加会议一路过来大概都很清楚了。基本上是有同有异,但是会发现那个气氛已经相对不一样了,不像过去那么剑拔弩张。

北京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学者赵通则较为悲观,他表示,中美两国现在面临的基本矛盾在于中国所要维护的基本国家利益和政权的稳定,与美国所要坚持的民主和人权等价值观存在着根本矛盾,因为这种矛盾所导致的美中僵局,在可预见的未来,根本没有解方。而且就两国元首在今天视讯峰会上的表述研判,双方都不愿意、也不觉得有可能要触及这些根本矛盾。

赵通说:双方基本上还是各说各话,重复各自的基本立场和观点。美国要坚持人权、普世的民主价值观等,它就必然在事实层面会挑战中国,如政权稳定、维护领土主权和实现与台湾的统一。对这个根本矛盾,目前看,没有任何能获得根本性解决的希望。

赵通认为,基于两国深层的矛盾和意识形态的差异,未来双方要维持一个基本稳定的关系,都会很困难,更不要说时时保持合作。美国、台湾可能就觉得时间不在他们一方。所以,他们也要加强自己的军备发展合作。包括最近AUKUS(澳英美联盟)的核潜艇联盟,都是为了避免中国在常规军力的层面、在第一岛链附近实现不可战胜的优势,所以未来的军事层面的压力还会不断升级。

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胡逸山也认为,这次峰会只是中美两国间建立元首级的沟通管道,但“沟而不通”,两国间的对立不易逆转。“中美之间的对立看来要在短期之内有所逆转,应该也是不容易的,那么双方的高层领袖看来是尝试建立某种程度上的工作关系,至少有某种程度上的一个首脑对首脑的沟通的管道。”

第三,为什么拜登要坚持直接对话?

拜登在开场白中表明了他的理由。他说:“我们的责任是确保竞争不会滑向冲突,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也就是说我们的竞争应该是坦率、直接的。”“我们需要建立涉及竞争的、合乎常理的护栏,清晰、坦诚地对待我们直接的分歧,在我们利益交汇的领域一道努力,特别是在诸如气候变化等重大的全球问题上。”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不仅攸关两个国家,也攸关世界。双方的责任不单是对两国各自的人民,也对世界有责任。因此美方在本次对话时也认识到,“所有的国家要恪守同样的道路规则,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永远捍卫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捍卫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们。”

时评人士梁京指出,很多人对本次美中之间的高峰对话能缓和美中关系,并不抱什么希望。既然如此,拜登为什么坚持努力与习直接对话呢?因为拜登若不坚持不懈地努力与习近平直接对话,会带来严重风险,而即使直接对话毫无结果,也有重大价值。也就是说,拜登努力与习近平直接对话,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也是不得不为之的选择。梁京的解释是基于两个重要的事实,一个就是,习近平高度个人化的领导作风,已经令传统的职业外交完全失效;另外一个,就是美国对中国的高层情报极度缺乏,已经严重制约了拜登对中国决策意图的判断。

梁京认为,如果接受这两个重要的事实判断,就不难理解,在美中关系日益紧张的情况下,如果拜登不尽力追求与习近平直接对话,就会大大增加美中对抗失控的风险。难道习近平就不怕美中对抗失控吗?他当然也怕,但他更怕“丢面子”,也就是说,如果不得不在风险失控与“丢面子”之间做选择,习近平更可能选择前者而不是后者。除了有一个中国人“死要面子”这个文化因素,习近平还坚信,美国人更怕死,更怕“擦枪走火”,而他自己则做好了“我将无我”的精神准备。

在拜登的坚持下,习近平终于接受视频对话了。白宫方面提前放风,双方对具体成果都不抱太大期望。这样的表态并不意味著这次对话不重要。因为这一次对话即使没有具体结果,也会对美中双方对未来的判断和策略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虽然双方都希望避免冲突失控,但不能排除的是,这次对话的结果反而让双方都看到风暴即将到来。

现在,我们进行一下观点总结。中美本次视频峰会是一次双方都没有期待的会议,习近平需要的是显示他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维持他强人时代的形象,为明年二十大连任造势。拜登需要建立与中国的沟通渠道,为中美对抗设置栏杆,避免误判导致军事冲突。应该说,这次会议在台湾问题上,双方都给对方划定了红线。但中美关系难以走向缓和,由于根本性冲突,对抗仍然是主旋律。这次峰会后,双方都会为最终的冲突做准备,因为风暴已经无法避免。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