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终于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闭幕后的第四天全文公布了。一如所料,该《决议》把习大大抬到与毛太祖并肩的地位,或者用西方媒体的语言叫做“封圣”,其精髓是下面一段: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对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对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具有决定性意义。”

不妨回顾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林彪所撰《毛主席语录 再版前言》:

“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二者何其相似乃尔!但后来居上,新的历史决议增加了一个词:“时代”。否则,1953年出生的习大大无法与祖父辈的“始作俑者”(毛1893年生)相比肩!

既然题目说到“百年…..历史经验”,理应反映历史真面目,但人们看到的是,全文八大部分,三万六千字中,只有一小段概括从1958年“大跃进”到1976年文革结束的18年历史,不过330字。它写道:

‘遗憾的是,党的八大形成的正确路线未能完全坚持下去,先后出现“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化运动等错误,反右派斗争也被严重扩大化。面对当时严峻复杂的外部环境,党极为关注社会主义政权巩固,为此进行了多方面努力。然而,毛泽东同志在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发展得越来越严重,党中央未能及时纠正这些错误。毛泽东同志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作出完全错误的估计,发动和领导了“文化大革命”,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毛泽东同志的错误,进行了大量祸国殃民的罪恶活动,酿成十年内乱,使党、国家、人民遭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教训极其惨痛。一九七六年十月,中央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毅然粉碎了“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

尽管上述文字维持了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对文革的定性,但故意颠倒从 “反右派”到“大跃进”,公社化发动的先后顺序,回避了三者之间及其与后来的文革的逻辑关系,蓄意误导不明真相的公众,从而替毛涂脂抹粉,极大地卸去这个以“马克思加秦始皇”自诩的大魔头之罪责,这里面蕴含著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

人所共知,1957年5月初毛号召大陆各界民众“帮助中共整风”,信誓旦旦承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至6月8日突然变脸,将数以百万计响应号召的知识份子打入另册,遣送边疆或荒僻山区从事苦役;连同二百万所谓内控的“中右分子”,无不成了在工作单位及居住地受严格监督的没有任何话语权的“贱民”。这三百馀万罹难者的父母妻儿均受株连,惨不堪言。

经此一役,国人噤若寒蝉,无人敢说真话,以致“大跃进”谎话连篇,水稻亩产超十一万斤的牛皮吹上天。正所谓“人哄地皮,地哄肚皮”,加上1958年“公社化”,实行公共食堂制,敞开肚皮吃饭,社员家家户户砸了自家的铁锅去“大炼钢铁”,很快导致1959-1961连续三年的大饥荒,神州大地饿莩载道,死于非命者不下四千万众,绝大多数乃种地为生的农民!

之后由于刘少奇等实行三年“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立见成效。百姓得以果腹,毛很快再度折腾,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十年浩劫于是开启,直到毛呜呼哀哉方告终止。

中国古语云:人命关天。毛治下(1949-1976)二十六年间,大陆处于和平时期,竟然有八千多万百姓死于非命,其中1959-1961三年大饥荒,饿殍四千万。这笔账岂能“一床棉被遮盖则个”?多少民族精英含冤惨死,国民经济濒于崩溃边缘,文革破坏传统文化,几代人深受其害,道德沦丧,社会风气败坏,无人敢说真话,弄虚作假蔚成风尚,于今为烈。“冤有头,债有主”,对罪魁祸首毛魔头怎可涂脂抹粉轻轻放过?

“四人帮”覆灭后拨乱反正,胡耀邦主持平反中共建政以来的冤假错案,中央一级的“右派分子”未获“改正”者仅五名,全国则共96名,在记录在案的戴帽的552877人中,占99.999826%;换句话说,没有错画的只占0.000174%,即万分之1.7,小于五千分之一!事实上,还有不少于三十万“右派”已无案可查!对此,身为中共反右领导小组组长的邓小平坚称:“反右派是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扩大多少?五千倍!

习大大一心继承毛衣钵,开历史的倒车,终将难逃覆灭的下场!

下面再看看《决议》对“邓小平时代”的描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深刻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正反两方面经验,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一根本问题,借鉴世界社会主义历史经验,创立了邓小平理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深刻揭示社会主义本质,确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明确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回答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制定了到二十一世纪中叶分三步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发展战略,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89年6月23日,包括“六四”事件在内的邓时代才273字。此期间,先后担任过中共最高领导职务的华国锋、胡耀邦和赵紫阳三位也无影无踪了。

人所共知,华国锋曾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兼国务院总理(1976-1981)胡耀邦曾任党的中央主席、总书记,赵紫阳曾任党的国务院总理和总书记。其中胡耀邦是老百姓最拥戴的共产党人,无论平反冤假错案或者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他都阙功至伟。习大大的老爹复出便离不开他的努力!赵紫阳关心民生,“要吃粮,找紫阳”的口碑不胫而走。华国锋的历史地位亦不容忽视!

这里必须拨乱反正,提一下华国锋(1921年2月16日-2008年8月20日,原名苏铸)。他在1976年10月到1981年6月28日这段时间,出任中共中央主席,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是抓捕“四人帮”的第一决策者兼执行者(跟叶剑英合作无间),对于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立下不朽功勋。

再者,对于举世关心的“六四”事件,《决议》挖空心思地几笔带过。它写道: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由于国际上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敌对势力的支持和煽动,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导致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我国发生严重政治风波。党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反对动乱,捍卫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维护了人民根本利益。”

这是忽悠大陆十几亿民众和全球几十亿人。六四起源于人民群众深切悼念清廉正直的胡耀邦,矛头指向中共治下的贪官污吏,旗帜鲜明地大声疾呼“反对官倒”。邓悍然出动十几万全副武装的军警,配备坦克机枪,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和北京市民。痛失子女的“天安门母亲”获得全球各国正直人士的深切同情。中共这笔账非还不可!包括香港广大市民在内每年喊出的“平反六四”的呼声不绝如缕,岂能因这区区几行字消逝?习近平自诩英明神武,怎么能对此视而不见,掉以轻心?

另一方面,《决议》吹捧习大大不遗馀力,公然宣称:

“习近平同志对关系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了深邃思考和科学判断,就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怎样建设射弧注意现代化强国,建设什么样的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怎样建设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等一系列原创性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创立者。”

好家伙,从延安时期中共吹捧毛太祖开始,到毛撒手尘寰去见马克思为止的34年间,还没有出现过比以上文字更登峰造极的赤裸裸的阿䛕奉承。所谓“物极必反”,话说得这么满,不怕天下人耻笑吗?古人云:满招损,谦受益。邓小平就曾坦承:什么是社会主义,他也弄不清楚。英明神武的毛太祖平素手不释卷,笔不停挥,也只是谦称自己的著作为“我那几本小书”。试问习大大出过书吗?能让国人见识一下其中超凡入胜出类拔萃的宏论吗?口说无凭,白纸黑字那怕只有一册才见真章。

大概习身边的秀才班子多少借鉴了林彪的教训,没有宣扬诸如“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的神话,否则就更加贻笑大方了。

国际传媒普遍认为,根据中共最高层“七上八下”的惯例,年满68岁的习应于明年的中共二十大后退位。但现时所见习恋栈之心已如“秃子头上的虱子”,对此,笔者将另文剖析。

(2021-11-16)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