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邦特色特别多,第一是防民之口,头痛封口,脚痛封口;第二是防民之眼,外事遮眼,内事遮眼。要了解国外的事,需要翻墙;要了解国内的事,也需要翻墙。墙外未必有真相,墙内基本无真相。

—–东海曰

愚民反人权,主要是无知,不知道人权是什么。东海多次解释过这个概念,老婆心切,再予略解。人权有三大支柱,即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自由权又以四大自由为支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不虞恐惧的自由和不虞匮乏的自由。这些人权都必须由良制良法提供刚性保障。

小琦厅友言:“言论自由不是只争取自己的自由,也是为自己看不惯的对象争取的自由。”补充一句,四大自由中,免于恐惧的自由,争取的是政治正义和司法公正,是国人生命权、财产权和自由权都享有刚性保障。不虞匮乏的自由,更多的是为弱势群体争取社会保障制度的健全。

言论自由又是最根本的人权,是是人类最重要、最根本的自由,堪称自由之母。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其它自由,就没有人权保障、文化繁荣、文明发展、社会和谐可言,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一切。没有言论自由,政治必然罪孽深重,社会必然黑暗深重,国家必然灾难深重,人民必然苦难深重。

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安全保障,没有言论自由,就是极权暴政,任何思想表达都有可能受到迫害,包括政治清算、法律惩罚和暴力攻击,暴力又包括舆论暴力和民众暴力。在毛时代,无数支持马帮、拥戴毛氏的言论,同样被上纲上线,言者同样饱受迫害。如俗话所说,马屁拍错了,后果很严重。

多次有人问,现中国是有道还是无道。吾或冷笑而不语,或斥之以蠢材。以民为奴,防民如贼,连儒家都没有言论自由,这不是一般的无道,而是无道之极,背道而驰。在这种环境中,弃其人爵、拒绝同流是必须的,但仅此是不够的。欲修其天爵,更要以弘道辟邪为己任,辟邪又当以辟马为核心。

注意,言论自由意味着错误的言论也有表达的权利。如果法律只保障正确言论的自由,就没有自由可言。因为,思想言论正确与否,不同的人和势力各有不同的标准。有时候,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被大多数人视为错误和反动。

在高阶言论领域,什么都可以反,反孔孟反自由,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所谓高阶言论,即西方社会所说的高价值言论,包括政治性言论、宗教性言论、文化及艺术性的言论。

于民众,言论问题言论解决;于官员,言论问题纪律解决。这应该成为一个文明共识和政治善习。未来王道中国,必须永远戒绝言论罪。

届时,无论怎样错误反动的言论,包括反孔崇毛的言论,都享有表达的权利,都不会受到政治迫害和法律惩罚。应该让越来越多的人明白,防民之口和以言入罪的行为,比反孔崇毛的思想言论更可耻!

东海倡导自由,认为儒宪要为自由提供刚性的制度保障,又特别重视言论自由,强调“异端邪说的言论自由不受政治权力和任何势力的侵犯”,受到某汉族主义儒生的反对和批判。偶尔浏览其文,居然将佛学道学、陆王心学统统斥为异端邪说,东海仁本主义思想更是被其当做歪理批判。不卜可知,若是这种人及其所代表的势力得势,社会将退回毫无自由可言的毛时代或变成洪杨帮占领区。

只有导之以德、齐之以礼的王道,绝无防民之口、以言治罪的儒政。子产不毁乡校,孔子许之以仁;周厉王止谤,君子斥之为暴。防民之口和以言治罪,应该悬为吾儒厉禁,未来中国若有违者,必非儒家,儒门鸣鼓而攻之可也,天下鸣鼓而攻之可也。

至简厅友言:“以言治罪,大夫之誅也,不可下逮士民也。”东海曰,如果此誅指言论责让和纪律惩罚,此言无误;如果此誅指王法诛杀,则此言大误。王道之下,对于大夫和士民所有人,都不允许以言治罪。大夫言论错误反常,只能纪律处罚,最重的处罚限于踢出官师队伍,削职为民。

至简厅友言:“大夫之事,一言喪邦有之,如之何而可逃乎王法也?是以盤庚有遷殷之禁,夫子有司寇之刑。載諸經史,何可枉也?”

东海曰:夫子不以言论罪人,为司寇时诛少正卯,非事实也。至于盤庚遷殷之禁,是禁止官员蛊惑煽动民众。官员如果煽动民众作乱,造成重大恶果,受到惩罚,礼所当然。即使美国,其言论自由也有限度,如果造成“即时而重大的危险”,也要受到一定惩罚。注意,礼法具有时代性,古代礼法未能戒绝言论罪文字狱,那是时代的局限,未来新礼法也非戒绝不可,非坚决维护言论自由不可。

君子无论在朝在野,都应该认同言论自由,在野则倡导之,为之鼓呼;在朝则维护之,为之立法。君子必有其德,必有其理,若有机会居君师之位,必能以德以理以服多数臣民。如果不能,就非君子,就不配居于君师之位。

如果儒家不能旗帜鲜明地反对极权主义反对言论罪,不能立场坚定地维护人权自由,就不配复兴,不配为师为政拥有未来。

关于言论自由,说明三点;一、尊重说蠢话邪话的自由,并非尊重蠢话邪话,不能批判之,批判蠢话邪话无碍自由;二、尊重说蠢话邪话的自由,主要是政府的事,政府不能对思想性的蠢话邪话爱好者进行媒体封杀、法律惩罚和政治迫害;三、不同媒体群体有不同的言论要求,对于不符合自己要求的言论和人物,媒体不予发表,群体不予接纳,也是各自的自由。

蠢人蠢言蠢语,邪人邪言邪语,恶人恶言恶语,都属于非礼之言。非礼之言也有表达的自由,法律不能管。不过,法律管不着,因果饶不了。蠢言邪言恶言各有其恶业恶果。各自因果各自担,蠢恶之徒自埋单。百年来蠢言恶语无数无量,最愚蠢的是反孔反儒反自由之言,最邪恶的是马恩列斯毛之语。

自由国家不会禁止反自由反民主的思想。同样,王道政治也不会禁止反孔反儒反自由的言论,不会,不能,不允许。反孔反儒反自由的思想同样享有言论自由。

在德国和某些前马邦,依法剥夺纳粹和马列的言论权。这方面儒家理解它们的做法,但不会向它们学习。儒家对未来中国,有一整套的政治设想,与传统和西方同中有别。例如,在秩序和自由方面,追求品质双高,应该有序的地方特别有序,应该自由的地方特别自由。

言论问题,精英可以纪律解决,民众只能言论解决。任何人的言论问题,都不允许法律解决。新王道时代将彻底杜绝言论罪、文字狱。当然,届时民德民智高度上升,反孔反儒反自由的言论,必将受到严厉批判;反孔反儒反自由的人物,难免受到普遍轻蔑。

反孔反儒意味着反对仁义礼智信,反对中华特色的道德性普世价值;反自由意味着反对西式政治性普世价值。反动者无论德行如何,思想观念三非、见识智商低下是显然的。这种人不配为儒、不配为仁者、不适合为政为师也是显然的。

故在王道社会,非礼之言享有言论自由,但非礼之人没有为政为师的资格。就像马帮中很多人没有为政为师的资格一样。它们居官位师位,是吾民吾国之大不幸。

娅姆厅友言:“引领世界的,一个文明的最高度,一定是容盖全球文明的。”此言是也。然复须知,批判各种宗教和外道,并不等于小家子脾气,更非反文明,而是复兴、弘扬儒家的需要,是争取早日建立儒家宪政、重建中华文明的必须。注意两点:一、儒家的批判强调如理如实,并欢迎反批判;二、批判属于言论自由,并不构成对宗教和外道信仰言论权的侵犯。

儒家对于各种邪说歪理,一方面高度宽容,尊重维护其言论自由;一方面绝不纵容,严正批判其思想错误。政治宽容和义理严谨,两者并行不悖。

曾在东海客厅给出两个思考题:“王道政治在法律上应不应该维护言论自由,包括反孔反儒言论之自由?政府对于反对儒家、侮辱孔子者应该怎样处理?”

第一个问题,答案当然是肯定的,王道政治应该、必须立法维护言论自由,包括反孔反儒言论之自由。第二个问题,官民区别处理。官员反儒侮孔,纪律处罚;民众反儒侮孔,文化处理,包括思想教育、道德教化和舆论引导。反儒侮孔当然极端非礼,但只要停留在言论层面,就不能法律惩罚。

真正尊孔,必然文明,必然追求道德文明和政治文明。政治文明包括观念文明、制度文明、法律文明和政治行为文明,其中两点不可或缺,一是尊重和维护民众的言论自由,二是道德宽容,严于己而宽于人,严于官而宽于民。

对第二个问题,有厅友答曰:“视同侮辱英烈罪”。殊不知,“侮辱英烈罪”是马帮防民之口反文明的一条恶法,与煽动罪、颠覆罪一起构成了对人民言论自由的剥夺。如果要上纲上线,我也可以说,这位厅友认同马帮恶法,轻蔑人权自由,背离文明原则,口称圣人之徒,实质反儒侮圣。

顺及,儒家群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由儒生组成的群,非儒莫入,并对儒生有一定的原则要求,包括思想品德要求;一种是儒家主导的群,诸子百家都可以畅所欲言,相当于儒家社会,如东海客厅。

在客厅里,诸子百家及反儒崇毛派都可以自由发言,儒家对诸子百家和反儒崇毛派礼所当然也有批判的自由,各有各的自由。批判的武器永远不构成对言论自由的侵犯。能够侵犯言论自由的是权力,不是言论。本厅唯一禁止的是污言秽语。

或认为,等有了言论权,儒家就可以用正宗的儒家思想去引导社会了。此言问题有二:一、言论自由不是等来的,儒家本身就负有追求自由的责任;二、儒家理当引导政治而不能落于政治之后,不能等有了言论自由才自由言论,不能等到当局允许说真话的时候才开始说真话,甚至要当局推一推拉一拉才能往前动一动。那样的话,往轻说是失责,往重说是耻辱。那样的儒家不配为儒。

很多年前,多位老前辈问及东海有何要求和希望。吾的回答是个人一切无所谓,一切顺其自然,唯一的希望就是早日言论自由。如果不能普及于民,希望吾先一步自由起来。这可以视为吾生平追求的特权。 2016年9月,吾又发出《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的呼吁。文章指出:“自習先生有所容儒尊儒的态度公开之后,反儒势力有所收敛,但私下里依然颇为猖獗,或明尊暗反,似尊实反,或暗施毒手,暗使杀锏,导致儒家的言论、出版、结社诸自由统统欠缺。”希望引起当局警惕为荷。

忽然想到一句话:不自由中大自由。孤零零的一句,拟写成一副儒联,一时对不上,就算了,特录于此。大字作为动词用,大自由就是推崇自由;作为形容词用,大自由就是赞美道德自由的伟大。在极权社会成为从心所欲的自由人,在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中自由言论,批判马列主义之邪恶,狮吼棒喝;论成仁本主义之中正,锦心绣口。大破大立,自得自达,何乐如之。

2021-12-29

余东海

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总浏览量 1,106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49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