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22/02/xi-jinpings-political-prisoners/

作者:杨建利

译者: Calvin Yu

译文首发:议报

编者按:美国英文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在北京冬奥会期间推出特刊“北京冬奥会上看不到的中国”,杨建利受邀为特刊撰文。杨建利的文章讲述了被国际媒体冷落的两位被囚的中国公民运动领导人—丁家喜和许志永—的故事,《议报》发表Calvin Yu的译文,以飨读者。

今年的中国新年(春节)是2月1日。三天后的2月4日,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北京由此成为迄今为止同时举办过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唯一城市。根据中国的传统,我们从正月初一开始庆祝春节,持续15天。在此期间举办的北京冬奥会原本是在中国传统喜庆的基础上喜上加喜,因此,现在应该是中国人民倍感喜悦和自豪的时刻。但事实并非如此。

春节是中国人在一年中与家人团聚的最重要时刻,就像美国人的感恩节或圣诞节一样。在这段时间里,大多数人会回到他们的家乡,在与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老朋友和同乡人的团聚中,庆祝一整年的辛勤工作和成就。而对于像我这样多年来被迫流亡或一直被关在监狱里的中国人来说,这实际上是最痛苦的时刻,它无情地提醒我们:家是如此遥远,回家是如此不切实际。

一首著名的中国唐诗写到:”每逢佳节倍思亲”。像我这样不能回家过春节的人,会尽可能地向家乡的家人和朋友进行远程问候。我有两位家乡同胞,尽管我非常挂念并一直为他们虔心祈祷,但他们可能无法收到我的问候。这次不是被中国政府无处不在的审查制度所阻隔,而是因为他们正作为政治犯被关押。

这两位是丁家喜先生和许志永先生,他们在2011年发起了“中国新公民运动”(后称中国公民运动),并担任主要领导人。 如果从出生在同一个城市或同一个省份的概念来说,我们并不是同乡–丁家喜来自湖北,许志永来自河南,而我来自山东。但我认为他们就是我亲爱的同乡兄弟,因为他们在我的家乡山东临沂被拘留,并将在那里受审,几乎肯定会因颠覆国家政权的 “罪行 “被判处长期监禁。更重要的是,他们是我的自由斗士伙伴和良心犯伙伴。(2002-2007年,我在北京被关押了5年)。

丁家喜和许志永都是人权律师。他们领导的中国公民运动的核心是助力民众捍卫并行使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就像捷克民主领袖瓦茨拉夫-哈维尔在70、80年代呼吁他的同胞在真理中生活,力争成为一个后极权社会的公民,以此与捷克斯洛伐克共产主义政权作斗争。他们要求中国政府官员公布资产,要求政府给予国民平等接受公共教育的权利,特别是对城市新移民工人的子女。 丁家喜和许志永的和平活动导致他们于2012和2013年分别入狱,被判处三年半和四年的刑期。

获释后,他们继续致力于为中国民众争取公民权利的行动。那时,习近平已经掌权,他巩固和加强了对中国社会的控制,其程度是几十年来所未见。尽管政治环境更加凶险,但丁家喜和许志永仍然积极联系全国各地有相同志向的公民,共同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不出意料,不断强化的行动主义使他们再次成为中国官方瞄准的靶心。2019年12月7-8日,在福建省厦门市与约20名律师及朋友进行了为期两天的私人聚会后,中国警方于2019年12月26日拘留了丁家喜,于2020年2月15日拘留了许志永,并将他们置于一种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的刑事强制措施下。根据丁家喜妻子罗胜春的叙述,在RSDL期间,两人都受到了酷刑和其他虐待,包括但不限于长期剥夺睡眠、通过大声喧哗进行骚扰、审讯时被紧紧绑在铁制 “老虎凳 “上、限制食物和水、不能接触阳光、不能洗澡。

2020年6月,丁家喜和许志永被转移到临沂市临沭县看守所,在那里继续遭到身体和精神虐待。直到2021年1月,他们才被允许见到自己的律师。见面后,这些律师被迫签署保密协议,禁止他们复制案件档案、讨论案件细节、接受媒体采访,或公开谈论案件。2021年8月,这两人都被正式起诉,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在中国民众应该与家人和朋友团聚的时刻,这两个好人–两个儿子、丈夫、父亲,和许多人的朋友–却在监狱里备受折磨,被剥夺了与亲朋的任何交流。当中国共产党政权及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通过冬奥会上演一场服务于自己的政治母的宏大的民族主义表演时,这两位真正的爱国者–代表了中国公民能够也应该成为的最好的那种人–正因他们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爱而遭受难以言表的折磨。

不难想象,这与奥林匹克精神相去甚远。如果确实有这样一种精神,我认为应该是和平、爱、公平竞争,和人类能力的充分发展。丁家喜和许志永是它的捍卫者,而中共和国际奥委会则无疑是它的破坏者。在国际奥委会的助纣为虐下,中共正在利用体育洗刷那沾满鲜血的五环。

在选择北京主办2022年冬奥会时,国际奥委会(IOC)要么轻信了中国政府关于人权的保证–尽管北京在2008年奥运会前后的记录显示出其对所做承诺的藐视–要么根本不关心。也许两者都有。

“前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Dick Pound)写道: “2001年将奥运会交给中国的决定是希望改善其人权状况,事实上,中国人自己也说,拥有奥运会将加速这些方面的进展。” 每次将奥运会交给中国时,往好里想,国际奥委会或许认为可以通过给予中国主办这一著名的世界性赛事的机会来改变这个国家。而一种坏的可能性是,国际奥委会只对金钱感兴趣,根本不关心中国的人权状况。无论如何,结果是,中国政府只想利用国际奥委会来改变世界对自己的印象—一个其他国家不得不面对的邪恶政权。

在全世界的注视下,中国政府在2008年奥运会的筹备过程中严重侵犯了人权。但就在2015年国际奥委会最终决定选择中国主办2022年冬奥会之前,国际奥委会官员马克-亚当斯(Mark Adams)在一封信中说,北京已经向国际奥委会做出了新的 “保证”,涉及 “人权、示威权利、媒体自由报道奥运会且互联网不受限制、劳工权利、流离失所,以及环境保护”。 他说,国际奥委会这次 “相信中国政府将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奥林匹克宪章》和国际奥委会的协议 “在他们当选后得到尊重”。国际奥委会没有学到任何东西,这一次的情况更加糟糕。

这两届奥运会只是又一个例证:中国领导人总能获得新的许可,可以不受惩罚地行恶。够了,够了!

至少,让我们不要忘记我的两位新同乡,当看着那些无耻的 “官方审判 “展开时,请把我的那两位同胞放在心里,祝愿他们新年快乐!

总浏览量 9,575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84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