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召开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议彻底浇灭了外界对中国可能会放松疫情防控的希望。配合该次会议,中国官媒最近发动一波宣传攻势,强调必须坚持动态清零的总方针,明显针对社会对动态清零政策的怀疑和不满。

根据报道,是次政治局常委会同之前的防疫会议相比,在用词表述方面不仅更严厉,而且给人一种为清零政策辩护喊话的味道。比如,会议宣称要打赢大上海保卫战,表示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这个说话过去从不曾见过。还用一整段来阐述坚持动态清零方针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语气非常严厉,强调防疫“远没有到可以松口气、歇歇脚的时候”,要“坚决克服认识不足、准备不足、工作不足等问题,坚决克服轻视、无所谓、自以为是等思想,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会议也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克服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全面动员、全面部署,以时不我待的精神、分秒必争的行动抓实抓细疫情防控各项工作。

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所以用十分严厉的语气来谈论防疫,维护动态清零的总方针,原因在于自上海防疫失控导致各方面的严重后果后,动态清零的方针和政策继续实施的合理性,已受到越来越人的质疑和批判,当局面临非常大的要求放松防控限制的社会压力。而这些质疑和压力,最终都会反馈到习近平那儿,变成对习的个人压力,因为在最高层面,或许只有习还在顽固坚持清零政策不放,对抗社会的要求和呼声,把一己之意愿和利益凌驾于全党乃至全社会,要全社会来买单。

人们看到,在上海爆发这轮疫情以及当局投入大量资源抗疫后,习并未像当初武汉抗疫在第一时间宣称由他亲自领导亲自部署,也未对外谈过上海,值到这次会议,上海疫情过去一个多月,感染人数有了显著下降,他才首提上海。习不谈上海不表示他不关注上海疫情,或许还在给上海的抗疫情下各种指示,否则不太好解释上海防疫出现的种种不可思议的的乱象,但是他不会要求官方把他的指示公布出来。因为一公开,他就要对上海当下抗疫出现的一团糟局面负责,而他显然是不想负这个责,这会表明他的领导能力不行,不适合做一个大国领导人,更做不了英明领袖。他要防止的就是人们对他领导力的质疑,尤其在20大前夕,此种质疑的背后,往往是党内和社会的高度不满。

虽然习现在被官方塑造成神一般的人物,不会犯任何错,不允许人们妄议他,可理论上甚至党章还规定党员可以向党的总书记提意见和建议,批评不合理的做法。习应该还有基本的廉耻之心,不可能公开说他就是神,不可以被议论和批评的,尽管他实际很可能这么想,但不会自大到这种程度。毕竟如今不是一个愚民时代。动态清零是习的护身符,他强推动态清零,在疫情第一阶段获得了成功。现在进入奥密克戎传播的防疫第二阶段,动态清零就捉襟见肘,左支右绌,它或许也能防控住疫情,但造成的社会危害比第一阶段大得多,实际上清零政策本身的后果要高于疫情给社会带来的后果,从而不值得为防控疫情继续采取甚至比过去还严厉的严防死守,将整个国家变成一个巨型笼子。这也就是在经历上海疫情后更多的人站在解封一边的原因。

然而对习来说,如果他顺应民意在没有防止住疫情的情况下解封,像西方一样选择躺平,则意味着动态清零政策的失败。可他又不愿承认失败,因为承认失败,人们就必然会如前所述,对他的领导能力提出批评。但他又不能公开说,你们不能批评我。虽然他可以借助国家暴力实际阻止人们的批评(事实也是这么做的),可假如把动态清零政说成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那么批评该政策就等于批评党。而在党的信条里,党比单个的党员,都正确和伟大。个人总会犯各种错误,然而党是一贯正确,永远正确,因而是不能批评的,批评党就表明这个人怀有不良居心。

这样,习通过将实际上是他个人的动态清零披上一件党的外衣,变成由党的本质决定,从而阻住了党内对他的非议。因为这种非议将要冒极大的政治风险,它不再是批评习的问题,而是批评党。

可以说,在对中国防疫政策的认识上,许多人还是低估了动态清零对习的重要性,认为随着中国防疫压力的加大,也会不得已追随许多国家的步伐而逐步解封,甚至乐观认为最快5月就会实质放松防控。这些人的理由是,(1)奥密克戎的传染性强,但致死率低,病毒到了社区传播阶段,是防不住的;(2)用张文宏4月25日接受人民日报采访的说法,上海这波疫情即便把基础疾病死亡的病例计算在内,总病死率维持在0.0178%,且多是老人,并很少打疫苗,有了上海的案例,原来担心放开后会死很多人的情况不会出现;(3)目前的极端封控措施造成的灾难特别是对中国经济的损害,比病毒造成的危害还大;(4)民众对长期封控非常不满,社会存在放开的强烈要求。

除这些方面外,一些人还把张文宏近期出来接受官媒采访看作一个会放松疫情管控的信号。因为张被社会贴的标签是主张与病毒共存的防疫专家。上海疫情发生后,他有一段时间没有露面,被认为是官方对他不满,冷处理,如今他出来讲话,表明在有了上海这个惨痛教训后,官方意识到疫情终是防不住的,不如学美欧躺平。

然而习显然不这么看待。前述政治局常委会那段话点出了当局坚持动态清零的两个原因,一是目前全球疫情仍处于高位,病毒还在不断变异,疫情的最终走向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远没有到可以松口气、歇歇脚的时候;二是中国是人口大国,老龄人口多,地区发展不平衡,医疗资源总量不足,放松防控势必造成大规模人群感染、出现大量重症和病亡,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命安全、身体健康将受到严重影响。这两点原因看起来似乎有道理,但它们经不起比较。和中国人口密度一样高甚至比中国还高,医疗条件和中国一般甚至不如中国的国家有的是,它们没有采取中国这种极端封城措施,也没有死太多人。

当然,原因并非不要紧,但关键还是取决习近平。只要他不愿意放开,无论有多少理由要求放弃动态清零,都做不到,中国就得继续经受没完没了的封城。这是一人体制带来的必然后果。

今年以来,我多次说过,只要疫情没有明显好转,习就不会在20大前让中国放开。在政治局常委会的前几天,我在一档节目里还就该问题同两位学者争论,从官方不断对动态清零表态以及各地加码封控来看,近期是不可能放开的。原因即是前面提到的,习输不起抗疫,他已把抗疫当作证明中共制度优越和他个人能力的一种叙事方式,将他个人的政治权威和抗疫捆绑在一起。从性格特质来讲,习属于那种偏执人格的领导人,认准了的事即使付出极高代价也要做成。过去两年中国在面对德尔塔病毒的防疫经验,以及上海在封城一月多后的感染病例下降,都从反面进一步强化了他必须坚持动态清零政策的认知。

在这个意义上,政治局常委会议对动态清零的坚持,不过是习用自己的意志挟持党的其他领导人的结果。

总浏览量 5,934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43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