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总有些东西是在冥冥之中被注定的,比如纳瓦尔尼的生日,竟是个“一剑封喉”的日子:六四。

2017年4月27日,正忙着在街头竞选造势的纳瓦尔尼,被普京派人往头上喷了一脸绿色染料,这招真狠,公众人物不就是一张脸么,让他怎么洗都洗不掉,先毁其脸,再去其志。但是普京始料不及的是,纳瓦尔尼看来并不太在乎,他天天铁青着脸出门,一路上人人致以注目礼,走到莫斯科红场上拗个造型与粉丝拍照留念,气的对面克里姆林宫窗口窥探的普京,脸色瞬间变成死灰。绿色,于是变成了莫斯科红场的流行色,被当代诗人Dmitry Bykov称之为“革命的本色”。

俄罗斯有句现代谚语:“一日为克,终身为贼”,克就是克格勃的意思,普京就是个典型病例,一名老牌克格勃,一方面他用掌控的媒体把自己塑造成当代的千年明君彼得大帝,另一方面却用见不得人的、下三滥的手法去抹黑,不不不,去抹绿自己的政敌,普京没想到,他亲自部署亲自设计的这副绿色面具,变成了俄罗斯年轻人政治反叛的符号。现代政治,就是世俗政治,它的活力在于接地气,市民化、年轻化、娱乐化、幽默化和人人参与,最令独裁棘手的不是你不听话,而是,你躺平、你恶搞,你鄙视,而他却无从还手。

绿色幽灵,魂兮归来

2021年1月17日,在柏林飞往莫斯科的一家航班上,绿色的幽灵又出现了。

时间回放一下,镜头回到2020年8月20日,也是在航班上,纳瓦尔尼从西伯利亚城市托姆斯克飞回莫斯科,起飞不到半小时,纳瓦尔尼的身体突然异常,痛苦尖叫,呼吸困难,飞机中途临时迫降在欧姆斯克机场,纳瓦尔尼被送进当地医院的急症室,检查结果似乎并未发现什么大惊小怪的名堂,医院在记者会上宣称纳瓦尔尼不过是“身体稍有过敏而已”。

很多人对此有疑惑,一个国际NGO组织安排了一架专机,马上把纳瓦尔尼接到柏林,让德国医生做再次确诊,很快,检测报告震惊了全世界:纳瓦尔尼被人下毒,生命垂危。毒药是1970年代苏联克格勃研制的一种致命神经生化武器,名叫Novichok,俄罗斯科学家宣称这是目前世界上“最致命的”生化武器,没有之一。

普京毁了政敌的脸觉得不够狠,变本加厉还要害命。

经过德国医生的抢救,纳瓦尔尼神奇的活了下来,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与工作。普京连做梦也不相信,他亲自领导亲自部署下毒的国安办案员,不但没有完成指令,还亲口和纳瓦尔尼交代了作案的全部细节。

是的,秘密是这样被穿帮的:纳瓦尔尼的助理收集了他在中毒前几天的所有活动数据,他见过什么人、去过什么地方,包括排队过海关、餐厅里就餐、酒店里向服务员索要饮用水等等……很快过滤出一份嫌疑人名单,尤其是其中几位FSB(国安部)人员,纳瓦尔尼灵机一动,冒充了国安部的“上级领导”,亲自给这几位特工打电话,追查暗杀行动计划失败的原因,结果下毒的具体办案人员出于推责自保,向“上级领导”倾述了他如何将Novichok毒药装在饮用水瓶子里、洒在洗衣房里的内裤上,通过酒店服务员送进纳瓦尔尼的下榻房间内的全部行动过程。

(敬请欣赏电话录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wvA49ZXnf8

真相大白,是普京大帝下达的暗杀令。纳瓦尔尼决定结束在柏林的疗养,返回莫斯科。很多人担心他回去是送死,而纳瓦尔尼却说:“我是一个普京的反对者,我无法躲在异国他乡,做隔岸观火式反对派,我必须回到自己的国土上,面对面与普京作战。”

果然不出所料,在莫斯科机场过海关的时候,纳瓦尔尼被俄罗斯国安以“煽动颠覆国家”的口袋罪当场逮捕。

2022年2月15日,普京当局开庭,起诉纳瓦尔尼,审判过程毫无悬念,“证词合理,证据确凿”,22日法庭宣布纳瓦尔尼有罪,判处9年监禁。对于纳瓦尔尼这位狱中常客,他挥笔在判决书上签了大名,在法庭上,秀秀恩爱,逗逗法官,从容的再次走进了莫斯科的秦城监狱。

就在纳瓦尔尼走进他的牢房的同时,普京大帝再一次遭受了史无前例的网暴,遭受了漫画毒刺导弹雨的攻击。

2022年2月,纳瓦尔尼上了《时代杂志》封面。

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

六四,这是一个忌日、一个图腾、一个肃杀的黑夜、一个禁音的日子、一个窒息的时代、一个全世界独裁者们的阴魂诅咒、一个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涅槃之境,就在这天,上帝派来一位修理普京的使者。

1976年6月4日,纳瓦尔尼出生在奥布宁斯克(四川绵阳的友好城市),距离莫斯科西南方向100公里。他父亲来自乌克兰,母亲是俄罗斯人,俄语和乌克兰语都是纳瓦尔尼的母语。纳瓦尔尼就读于莫斯科人民大学法律系,2010年,获“耶鲁世界研究员”奖学金以访问学者身份旅美。大学毕业之后,在莫斯科从事地产律师工作,同时参与了帝都的民主党派组织与活动。

与目前中共的假民主真封建制度不同,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建立了“三权分立”的民主体制,普京上台之后,通过了各种修宪手段,将“三权分立”的瞒天过海移花接木扭曲成了“三位一体”的普京王朝。法学背景的纳瓦尔尼,用的正是法律武器,来对付普京当局的。他花钱买了俄罗斯各大国企央企的股票,这样他就可以“股东”身份,对于这些公司的董事会追询公司经营中的各种财务报表与资金往来的问题,在这些大国企央企的公告年报、季报信息分析中,纳瓦尔尼抽丝剥茧的把俄罗斯贪官及其白手套们的洗钱证据一件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2011年,是本世纪俄罗斯政坛最诡异的一年,相当于中国的2022年,普京要在这一年开启他千年明君的黄粱美梦,完成他永久连任大业。12月,普京的连任修宪计划在“统一俄罗斯党”绑架的国家杜马得以通过,引爆了俄罗斯有史以来最大的民众上街抗议,普京动用国安与武警部队暴力镇压,帝都一片肃杀。至黑时刻,纳瓦尔尼揭竿而起,走上街头,正式组织成立反对党,公开叫板普京违宪,一跃成为俄罗斯政坛上光亮刺目的明日之星。

2013年,纳瓦尔尼参选莫斯科市长,初露拳脚。时任帝都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舔菊普京,要搞一次莫斯科市长的公开民主选举,号称自己这个中央“任命”的莫斯科市长,可以“民选”继续连任,这样还可以向天下昭示普京大帝的明君风采,他对普京拍着胸脯发誓坚决搞定,绝不出乱。既然是公开竞选,纳瓦尔尼当仁不让宣布了参选,而傻逼索比亚宁目空一切,只是把纳瓦尔尼看作陪衬对像。没想到在竞选过程中纳瓦尔尼的民众支持度一路飙升,索比亚宁节节败退,可想而知,如果帝都市长的位子被纳瓦尔尼占据,那不就是翻版了陈水扁夺取台北市长为民进党篡政铺平道路吗?这还了得,索比亚宁机关算尽却自找麻烦,普京不得不下令手下帮凶出去疯狗咬人,以莫须有的“逃税”、“挪用公款”等罪名终止了纳瓦尔尼的市长竞选资格,保全了索比亚宁继续连任至今。

在独裁体制下的抗争是艰苦卓绝的,斗智斗勇代价无可估量。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在国家形式上选择了西方民主政体,但普京借“依法治国”大肆阉割民主体制,修宪便是他“合法的”惯用伎俩,举例来说,俄罗斯宪法规定民众有组党权利,最低人数要求为500人,而普京大笔一挥改成了最低人数为50000人,并要求该党派必需具备80个以上的地方线下支部,一下子将俄罗斯民间自由结党从此变得犹如登天之难。再比如原来俄罗斯宪法规定民众有上街游行的权利和自由,但普京加上了先决条件是必须得到当局的批准,换句话说就是未经批准就不准上街,否则就是违法。普京2010年新出的“国安法”,界定任何批评国家或国家领导人的行为都可视为“替境外敌对势力递刀子”。

律师出身的纳瓦尔尼,使出浑身解数,在日益缩小的合法空间中组织民主建制反对党派,联合其他党派组成大选联合投票机制,参加莫斯科市长竞选、参加联邦总统竞选,最终都是被普京当局以各种罗织的“违法”理由加以终止。合法途径、正当权利被剥夺,这还叫什么依法治国?遵守恶法,不就是为虎作伥么?不守恶法,要抓就抓,面对恶法,明知故犯,上街游行得不到批准,那就不申请,想上就上了,纳瓦尔尼一生正气,无所畏惧,无法无天,开始由着性子和普京作对。光天化日之下,广场人群当中,不知被训诫多少次,不知被拘留多少回,任你恐吓、盯梢、毒打、拘留、监禁、下毒……反抗暴政,视死如归,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看旧世界正在土崩瓦解。

擒贼擒王,直击命脉

纳瓦尔尼的的走红,从一开始就是一场与独裁的不对称作战。普京预设的场景是重型坦克碾压,不料遭遇的却是单兵毒刺反射,利用社交媒体,让在传统意义上根本不可能的作战模式成为了可能,智能手机作为单兵作战的武器,发射“反贪爆料导弹”,对于独裁者的杀伤是致命的。

就在普京当局宣布纳瓦尔尼9年监禁的判决之后,纳瓦尔尼的“反贪基金会”制作的普京大帝贪腐揭秘大片《厉害了,普京的内裤》,在全球超过了1亿次观看。纳瓦尔尼的“反贪基金会”天天给普京大帝唱催命曲,用中共元老陈云的话说就是“挖祖坟”,普京和他的党羽干尽了要被挖祖坟的坏事,还没到秋天,纳瓦尔尼已经来算账逼债。

纳瓦尔尼声称自己最强大的战斗部队是他的空军 – 航拍无人机。六次执行任务,大片告成,这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贪腐故事,主角是全球首富普京大帝。

反腐大片:《厉害了,普京的内裤 — 世界贪腐之最》

这部纪录片揭示了黑海之滨的普京行宫,花费了近20亿美元建造,除了主体宫殿,还包括葡萄园、酒窖、赛车场、发电厂、警卫裙楼、员工宿舍,奢华之极超人想象。更令世人感叹的是,这处普京私人行宫,只占他全部资产的2%。

纳瓦尔尼出境,讲述了行宫资产控制的所有权,其中错综复杂的利益关联图,显示三个马仔各占2%,普京大帝一人独占94%。

普京在黑海边的行宫全貌

地中海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入口

吧台和休闲室

普京和他的叶卡特琳娜一起抄党章的地方。

沐浴党的乳汁的地方

曲径通幽的暗室,情色香薰,大剧院背后还有个配备聚光灯的小舞台,台上嵌了一根自动升降的钢管,令人费解其用途。有人猜是圣诞树杆,有人猜是巴西烤肉的铁钎,还有人猜是供女保镖们锻炼身躯用的,也许是明星们后台给领袖专属的私人小剧场,最有可能是给国宝级艺术体操世界冠军、普京的小心肝卡巴耶娃兴致来潮时练功的?

卡巴耶娃,来自莫斯科的爱情💓

俄罗斯第一网红

在独裁国家,“低端人口”是被用来证明国家的威严与强悍的工具,是任意被宰割被凌弱的羔羊。1938年纳粹德国发生了排犹的“水晶之夜”,2017年的寒冬在中国帝都发生过“清零低端人口”的行政命令。在俄罗斯,低端人口人群 — 寡妇清洁工大妈们,被利用来歌颂普京大帝“男人气概”。有一首精心炮制的流行歌曲叫《要嫁就嫁普京这样的人》,场景是一群寡妇清洁工大妈们躲在厕所里磨洋工,搔头弄姿妞屁股谈论男人,嚎叫要在“世界的十字路口”,找一个“普京这样强有力的男人”来陪伴她们在厕所里卖骚排卵……曾经的彼得大帝留给了世人《天鹅湖》,当今的彼得大帝送你一曲被誉为最淫荡叫床声的《厕所排卵》,普京公关团队的高级黑本领非同一般。

与普京神秘、奸诈、狠毒、血腥、不食人间烟火、千年明君、克格勃遗老的人设皆然不同,纳瓦尔尼在大家面前,压根就是一位“邻家大哥”的标配暖男。

纳瓦尔尼的妻子叫尤利娅,他俩是1998年在土耳其旅行时相识的,两人都生于1976年,纳瓦尔尼比尤利娅大一个半月,一位双子座,一位狮子座。按照星座学的说烦:双子-狮子是天生一对,因为他们都对生活有不停的求进心,不会甘心停留在一个层面,既内心想法未必一样,但步伐一致,所以能够长久在一起。 双子座的人虽然多变,但面对住狮子座那一种霸气,很自然就会收敛起来,狮子座亦可以有一种豁达心去包容双子座那一种善变贪新鲜的特性,明知他们天性如此,不如刻意放上心。

 

瞧瞧这张照片,是不是很说明问题?无奈的双子与盖世的狮子……哈哈哈。

纳瓦尔尼和尤利娅生有一儿一女,像不像俄罗斯第一家庭的“全家福”?

尤利娅大学里学的是经济学,结婚后相夫教子,主持家政。纳瓦尔尼开始从政之后,她责无旁贷的挑起了第一助理的重担,纳瓦尔尼的文档整理、时间安排、出行准备、受访穿着,事无巨细,一手统抓,纳瓦尔尼上街抗议、拘留出庭,尤利娅永远都坚守在丈夫身边。

 

MOSCOW, RUSSIA – FEBRUARY 27: (RUSSIA OUT) Russian opposition leader Alexei Navalny (C) embraces his spouse Yulia Navalnaya (L) attend a mass march marking the one-year anniversary of the killing of opposition leader Boris Nemtsov on February 27, 2016 in Moscow, Russia. Several thousand people held a march in Moscow in memory of the Russian opposition leader to mark the first anniversary of his killing. (Photo by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Russian protest leader Alexei Navalny (with his wife Yulia (R) meet journalists outside the court in the provincial northern city of Kirov on April 17, 2013. Navalny went today on trial in Kirov on charges that he says were ordered by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in revenge for him daring to oppose the Kremlin. AFP PHOTO / ANDREY SMIRNOV

与其说尤利娅是内贤助,不如说是纳瓦尔尼的“秘密武器”。在2019年纳瓦尔尼在飞机上中毒,失去了知觉之后,尤利娅毅然挺身而出,走到了前台。她拒绝当地医生的诊断,果断决定送丈夫去德国治疗,她面对媒体,直接喊话请普京放她丈夫去德国治疗,在纳瓦尔尼昏迷与世界失去联系的那些日子里,尤利娅替代丈夫登上了世界政治舞台。

2021年初,她和治愈了的纳瓦尔尼返回俄罗斯,在莫斯科机场海关纳瓦尔尼遭逮捕,随后尤利娅举行记者会:“纳瓦尔尼说他不害怕,我也不害怕……我-请-求-你-们-大-家-都-不-要-害-怕!’独裁者最害怕的,就是我们大家都不怕了。

2月5日,纳瓦尔尼出庭,尤利娅穿着鲜艳的红色上衣也坐在了听众席上,与丈夫遥相对视,哈哈,绿色幽灵与红色美女,到底是红花绿叶,还是红叶绿花,这个,现在还真说不准,哈哈哈,让时间来证明吧。

纳瓦尔尼已经成为俄罗斯的第一号反对派领袖,尤利娅也被誉为“第一反对派夫人”,当然这个角色不会长久,会有一天,尤利娅将成为俄罗斯第一夫人。

2022年1月25日,Sundance电影节首映了纪录片《纳瓦尔尼》,加拿大籍的90后导演洛奇尔跟拍纳瓦尔尼数月,对这位俄罗斯英雄服帖的肝胆涂地,他预告下一部有关纳瓦尔尼的影片就是《纳瓦尔尼总统就任典礼》,请各位读者期待!

 

纳瓦尔尼–普京的六四噩梦。

北京最怕的也是六四,岁岁六四,今又六四。六四那一天,请往莫斯科秦城监狱里快递生日蛋糕,恭祝纳瓦尔尼生日快乐。同时,我们到阳台上向着北京大声敲锅,让响彻穹宇的锅声震碎普京和习包子的千年明君美梦,敲锅声加上乌克兰的爆炸声,让莫斯科和北京的坦克变成废铁。敬请记住:与独裁者的非对称战争,就是你吹哨一声,你敲锅一下,你躺平一次,你上访一回,砸一个瓶子、吃一个包子、改掉身上的恶习,这是一场非对称战争。全世界热爱自由,反抗独裁的仁人志士们,六四见!

六四……在自由和诗的远方,我们宁可死在路上。

Link:习近平与普京,猜猜谁在抄作业

https://yibaochina.com/?p=245279

Link:国安亲口向纳瓦尔尼讲述下毒经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eQXc182r1A&t=84s

Link: 纳瓦尔尼在航班上中毒经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DSfZGzZofY

Link:目前正在上映的《纳瓦尔尼》的部分片段

Trail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S5EIQ3zubE

Clips: https://www.cnn.com/shows/cnn-films

总浏览量 11,617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53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