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茶话》系列之十六

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 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新总统尚未登基,“三岔口”已然开打

程惕洁

张:网上曾有消息说,这两天台湾总统蔡英文过境旧金山,台湾同乡会准备隆重欢迎。另外,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同天到达,来为国民党筹款。我本来也想凑凑热闹,看能不能去听听她们演讲。没想到,这个周末无声无息。估计美方迫于中方压力,不得不给台湾访客设定清规戒律,让她们尽量低调。尽管“过境外交”没什么新闻好讲,但美中台三角关系还是新闻满多。咱们今天就侃中美与台海这两国三方的互动关系吧,你们意下如何?

李:没意见!可“两国三方”是咱们大陆人的说法,人家台独人士肯定不高兴,他们更愿意说“美中台”三角关系 ,这让我想起京剧武打戏“三岔口”,以夸张手法形容宋朝名将焦赞等三人,在客栈中摸黑打斗的故事情节,如今这美中台三角关系,也有点像黑灯瞎火,乱抓乱打的味道!

程:李兄的联想很生动,我也感觉目前美中台关系中,有许多“割不断,理还乱”的因素,三方都有改变现状的意图,但又摸不准对方底牌,只好真假虚实都上,测试对方有什么反应。

“过境停留”一波三折,台湾邦交再出状况

张:就拿小蔡的“过境外交”来说吧,连我这个旁观者都觉别扭。再怎么说,人家贵为总统,由选民推举上台,可连旅游过境都得看人脸色,见不见记者,说什么话,好像都得遵守别人定的“规矩”。要是我,才他妈不干呢?你要让过,就正大光明,尊重我的国格人格,要不让过就拉倒,别来这些弯弯绕!

李:张兄,那是你我正常人的想法,小英和她的幕僚可不这么想。他们也许觉得,还是美国大腿粗,靠一下心里有底,也算“忍辱负重”吧。媒体原本透露,小英在休斯敦停留期间,可能会见川普团队人员,连川普本人也说过“走着看”。后来证明,未能实现。但是见了德州的联邦参议员克鲁兹和德州州长阿伯特,尽管遭到中国外交部抗议,总算有点面子。昨晚回程路过旧金山,有近400台胞冒寒在酒店外迎接。警方派60部哈雷摩托车开道,规格不低。今天中午(14号)台胞宴请,仅有一位华裔州议员罗达伦出场。下午参观硅谷推特总部,主持台湾“亚洲·矽谷”启动仪式,然后打道回府。奇怪的是,包括华裔政要在内,湾区有许多亲台的美国高官,比方民主党籍联邦议员佩洛西吧,她既是加州代表,又向来不在乎北京喜怒。可是都没露面,好像故意回避。估计华府下过指示,要求他们收敛,避免进一步刺激北京。

程:除了过境外交的前后变化之外,台湾还有其它邦交国不稳的传言。大陆媒体要求天主教要“坚持独立自主”,被视为中梵建交前给信徒们打防疫针。接着,非洲的阿尔及利亚又出状况。在大陆鼓动之下,阿国突然下令台湾代表处“改名、摘牌、迁出首都”,颇令外界惊奇。本来断交已久,仅仅保留一个经贸代表处,为何还要动粗?上次咱们谈过的“零邦交”危险(《环时》称“剃光头”),不幸成真。我看,如此发展下去,不但台湾邦交国会继续减少,恐怕维持实质外交的代表处,也处境艰难。连前副总统吕秀莲,也为此惊呼:“尼日利亚摘牌事件比断交还可怕,(尼国)是新招,真正要让我们走投无路。因为‘非邦交国’对台湾更重要。”其实认真说来,北京‘赶尽杀绝’的策略未必高明。其实际效果,是把台湾逼上绝路,让国际社会都看不过去,最终朝野会更加坚定“法理台独”的决心。

张:我没有程兄那么悲观。再怎么说,从世界排名看,台湾实力不弱,只要善加利用,逐渐摆脱对大陆经济的过度依赖,分散贸易风险,努力开拓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类似于当年派农耕队到亚非拉,协助落后国家振兴民族经济等等,当地人民一定会重视跟台湾的实质外交。反之,如果台商也跟大陆官商一样,跑到外国不择手段赚钱,掠夺资源,虐待劳工,污染环境,最终也会遭到当地居民的反抗和抵制。

李:当然,除了张兄这条“外向型”出路,台湾也可以软化立场,放低姿态,顺应大陆的“一中”要求,但要突出“各表”,一定要跟“一中”并列,避免国民党前任的模糊策略。至于如何“各表”,会有多种选项,谈判余地很宽,也不排除我们先前说过的所谓“基辛格传话”,最终在国际社会斡旋之下,做出“一中两府”的过渡性安排,也等于帮助中美两国找到一个缓和冲突的参考方案。

程:我同意李兄说法,“一中两府”的确是避免武装冲突的选项之一,但后继发展究竟是良性还是恶性,不取决于台湾和美国的单方面意愿,更取决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北京高层如何判断世界大局。如果他们想实现中国社会的良性转型,这的确不失为千古良机,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有利于中国的再度辉煌与和平崛起。反之,如果认为中国必须跟世界主流文明对着干,用章立凡的说法,叫“在世界文明快车道上逆行”,甚至不惜武力,让共产文化征服世界。那么,一国两府的临时安排,只会进一步刺激大陆胃口。他们会用类似在香港的策略,动员党国力量,一步步扼杀民众的民主化要求。

“一马平川”言过其实,街头演戏比赛吹牛

李:说完台湾邦交,咱们再转谈马云先生最近在纽约的精彩表演。有朋友发给我一段视频,是大陆首富马云跟候任总统川普,在纽约会面之后面对媒体的吹牛表演。两人除了互相吹捧“人才难得,要干大事”之外,令人捧腹的是马云大言不惭,说要帮美国小企业往中国和亚洲出口产品,“五年内给美国创造百万个就业机会”,尽管没详述这百万怎么计算,但做为中美互动的一个插曲,还是引发不少议论。“牛弹琴”有篇大作叫“一马能平川,马云不去当驻美大使太可惜了”,文笔调侃,广为流传。

程:我也看了相关新闻,除了马云流利的英语之外,其它没什么看点。其中说的百万就业,水分太大,根本不靠谱。你想想,就以平均年薪五万来说,光薪水开支就得五百亿。以薪水占成本百分之五十计,再加上利润,出口总额需要高达一千多亿美元才行,相当于目前美国对华出口总额(2015年为1190亿美元),还在逐年递降。换句话说,马云要帮美国对华出口五年翻番,年均增长20%,根本做不到。

说到小企业出口,要看具体的产品优势,美国小企业有什么优势?马云应该知道,它们绝大部分在三产(服务业),没有具体产品;二产(制造业)基本行业垄断,小企业很少。只要看美国日用消费品哪里制造就知道。不是因为美国人不会造,而是因为竞争不过发展中国家。美国的一产(农牧矿业)倒优势很大,因为自然条件得天独厚,机械化程度高。但中国早已是美国大宗农产品的最大进口国之一,而且被中粮集团(原粮油食品进出口总公司)一家垄断。即便中粮同意跟马云瓜分市场,谷粮、水果、油料、肉蛋奶等,也未必适合跨国网购。唯一例外也许是奶粉,因为消费者对国产奶粉不信任,所以抢购外国产品(主要是欧洲和澳洲货),如果马云能开辟美国奶粉的中国市场,倒是一条新路,但也不可能新增百万就业。

程:这里不妨给马云出个招儿,也许能帮他实现百万就业的承诺。川普可以通过他任命的新大使牵线搭桥,说服美国移民局特批五万个农业移民指标,专门吸引中国企业家来美国投资小农场,利用这里的土地、气候、水源、技术等优越条件,生产针对中国大陆市场的各种安全健康食品,由联邦食品药监局负责检测,让马云的公司负责收购和销往中国和东亚。这五万农场,应该享受马云的贷款优惠。如果每个农场平均雇20个美国人,就能创造百万就业。对中国而言,能满足人们对既安全健康,又物美价廉的食品需求,可谓互利双赢。

张:你别说,这个办法还真有可行性,或许马云跟川普都有兴趣呢。据我在东海岸参观访问所见,因为那里传统上是粗放型农业,规模效益不够,破产的小农场星罗棋布,三五十万美元就能买几十英亩(上百市亩)带住房的小农场,适合中国人搞精细农业,种蔬菜水果。而且,因为森林覆盖率高,麋鹿成灾,地方政府为保护农作物,鼓励人们秋冬猎鹿。我有个搞动物研究的朋友,在那边某大学当访问学者,就曾考虑跟人合资建养鹿场,把鹿肉跟鹿茸出口中国。他说,美国野鹿很好驯养,全身是宝。可美国人不爱吃鹿肉,也许烹调技术不行。那玩意儿在咱中国可是高级山珍补品。他后来因故提前回国,没来得及搞。这个“花旗鹿肉”项目因此搁置,现在可免费提供马云参考。

李:你们二位如果跟马云有缘,说不定会被他聘为顾问,去帮助他实现百万人的就业梦吧。我看,咱们还是回到现实,看看马云忽悠川普,是否有助于缓和美中关系。目前看来,川普对马云赞赏有加,但他的幕僚大员,仍然坚持对中国的批评。也有网文提醒,川普习惯在商言商,搞利益交换。网刊《总览中国》上有陈破空一篇文章《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权贵的利益交換》,提醒读者,川普和他女婿,还有众多阁员,都是商人,應慎防利益衝突和利益交换,尤其需要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之间的利益交換。

“利益交换”前车之鉴,台湾朝野应存戒心

张:陈破空的说法有一定道理,需要警惕。但目前不必过虑。要知道,川普现在是联邦政府老板,不再是他家族的公司老板,他必须服从宪法和制度的约束,难以在商言商了。比方这次马云来访,我看超出纯粹的商业层面,他的真实角色应该属于民间大使,来纽约探听川普虚实。因为南海摩擦,川蔡通话等原因,目前北京很难跟川普直接沟通,因此,北京有可能利用他们的见面机会,摸摸川普底线。马云深知川普是个吹牛大王,说话没谱,出尔反尔。因此我觉得,他的百万就业诺言,不过是投其所好,忽悠川普高兴,至于如何兑现,能否兑现,鬼才知道。不管怎样,先把川普哄乐了再说。从这个角度看待他们在纽约的表演,就不会吃惊了。

程:这里我要补充一点,利益交换就是一种出卖,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它可以发生在许多领域,商业上有,政治文化和道德层面也会有。哈佛大学研究员保罗.凯恩有篇文章:《为拯救美国经济,舍弃台湾吧!》,令人惊奇的是,最近曝光希拉里一封电邮,说“这个想法很聪明,让我们来讨论吧”。消息一出,台湾舆论哗然,因为有不少台湾民众一直对希拉里表示支持。如果我们不健忘,70年代美台断交,不也是尼克松为联华抗俄而出卖台湾吗?尼克松和希拉里都不是商人,而且也信誓旦旦要维护自由人权,但在国家政治利益的诱惑之下,也可以背信弃义,出卖朋友。

李:程兄的例证有说服力。看来,“利字”当头的川普新政府,很可能像他竞选时公开宣称的,不在乎民主人权这些价值理念,就是美国利益高于一切,而且是经济利益高于一切。比方他1月13日对记者说:“一切都在谈判之中,包括一个中国政策。除非看到中国在汇率管理和双边贸易等方面取得重大进步,否则将不认可一个中国政策。”这说明,在川普心目中,“一中”这样的主权议题,可以跟汇率贸易挂钩。但如果美中对抗会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肯定会损害嘛),他可以跟中国利益交换,为此,再次牺牲台湾地位也无所谓。

张:这个情况咱们以前分析基辛格北京行的时候也说过,四川老人的惊人预测还言犹在耳。问题在于,牺牲台湾完成中国统一,能成就习核心的历史功业,但对未来中国与世界的长治久安意味着什么,目前还看不出端倪。

程:这个问题谁也说不准,因为习的政治理念尚未全部表露,说他独裁专制的有,说他“党主立宪”的有,说他最终要搞政治改革的还有。不过,这种“不识庐山真面目”的状况,也不会时间太久。估计十九大召开,下一任期开始后,他的人事安排、治国理念、方针大计都会趋于明朗,到那个时候再来评论,会更靠谱,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下次轮我请客,正值美国新总统川普登基典礼,相关新闻肯定不少,台海两岸普遍关注。咱们是否也应该收集点信息,认真座谈讨论一下?

李、张:好啊,咱们回家多看看电视,读读新闻。下周见!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茶叙,23日星期一 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