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查建国 (北京)

第一句话是:美大选尘埃落定,希望拜登哈里斯团队行稳致远。这句话的关键词是“行稳致远”。在这场世界空前关注的混乱大选中,谣言与恐吓齐飞,虚假信息与集体错觉并存,法律战与媒体战街头战同框,制度派(认为美选举制成熟可靠)与人性派(认为人性之恶万事皆有可能)互怼,亲友中为挺川反川下赌,不认输与筹备接班共进。选票为王,三权制衡,法律保障。现在,拜登获 8000多万普选票,306选举人票,川普几十次诉讼基本告负,可讲这次大选的胜负尘埃落定了。当然,川晋及支持者还会,也可以为大选中的争议,为自己的信仰和利益而依法继续博弈。川普 2024年竞选是否与卸任无缝衔接,川普永不认输的独特性格,成也萧何败也箫何。

拜登将直面因川普轻视、违科学、政治化、甩锅中国的治理低下造成的新冠防疾失控局面,希望拜登疫苗与其他防疾措施并进,半年内扼制疾情。希望拜登大规模救济中小企业,力助明年美经济复苏。希望拜登以同情心逐步平息“黑人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希望拜登如诺,就职当天重返《巴黎气候协定》,百日内召开世界气候峰会。希望拜登如诺“我保证做一个寻求团结而非分裂的总统”。不要学某些人唯我独尊、自恋自吹、睚眦必报、以妖魔化地攻击对手为乐,为己任。同样世界关注拜登新外交将陆续露面。全球关注美国的重点将从大选转到在美国分裂极化下,在红营和蓝营左翼的夹击掣肘下,拜登能行稳致远吗?

第二句话是:美国社会撕裂,希望能平衡博弈。这句话的关键词是叫“平衡”。美国大选一个词可概括:撕裂。撕裂呈极化(极端分化)。有人说这是一场上帝与撒旦、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在社会主义国家与自由国家之间选择(川普语)的生死决斗,是美国自由灯塔的新生或哀落的分水岭。危言耸听了,这只是一次不寻常的选举,因为有了川普。美国存在传统基督文化(宗教)与多元文化(宗教)、宗教与世俗、白人主导与少数族裔平权、白领与蓝领、精英与民粹、大城市与乡村、红基本盘与蓝基本盘、新经济资本与中产阶层与边缘群体、建制派与民粹派、政府与市场、效率与福利、持枪与限枪、移民的限制与开放、传统媒体与自媒体、“美国优先”民族主义与国际多边主义等多方位、多层次、交错式的价值观、治国理念和利益的撕裂与博弈。这次大选是分歧与撕裂的大爆发。

世纪考问,随着人口结构改变及城市化全球化的不可逆转,这个撕裂的前途在哪?亨廷顿预言的“文明冲突”美国化了。我认同博弈有度,斗争包容妥协兼备,“和理非”,双手互搏左右制衡,三权两党分治,钟式摇摆轮流执政,不断从旧平衡走向新平衡的“平衡论”。平衡不是反对博弈,唯有思想的碰撞,政治的斗争,人类社会才能进步。平衡是寻找博弈各方的共同点、妥协点,是防失控的刹车阀,是防两败俱伤的边界线。

我是以人为本,与时俱进,多宗教多教派之间并与无神论之间应互相宽容协调的无神论者。人类社会发展和市场经济发展一样,由无形之手(非上帝之手)调控。

美国需要的是渐变改良,而不是揽炒天下大乱的突变革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过犹不及,极高明而道中庸。有人叫嚣内战、军管戒严、州独立、逮捕大法官逮捕民主党高层和什么“深层影子政府”,枪杆子里出政权。这是救美国还是毁美国?这只会断送美式民主,断送川普。

美国传统的核心价值观和宪政精神是自由平等包容、不立国教、政教分开、权力制衡。美国能创新以普世价值(自由平等)为底线的多元文化并存的新范式吗?美国能在多元化新时代中继续走在世界前面吗?

第三句话是:中美关系大格局不会变,但有调整。这句话的关键词是“调整”。在拜登的新外交中,美中关系是重点之一。中国执政党希望两国“不冲突不对抗”“聚焦合作管控分歧”这是一厢清愿了。中国自由派中挺川人士认为拜登将抛弃川普的对华战略重归接触路线,这是误判了。美国对华战略改变从奥巴马“亚太再平衡”到川普的“印太战略”已有+年了。中美关系至今坏到40 年最低点,川普及其班子发力最大,这是顺势而为。驴象两党分歧多多,谁上台都会对前任国策有大改变,拜登亦然。但对华强硬政策恰洽是两党少有的共识之一,得到国会、民意和工会及左翼团体的共同支持。

拜登今年3月发文说切“美国确实需要对中国强硬。应对这一挑战的最有效方法是建立美国盟友和伙伴的统一战线”。拜登外交团队最重要成员布林肯(提名国务卿)今年9月在访谈中称中国为“最大的挑战”。沙利文(提名国家安全顾问)去年发文说,“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已经结束,应在一系列的问题上使用更强硬手段”。拜登介绍戴琦(华裔女性46岁,被拜登提名出任美国贸易代表)时说,“她是反对中国不公平贸易做法的首席贸易事务执行官,而这将是拜登一哈里斯政府的一个重要优先事项”。前些天(12月7日), 民主党占多数的美众议院通过了《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两党对此敏感问题有高度共识。中国发行量最大的官媒《环球时报》11月30日发社评说,“很少有中国人寄希望于拜登政府会在战略上对中国变得‘温和’……导致中美关系未来的主基调很可能就是沉重的”。中美已开始的全面持久战略性的新冷战不可逆转。

对华战略的对抗方向及基本内容不会也很难改变,但在方式、侧重点、节奏、气氛上会有调整。如, 1、在新疆香港人权上对华压力不会减,军事、科技、台湾、南海、印太等方面对华压力也不会减。但在全球防疾、气候变化、军控、朝鲜半岛等方面两国可能开展一些合作。2、拜登讲“美国回来了,美国不再是单枪匹马了”,他将修复盟友关系,试图建立统一对华的,以美为领导以共同价值观国家为网络的“民主国家联盟”。当然,今非昔比,世界领袖更不好当了。3、会重返某些国际组织和条约。重返不是因这些组织条约没有问题,恰恰是有问题,需要美国在其中发挥领导力改变问题。4、对华政策将有更多可预测性,不会轻易突破某些红线。如:经济彻底脱钩、断交、大规模战争。拜登政府对华将是切香肠不越线,是温水煮胃蛙而不是屠龙。这既是现实主义的,也是符合美国最大利益的

第四句话是:中国自由派任重道远,团结就是力量。这句话的关键词是“团结”。这次美大选引起国人普遍关注。多了解世界上与我们不同的选举,这是启蒙的好事。中国自由派内部因挺川反川而争议。有人竟自信地断言,中国公知法学家“集体翻车”。中国自由派长期以来,在对中国执政党及制度认识、中国政局判断、中国民主转型路径和时间的预判及宗教、种族、民族传统文化、中国独统等问题上存在温和稳健型和民粹激进型的分化(还没成“派”吧),这次因美大选再次放大。在这期间,我对某些朋友讲,美国的事终由美国人决定,我们外国吃瓜群众不要代入感焦虑感太大,非黑即白.以人划线,身份认同,屁股决定脑袋,甚至唯我独尊而攻击性极大。做川拜粉可以,但不要成脑残粉,幼稚,太累。我劝某些人不要将中国的改变从寄托“政变阴谋论”“经济崩溃论”“两岸战争论”“民主速胜论”转为“川普救中国论”。这是圈内焦虑浮躁倾向的又一表现。中国民主转型路还长且艰(比苏美冷战的结束还要艰难)。其决定因素在:1、国内“两个坚持”体制的内在结构性矛盾的激化。2、中国人的启蒙与博弈的进程。

认为中国民主转型的命运取决于外国某人的上下,这是典型的中国思维。美国对中国变化有很大影响,但没有救世主。美国对华政策会出现各种摇摆变化(这是美国人根据自己的利益所决定),而中国的命运只能由中国人自己决定。每一个团队都会产生各种分化,早晚要分裂。但现在我们壮志未酬,泰山压顶,中国自由派无资本分裂,尤其因美大选而分裂。大家还是好朋友,不到重新洗牌的时候。我们有共同责任在身,任重道远,团结就是力量。公知与草根,不同宗教不同教派,有神论者与无神论者,不同民族,稳健派与激进派,拥川者与反川者,彼此要多看些对方正确的地方,所长之处,求同存异。多些平和、体谅、包容、优雅、理性、团结。我们的着力点在中国。

2020年12月15日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