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和党创始人、中国共和党主席王策先生因病于 2021年1月4日下午1点在西班牙瓦伦西亚逝世。享年 72 岁。

在此,我代表博讯新闻网、博闻社对王策先生的不幸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王策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王策先生生前长年关注博讯的发展,并多次撰写稿件。王策先生的政治观点理性温和,他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推进中国的民主化。尽管王策先生没有看到中国民主化的明天,但他的爱国情怀和对宪政民主的追求正在激励着无数中国民主人士。

2019年2月2日,在春节前夕,王策先生为博讯撰写了特约评论文章《中国新时代危局》。王策先生写道:

中国的新时代,徒有新时代之名,而无新时代之实,采用的基本上还是毛泽东式的中共权斗旧模式,走的是一条“文革”回潮之老路。


大家都还记得,毛泽东当年为了夺回大权旁落的权力,以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名,发动文化大革命,把政治对手刘少奇、邓小平等作为走资派来打倒,以达到自己大权独揽的地位。今天中共的新时代,为了巩固领导人的权力,则发动党内反腐败运动,进行了有选择性的反腐,把潜在的的政治对手和相关的派系官员,作为腐败分子予以清除整肃。又整肃军方高层、改变了军队的编制,独揽军权。还明令不得妄议中央,搞个人崇拜,无异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变成了中华帝国。这种通过整人斗人、压制言论、擅自改制的集权之路,可以“媲美”于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


中国新时代为了成功集权,除了清除官场的异己,造成了“官不聊生”,还对民间的政治异议人士、公民社会、维权人士,自由派知识分子进行严厉打压迫害。典型的事例如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彭明等异议人士冤死狱中,被绑架回国的海外民运领袖王炳章,遭单独关押18年还不给减刑释放,以及打压维权律师的“709案”,大批律师收到迫害等等,冤狱累累,不胜列举,使中国社会走向民主宪政的进步要求受到严厉的打压,人权状况和言论自由大大地倒退。


中国新时代还强制推行“宗教中国化”的政策,在全国各地大肆进行宗教迫害,拆十字架、毁教堂,在教会、庙宇升国旗,挂国家领导人的画像以取代耶稣基督和佛门圣像。在新疆,上百万伊斯兰教徒正被关进再教育集中营进行强制改造。种种措施,严重践踏了在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


中国新时代逆市场化改革的方向而动,采取了“国进民退”的方针,要把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并试图让国有企业参股民营企业,搞公私合营,予以吞并,让民营企业逐步退出舞台,最后消灭私有制。这种错误的“共产主义”经济政策,已造成近年来中国的经济迅速下行。再加上中美贸易战,更使中国的经济雪上加霜,必将造成本国民营企业的大量倒闭,跨国公司生产链的迁出,出口的减少,工厂的关闭,工人的失业,外汇的短缺,将带来一系列的金融、就业、生产、消费等经济社会问题,势必将中国社会推向动荡。


在国际外交领域,中国新时代雄心勃勃,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政策,回到了毛泽东的领导“第三世界”,团结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来抗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世界的方针。中共于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提出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意图在国际上构建以中国为核心的反西方统一战线。为此,中共多次在国内召开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研讨会,宣传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还积极参与“上合组织”与“金砖五国”活动,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实施“一带一路”的国际经济发展战略,试图以此来缔结以中国为轴心的命运共同体阵营,和西方自由世界进行一场新冷战,以称霸世界。


可惜事与愿违,中国新时代这一国际扩张战略,现在已被西方世界所识破,他们奋起反击,中国反而被国际社会所抛弃,成为被隔绝围堵的孤儿,几乎没有哪个国家和中国是命运共同体。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华为孟晚舟在加拿大的被捕,以及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围堵都清楚地证明,中国新时代的国际扩张战略泡沫正在破碎,中国在这场新冷战的对决中,败落是必然的定局。


中国新时代在其它方方面面,也都犯下严重的错误,比如阻挠香港的民主进程,不让实行特首真普选,背弃了“一国两制”的承诺。现在又用这个被证明失败的“一国两制”,来强迫台湾接受,实行统一,受到台湾人民的断然拒绝。在对待边疆的民族自治地区如西藏、新疆与蒙古等等的诸多问题上,也只是一味高压镇压,未有妥善的治理解决办法。诸如这些问题,不胜枚举,在这里就不再详谈了。


那么,总的来说,中国新时代的基本特征,一方面是集权之路走向成功,即当局宣称的,反腐败运动已经取得“压倒性胜利”,当权者登上了权力的巅峰。另一方面,则是在治理国家政治、经济、外交等各方面的方针政策上,由于采取倒退、高压、多方树敌,强势斗争的方略而走向失败,造成上下树敌、内外交困,民怨沸腾、烽烟四起。可见中国新时代已经陷入由巅峰跌落深渊的危局。

考察中共政权的历史,第一个崩溃危机期是由毛泽东所发起的文化大革命,其造成的后果,据通常的说法就是:文革”时期的10年从总体上看,整个国民经济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后经粉碎四人帮,拨乱反正,平反冤案,解放思想,开放私营企业和经济特区,允许市场经济的运作,打开了一条经济上改革开放的通道。从政治上来说,虽然没有改变其一党专制的性质,但毕竟结束了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终身独裁的极权统治,采取国家领导人的任期制和集体领导制,从而挽回了毛泽东造成的崩溃危局,有了邓、胡、赵、江、胡等人主政的改革中兴的局面。

中国新时代使中共政权进入了第二个重大的崩溃危机期。特别是,屋漏偏遇连夜雨,中共在政治经济各方面的综合症候群并发时,又遇上爆发中美贸易战,有可能造成中国经济“断崖式”的下跌,出现所谓的“明斯基时刻”。中国面临的危局,已经造成当局的恐慌。近日连续数次召开高层会议,讨论如何面对包括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和中共党建等“七大危机”,防止能引发社会动荡的的“黑天鹅”与“灰犀牛”事件,严防发生“颜色革命”等等,以求化解危机,走出困境。


但是他们所采取的方法,只是一味加强对社会各方面的管制、打压与防范。他们没有考虑到造成 目前危机的原因恰恰在于政治集权体制与错误的经济政策。不从根本的政治体制和治国政策的“结构性”改革着手,只对社会表面的各种现象严加围堵防范,犹如按下葫芦浮起瓢,防不胜防,想以此种方法来化解当前的种种危机,显然只会导致失败。


我们应该认识到,治国之道犹如治水,不能一味用“堵”的方法,而是要适当采用“泄”的方法。历史上传说的“大禹治水”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事例。远古帝尧时代发生滔天的大洪水,尧任命鲧去治理,鲧采用筑堤防水的“堵”法去治水,但水卻越淹越高,历时九年未能平息洪祸,结果失败。后来帝舜继位,将鲧撤职流放,转而命令鲧的儿子禹去继续治水。禹吸取了鲧的教训,改用疏通水道的“泄”法去治水。他不辞艰辛,考察地形,开通九条河道,导引洪水由高向低,顺势泄向大海,三过家门而不入,历时十三年,终于制服了水患,取得成功。禹由于治水有功,取得舜的禅让,继位成为大禹王。所以说,以“泄”法治国,才是王道。


实际上,邓小平当局在文革之后所采取的改革开放政策,就是一种“泄”的方法。他开放国门,设立经济特区,引进外资,加强出口,允许私有企业的发展,以及市场经济的运作,使得中国经济在毛泽东文革造成的近于崩溃的边缘,人民“吃树皮草根”,不知“超市”为何物的国度,改观为今天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邓小平时代,虽然打开了经济改革的通道,但是政治改革的通道却在尝试探索启动的胡、赵时期半途夭折。三十年前,一场“八九六四”的天安门大屠杀把政治改革的通道紧紧堵上,这就造成了中国社会今天的畸形发展。中国人民手中已经有了些许的“钞票”,但是却依然没有一张“选票”。可以说,中国人民在政治上,依然处在“吃树皮草根”的阶段,实在是政治上的“草民”,身份毫无进步。


以上是王策先生的文章主要内容。尽管王策先生已经离我们远去,但他对中国新时代的预言正在应验。王策先生说,如同人的心脏有左右两条冠状主动脉,必须畅通,一旦血管硬化阻塞,出现斑块血栓,严重时会顷刻间导致心肌梗死,一命呜呼。一个社会也有两条主动脉,一条是经济,一条是政治,一旦严重阻塞,就会导致崩溃。诚哉斯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