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6日,《求是》杂志第20期刊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文章《扎实推动共同富裕》,文章提到“要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做好试点工作。” 这一表述立刻引起众多海外媒体的高度关注,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也发表文章《为了共同富裕,房地产税呼之欲出》对此进行分析和评论,此文受到了中文读者的亲睐,很快就成了德国之声中文版“最多阅读”栏目中的头条文章。但是,房地产税呼之欲出,是否真的为了共同富裕?

一、缩小贫富差距,关键在于税务制度改革与福利制度建设双管齐下

今年9月25日,在清华五道口云课堂“在线大讲堂”上,经济学家、国务院参事汤敏称中国基尼系数在世界排名靠前,收入差距较高。汤敏介绍说,我国1995年时基尼系数还在0.389左右,相对来说比较低,到2000年左右以后,基尼系数快速上升。2008-2009年,一系列政策出台,基尼系数有所下降,目前还在持平中。汤敏承认:从世界来看,中国的基尼系数在世界上排名较靠前,我们的收入差距在世界范围内都算比较高的。[1]

那么,中国目前的基尼系数究竟有多高呢?报道没有提到汤敏谈论中国近年基尼系数的具体数据。但是就在今年8月,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任泽平在谈论《中国收入分配报告2021:现状与国际比较》中说到:“中国财富基尼系数从2000年的0.599持续上升至2015年的0.711,随后有所缓和,降至2019年的0.697,但2020年疫情冲击下再度上升至0.704。2020年中国财富排名前1%居民占总财富的比例升至30.6%。”[2]

任泽平所说的这些数据,还是官方允许他说、能够在中国大陆被公开发表出来的数据。虽然他没有说明这些数据的来源是否具有权威性,但他的数据应该说从总体上印证了汤敏的说法,中国居民收入分配差距是极其悬殊的,财富分配更是严重不公,已远远超越国际公认的警戒线,还远远超过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划定的贫富两极分化等级“极高”的标准。

在2000年左右中国基尼系数快速上升之时,也正是中国房地产业迅猛增长之际。这些年来中国各级政府执行的房地产政策,是导致国民财富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显著拉大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不可否认,对绝大多数中国普通的“有产阶级”来说,他们手中所持的最大份额的财富可谓是非房产莫属。但同样也不可否认,真像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说的那样,中国还有6亿人月收入大约不足1千元。问题是:对中国城市的“有产阶级”开征房产税,是否真正有利于有效地提升中国广大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准,让他们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走向共同富裕的核心问题,实际上仍然是要确保国家的经济状况稳定和持续繁荣,并使得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阶层能够依托这样的宏观经济状况持久地维持下去。关于“中产阶级”这一话题,前些年中国的政府高官和专家学者都谈论过很多,这原本是一个颇具西方特色、对中国年青人具有很大吸引力的名称,这两年随着国内意识形态的快速转变,将“共同富裕”一词取代西方经典的“中产阶级”这一说法是完全符合中国目前的政治逻辑的。

但人们不应该这么快就忘记,仅仅在两年之前,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刘世锦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就提出过要让“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5亿人没有蹲上马桶”(刘世锦在2019年3月23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成立大会暨中国经济学70年演进与发展学术研讨会上所言)的同胞们,在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后,再用10年左右的时间使得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数量翻一番。[3]

而在刘世锦说出这番话之前的2018年初,中国社科院社会政法学部、中国社科院国家治理研究智库举办新时代国家治理高端论坛并发布了一份《中等收入群体的分布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战略选择》的报告。该报告称,按当时的总人口计算,中国大约有4.5亿多人口属于中等收入家庭。如果将中间收入群体、中上收入群体和高收入群体相加在一起,则中国大约有6亿人口属于中等收入以上。[4]

按照这些数据,如果真能像刘世锦所言,那么中国到2030年将会有12亿人达到中等收入或以上的水平。可是在2020年召开的两会期间,李克强却说中国还有6亿人月收入大约不到1千元,这把中国社科院那些学部、智库的臭嘴打得真是“啪、啪”响。但中国社科院社会政法学部和中国社科院国家治理研究智库吹得再肉麻,这份报告毕竟还向国家提出了建议合理地改革个税并降低房租的呼吁,以照顾中国众多的贫困人口。很明显,如果现在仅仅开征房产税而不配合其它的改革措施,这收取的房产税款中很大的份额仍然会通过房屋租金和物价的上涨最终转嫁到广大低收入者身上,这不但难以起到“均贫富”的作用,生活压力反而会变得更大。

但这并非是无解的难题,许多发达的民主国家早就有了非常成熟的税务和福利制度,来平衡和缓和社会中存在的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如对食品免税、对特定群体免费,对低收入者和低收入家庭实行经济补助、住房补贴和提供免费医疗保险,对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接受高等教育阶段实行低息助学贷款等各种帮助,福利几乎延盖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很显然,国家如果开征房产税,只关注增加税收和提高税收水平,而缺乏对福利制度进行有效的建设,那么对于低收入群体而言不但无法改善生活水平,反而有可能生活负担会变得更加沉重。

二、房地产税呼之欲出,是否真的为了共同富裕?是否能够实现共同富裕?

尽管在缩小贫富差距的问题上,许多发达国家已经积累了非常丰富的实践经验,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国外的经验仅仅只是他国的经验而已。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和决策者,其实与那些中国问题的关注者和观察者一样,他们内心里非常清楚,中国的任何问题最终几乎都不是技术层面上的问题,而是体制自身的弊端所产生的严重问题——经过日积月累,这些问题已经变得错综复杂,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

德国之声《为了共同富裕,房地产税呼之欲出》一文中摘引《财新网》的报道称,中国早在1986年就出台了《房产税暂行条例》,向房产所有人纳税,但个人所有、非营业房产不需要交房产税。直到2011年,上海、重庆两地才成为房产税的改革试点,宣布对居民自住房屋征收房产税。德国之声的这篇文章还说,路透社等媒体指出,10多年来,中国一直想推进实施房地产税,但遭遇到包括地方政府在内的反抗,人们担心房产税导致房产价格下滑,或在市场出现恐慌性急售。在是否推出房地产税的讨论中,市场一直有“该税会影响经济增长的担忧”。

但是,地方政府曾经强烈抵抗房产税,是否真的是考虑到该税会影响经济增长?中国房地产业的高速发展,曾经给各级政府和官员带来了无尽的好处。房地产业一度成了各地政、商勾结的黑色地带,政府通过批租土地使用权和征收税金获取巨额财政收入,国有银行通过贷款获取巨额息差,官员通过房地产开发和建设捞取政绩和大量的或明或暗的利益,商人通过不法手段政商勾结获取巨额的暴利,这里面的利益链条错综复杂环环相扣。

根据财政部新闻发布会提供的数据,2020年中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已高达84142亿元,与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2895亿元相比,前者占后者的比例已达到了惊人的46%。[5] 各级政府完全依赖出让土地过日子,很明显,只要国有土地的使用权还能够继续卖得出去,政府和官员当然会优先选择拍卖土地使用权而避免承担额外的风险通过其他渠道去获取财政收入。

而更主要的是,试想这些年来,还有哪个官员手里没有几套闲置的房产?是谁手里捏着中国大部分的财富?如果房产税政策过早出台,官员不但自己要承担交税的责任风险,而且还会影响到地方经济的支柱房地产业的发展,减少政府和官员自己的各项收入,这岂不是坏了大家的好事?

但是,今年的情况已今非昔比,有两大主要原因导致房产税已到了非推出不可的地步:

第一个主要原因:种种迹象表明,房地产危机迫在眉睫:1、2021年8月,中国多家新闻门户网站转载《华夏时报》报道称:数据显示,中国现在的住房足以够34亿人居住;而央行发布的另一份数据显示,到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住房拥有率是96%。值得注意的是,住房拥有率为96%的同时,超过30%的家庭拥有2套住房,超过10%的家庭拥有3套住房,户均拥有住房1.5套,房屋空置税呼之欲出。[6] 2、2021年以来,包括恒大集团、花样年控股集团等著名房地产开发企业纷纷陷入债务违约。自2020年以来,华夏幸福、泰禾集团、蓝光发展、新力控股、阳光100等一大批房企不同程度遭遇经营和债务危机,中国迎来了房地产开发企业的倒闭潮。

在住房供过于求且房价泡沫极度虚高和房企危机凸显的多重作用下,今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拍卖流拍的情况非常严重,地方政府在未来已无法通过土地使用权出让来获取足够的财政收入,这是导致房产税已到了非推出不可的第一个主要原因。

第二个主要原因:地方财政陷入困境:1、2012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3月10日在浙江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建议制定《编制法》,刘锡荣说:“4年前全国公务员是600万人,现在已经增加到1000万人,一年多100万人。如果600万大学毕业生都去考公务员,这是历史的倒退。”2016年5月30日,人社部发布《2015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公布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有公务员716.7万人。《中国经济周刊》披露2008年时财政供养的政府机关人员1328万,事业单位人员2618万,财政供养人员合计为3946万人,中国公务员队伍“官多兵少”;至2016年,财政供养人员已经达到大约5000万人。[7] 如今又是五年多过去了,现在政府部门没有公布这方面的相关数据,不过可想而知,当年朱镕基当总理时就提出要精简人员,后来温家宝当总理时也说要精简人员,但直到今天精简了谁?这样的状况,正应了刘锡荣当年所说的那句话:“老百姓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啊!”2、今年9月29日,法广引述《南华早报》的报道称,高盛发布的报告表示,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债务总额已从2013年的16万亿元增涨至去年底的53万亿元。彭博社指出,这个债务总额已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52%,且高于中国官方公布的政府尚未清偿的债务总额。[8] 谁有本事去填补地方政府的债务黑洞?用什么来填补地方政府的债务黑洞?

一方面是财政供养的人员人多为患,一方面又是地方政府的债务形似黑洞;一方面各级官员还不断折腾,一方面面对现实又必须强力维稳。当地方政府在财政上陷入危机时,不开辟新的财源途径,难道真的让这批平时享乐惯了的大爷们去喝西北风吗?这是房产税已到了非推出不可的第二个主要原因。

综上所述,房地产税呼之欲出,是否真的为了共同富裕?是否能够实现共同富裕?现在就给出结论或许略显轻率,大家不妨拭目以待。但现实中各种问题是明摆着的,能有解吗?会有解吗?

注释:

[1] 《国务院参事汤敏:中国基尼系数在世界排名靠前,收入差距较高》,网易,2021-09-25 15:19:20 来源:北京商报。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KOHHK9N0519DFFO.html

[2] 《任泽平谈中国收入分配报告2021:现状与国际比较》,作者:任泽平 新浪财经,2021-08-19
http://finance.sina.cn/zl/2021-08-19/zl-ikqciyzm2284174.d.html

[3] 《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贸易、开放与共享繁荣”,2019年9月6日-7日 北京》, 新浪财经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2019zgfzgcltq/

[4] 《中国约有4.5亿中等收入群体 报告建议个税改革并降低房租》,记者:定军, 21世纪经济报道,2018-01-07 13:12
https://m.21jingji.com/article/20180107/herald/c0d8195c831b135b8537de1a976a0b72.html

[5] 《财政部新闻发布会介绍2020年财政收支情况》,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来源:财政部网站,2021-01-28 11:29
http://www.gov.cn/xinwen/2021-01/28/content_5583244.htm

[6] 《惊!中国有1.3亿套房屋空置无人住!空置税呼之欲出?》网易,来源:华夏时报,2021-08-11 19:03:08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H52F2JP0512D03F.html

[7] 《中国公务员总数首次披露:716.7万人》,新华网,来源: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06月21日 07:06:57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6/21/c_129077723.htm

[8] 《高盛报告:中国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已达GDP一半以上》,法广中文,作者:弗林 29/09/2021 15:50
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10929-%E9%AB%98%E7%9B%9B%E6%8A%A5%E5%91%8A-%E4%B8%AD%E5%9B%BD%E5%9C%B0%E6%96%B9%E6%94%BF%E5%BA%9C%E9%9A%90%E6%80%A7%E5%80%BA%E5%8A%A1%E5%B7%B2%E8%BE%BEgdp%E4%B8%80%E5%8D%8A%E4%BB%A5%E4%B8%8A

2021年10月17日

(题图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