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在中国,一些学术项目只接受男性,或对女性申请者设限,而女性的成绩往往必须高于男性。

来源:纽约时报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21/10/21/world/asia/china-schools-gender-bias.html

作者:Joy Dong

译者:莎莎

2021年10月21日

摘要:一群女权活动人士在今年二月公布了一项对中国116所顶尖大学的非正式调查,发现18所大学的86个学术专业设有基于性别的招生要求。

在中国,这个问题近年来变得特别棘手,因为对女权主义的日益拥护与中国共产党不断扩大的社会控制运动相冲突。批评性别偏见的活跃分子在网上受到审查,而官方则大肆宣扬传统性别角色的优点。

女权主义团体在网上发布针对性别偏见的招生政策的报告后,多家社交媒体公司经官方批准对 “极端女权主义 “进行打击,导致该报告迅速从网上被删除。

当Vincy Li申请中国一个著名的警察学院研究生课程时,她知道她获得录取的几率很低, 因为学校设置了限额,女学生人数一般不超过录取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

而她获得录取的机会还要更低。学校在今年早些时候公布了录取结果,140名通过考试进入该项目的学生中只有5名女性,占比不到4%,尽管有超过1000名女性申请。而根据学校的录取数据,被录取的女性最低分比被录取的男性最低分要高出40分。

对李女士来说,这个信息很清楚:女性不受欢迎。

花了一年多时间准备考试的李女士表示:“这个结果令女生们非常震惊。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连这些学术机会也不提供给我们。”

在中国各地,女性的受教育程度已经飙升;女性本科生的数量如今已远远超过男性。但是,当女性试图打入传统上由男性主导的行业时,她们在进入培训和学术项目方面仍然面临着巨大的障碍。在某些领域,她们的人数有明确的限额。

而这正阻碍着中国为促进女性进步所做的长期努力,正如毛泽东的名言,在这个国家,“妇女能顶半边天。”

与民航有关的研究项目一般规定,除了飞行服务员培训,他们只接受男性申请。军事和警察培训学院亦公开规定性别配额,导致对女生的录取标准更加严格。

根据一个省级教育部门的数据,六月份申请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工程大学的女性高考分数比男性最低分高出127分,而高考是中国大学招生的最重要标准。

在一次电话采访中,李女士报考的警察学院项目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部分女生是通过另一个额外的流程被录取的,而这个流程依据的是推荐而不是考试。

但即便如此,截至上个月,女性在警校课程中仅占17%,低于2020年九月的38%。这种下降是在该大学去年九月宣布把录取的女性比例限制在15%之后发生的,理由是与警察职业相关的危险和压力。

这类双重标准并不限于警察或军事学校。甚至一些艺术学校也规定了50/50的性别比例,以遏制日益增长的女学生比例。

一群女权主义活动者在今年二月公布的一项对中国116所顶尖大学的非正式调查发现,18所大学的86个学术专业设有基于性别的招生要求。

偏袒男性申请人的做法长期以来一直受到批评。十年前,在关于大学优先考虑男性的新闻报道出现后,公众的愤怒和抗议导致政府禁止在大多数领域进行基于性别的招生。

美国的私立大学也承认保持性别比例,特别是鉴于合格的女性申请人有增无减。

但在中国,这个问题近年来变得特别棘手,因为对女权主义的日益拥护与中国共产党不断扩大的社会控制运动相冲突。带有性别偏见的活跃分子在网上受到审查,而官方则大肆宣扬传统性别角色的优点。

女权主义团体在网上发布针对性别偏见的招生政策的报告后,多家社交媒体公司经官方批准对 “极端女权主义 “进行打击,导致该报告迅速从网上被删除。

曾任《女权之声》编辑的熊婧表示:“之前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这还不够。” 她曾参加2012年的抗议活动,其负责的媒体《女权之声》在2018年被关闭。她补充说,现在推倒重来,“几乎不可能”。

虽然教育部在2012年取缔了大多数基于性别的招生,但在 “特殊研究领域”,包括与军队或与国防有关的领域,这类招生标准仍获准进行。

在政府认为危险的领域,如采矿、航海或 “需要某种性别平衡 “的领域,也获准进行限制。例如,电视广播学校辩称,男女主播配对是行业规范。

但有评论者说,学校在应用这些标准时过于随意。

以常被称为 “中国广播人才的摇篮”中国传媒大学为例,根据录取数据,为了实现其电视制作课程的性别平等,该大学录取的女性平均分数比男性高20分。

今年年初,该大学还被指责为动画设计专业的男性申请人设置了较低的标准,而此前女性一直占该专业的70%至90%。

今年三月,当学校发布筛选结果时,学生们惊讶地发现,获得预录取资格的男性考生比例已跃升至50%。

社会运动参与者问道,为什么在任何领域都应该存在基于性别的配额,即使是与军事相关的领域。

台湾国立清华大学的性别问题专家沈秀华教授说:“政策制定者认为,女性需要成为照顾者,并期望男性能够担任领导角色。”

事实上,一些有利于男性配额的辩护观点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性别关系的传统观念。

广西省一所大学今年开始提供仅限男性的免费幼儿园教育学位。这一消息是在国家媒体报道了中国青年男子中出现的 “阳刚之气危机 “后宣布的,他们将这一危机部分归咎于女教师。

中国传播大学的动画课程引起强烈反响后,该校的一位讲师林白认为,对男性的偏重也有利于女性。或者至少是有利于她们的社会生活。

他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写道:”稍微调整一下性别比例,以确保校园里的年轻女性有一些男生可以约会,这是可以接受的。”

但沈教授却指出,在以男性为主的专业中,没有相应的政策有利于女性。

她说,中国希望 “每个行业都有更多男性”。

“对于日益专制的政府来说,中国需要塑造一个男性的且强大的形象。” 她补充道。

另一些人则提到了实行性别比例的更务实的理由。

张东申经营着一家以帮助学生进入警校而闻名的辅导机构。他说,女警察缺乏工作机会,是她们录取率低的理由。

“我也为我的女学生感到难过,”张先生说。“但政策制定者不希望她们最终找不到工作。”

沈教授亦表示,其结果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对女性入学的限制同时也导致了对女性就业的限制,反之亦然。

渴望进入传统上由男性主导的领域的部分女性则转而到海外寻找机会。

2018年,空姐Lian Luo决定追求她的梦想,成为一名飞行员。

她出现在一家国内航空公司举办的飞行员学员招聘会上,但工作人员却要求她和其他女性候选人离开。

最终,她在南非接受了培训,并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她说:“在中国,像我这样的女性没有这样的机会。没有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