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对国务院《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的评价之二

本文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680

前接:郑州水灾真相难以掩盖(一)

摘要

贾鲁河是河南省境内除黄河以外河流长度最长、流域面积最广的河流。国务院调查组的报告称,贾鲁河中牟水文站7月21日洪峰水位超历史最高洪峰水位1.71米,洪峰流量为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2.5倍。按照这个评价,此次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所造成的洪灾是前无古人的。同样又根据国务院调查组的报告,在郑州市的下属六市县共失踪死亡251人,占郑州市共失踪死亡380人的66%。但是遭受历史最大洪峰流量2.5倍的中牟县,竟然无一人死亡失踪。难道这不是“总体是‘天灾’,具体有‘人祸’”中的奇迹?其实国务院调查组所引用的最大洪峰流量数据,只是中牟水文站收集的61年资料中的最大值!1835年贾鲁河洪水曾达每秒3590立方米;1906年贾鲁河洪水曾达每秒1680立方米。1956年6月贾鲁河在尉氏的流量为每秒728立方米。2021年7月21日贾鲁河最大洪峰流量达到每秒608立方米,约是每秒3590立方米的六分之一。贾鲁河经过综合治理工程后,河流的最大通过能力仅为每秒200立方米,整个规划设计违法自然规律,为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做好的最佳的人祸准备。

常庄水库大流量的无预警泄洪是造成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的一个最主要原因。常庄水库是大跃进的产物,始建于1959年,1960年底竣工投入运行,到2021年常庄水库大坝的使用寿命已经超过60年,超过水库大坝的正常使用寿命。1975年8月河南省驻马店地区板桥等62座水库发生溃坝,造成24万人死亡。溃坝事故发生后,中国水利部第一次对全国的水库大坝进行安全检查,常庄水库就被列入不安全水库大坝的行列,之后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排险加固工程,但依然是旧习不改。由于常庄水库地处位置特别重要,水库下游有京广、陇海铁路枢纽,还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郑州市电厂、自来水厂等重要工业设施等,虽然水库库容没有达到大型水库标准,由于水库位置重要,是全国重点防洪工程,被省水利厅批准按大型水库管理。因此,常庄水库的管理权不在郑州市,而是在河南省。洪水期间,常庄水库水位调度权在河南省防汛办,无预警泄洪的命令直接来自河南省省委书记楼阳生和河南省长王凯。

一、《调查报告》提供的郑州市母亲河——贾鲁河的水文数据是错误的

《调查报告》第5页提到:“郑州市贾鲁河、双洎河、颍河等3条主要河流均出现超保证水位大洪水,过程洪量均超过历史实测最大值。其中贾鲁河中牟水文站7月21日洪峰水位79.40米,超历史最高洪峰水位(1960年11月4日)1.71米;洪峰流量608立方米/秒,为历史最大洪峰流量(2019年8月2日)的2.5倍。”

如今的贾鲁河发源于郑州市新密市,流经郑州市城区,经过中牟县进入开封市境内,再经过尉氏县,最后至周口市汇入淮河的支流沙颍河,通过沙颍河进入淮河。贾鲁河全长255.8公里,是河南省境内除黄河以外河流长度最长、流域面积最广的河流,在河南素有“小黄河”之称。贾鲁河在郑州市境内穿过了二七区、中原区、高新区、惠济区、金水区、郑东新区,就是从西南向北、向东北、向东南饶了一个大弯,接纳了金水河、索须河、熊儿河、七里河、东风渠等诸多河流和人工渠道(参见图1)。一些河流名河其实是人工渠道,如金水河,很多河道的走向都是经过人工的改道的,进入主城区汇入贾鲁河。请注意图1中草黄色的引黄(河)渠道,分别从西、从西北、从北和从东北向郑州输水。各条河流的源头、上游都建有水库。整个郑州市水网布局十分混乱。


图1:贾鲁河在郑州绕了一个大弯,诸多河流在市区汇入贾鲁河,河流源头是控制水量的水库,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秦朝末年,楚霸王项羽与汉王刘邦在此对峙。后来,楚与汉约定“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为汉,以东为楚”。这个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鸿沟,据说就是今天的贾鲁河。无论隋唐时代还是宋朝,这条河都担负着重要的漕运任务,一条大河波浪宽,河畔的朱仙镇是当时中国四大名镇之一,可见这条河对淮河流域经济繁荣、城市发展的重要性。到了元朝,皇帝重用汉人贾鲁治理河流,确定了如今贾鲁河的规模和大致走向。为了纪念贾鲁,后来这条河也被改名为贾鲁河。2006年,郑州市市委和市政府提出搞所谓的“生态水系”,要搞6纵6横12条河渠(索须河、金水河、潮河、贾鲁河、魏河、东风渠等),12座水库(丁店水库、尖岗水库、刘湾水库、曹古寺水库等),3湖(西流湖、龙湖、龙子湖)。过去唐长安城是八水绕长安,八条河都在长安城外。现在郑州市把12条河引入市中心,还来个6纵6横。经中央政府与河南省政府批准,从2016年开始,郑州启动贾鲁河综合治理工程,总投资139亿。从城西尖岗水库至中牟大王庄弯道,全长62.77公里,形成了一条超长的风景观光带。根据贾鲁河综合治理工程规划,改造后的贾鲁河将出现“6山9岭6湖6岛”,水面面积将由2644.35亩增加到11880亩,郑州西南的常庄水库、尖岗水库流通西流湖,一路往北,至惠济区和金水北区,往东,连接东风渠、魏河,也将与北龙湖的水系贯通。再往东,连接龙子湖、象湖水系,折向南,与勾连了郑州东南七里河、潮河的东风渠在中牟再次汇合,汇聚于绿博南的中央公园(参见:每日头条,房东俱乐部:63公里139亿元打造贾鲁河公园,成就郑州最壮美河景房,2018年5月16日,https://kknews.cc/culture/vkr56xy.html)。沿着这63公里长的贾鲁河,成为了郑州市房地产发展的黄金地段,每平方米住房面积接近3万元或者超过3万元(过去郑州市房价不足每平方米1万元)。为了让贾鲁河的景观多变,贾鲁河时宽时窄。而河流最窄处就限制了河流在洪水期的通过能力,并壅高水位,迫使河水溢出河道,淹没城市。郑州市在各处挖人工湖,比如在郑东新区人工开挖一个象形大湖,名“象湖”(取豫字中的象),湖面面积1397亩。作为北方一个水资源不能自给的城市,郑州市的水面面积达39.4平方公里,相当于7个杭州西湖(西湖水面面积约为5.6平方公里)。真是“暖风吹得领导醉,直把郑州当杭州”(笔者注:“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是一位名叫林升的南宋文人题在临安(今杭州)旅馆墙壁上的一首诗,抨击宋朝皇帝和大臣们把首都从汴州(今开封)迁到杭州后,沉迷于景色与歌舞中,忘记了亡国之痛。郑州书记徐立毅早年就读杭州大学,调任郑州前任杭州市长)。

图2:贾鲁河水系图,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图3:贾鲁河综合治理工程平面布置图,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2021年4月3日《郑州日报》发表记者武建玲与通讯员赵研的题为《近年贾鲁河综合治理工程全面建成投用》的报道,称构造成“外部大连通,内部大循环”的现代化水系网络。也许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是老天有意的安排,是对这个老天也不理解的现代化水系网络的检验。


图4:贾鲁河综合治理工程全面建成投用,图片来源: 郑州日报

经过综合治理工程的贾鲁河,汇入了郑州市的许多水库、河流、人工渠道、自然湖泊与人工湖泊的水。贾鲁河的洪水流量与洪水水位能反映河南郑州“7.20”暴雨的强度和持续时间,也能解释这洪水流量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

国务院调查报告说:贾鲁河洪峰水位超历史最高洪峰水位1.71米,差不多高出一个中国男性居民的身高,洪峰流量为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2.5倍。这该是多么可怕的一场洪水!制造了一场远超历史极值洪水的河南郑州“7.20”暴雨又该是多么恐惧!

但是,出现历史最高洪水位和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郑州市中牟县竟然是没有一人死亡或失踪。

根据国务院灾害调查组的调查报告,郑州市死亡失踪人数共380人,其中主城区129人,六市县251人。六市县死亡失踪的251人分别分布在:巩义市84人,荥阳市96人,新密市58人和登封市13人。新郑市和中牟县没有死亡失踪人员。

稍有一点经验的人就可以知道,作为河南省境内河流长度最长、流域面积最广的贾鲁河,其洪峰流量每秒608立方米,就为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2.5倍,这个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数据肯定是错误的,洪峰流量每秒608立方米为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2.5倍,这个计算更是错误的。

根据《百度百科》,依据郊区历史洪水痕迹调查,1835年贾鲁河洪水曾达每秒3590立方米;1906年贾鲁河洪水曾达每秒1680立方米。2021年7月21日贾鲁河最大洪峰流量达到每秒608立方米,与历史上的最大洪水流量根本不能比,约是每秒3590立方米的六分之一。这也说明,在历史上,在郑州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更大的暴雨、更大的洪水。

根据《中国河湖大典》1935年贾鲁河的最大洪峰流量达每秒3590立方米。又根据《中文百科》1956年6月贾鲁河在尉氏的流量为每秒728立方米。

有多个媒体报道,贾鲁河在入沙颍河的周口市的过流能力只有每秒200立方米。贾鲁河的历史洪水流量这么大,就是在1956年6月在尉氏的洪水流量为每秒728立方米。经过改造后的贾鲁河、经过几百亿元投资后的贾鲁河的过流能力只有每秒200立方米,过流能力是如此之小,不出洪水灾害才怪呢!

根据水利部网站2021年7月21日发布的《河南等地多条河流发生暴雨洪水 郑州郭家嘴水库抢险工作仍在紧张进行 水利部做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防汛工作》报道,所谓的历史最大值,只是中牟水文站收集的61年资料中的最大值!

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正如元朝大臣贾鲁所言:“非河犯人,人自犯之”,这里的河应该做自然、老天解释,不是自然、老天给人们带来了灾害,而是实实在在的人祸。

二、常庄水库的无预警泄洪

造成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的一个最主要原因是常庄水库的大流量无预警泄洪。图5是常庄水库泄洪的示意图。常庄水库泄洪洪水的方向,正好是郑州市市中心。常庄水库到市中心的距离约6公里,此次洪水过程中常庄水库最高水位曾到达海拔131.24米,按长时间维持的水位海拔129米计算,郑州市中心二七塔处地面高程99米,两地高程差为30米(参见图6)。常庄水库到市中心的平均水力坡度(水位差与距离之比)为万分之五十。作为对比,没有建造三峡大坝前,重庆到宜昌的平均水力坡度为万分之二。这个万分之二的水力坡度能让船只“千里江陵一日还”。常庄水库到市中心的平均水力坡度为万分之五十,加上水库泄洪所造成的大水流量,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郑州市中心马路上的水流这么湍急、能把行人冲走。图5中标明的沙口路站与海滩市站之间就是郑州地铁5号线发生地铁车辆被淹的地方;郑州京广快速路北隧道包括京广快速路南隧道是大量轿车被淹的地方。国务院调查组的《调查报告》未能对郑州常庄等诸多水库在洪水过程中无预警泄洪事件做出任何解释。


图5:常庄水库泄洪示意图,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图6:常庄、郭家嘴、尖岗水库与郑州市地势高差示意图,图中常庄水库的一个尖峰是指常庄水库大坝,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那么本文就好好分析一下,为什么常庄水库大流量无预警泄洪是造成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的主要原因,并具体回答几个人们关心的问题。

第一,常庄水库的管理权在谁的手里?谁有权决定常庄水库泄洪和泄洪流量?

第二,常庄水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泄洪的?泄洪的原因是什么?

第三,民众是什么时候被告知常庄水库泄洪了?

第四,常庄水库的最大泄洪流量是多少?

第五,常庄水库泄洪的后果是什么?

首先介绍一下常庄水库。


图7:常庄水库,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图8:从空中看常庄水库,东北角是新增建的溢洪道闸门,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常庄水库是大跃进的产物,始建于1959年,1960年底竣工投入运行。常庄水库主坝为均质土坝,坝址位于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常庄村。根据《百度百科》,常庄水库的防洪标准是100年一遇,按万年一遇校核(笔者注:三峡工程也是按万年一遇校核的)。常庄水库控制流域面积82.5平方公里,总库容为1740万立方米,其中兴利库容866万立方米,死库容50万立方米。水库死水位海拔119.04米,兴利水位海拔128.50米,历史最高洪水位海拔128.85米,校核洪水位海拔135.34米,拆迁迁赔偿高程为130.54米。通过新增建的溢洪道闸门,提高水库兴利水位1.95米,达到海拔130.45米;增加库容251万立方米,使兴利库容达到1117万立方米。常庄水库的位置十分重要,水库下游有京广、陇海铁路枢纽,诸多国道与高速公路,还有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干渠,郑州市电厂、自来水厂等等。

下图解释了中国一般水库库容和水位的关系。


图9:水库特征值,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死水位以下是死库容,常庄水库死水位为海拔119.04米,死库容50万立方米。

死水位以上至正常蓄水位之间为兴利库容,常庄水库正常蓄水位为海拔130.45米,兴利库容达到1117万立方米。

防洪限制水位至核准洪水线为调洪库容,常庄水库防洪限制水位(又称汛限水位或者警戒线)为海拔127.49米,校核洪水位海拔135.34米。调洪库容中一部分库容与兴利库容重复计算。此外常庄水库的设计洪水位为海拔131.34米。常庄水库正常蓄水位为海拔130.45米,与设计洪水位的水位差只有0.89米,两者间的库容很小。按照规范,正常蓄水位与设计洪水位之间还要插入防洪高水位,那么常庄水库的防洪库容几乎全部都是与兴利库容重复计算的库容。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由于防洪库容与兴利库容重复计算,表面上常庄水库防洪能力能力似乎不小,但是除去重复计算部分,常庄水库的防洪能力十分有限。

到2021年常庄水库大坝的使用寿命已经超过60年,超过一般水库大坝的正常使用寿命。2014年国家水利部颁发的《水利水电工程合理使用年限及耐久性设计规范》,按照工程等别的不同,水库的合理使用年限也不尽相同,最高的正常使用年限为150年,是I级工程等别的水库的正常使用年限,象三峡工程等。常庄水库总库容为1740万立方米,按照原水利电力部颁发的《水利水电枢纽工程等级划分及设计标准》(参见图11),是III级工程等别,正常使用年限为50年。


图10:水利水电工程合理使用年限,图片来源:水利部《水利水电工程合理使用年限及耐久性设计规范》


图11:常庄水库总库容为1740万立方米,库容大于1000万立方米但小于1亿立方米属于III工程等别,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常庄水库是一个老病号,而且是老毛病不断重复。1975年8月河南省驻马店地区板桥等62座水库发生溃坝,造成24万人死亡。板桥溃坝事故后,国家水利部第一次对全国的水库大坝进行安全检查,据说有三分之一的水库大坝是不安全的(以前不曾相信水库大坝有风险),常庄水库就名列其中,决定投资对大坝进行了加高加固。一年之后发生唐山大地震,又被水利部列入全国重点治理对象。

1996年对常庄水库又进行改建,目标改为蓄水,自西流湖取水,沿贾峪河故道自流引水至常庄水库溢洪道消力池,再经泵站加压提灌至水库,以做城市供水备用水源,对工程再次增加投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后,常庄水库又承担接纳部分来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成为郑州市最主要的水源。所以常庄水库里的水是花钱弄来的,轻易舍不得放弃的。通过新增建的溢洪道闸门,扩大了水库的兴利库容,提高了水库的正常蓄水位,排挤了防洪库容。通过对水库大坝的一次除险加固,目前常庄水库坝高26米,坝顶宽8米,坝顶高程135.74米,坝顶长度420米,底宽50米,长550米,最大泄量为每秒1344立方米,溢洪道底高程为128.50米。请读者注意常庄水库的最大泄量为每秒1344立方米,是为了满足所谓的“防洪标准100年一遇,按万年一遇校核”的要求。常庄水库的泄洪能力非常大,这是一把双刃刀,对水库大坝自身安全有好处,但是对下游地区、对郑州主城区的风险非常大。而且这个泄洪能力比贾鲁河的通过能力大许多,一旦常庄水库大流量泄洪,泄洪水流从贾鲁河道溢出淹没城市,这是预先已经埋下的祸根。国务院调查报告说,贾鲁河中牟水文站洪峰流量608立方米/秒,为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2.5倍。如果上游常庄水库泄洪闸门全开,最大泄洪量可达每秒1344立方米,又该是历史最大洪峰流量的几倍?在贾鲁河改造计划中,是否考虑过上游水库泄洪时所产生的大流量会超过贾鲁河的洪水通过能力?

第一个问题:常庄水库的管理权在谁的手里?就是说谁有权决定常庄水库泄洪?

由于常庄水库所处位置的重要性并作为郑州市的主要水源之一,虽然水库库容没有达到大型水库标准,但被河南省水利厅按大型水库管理,并被水利部列入全国重点防洪水库。因此,常庄水库的管理权不在郑州市,而是在河南省,部分管理权在中央政府的部委。

国务院调查报告在二、灾害应对处置一章的(二)应急响应严重滞后(第8页)提及了常庄水库:“《郑州市防汛应急预案》明确了启动Ⅰ级响应的7个条件,其中之一为“常庄水库发生重大险情”,常庄水库20日10:30开始出现“管涌”险情,郑州市未按规定启动Ⅰ级应急响应。郑州市以气象灾害预报信息为先导的防汛应急响应机制尚未有效建立,应急行动与预报信息发布明显脱节,直到20日16:01气象部门发布第5次红色预警,郑州市才于16:30启动I级应急响应,但也没有按预案要求宣布进入紧急防汛期。实际上此时灾难已经发生,山丘区4个市死亡失踪的251人(荥阳96人、巩义84人、新密58人、登封13人)中,90%以上死亡失踪时间集中在Ⅰ级应急响应启动前的13时至15时。”国务院调查报告把常庄水库的应急响应严重滞后的责任全部推给了郑州市。

在同一章(四)关键时刻统一指挥缺失中再次提及了常庄水库:“在这场重大灾害应对过程中,郑州市委市政府缺乏全局统筹,对市领导在前后方、点和面上的指挥没有具体的统一安排,关键时刻无市领导在指挥中心坐镇指挥、掌控全局。7月20日10:30,常庄水库出现重大险情后,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和3位副市级领导都赶赴现场,当日市领导多在点上奔波,有的撞在一起、有的困在路上。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因灾导致通信不畅、信息不灵,不了解全市整体受灾情况,对地铁5号线、京广快速路隧道、山丘区山洪灾害等重大险情灾情均未及时掌握,失去了领导应对这场全域性灾害的主动权。”郑州市委市政府五位主要领导集中在常庄水库,导致关键时刻缺失统一指挥,责任在郑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

从国务院调查报告中可以看到,,常庄水库在7月20日10:30出现了重大险情,而且情况十分严重,当时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和3位副市级领导都赶赴现场。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应该是指市委书记徐立毅和市长侯红。

但是国务院调查报告根本不提,出现在常庄水库的除徐立毅、侯红和3位副市级领导之外,还有职位比他们五位更高的河南省省长王凯。命令则是由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下的(参见:中国新闻网,记者韩章云:《郑州常庄水库大坝险情初步得到控制》,2021年7月21日,http://society.people.com.cn/n1/2021/0721/c1008-32164525.html)。韩章云在报道中写道:郑州常庄水库始建于1959年,1960年底竣工投入运行,水库控制流域面积82.5平方公里,总库容1740万立方米。水库距省会郑州城区西环路仅2公里,下游有京广、陇海铁路枢纽,310国道、郑洛高速公路、热电厂、柿园水厂及部分重要工矿企业等,防洪位置十分重要。20日,郑州遭遇持续强降水,且上游来水量大,常庄水库防汛形势极其严峻。20日上午10时30分,常庄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截至20日21时34分,常庄水库实时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当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在向下游泄洪过程中,巡查人员对水库背水坡的一处管涌及时采取有效除险加固措施。常庄水库汛情发生后,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高度重视,并作出明确指示。河南省长王凯、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郑州市长侯红立即赴现场指导抢险救援,并成立省、市联合应急处置险情专班,组织专家分析研判,制定预案,现场指挥。”

可见在郑州常庄水库现场指挥泄洪的领导钟,权力最大的是河南省长王凯,做决策下命令的是省委书记楼阳生。

前面已经提到,国务院灾害调查组在成立之时就已经先入为主地将河南省省委和省政府排除在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责任追查之外。

请注意常庄水库泄洪的时间点。根据记者韩章云的报道,常庄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的时间是20日上午10时30分,是在郑州最大暴雨降临时间(16时至17时)之前。

又根据央视网2021年7月21日题为《常庄水库水位持续下降 大坝险情已初步得到控制》(https://news.cctv.com/2021/07/21/ARTIYKhaxHmZaFyLkPtYWmvA210721.shtml)的报道:“随着降水及上游来水不断增加,按照应急预案,常庄水库溢洪道、输水洞全开泄洪。到20点30分接省防办通知,该水库减少流量100立方米/秒。”可见给常庄水库下达调度命令的是河南省防办,不是郑州市防办。

中共常庄水库党支部书记赵润涛则说得更加清楚:“泄洪报告已上报给郑州市水利局和河南省水利厅,专家则根据上下游的水量和承受能力决策泄洪方案,并由省防汛办下达泄洪通知。”

7月21日国家防总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兼水利部副部长周学文带领的工作组到常庄水库现场指导险情处置。

第二个问题:常庄水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泄洪的?泄洪的原因是什么?

中国新闻网记者韩章云的题为《郑州常庄水库大坝险情初步得到控制》的报道中提到:20日上午10时30分,常庄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

关于常庄水库从20日上午10时30分开始向下游泄洪,各个官方媒体的说法是一致。关于为什么要泄洪,有三种说法,一是出现“管涌”险情;一是上游来水量大;一是前面两者混在一起说。

第一种如国务院调查组所说,常庄水库20日10:30开始出现“管涌”险情。

第二种说法则是20日郑州遭遇持续强降水,且上游来水量大,常庄水库防汛形势极其严峻,20日上午10时30分,常庄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参见韩章云:《郑州常庄水库大坝险情初步得到控制》)。有消息说,7月20日上午10时57分常庄水库水位已达到127.87米(警戒线为127.49米),超出警戒水位38公分。在洪水期间,水库水位超过警戒线或者汛期水位线是常事,警戒水位以上的库容是防洪库容或者调洪库容,正是发挥水库防洪效益的区间,不是决定泄洪的决定因素。

《人民日报》客户端河南频道张毅力在2021年7月21日13时08分钟报道:郑州市成为河南暴雨的中心,最大暴雨量695毫米。这里的最大暴雨量指7月20日8时至21日8时的暴雨量。最大点雨量郑州中原区尖岗水库站695毫米。尖岗水库的问题下面再谈。报道说:常庄水库站降雨量633毫米。这两个数据在后续的报道中很少出现。可能是因为报道中出现的其他数据,如60分钟最大降雨量(即1小时降雨量)是郑东新区水利设计院雨量站167.5毫米。而国务院调查报告采用的1小时最大降雨量是郑州国家气象站记录到的暴雨量为201.9毫米。两者暴雨量差别很大。又如平均降雨量(应该是至24小时平均降雨量)郑州为270毫米。而国务院调查报告第4页所采用的数据是:(7月)20日郑州国家气象站出现最大日降雨量624.1毫米,接近郑州平均年降雨量(640.8毫米),为建站以来最大值(189.4毫米,1978年7月2日)的3.4倍。而所谓郑州一天的降雨量接近郑州平均年降雨量,是中国媒体中传播最广泛的说法。国务院调查组的专家们在这里用的办法是拿着梨子与苹果比,或者说拿着马云的收入与中国人的平均收入比。最大日降雨量624.1毫米是郑州国家气象站这一点的降雨量,郑州平均年降雨量640.8毫米是郑州市全部面积上的平均数。而7月20日8时至21日8时郑州的平均降雨量270毫米,也是郑州市全部面积上的平均数。这也就是《人民日报》所提供的这组数据后来不被采用的原因。

如报道所说,常庄水库站降雨量633毫米,则常庄水库的防洪压力非常大。在暴雨开始的时候,常庄水库是保持在比较高的水位,所谓的防洪库容(即重复计算部分),已经被兴利目标(供水)所占用,所以一上来就是常庄水库防汛形势极其严峻。


图12:人民日报对郑州雨量的报道,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第三种说法如2021年7月21日极目新闻的题为《郑州常庄水库出现管涌紧急泄洪,当地防指:“市民不要死睡”造成恐慌》的报道(http://news.cjn.cn/gnxw/202107/t3844256.htm):“在经受连续多天强降雨浸泡后,7月20日,常庄水库坝后坡在125高程处出现管涌险情,正在紧急泄洪。”但是有报道说是泄洪在先,在向下游泄洪过程中,巡查人员对水库背水坡进行巡查时发现一处管涌。

如前面所介绍的,常庄水库主坝为均质土坝。土坝大坝最怕就是渗漏、管涌,如不及时处置,最后会导致溃坝。所以土坝的厚度很大,越往底部厚度越大。常庄水库大坝坝顶宽8米,底宽50米。

极目新闻的报道中称常庄水库坝后坡在125米高程处出现管涌险情,在水库汛限水位127.49米以下,也应该是在当时常庄水库的正常蓄水位下数米处,大坝厚度在25米以上。水库中的蓄水透过25多米厚的大坝,在大坝背面以水流的形式出现,必须立即采取措施,第一个措施就是降低常庄水库的蓄水位,减小压力,减小水流,为其他的工程抢救措施提供技术条件(如铺盖土工布、砌筑反渗井、压盖反滤料等)。

至于常庄水库大坝出现了多少个管涌?有不同的说法,有一个的,有13个的,还有其他个数的。中央纪委国监委网站刊登人民日报客户端2021年7月21日的题为《郑州常庄水库13处管涌已处置 郭家咀水库抢险仍在进行》https://www.ccdi.gov.cn/yaowen/202107/t20210721_246502_m.html的消息,明确指明常庄水库大坝的管涌是13处。

常庄水库大坝出现多处管涌,和常庄水库是一个老病号、而且是旧习不断有直接关系。但是中共政府往往忽略水库大坝质量不好带来的巨大风险。就在2021年7月18日、就在暴雨到来之前,云南网刊登了一篇题为《郑州俩“大水缸”安全吗 尖岗水库和常庄水库水位远在汛限水位下》的报道(https://m.yunnan.cn/system/2020/07/18/030808783.shtml)。报道引用常庄水库管理处副主任李中有的介绍:“常庄水库的库容有1708万立方米,库区水位在达到130米时,水面面积能接近3000亩。不过,目前的水位仅有121.79米,水面面积缩水,仅有1000亩。常庄水库的汛限水位为127.49米,校核水位则是135.07米。如果水位达到了校核水位,那也就意味着5000年一遇标准洪水的出现。李中有说,水库的设计洪水位是131.34米,但是从1961年投入运行以来,常庄水库的水位从来都没有达到设计洪水位。”常庄水库在7月9日上午开展了2021年的防汛演练,则是针对超标准洪水防御的一个专门演练,100余人集结在常庄水库。假定出现了超标准洪水,水位达到了校核水位线。由于大坝为土坝,洪水持续冲击之下,很可能出现穿坝、垮坝的后果。他们从最低处的大坝附近开始拦水,阻止洪水冲上坝顶,同时将洪水引导至水库左坝端的溢洪道,通过溢洪道排泄出去。这样一来,可以有效保证水库大坝的安全。李中有说,按照实际防汛抢险情况,最大限度接近实战,这次演练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实战应急处置能力。

看来常庄水库是有备而来。从报道中可以看出,常庄水库在7月9日上午演习时,水库水位仅有海拔121.79米,水库里没有多少水。当郑州市开始降雨时,常庄水库开始蓄水,抬高水位,应该是把兴利库容全部装满了。但是接着更大的降雨降临,在险情出现时就惊慌失措了,关键还是大坝的质量问题。

三、民众是什么时候被告知常庄水库泄洪了?

根据郑州官方的“郑州发布”2021年7月21日凌晨1时通知,由于郑州遭遇持续最大强降水,且上游来水量大,常庄水库防汛形势极其严峻。7月20日上午10时30分开始向下游泄洪,截至20日21时34分,常庄水库实时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当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厘米。

从常庄水库7月20日上午10时30分开始向下游泄洪,到郑州官方的“郑州发布”于2021年7月21日凌晨1时公告泄洪消息,一共经过了14个半小时。中共政府在常庄水库泄洪14个半小时后,才发出公告。这是不折不扣的无预警泄洪。“郑州发布”发布通知的时间是凌晨1时,绝大多数郑州市民还在熟睡之中。


图13:郑州官方的“郑州发布”于2021年7月21日凌晨1时发出通知,告知常庄水库在2021年7月20日10时30分已经开始泄洪,时间错位14个半小时,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极目新闻《郑州常庄水库出现管涌紧急泄洪,当地防指:“市民不要死睡”造成恐慌》的报道中写道,7月20日晚10时许,极目新闻记者从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一位工作人员了解到,该指挥部确实发出了一份关于组织做好常庄水库及索河下游人民群众应急撤离的通知,同时他们也关注到网上传播的相关信息。“出事会淹了郑州,今夜建议市民不要死睡的说法,这夸大了事实,甚至引起了民众的恐慌。”该工作人员说。


图14: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内部明电,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确实在2021年7月20日发过一个内部明电,未注明颁布的具体时间,收件单位是索河、索须河、贾鲁河沿线各区(县)人民政府(管委会)。这个内部明电涉及的不仅仅是常庄水库的泄洪,还有南水北调工程索河退水闸开始大流量泄洪,下泄流量为100立方米每秒。关于南水北调工程干渠的大流量泄洪与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之间的关系在后续的评价中还会再讨论。

这是一个对政府内部的文件,不是对外公布的文件。发布这个内部明电的时间,应该是极目新闻记者所记录的7月20日晚10时许。

7月20日晚10时许这个时间点,还可以得到《人民日报》记者马跃峰于7月20日22时37分发布的一个需要紧急扩散的消息的到证实:“郑州中牟县通知做好撤离准备#河南郑州中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0日发布通告,因上游常庄水库出现险情,将于7月20日晚泄洪。县城城区、官渡镇、韩寺镇等辖区群众一律居家(除公务人员执行公务外),禁止外出活动。接到撤离通知后,险情区域所有群众要立即进行撤离”(参见图9)。只是郑州中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把常庄水库泄洪的时间说成是7月20日晚,隐瞒了从7月20日上午10时30分开始向下游泄洪的事实。


图15:《人民日报》发布的一个需要紧急扩散的消息,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人民日报》于7月20日22时37分发布了一个需要紧急扩散的消息,涉及常庄水库泄洪事件。忽略中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把常庄水库泄洪的时间说成是7月20日晚的错误,郑州市居民有幸获得官方公布的常庄水库泄洪消息的最早事件点为7月20日22时37分,这是在常庄水库20日10时30分开始泄洪后的12小时。

常庄水库无预警泄洪事件持续了12小时。至于为什么常庄水库要无预警泄洪?这个问题只能去问常庄水库泄洪的决策者:河南省省委书记楼阳生。

四、常庄水库的最大泄洪流量是多少?

前面已经介绍了常庄水库的泄洪能力,最大泄量为每秒1344立方米。

综合媒体报道,常庄水库的泄洪流量有每秒1立方米、每秒20立方米,每秒40立方米和每秒525立方米,集中关注每秒1立方米和最大泄洪流量。

根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7月20日15时记者从郑州中原区防汛指挥部常庄水库现场防汛人员处获悉,接到省、市防汛指挥部指令,常庄水库开始泄洪,泄洪流量每秒3立方米。”(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664814

泄洪流量每秒3立方米,一分钟180立方米,一小时10800立方米,24小时 25万9千2百立方米。排泄常庄水库利库容中的866万立方米水,需要33天时间;排泄常庄水库总库容中1740万立方米的水(如果可能),需要67天时间。

根据前面已经提及的央视网2021年7月21日题为《常庄水库水位持续下降 大坝险情已初步得到控制》的报道:“随着降水及上游来水不断增加,按照应急预案,常庄水库溢洪道、输水洞全开泄洪。”央视网报道中说,常庄水库溢洪道、输水洞全开泄洪,不知道具体的泄洪量是多少,反正最大可能的泄洪量是每秒1344立方米。央视网的报道又说:“20日20:30接省防办通知,该水库减少流量100立方米/秒。”这里能够获得的信息是:省防办决定下泄流量的大小。当时下泄流量挺大的,所以减少流量100立方米/秒。

根据民报2021年7月26日题为《泄洪被轟草菅人命 負責人:做足程序 鄭州洪水倒灌多人死亡 常莊水庫:不開閘更嚴重》的报道(https://xiongmaotimes.com/?p=96873),常庄水库总工程师栗毓敏说:受上游洪水入库量巨大压力和险情威胁,至下午1点18分,水库输水洞闸门全闸泄洪,下午3时30分,溢洪道5个闸门也开始“全排泄洪”(整排闸门打开)。“当时上游洪峰临境,水库入水量达每秒800立方米,当日6个闸口最终“泄洪量为每秒500立方米”。她表示,因仍有馀差,常庄水库在当晚7时13分水位一度达海拔131.31米。

根据新华社7月21日7时45分的题为《河南部分河流发生超警及超历史洪水》的报道,记者从水利部获悉,常庄水库20日19时最高水位131.31米,低于设计水位(131.34米)0.03米,最大出库流量525立方米每秒,20时30分库水位130.91米,较最高水位下降0.33米。


图16:新华社7月21日7时45分报道,常庄水库最大泄洪流量为525立方米每秒,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网

泄洪流量525立方米每秒,这是笔者看到的最大泄洪流量。但是常庄水库没有给出20日常庄水库全部的入库流量、出库流量(泄洪流量)和水位变化,人们依然可以对这个最大泄洪流量525立方米每秒置疑,因为从技术上来说,常庄水库最大泄量为每秒1344立方米。而且只有当泄洪流量大于入库流量时,水库的水位才能开始下降。

新华社的这则报道是在7月21日7时45分,在常庄水库泄洪洪水冲入郑州主城区的十几小时之后发布的。而且这则消息来自国家水利部,不是来自河南省或者郑州市。可见常庄水库的部分管理权在中央政府手中。

郑州市常庄水库管理处副主任李中有提及了常庄水库的泄洪策略:把输水洞和溢洪道闸门进行了全开,上游来多少洪水就走多少洪水。

洪水过后,总库容有1708万立方米的常庄水库,存水量不足90万立方米,其中50万立方米是死库容。常庄水库正在等待下一次的排险加固的投资(参见图19)。


图17:常庄水库的泄洪情景,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图18:常庄水库的泄洪情景,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图19:灾害常庄水库水位下降严重,露出大片浅滩,站在水库边的桥上,能清晰看到河床边的淤泥,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五、常庄水库泄洪的后果是什么?

请读者注意常庄水库总工程师栗毓敏所提供的加大泄洪量的时间点:至下午1点18分,水库输水洞闸门全闸泄洪,下午3时30分,溢洪道5个闸门也开始“全排泄洪”。当日6个闸口最终泄洪量为每秒500立方米。这个信息与新华社报道的20日19时,时间有所不同。下午3时30分还是19时,这是遗留的问题一;最大泄洪流量是每秒500立方米,还是每秒525立方米,还是每秒600立方米,还是每秒800立方米,还是更大,这是这是遗留的问题二。

根据国务院调查组的报告,20日16时至17时郑州国家气象站测得最大小时暴雨量,打破了中国大陆气象观测记录历史极值。根据常庄水库总工程师栗毓敏所提供的资料,常庄水库于下午3时30分全部打开溢洪道、输水洞泄洪的洪水,正好与最大小时暴雨相撞。

常庄水库泄洪洪水的方向,正是郑州市市中心。常庄水库到市中心的距离约6公里,此次洪水过程中常庄水库最高水位曾到达海拔131.24米,按长时间维持的水位海拔129米计算,郑州市中心二七塔处地面高程99米,两地高程差为30米。常庄水库到市中心的平均水力坡度(水位差与距离之比)为万分之五十。常庄水库到市中心的平均水力坡度为万分之五十,加上水库泄洪所造成的大水流量,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郑州市中心马路上的水流这么湍急、能把行人冲走的原因。地铁沙口路站与海滩市站就是常庄水库泄洪洪水冲击的地方。淹没郑州京广快速路北隧道包括京广快速路南隧道的洪水,主要也来自常庄水库泄洪洪水。

如果是由于城市内涝产生的积水,它的流速慢,水位增长也不迅速,特别是水中的泥沙含量少,比较清。比较淹没郑州京广快速路隧道的洪水,它与图17、图18中的泄洪洪水有什么差别。郑州市在洪水之后,冲洗马路上留下的淤泥,冲洗京广快速路隧道里的淤泥,正好说明,这是来自水库的泄洪洪水。


图20:这是城市内涝能形成的洪水吗?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图21:淹没京广快速隧道的洪水的颜色为什么这么黄?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图22:郑州城市中心的洪水为什么这么湍急?这是城市内涝能形成的洪水吗?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通常,一条河流上游所测得的洪水流量要小于这条河流下游所测得的洪水流量。唯一的例外是,从上游到下游的过程中,洪水冲垮了河堤,淹没了河堤后面的地区,洪水找到了去处。

常庄水库位于贾鲁河中牟水文站的上游,中牟水文站测得的最大洪峰流量为每秒608立方米;而常庄水库的溢洪道、输水洞全开泄洪时,产生的泄洪流量在每秒525立方米以上。从常庄水库到中牟水文站,贾鲁河沿途要汇入十几条河流的水量(包括河流上游水库的泄洪流量),再加上城市排水管道的水量,其总流量则是要远远大于每秒608立方米。如今,下游中牟水文站的流量小于来自上游的累计流量,这只能说明,常庄水库的泄洪流量超出了贾鲁河道所能接受的能力,溢出河道,冲入郑州主市区,淹没低洼地区,淹没地铁隧道,淹没京广快速路隧道和其他隧道,淹没地下广场、商场、停车场等等。

常庄水库的无预警的大流量泄洪是造成此次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的一个主要原因。国务院调查组的《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未对常庄水库的无预警泄洪所造成的灾害做出任何调查和解释,只能说明国务院调查组想掩盖真相。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68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