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都具有三反性:反自由,反道德,反文明。

它们只能在封闭环境中用于洗脑,无法与正确的思想进行自由争鸣。

它们无法解决思想问题,只能防人之口和解决思想者。

—-东海律

 

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教育自由是儒家的三条生命线,也是儒家源远流长的自由权。除了暴秦时代和洪杨帮统治区,儒家从来不缺这些自由。

私人办学,民办教育,就属于教育自由。这是先秦以来源远流长的传统。历代大量圣贤君子,无数王侯将相,都曾经接受过私塾教育。马帮以私塾为非法,压制甚至取缔私塾,严重违反这一优良传统,严重侵犯儒家教育自由,也无意中剥夺了很多人家的子弟成德成才的希望。

结社自由是历代儒家社会之所以大的重要原因。社会团体是构成社会的一大要件。社会团体指为一定目的由一定人员组成的、以非营利为目的的社会组织,如文化、宗教、艺术、科技、慈善等等团体。社会团体的产生和健康发展的最基本条件是结社自由,这是任何正常国家都必须予以保障的人权。

儒家的言论自由也为绝大多数王朝所尊重。明王世貞《弇山堂别集》记录李遜學尚書一件小事:“纂脩通鑑節要。瑾謂錯誤,厲威欲罪館職。公曰,古今未聞以文字罪人者。瑾乃止。”

瑾指刘瑾,明朝正德年间著名宦官。他指责《通鑑節要》有误,试图以此加罪于编撰者,被李尚书以“古今未聞以文字罪人者”的理由所阻止。

可见,“不以文字罪人”是历代儒家王朝的共识。崇祯十五年,有人告发复社结党营私,“上摇国柄,下乱群情。”崇祯皇帝批示“朝廷不以语言文字罪人”以销案。乾隆也尝言:“朕御极以来,从未尝以语言文字罪人”云。虽然言行不一,但他也知道“以语言文字罪人”是可耻的。

唯清朝热衷于剥夺言论权和制造文字狱,为历代儒家王朝所无。顺治九年(1652年),礼部奉旨要求全国各府县制作卧碑横放在学校的明伦堂前,核心是三条禁令:第一,生员不得言事; 第二,不得立盟结社; 第三,不得刊刻文字。钱穆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评论:

“这三条禁令,恰好是近代西方人所要争取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出版自由,所谓三大自由了。明代是特别奖励大家发言,公开发言的。也不仅明制如是,历代都如是。只有清代才不许人讲话。这成什么制度呢?这只是满洲部族政权便利他们统治中国的一些无理的法术。”

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教育自由堪称王道政治的基本点,其中言论自由又是最根本的。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儒家的复兴,遑论儒化国家、重建中华和道援天下。剥夺儒家言论自由,不是一般无道,而是极端悖道,极端反常反动反华,极端反仁义反人道。比起防民之口来,防儒之口更为不堪。

真理和自由相辅相成。是真理必不反自由,反自由的真理必是假冒伪劣的。是真理必然倡导自由,并尊重反真理的言论自由。真理不怕异议、反对和批判,怕只怕封口禁言,发不出声音来。反自由派必反真理,反真理派必反自由。

所有邪教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剥夺言论自由,不许自由言论,自己人也不允许。张捷教授指出,犯罪团体与邪教团体的区别,前者是赤裸裸的干坏事,后者是打着干好事的旗号干坏事,所以不允许言论自由和辩论。(大意)

此言是也。根据这个标准,两极势力就是典型的邪教。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很好地证明,言论自由与两极主义势同水火,自由言论是两极主义的一大克星。

自由也是儒家和自由主义的共性和共识。

王道社会,君子小人各有各的自由。君子能够自律,享有礼制自由,只要不非礼,就是自由人;小人不能自律,享有法律自由,只要不犯法,就是自由人。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不虞匮乏和不虞恐惧的自由,则是所有人共有的自由。

儒家外王学不是自由主义,胜过自由主义,可以包涵自由主义的精神,吸收民主宪政的精华,为人民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提供更好的制度保障。在王道上,中国人民除了享有更好的发展上升渠道,同样可以享有罗斯福总统的四大自由。

对于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西化派无限推崇,白璧无瑕,爱之欲其生,欲一切照搬,固然不对;极权派是无限反对,一无是处,视之如寇仇,恶之欲其死,更加错误。在野厅友言:“美国,没有右派说得那么好,也没有左派说得那么坏。”自由主义也一样,虽没有西化派说得那么好,更没有极权派说得那么坏。极权派反西方,本质上是反自由,是对既得特权和恶性利益的坚持。

令人寒心的是,传统文化群体包括儒群中某些人,也与极权派一样反自由。将道德自律、道德自由和政治自由人为地矛盾起来,是他们的重要特征。殊不知,他们强调的道德自由,恰是他们自己最缺乏的。真正抵达了道德自由境界,必有人权自由追求,必不会为剥夺人民自由的势力捧场。很多人连最基本的、正常人的德性都没有,遑论道德自由。

不少马邦人甚至挂着传统文化牌子的人已经非人化了。你为它们争取人权自由,它们却对你进行诬蔑恶攻告密封杀;你想让它们生活有保障,它们却要让你安全没保障。不做人事、不说人话是非人化的一大标志。两极主义的话,反自由反人权反文明反人道的话,皆非人话。

有视频题曰:《身为奴隶却不自知,还以为自由是病态》不知内容如何,标题很好,揭示了不少弱势群体和知识群体的特征。没有人权自由甚至没有鸣冤叫屈的自由,还要反自由。称它们为奴隶、奴才都是抬举。禽兽都不至于那么蠢,一些禽兽也知道牢笼的可怕和自由的可贵。

反自由人权是自绝于人道,也是自绝于天道,后患恶果大矣哉。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反人权,各有各的报应。特权阶级反人权,是怙恶不悛,最容易人怨天怒,丧权辱身;弱势群体反人权,是丧心病狂,最容易鬼击天谴,丧失人权。反人权者虽有人形,没有人性和人格,最不配享有人权。

自由派是不够好,反自由派是非常坏,心眼坏掉了,德智残缺了。没有自由,社会就是丛林,国家就是监狱,人民就是囚犯和奴隶。奴隶奴在身,奴才奴在心。身奴犹可救,心奴不可救。反对自由,配不配为人姑不论,至少不配为儒!

或质问:“你凭什么这样断定?儒家的圣贤什么时候鼓吹过自由?”东海答: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是基本人权,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底线保障,本不需要鼓吹。

历代圣贤君子和儒家政治,维护自由人权的观点及史实不少。例如,召公谏厉王弭谤,孔子赞扬子产不毁乡校,就是维护民众的言论自由和不虞恐惧的自由;儒家强调鳏寡孤独皆有所养,历代王朝的社会保障制度,就是维护不虞匮乏的自由。至于结社自由教育自由,更是儒家政治题中应有之义。

儒家对极权主义是破而不收,一批到底;对自由主义是有破有收,既有批评,也有赞肯,择善而从,取其精华。

美国与马帮之别,政治上是自由主义与极权主义之别,即现代霸道与极权暴政之别,思想体系是人本主义与物本主义之别,政治制度是民主与党主、法治与人治之别,经济制度是私有制与公有制之别,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或权力市场经济之别。对于美国,只有王道有能力超越之,只有儒家有资格批评之。

在国人享有人权之前,吾不关心美国的人权。马帮国务院年年发布美国侵犯人权报告,没什么意义。因为所收集的美国人权事例,都是美国自己揭示和媒体公开报道的。中国人民的人权才是最值得中国人关心、最值得国务院维护的。

对美西的民主自由,可以超越,不能反对。现代民主作为制度,以自由为本,既有宪政法治的制度配套,又有人权平等的价值配套。反民主就意味着反宪政、反法治、反人权、反平等,意味着反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

注意两点:一、超越民主不能空谈,必须以新礼制超越之,也唯有新礼制才能超越之,超越的前提是学习其优点,吸收其精华;二、与自由主义相对的是极权主义,与民主制相对的是党主制。反对自由民主,无论是无知还是有意,无知主观意愿任何,客观上都起到了三帮的作用。

恶化命运最有效、最速效的两大法门:一反仁义道德,二反人权自由。反孔反儒就是反仁义,反五常,反人道,就是诬圣人。诬文武者罪及四世,诬文武就是诬圣人,不仅祸害自身,而且贻害后代百余年。反仁义者不配为人,若不神佛化,难免禽兽化。反人权者不配享有人权,或奴隶化,或奴才化。

这条东海律普适于个体、集体、社会和国家。

支持可以反对的政府,反对不可以反对的政府。这是东海一贯立场,也是儒家和正人君子应有的立场。不可以反对的政府,必然防人之口以民为奴,必有言论之罪文字之狱,必是暴政恶治。这样的政府,应该政治上改革之,文化上导良之,道德上启蒙之,不能不问青红皂白盲目支持之。盲目支持这样的政府就是三帮,是对人民和民族的犯罪,更是对良知的犯罪!

有厅友谓吾深陷自由主义陷阱走不出来,称:“自由主义迷惑人心歪曲世道,是今天一切政争和战争的根源”云。东海答:今天政争和战争的最大根源,是两极主义和后极权主义。独裁者普丁就是后极权主义的产物。自由主义固然不如王道,但远远优于两极主义。自由是人就应该享有,同样为王道所重。把自由人权视为自由主义的特产而反对之,是自外于现代文明,自绝于天下和人道。

有厅友言:“我们今天打着自由和人权的口号,道德成了虚无的说教,才学成了金钱的奴隶,知识人成了财阀们的吹鼓手和利益代言人,政府成了财阀的仆人,这样的自由和人权社会,请问谁还给普通底层的老百姓利益代言?”

又言:“我们80后,大学毕业前后也都是受自由主义影响过,但是这种理论的虚伪性欺骗性,我们80后现在都不信了,我们80后对市场经济到底是什么,有着切身的体会。看看城市加班的,996,997.老板是怎么压榨员工的。现在所谓的自由和人权社会,就是把女人当男人使,把男人当牛使的非人社会。不管大学老师,公务员,还是企业员工,80后90后哪一个不是过的非人的生活?”

东海答:这恰恰是没有人权自由所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有自由,官方讲话也说要维护人权,但都未能落实,根本没有落到制度和法律实处的。特权之下没有人权,极权之下没有自由,也没有真正的市场经济。

陈维健先生有文章题为《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这句话是阿尔巴尼亚电影中的经典台词。今天乌克兰,乌克兰人民英勇反抗普京的悍然入侵,让人们又想起了这句台词。自由属于人民,自由属于人类。吾坚信,一切反自由的势力,都将被自由反掉;一切反人类的政权,都将被人类消灭。

2022-3-3

余东海

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总浏览量 1,238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25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