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为了证明独裁制度的优越,也为了证明他决定的政治路线的正确,坚持以清0或曰封城的指令遏制COVID9病毒的传播。尽管这个全国统一的措施导致了极其混乱的现象,尽管这个措施严重破坏了国民经济,尽管这个措施给民生造成了极大的苦难。他还是一味坚持,非要在一个死胡同里扛着200斤走到黑。其终极的目的不过是要证明他自己一贯正确,为二十大的连任准备充足的理由。难怪百姓跪地求饶:“总书记,我们同意您继任国家主席。”

当我们在网上看到被大白推倒的老人,当我们看到居民楼里的住户被锁紧,当我们看到一个小孩子穿着大人的防护服走到隔离点,当我们看到大白用强奸的姿势去核酸取样,当我们看到那些弹尽粮绝的饥饿的百姓,当我们看到温良的市民跪在警察们的脚下,我们不禁要问:“在人类文明到21世纪的今天,苛政竟然还像猛虎,压得百姓喘不过气来。人不能被当人看待,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们只好从人权的角度去找答案。那就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人民享受不到做人的权利,即人权。我们不妨从这“权”字说起。

权力与权利也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但是却发同样的音, 写起来也有50% 相似。所谓权力指的是政治功力,而权利则是人们应当享有的社会公利。 用英语说,权力是Power,   或者进一步讲,是political  power。 权利的内涵则是 Right,或者泛指  human right。两者的区分一目了然。

按申卫星先生论证,近代意义上的权利一词源于西方,于清同治年间在翻译《万国公法》时引进。具有正义直道的意思,与法律有着内在的关联。依此推论,权利应当是民主法制社会的属性。我觉得把这个词翻译成权益或许更为妥善。

翻开韦氏字典,right 有10 多种解释,比如正确、右、直角等,但是Bill Of  Rights 这层意思在中文里没有对应的词汇。翻开字典,无论是“权”还是“利”都不能直接表述Right。 直到清朝,为了与西方文化沟通,才人为地把合成词“权利”重新解释为Right。 这表明中国人在19世纪后期之前不知道Right, 就像当初北美的印第安人把欧洲舶来的马叫做“大狗”一样,因为他们以前没见过马。清末至今,中国人虽然知道了Right,但是在实际生活中,由于社会制度的不同,还是享受不到Right, 亦即人民还是没有社会权利。

在一个民主国家, 政府掌握权力的任务是要维护人民的权利, 因而政府必须由民众选举产生, 让人们信得过的人来主持国家机器的运作。因而政府要受人民的监督和法律的约束, 人民的权利不可侵犯, 而政府权力又不可泛滥。

在一个独裁国家, 政府掌握权力的目的是限制人民的权利,政权经过武力征伐产生,靠武力来维持,靠警察来监视。领导集团指定一些他们信得过的人来主持行政。因此,这样的政府只对少数人负责,不受法律制约,人民的权利没有保障。而 领导人的权力可以至高无上,无限膨胀。

在独裁国家里,政府的权力像一条巨无霸的鲸鱼,人民的权利像一群弱势的鱼虾,只要鲸鱼一张开大口,就会有一群小鱼被吞到肚里,通过生物化学过程,转化为高贵的粪便。小鱼们没有丝毫反抗和自我捍卫的力量和方式。

在民主国家,权力捍卫权利。尼克松的下野,克林顿的弹劾,伊利诺州长的入狱,都是对权力的监督与制约。在独裁的中国,权力剥夺权利。45事件的搜捕,64广场的屠杀,刘晓波的多次入狱,拆迁户所受的迫害,强迫清0 ,都体现了政府对权利的践踏。

权利包括出生权, 生存权,居住权,迁徙权,言论权,选举权,自卫权,以及成立政党和出版集会的公民权等等,这些权利在中国还只是一纸空文。1949年,毛泽东选择了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当年推着小车支援解放军的农民们被牢牢地捆绑在土地上,世世代代享受不吃商品粮的农村户口,甚至像奴隶一样被驱赶着加入了人民公社。整个国家没人代表他们的利益。

改革开放后,农民工奋斗在经济建设第一线上,但是他们只有低微的收入,没有福利待遇。修了公路,他们买不起车。 盖了楼房,他们住不进去。让共和国崛起的功臣成了二等公民。终年辛苦,却没有报酬的保证,只能用跳楼的方式来呼救、反抗。人大代表中,不乏歌星影星和大款,官宦子弟和政客,他们可以提出许多诸如公款茅台一类不着边际的建议,却鲜有人为农民工说句公道话。除了充当苦力,他们几乎享受不到任何权利。

在人民共和国里,人民的权利被剥夺,执政党的权利在膨胀。贪官横行,权奸当道。拔掉了陈良宇, 又跳出了薄熙来。然而不管哪一个人物被打倒,都与人民的权利无关,这只是权力争斗的结果,这只是专制制度的产物。权力成了野心家们贪婪的欲望,权力成了维护少数家族利益的护身符,权力成了一小撮人拼命争夺的制高点,权力成了打压人民权利的合法武器。

几千年来,中国人民都被束缚在一个奴隶和封建相互叠加的社会里,要根治多年的沉疴绝非一朝一夕可成。崛起的成就不等于社会的进步,那不过是牺牲了大多数人的权益而带来的少数人的奢华。 富者益富,穷者益穷,崛起扩大了不平等,崛起掩盖了阴暗。权力与金钱集中到特权阶层的手中,他们吸吮着人民血汗,占有着国家的资源,然后还堂而皇之地成为人民的代表,享受着风风光光的殊荣。

民主不是等来的,改革不是恩赐的。耐心和忍耐不会感动特权阶级的善心。四人帮后,国人把希望寄托在邓小平的身上,为了他冒着被囚禁的危险去鸣不平。邓一上台,先封闭了民主墙,接着又动用机枪坦克,血溅广场。邓强人死后,人们又把希望寄托在江主席身上,他一上台,对那些要找个新疗法的老弱病残大开杀戒,一网打尽;然而气势汹汹的江老先生在大使馆被炸后却缩头缩脑不掷一词,让人们大吊胃口。江后,人们又寄希望于胡锦涛。 胡上台以后,祭起和谐社会的利器,以至于贪污腐败如江河日下,不可逆转;为了个刘晓波,恼羞成怒,靠着手里的几个臭钱,不惜和奥委会把脸闹翻。

十年前,善良的百姓把希望放到习近平的身上。但是他们忘记了他是党内元老决定的接班人,他首先要捍卫的是红色江山,他要代表的是特权阶级的利益。当年红二代们享受到的各种好处,他一个也没少要。参军、入党、上大学,在职的学位,甚至傍歌星,送孩子去哈佛,兄弟姐妹移居海外,他老习家无一例外。无疑他也是一个热衷特权谋求私利的既得利益者。不仅如此,之前稍稍有点萌芽的公民权利意识和公民权利运动也被他彻底扼杀,中国正在习的统治下向毛时代的无法无天方向倒退。让他做中国的华盛顿,大陆的蒋经国,让百姓享受到人权,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这无异于与虎谋皮,向强盗寻求施舍。

从历史上的土改、公私合营、反右、文革、64屠杀到今天的封城,皆因独裁者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从而剥夺了百姓的各种权利。也许,上海人敲打脸盆的交响乐乃是人民觉醒,争取人权的开始。

5-6-2012

总浏览量 3,962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40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