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自媒体人拍了一段视频,画面中是大凉山区一家农户结婚的场景,全村人好像都来凑热闹喝喜酒,视频洋溢着浓浓的正能量气息,只是不经意间让人好像走进了远古的时代,只见新房破败不堪,酒席上只有咸菜豆腐汤,如此真实的场景实在让人无法接受,一个完全脱贫的国家,怎么还有这么贫穷的村落?还有这么多善良纯朴安于现状的同胞?难怪当地政府的有关部门很不满,警方传唤了这位自媒体人,调查他的拍摄动机,如果认定他是想借此诋毁脱贫事业,那就是触碰了寻衅滋事这条无处不在的红线。

自媒体时代中共对信息的管控越来越严密越来越精细,几乎做到了精准化全覆盖,但是网络信息量实在太大太多太杂太快,稍不留神就会有不能传播的零星消息迅速传播开来,这恐怕是网络信息安全机构最头疼抑或最沮丧的事情。

说到脱贫,就会想到之前声势浩荡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那个大会上,习近平发表了一个重要讲话,宣称所有深度贫困地区的最后堡垒被全部攻克。脱贫地区处处呈现山乡巨变、山河锦绣的时代画卷!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区域性整体贫困得到解决,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创造了又一个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让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无疑是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根据中国囯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数据,按照每天1.9美元的国际贫困标准,中国的贫困率已下降到0.5%以下,这表明中国从1980年以来脱贫人数接近8亿。

然而令人不安的是,在这个堪称繁荣富强的盛世,却还有如此庞大的贫困人口,是什么原因导致成千上万人长期陷入贫困泥潭?如果中国不从根源上去找到造成贫困的原因,随时就会出现新的大面积返贫现象,特别是随着疫情泛滥物价飊升打工赚钱越来越艰难,现有的贫困线标准恐怕连基本的温饱都维持不了。

中国的统计部门在脱贫之后必然要高奏凯歌,在全球被疫情搞得焦头烂额的202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14万亿元人民币,稳居世界第二,人均GDP突破1.2万美元。统计局长表示,经济总量规模和人均水平持续提高,说明综合国力、社会生产力、人民生活水平进一步提升。按照世界银行标准,一个国家的人均GNP超过12535美元,就进入了高收入国家行列。也就是说,中国在完成脱贫攻坚战后,不仅仅是全民进入了小康社会,而是达到高收入国家标准,很快跻身发达国家行列。

然而现实并不是如此美好,中国人的实际收入离所谓的高收入门槛还很遥远,特别是庞大的低收入群体,他们的收入低得让人不可思议!“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

“这几天我看中国政府网上的留言,大概三分之一都是谈就业的。其中有一位农民工说他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如此,但今年还没有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困境。还有一些个体工商户,已经歇业几个月了。一些外贸企业现在没有订单,影响员工就业。”

这番话可不是普通人随口说说,而是囯务院总理李克强深思熟虑的肺腑之言,这番话对所谓的全民脱贫之说狠狠的搧了一巴掌。不可否认,中国有许多富可敌国甚至一夜暴富的商贾大佬,但还有许多人真实生活状况非常不堪,这是中共媒体一直回避甚至无视的问题,6亿多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6亿多人,相当于两个美国的人口,每人每月1000元,相当于每月150美元。世界银行对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贫困标准是每天生活费5.5美元,折合人民币1056元/月。如果按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贫困人口还有一半以上。

当中国人均GDP达到1.2万美元跨入所谓高收入国家队伍时,才发现人均收入依然徘徊在发展中国家之列,而且至少还有一半人处于贫困状态。2021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9975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43504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6902元,所谓中位数是指100个人中,51个农村居民收入是16902元,另外还有49个低于16902元。

2020年中国宣布全面脱贫进入小康,全面脱贫进入小康的标准是什么?一些省份发布的贫困人口脱贫标准,几乎都是年收入在4000元上下不等,也就是说每天的可支配资金还不到2美元,这个标准刚好符合世界银行2016年制定的每人每天不低于1.9美元的特别贫困线标准。

2008年以前中国设定绝对贫困线和低收入线。1986年绝对贫困线标准为206元,2007年调整为785元,2000年的标准为865元,2007年调整为1067元。2008年,绝对贫困线和低收入标准合一,统一按1067元作为国家扶贫标准,2010年这个标准提高至1274元,2011年提高至2300元,2015年提高至2800元,2016年提高至3000元,2020年提高至4000元,对于为数不少的贫困人口来说当然是好事。

提高贫困线标准,并不意味着就能完全解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或许人们还记得贵州某职业学院24岁的大三学生吴花燕每月靠300元度日的悲惨故事,吴花燕4岁丧母18岁丧父,2017年奶奶去世,弟弟疾病缠身。从高中开始,吴花燕每月靠300元低保生活,有时没钱了或者为了省钱常常忍饥挨饿,打饭只打白米饭,很少打菜,用糟辣椒拌饭吃了五年,一天仅仅花2元钱。

吴花燕的不幸遭遇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姐弟俩所在的贵州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尽管这个地区盛产一瓶3000多元的茅台酒,也还有很多贫困人口,贵州2012年贫困线标准是2300元,按照以前的老标准,2000年贵州贫困人口高达890万,2010年下降到505万,2012年采用2300元的新标准,贫困人口一下子又提高到2000万之多,如果按照4000元的标准来计算,不知道全面脱贫的贵州还有多少贫困人口。

2018年媒体曾报道云南一名小男孩由于天气寒冷,早上赶到学校时头发满布冰霜。这个被称为“冰花男孩”的王福满网上走红,许多人被他的坚韧所打动,也对他的贫困处境感到惊讶。过去数十年中国经济增长迅速,贫困人口并没有消失,贫富差距迅速拉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贫穷不均程度从1990年的“中等”变成“世界上最贫富不均的国家”。

2012年大雪纷飞的日子,有领导驱车离京到几个小时路程之外的太行山深处访贫问苦,那里据说属于全国连片特困区,村民的人均年收入只有区区900多元。那个骆驼湾村的村长对前来访贫问苦的领导说,村里608人,428人年收入不足一千元!一晃十年过去了,不知道有没有媒体再去回访过骆驼湾村,也不知道这个村是否脱贫了又是靠什么脱贫,更不知道骆驼湾村村民年收入现在达到了多少?

这个地区是过去有名的革命根据地,这一代又一代人跟着中共打江山闹革命,江山打下来了,革命也闹成功了,可是贫穷落后的面貌依旧没有改变,吃不饱饭上不了学养不了老依然还是常态,原因何在?每一年巨额的财政收入哪里去了?

总浏览量 22,598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83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