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兼论粤北的“三峡工程”与广东省英德等地的洪水灾害


图1:2022年6月广东省英德市洪水灾害中无助的老人,他们是否重新返贫?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摘要:

2022年6月19日至23日广东省北江发生大洪水,位于北江中游的英德市受灾最为严重,最高洪水位超过警戒水位10.10米,洪水淹到三楼或四楼。北江系珠江流域第二大支流,地势北高南低,北江干流流经韶关、英德、清远、佛山和广州等地。北江实施梯级开发,是中国河流开发程度最高的河流之一,建有乐昌、湾头、南水、孟洲坝、锦江、潭岭、长湖、锦潭、小坑、白石窑和濛里等诸多水库大坝工程,特别是在英德与清远交界处建有号称“粤北三峡工程”的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可以将下游广州等地的防洪标准提高到三百年一遇。据称这些水库大坝工程既能防洪又能抗旱。2022年6月中旬北江上游韶关的乐昌峡等诸多水库为保自身安全而大流量泄洪,英德市下游与清远交界处的飞来峡水库为保广州、佛山、清远等地防洪安全,不(全力)泄洪,上泄下拦,造成地处中游的英德市洪水位爆涨,蒙受巨大损失。广东省三防指挥部指出,若(飞来峡水库全力泄洪)下游清远、广州失守,将不堪设想,希望英德市居民予以理解,这正是英德受灾最为严重的主要原因。

按照一些中共政治家和水利专家的观点,飞来峡水库正常蓄水位为海拔24米,对上游的英德市没有什么洪水威胁,高峡出平湖,水库的水面是平的。在工程设计中,飞来峡水库大坝坝址处正常蓄水海拔24米,英德市的水位不超过海拔24.5米,英德市的洪水警戒水位是海拔26米,水库蓄水对英德市没有影响。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的移民也是按照正常蓄水位海拔24米确定的,英德市居民不算飞来峡水库的移民。

但是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主坝最大坝高52.3米,坝顶高程海拔34.8米,比正常蓄水位海拔24米高出10.8米。请问,这10.8米的大坝是用来干什么的?难道只是为了展现大坝的雄伟?

藏在背后的真相是:飞来峡水库的防洪高水位为海拔31.17米,核准洪水位为海拔33.17米。当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发挥其最大防洪效益时,最高蓄水位可以达到海拔31.17米,甚至海拔33.17米。此时,防洪警戒水位海拔26米的英德市必然被涛涛的库水所淹没。水库移民的确定,应该按照水库的最高水位来确定,这才是真正把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况且水库的表面并非平面,而是斜面,洪水流量越大,水力坡度越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2022年英德市被淹的居民本是飞来峡水库应该搬迁而没有搬迁的水库移民。当初为了快上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有意减少工程移民人数,用居民的生命安危,来换取工程投资的减少。2022年英德市被淹,是大自然对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移民政策的无情报复。

2022年6月底,习近平坐高铁离开北京赴香港参加香港回归25周年和新一届政府成立的庆典,7月初返京,两次经过刚刚受过大灾的韶关、英德和清远等地。习近平两过北江洪水灾区而不(敢)入。习近平到底怕什么?

一、习近平两过北江洪水灾区而不(敢)入

2022年6月下旬广东省北江流域的韶关、英德和清远等地遭受“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民众受灾严重。


图2:京广高铁通过北江飞来峡水库,2022年6月底7月初习近平两过北江洪水灾区而不(敢)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几天之后,2022年6月底,习近平坐高铁离开北京赴香港参加香港回归25周年和新一届政府成立的庆典。6月28日习近平在武汉考察,然后继续坐高铁经过湖南进入广东省。火车经过刚刚受过大灾的韶关、英德和清远等地到达深圳。7月1日习近平在香港结束庆典活动后再次坐高铁经过清远、英德和韶关重灾区。

号称“一直牵挂灾区的群众”的习近平两过北江洪水灾区而不入。“一直牵挂灾区的群众”是2020年8月18日习近平首度前往安徽灾区勘灾时的表态。

据说习近平几乎逢会必讲把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就在几天前习近平还在武汉大谈中共实施动态清零政策,是党中央从党的性质宗旨出发、从中国国情出发确定的,宁可暂时影响一点经济发展,也不能让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受到伤害,尤其是要保护好老人、孩子。如果算总账,我们的防疫措施是最经济的、效果最好的。坚持动态清零,习近平强调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

中国大多数人知道大禹治水三过家门不入的故事。习近平在安徽灾区勘灾时说:“愚公移山、大禹治水,中华民族同自然灾害斗了几千年,积累了宝贵经验,我们还要继续斗下去”。大禹治水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故事。2022年5月28日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39次学习会议上将中华文明定义为五千多年,这样大禹治水就不再是神话传说故事了。大禹治水十三年,疏导了九条大河,划定中华九州,从此洪水不再泛滥,干旱的地方也得到河水的滋润,获得巨大成功。由于大禹治水成功,(传说)舜在晚年把首領的位置禪让給大禹。大禹再把皇位传给儿子启,开始了家天下的历史。

从1949年开始计算,中共治水七十三年,据说在1956年时曾出现过“胜利的曙光”。在1956年中共政治局通过的《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要求在12年内,基本上消灭普通的水灾和旱灾”。但是现在距离中共的初心似乎是越来越远方,水灾、旱灾发生频率越来越高,灾害损失越来越大。看来中共还是要坚持与自然灾害斗下去,习近平坚信,坚持就能胜利。

大禹结婚刚第四天就告别妻子去治水,十三年中三过家门而不入。大禹这种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正是中共政权所宣扬推广的。但是根据最早记录大禹治水的《史记 夏本纪》:(大禹)“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

大禹治水十三年,三过家门而不入。真相是,大禹治水十三年,三过家门而不敢入。不入与不敢入,一字之差,意思相差许多!大禹三过家门而不敢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大禹的父亲鲧治水失败被杀,大禹知道自己是戴罪之人,所以三过家门而不敢入。

那么为什么习近平两过北江洪水灾区不入呢?还是习近平不敢入?

先简单介绍一下2022年北江洪水。

二、上游韶关的乐昌等水库泄洪,下游力保清远和广州,中游的英德成为牺牲品

珠江,按其年平均径流量3300亿立方米计算,是中国年径流量第二的大河,仅次于长江,是黄河的约7倍。珠江原指广州至入海口96公里长的一条水道,现在成为东江、北江、西江以及珠江三角洲上诸多河流的总称。珠江流经云南、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6省(区)和越南的北部。珠江流域的核心地区就是人们常说的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

北江是珠江的三大支流之一,发源于江西和湖南,流经韶关、英德、清远,至三水与西江相通后汇入珠江三角洲。如今,韶关和清远是广东省辖的地级市,而英德市是下属于清远市的一个县级市。而在过去,当英德还是市的时候,清远还只是一个县。

按照珠江流域的规划,主要是依靠水库大坝来控制洪水和解决城市供水等问题。根据不完全统计,珠江流域共有1万4千多座水库大坝工程。其中三大水库大坝工程分别控制东江、北江与西江的洪水。东江上有新丰江水库大坝工程,北江上有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西江上有大藤峡水库大坝工程(原先是龙滩水库大坝工程)。正所谓,三座大坝守珠江,何愁洪水逞凶狂!

北江实施梯级开发,是中国河流开发程度最高的河流之一。


图3:北江干流流经韶关、英德、清远、佛山和广州等地,英德与清远交界处建有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图4:北江实施梯级开发,是开发程度最高的河流之一,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根据自媒体《Tony》2022年6月22日的题为《突發🔴,珠江、北江特大洪水,廣東韶關和清遠英德洪水氾濫,🔴英德成為洩洪區,鄉鎮水浸嚴重。南方強降雨持續,洪水仍在肆虐,2022北江第2號洪水,西江今年第4號洪水,✳️防汛形勢極其嚴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5DWEJx4GGk)的视频报道:“南方强降雨持续,多地暴雨洪水爆发,暴雨红色预警。珠江、北江特大洪水突发,洪水仍在肆虐。6月21日,广东清远英德。市民反映,上游韶关泄洪,积蓄在中游英德,乡镇受洪水肆虐严重。英德、清远、广东三级三防相关负责人回应,若下游清远、广州失守,将不堪设想,希望英德市民理解。广东珠江、北江特大洪水突发,广东韶关和清远英德洪水泛滥,英德成为泄洪区,乡镇水浸严重。”

下面几张照片展示了广东省英德市洪灾的严重程度:


图5:受灾的老人与儿童,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图6、图7和图9:英德市江南村未受灾时、受灾时和受灾最严重时候的水淹情况,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图9:英德市洪水淹没线海拔35.95米(英德市洪水警戒线为海拔26米),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从图9中可以看到,英德市洪水淹没线到达海拔35.95米的高度(一说最高洪水位为海拔36.10米),英德市洪水警戒线的高度是海拔26米,洪水淹没线高出洪水警戒线近10米。这就是灾民所报告的,洪水淹到三楼甚至四楼。可见洪水淹没程度之严重,灾民损失之大。

三、乐昌峡水库大坝工程、湾头水库大坝工程和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

自媒体《Tony》所指的上游韶关泄洪,是指英德上游诸多水库泄洪,主要是韶关的乐昌峡和湾头等水库的泄洪。

乐昌峡水库大坝工程地处广东、湖南两省交界的韶关乐昌峡,是广东北江上游关键性防洪控制工程。根据公布的数据,水库总库容3.44亿立方米,防洪库容2.11亿立方米,调节库容1.04亿立方米。正常蓄水位海拔154.5米,死水位海拔141.5米,防洪限制水位海拔144.5米,设计洪水位海拔162.2米,校核洪水位海拔163.0米。乐昌峡水库大坝工程可以将韶关市区防洪标准由2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

1959年珠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提出兴建乐昌峡水库大坝工程这个北江流域控制性工程。工程一直拖到2008年4月25日开工。而在工程开工之后,于2009年2月4日才批准工程的环保影响评价报告,于2009年3月23日批准工程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乐昌峡水库大坝工程的决策过程,又是一个开工在前、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在后、工程的环保影响评价报告在后的实例。

湾头水库大坝工程是《珠江流域防洪规划》中确定的北江流域中上游防洪工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调控浈江洪水、保障韶关市区防洪安全的控制性工程之一,也是韶关市防洪工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水库总库容为9620万立方米,防洪库容为7699万立方米,工程以防洪为主,结合发电和航运,是兼有改善灌溉和水环境等效益的综合水利枢纽工程。工程于2011年建成,建成后可以使韶关市防洪标准由目前的20年一遇提高到50年一遇;该工程与乐昌峡水库联合调度,结合韶关市区堤防,可使韶关市区防洪标准提高到100年一遇。

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是北江上的规模最大的水库大坝工程,工程目标是以防洪为主。兼有航运、发电、供水、灌溉、旅游、养殖等。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号称是“北江的三峡工程”,是全国重点水利建设项目,据说是北江综合治理的关键。坝址控制北江流域面积3.41万平方公里,占北江流域面积的73.0%、北江下游防洪控制断面石角站以上流域面积的88.9%。飞来峡水库总库容18.7亿立方米(一说20亿立方米,另一说19亿立方米),正常蓄水位海拔24米,洪水起调水位海拔18米,防洪高水位海拔31.17米,核准洪水位为海拔33.17米。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将下游广州、佛山、清远的防洪标准提高到300年一遇。有了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就能根治广东的心腹之患,护卫粤港澳大亚湾的核心区域。目前飞来峡水库大坝已经成为广州、佛山等地的所谓后花园,粤港澳大亚湾的诸多中产阶级在这里购买度假用的水景房或者小产权房。


图10: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高峡平湖,图片来源:清远日报政府网站编辑部

上述三座水库大坝工程在北江防洪体系中的分工为:乐昌峡水库大坝和湾头水库大坝控制北江上游来自武江和浈江的洪水,飞来峡水库大坝控制经过北江中游的洪水。

三、水利部部长李国英亲自到现场指挥调度防洪措施

根据《中国青年报》记者高蕾2022年6月20日的报道,6月19日,珠江流域北江发生2022年第2号洪水,目前水位仍在上涨。不考虑工程调控情况下,预报北江干流广东石角站21日上午将出现11.60米左右的洪峰水位,超过警戒水位0.60米,相应流量17000立方米每秒,北江将发生大洪水。6月20日,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李国英赴北江控制性枢纽飞来峡水库,现场研究指导北江洪水调度。顺便提一句,几个月前,2022年2月13日水利部部长李国英也主持专题会议,解决珠江流域的缺水问题。现在是解决珠江流域水太多的问题。

李国英亲自指挥调度措施如下:乐昌峡、湾头等水库拦蓄北江中上游来水,支流锦江、南水、长湖等水库与干流错峰,可削减飞来峡入库流量1600立方米每秒。飞来峡水库20日15时起控制下泄流量不超过16000立方米每秒,可拦蓄洪水3.8亿立方米,削减石角站洪峰流量1000立方米每秒,最高库水位控制在25米左右,既尽力为下游拦洪削峰,又避免库区英德市波罗坑等区域进水受淹。潖江滞洪区利用河道天然滞洪,预计滞洪量0.95亿立方米,滞洪区内独树围、叔伯塘围、大厂围做好分洪运用准备,提前转移围内群众。最后,视情启用芦苞涌、西南涌分洪,各分泄流量300立方米每秒,尽力减轻北江中下游和珠江三角洲防洪压力。

李国英的指挥调度符合习近平的“既……又……”要求,既尽力为下游拦洪削峰,又避免库区英德市波罗坑等区域进水受淹。如果这个设想能够得到实施,应该是风平浪静。一派好风光。

四、乐昌峡等诸多水库泄洪打乱水利部部长的指挥调度

根据《羊城晚报》记者张文等2022年6月19日题为《乐昌峡水利枢纽开闸泄洪腾空库容》的报道,6月18日上午,记者在韶关乐昌峡坝区看到,溢洪道三道闸门正在开孔泄流,大坝水库水位已明显下降。乐昌峡水利枢纽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前乐昌峡的库容已经腾空,正全力应对新一轮的持续强降雨。


图11:6月18日上午乐昌峡水库在泄洪之中,图片来源:羊城晚报

乐昌峡水库在李国英部长做出“英明”的指挥调度之前就腾空库容,把水库中原来存蓄的水全部送到下游的英德等地,应该说这是符合习近平的最高指示,但打乱了李国英的计划。据称,习近平几乎逢会必讲防范风险,连续两年在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上专题讲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反复强调增强忧患意识、防范风险挑战要一以贯之,要求“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宁听骂声,不听哭声”,切实把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落到实处。国务院调查组关于河南郑州7 20洪灾调查报告中指明,郑州市主要领导人是学习贯彻习近平关于防范风险挑战重要论述没有入脑入心,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不强,对人民生命、政治责任缺乏敬畏。这是主观上造成这场不可挽回损失的根本原因,也是全国各地和各级领导干部首先要从中汲取的深刻教训。

“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按照习近平的指示,任何时候腾空库容都是正确的!用中共的一些专家的话说,要是大坝发生不测,那么人民的生命财产将遭受涂炭,后果不堪设想……中共目前推广实施的水库库长制度,就是把库长的官位、库长的政治前途、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与水库大坝的安危捆绑在一起。而库长按照水库的等级(即水库库容的大小)由各级地方政府的领导担任。在洪水到来之际,库长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保障水库大坝安全度汛。拦蓄洪水则是风险非常高的事情,而且中国的水库大坝的质量问题一直是心腹大患。2021年7月河南郑州洪水灾害就始于水库大坝的质量问题。所以,保障水库大坝安全度汛的最好办法就是泄洪,任性地泄洪起,码每一位库长都会这么想。

在李国英的指挥调度中,乐昌峡、湾头等水库应该拦蓄北江中上游来水,支流锦江、南水、长湖等水库与干流错峰,可削减飞来峡入库流量1600立方米每秒。

但是乐昌峡、湾头等水库不但没有承担拦蓄北江中上游来水的任务,反而泄洪腾空库容,将水库的风险降为最低,没有减少飞来峡水库入库流量,反而增加了飞来峡水库入库流量。李国英想做出成绩、想得到提升;库长首先是要保脑袋,水库大坝一旦出事,脑袋不保,官位也不保。眼看着乐昌峡、湾头等水库不听从命令,不肯拦蓄洪水,反而泄洪,李国英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实施的是库长负责制。更为糟糕的是,乐昌峡水库泄洪,其他水库的库长们也同样操作,纷纷泄洪。据报道,锦江水库、泉水水库、苍村水闸……等等同时开闸,洪水倾泻而下,附近的村庄、农田等等瞬间就被洪水包围或淹没。

五、飞来峡水库大坝的防洪效益何在?

前面已经谈到,飞来峡水库大坝是“粤北的三峡工程”,工程的第一目标就是防洪,能把下游的广州的防洪能力提高到三百年一遇。于此对比,长江三峡工程的第一目标也是防洪,能把下游的荆江河道的防洪能力提高到百年一遇。

正如自媒体《Tony》所描述的,上游韶关泄洪,(下游的飞来峡水库大坝不加大泄洪流量),洪水积蓄在中游英德,乡镇受洪水肆虐严重。英德、清远、广东三级三防相关负责人回应,若下游清远、广州失守,将不堪设想,希望英德市民理解。

清远、广东三级三防相关负责人希望或者说要求英德市民理解,要求英德市民理解什么呢?就是要求英德市民理解,他们是中共北江防洪过程中的牺牲品。

其实,作为飞来峡水库大坝本身,它也很是为难。如果飞来峡水库利用其接近20亿立方米的库容,拦蓄洪水,为保卫清远、广州做出贡献,水库水位必然加高,这样就会抬高英德的洪水淹没水位,加大英德的洪灾损失。如果飞来峡水库利用它的泄洪能力(最大泄洪能力可达每秒28700立方米),降低飞来峡水库的蓄水位,从而降低英德的洪水淹没水位,对上游的英德有好处,但是加大了水库的下泄流量,对下游清远、广州十分不利。广东三级三防相关负责人说,若下游清远、广州失守,后果不堪设想。看来广州等地的安危,比英德的安危,更加重要。所以,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根本无法完成“既尽力为下游拦洪削峰,又避免库区英德市波罗坑等区域进水受淹”的任务。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作为控制北江的核心工程,并没有什么实际的防洪效益,它不能做到既把下游清远、广州,又保上游英德。上泄下拦,上游韶关的乐昌峡等水库泄洪与下游飞来峡水库的拦截洪水,是造成英德洪灾的主要原因。无论是上游水库的泄洪与下游水库的不泄洪,都是人为指挥控制的结果,所以英德洪灾是人为因素所致,是中共推行的防洪措施的失败。

六、飞来峡水库淹没区和英德洪灾

回到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最初的设计。


图12:飞来峡水利枢纽总平面布置图,图片来源:《全国水雨情信息网》飞来峡水利枢纽


图13:飞来峡水利枢纽厂房坝段剖面图(单位:m),图片来源:《全国水雨情信息网》飞来峡水利枢纽

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主坝是混凝土重力坝,最大坝高52.3米,坝顶高程海拔34.8米,水库总库容18.7亿立方米(一说19亿立方米,另一说20亿立方米)。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设计洪水标准为500年一遇,相应的洪峰流量为每秒22700立方米;校核洪水标准为5000年一遇,相应洪峰流量为每秒27400立方米;土坝按10000年一遇洪水校核,相应洪峰流量为每秒28700立方米。工程安装4台,单机容量3.5万千瓦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14万千瓦,年发电量5.55亿亿千瓦时。水库淹没及工程占用耕地2293公顷,迁移人口3.91万人。工程静态投资42.961亿元,总投资52.919亿元。

1992年国务院批准兴建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1994年10月开工,1998年8月截流,1999年3月水库下闸蓄水,船闸通航,1999年5月第1台机组发电,1999年10月工程全部建成并投入运行。

飞来峡水库大坝工程的审批和正式开工建设,与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在同一时间发生,都是李鹏担任国务院总理的时候。

下面分析和对比一个工程技术数据:工程移民人数。

三峡大坝工程总库容393亿立方米,全国人大批准的移民人数为113万;

飞来峡大坝工程总库容18.7亿立方米,移民人数为3.91万人。

三峡大坝工程平均每搬迁1万人,可以获得约3.5亿立方米的水库库容;

飞来峡大坝工程平均每搬迁1万人,可以获得约4.8亿立方米的水库库容。

在这个技术指标上,飞来峡大坝工程要远远优于三峡大坝工程,移民人数少,获得的水库库容大。这可能吗?当时北江流域的开发程度和人口密度都大大高于三峡地区。

为什么飞来峡大坝工程移民人数少?这是因为许多水库移民并没有被计算成为水库移民,包括这次被洪水淹没家园的英德居民。

飞来峡工程正常蓄水位海拔24米,死水位海拔20米(见图13),核准洪水位海拔33.17米(见图13)。

英德市的防洪警戒水位是海拔26米。如果洪水水位超过海拔26米,英德市就会被淹。

按照中共领导人如周恩来、李鹏以及中共水利专家的意见,水库的表面是平的,高峡出平湖。飞来峡水库处水位海拔24米,英德市的水位也是海拔24米,不会到达防洪警戒水位海拔26米。所以英德市的居民不是飞来峡工程的移民,不用搬迁。但是飞来峡工程大坝坝顶高程34.8米,核准洪水位海拔33.17米,防洪高水位海拔31.17米。在技术上飞来峡水库可以蓄水超过正常蓄水位海拔24米,达到海拔26米、27米……31.17米,甚至海拔33.17米。到那时,就是按照水库是平的计算(没有水力坡度),英德市也会被洪水淹没的。如果考虑飞来峡水库也有水力坡度,而且这个水力坡度和流量有关,流量越大,水力坡度也就越大。洪水流量大,水力坡度也大,英德市很容易被淹没。

根据毛革撰写的《飞来峡水电站发电运行对英德市的影响分析》(《人民珠江》,2004年第2期)一文,显然当时的工程技术人员已经看到了飞来峡水库蓄水,特别是在洪水期间蓄水,会对地处大坝上游的英德市造成很大的淹没风险。毛革指出:“为保证下游清远市及库区英德市的防洪安全,同时还耍尽量减少电站的发电损失,飞峡水利枢纽采用了预报预泄、变动蓄水位的运行方式。为此.水库需根据预见期为24小时的预报流量和坝前水位决定预泄流量。当预报流量小于每秒l700立方米时,水库维持正常蓄水位24米运行;当预报流量介于每秒1700至6500立方米时,电站根据预报流量实施预泄,控制最大预泄流量为每秒5000立方米,不加重下游地区的防洪压力,坝前水位在18至24米之间变动.保证英德水位不超过24.5米的控制水位;当流量介于每秒6500至15000立方米之间时,枢纽转入防洪涮度,泄洪闸呈自由泄流状态,但要求控制泄量不大来量;当流量大于每秒15000立方米时.维持泄量每秒15000立方米(近期至坝前水位至200年一遇洪水位)。

根据毛革提供的飞来峡水库各级流量坝前控制水位表,飞来峡水库水位的调度方法是:当流量在每秒1680立方米时,水位控制在正常蓄水位海拔24米,保证英德水位不超过24.5米的控制水位。当流量变大时,水库的水力坡度也会变大,如果继续保持在正常蓄水位海拔24米,英德水位就会超过24.5米的控制水位。所以就降低水库蓄水位。当流量在每秒2700立方米时,水位下调1米,控制在海拔23米。流量继续变大,飞来峡水库继续调低蓄水位至海拔18米(死水位海拔20米),比正常蓄水位海拔低6米。

飞来峡工程通过这样的预报预泄、变动蓄水位的运行方式,在纸面上达到了不会影响英德市的结论。

但是在水库的实际运行中,飞来峡工程就偏离了这个运行方式。

  • 在此次洪水过程中,飞来峡水库并没有将水库水位下降到海拔18米;
  • 在此次洪水过程中,根据笔者掌握的信息,飞来峡水库水位起码上升到海拔5米;
  • 在此次洪水过程中,当流量介于每秒6500至15000立方米之间时,飞来峡水库并没有打开泄洪闸,让泄洪闸呈自由泄流状态;
  • 在此次洪水过程中,当入库流量达到每秒16000立方米时,飞来峡水库就进入拦蓄洪水的模式,被要求拦蓄洪水8亿立方米。当入库流量达到每秒19500立方米时,要求控制出库流量为每秒18000立方米,这样就抬高了飞来峡水库的水位,也抬高了英德市的洪水位;
  • 飞来峡水库号称总库容有7亿立方米。此次洪水过程中按要求拦蓄洪水3.8亿立方米,只占总库容的一小部分,就造成上游英德如此严重的洪灾。应该检查一下,飞来峡水库总库容18.7亿立方米这个数据是否准确。否则人们总把希望寄托在水库大坝上,到头来,这些数据都是虚假的。而且还要说明,当飞来峡水库蓄水满18.7亿立方米时,英德市的淹没情况到底如何。

如果在这次洪水过程中,飞来峡水库是按照毛革所公布的运行方案进行,水库水位下降到海拔18米,让泄洪闸呈自由泄流状态,没有可能蓄水至海拔27.5米,英德市的洪水位起码会比出现的最高洪水位低出9.5米,英德市的洪水灾难也不会这么严重,损失也不会这么大。

毛革所公布的运行方案,只是在理想状态下的一种最优的结果。但是在现实中,飞来峡水库的水位调度不是按照预案来进行的,而是按照中共中央政府的命令来进行的。正如广东省三防指挥部所指出,若(飞来峡水库全力泄洪)下游清远、广州失守,将不堪设想,希望英德市居民予以理解。水库大坝工程规划中,不但要计算最优的结果,还要计算最差的结果。

英德市居民应该认识到,从飞来峡工程的坝顶高程34.8米来看,从飞来峡工程的核准洪水位海拔33.17米来看,就是从防洪高水位海拔31.17米来看,他们本来就生活在飞来峡水库的洪水淹没区范围之内,是飞来峡工程的移民。但是中共政府为了节省飞来峡工程的造价,提出了所谓的解决办法,在水库水位调度上玩点小花招,就算是解决了问题:在洪水来临时把水库水位降低到海拔18米,足足下降6米。但是在洪水到来之际却又不能实现当初的诺言,最终让老百姓受淹受难,再做一次牺牲品。

七、为什么习近平两过北江洪水灾区而不(敢)入?

2022年6月底,习近平坐高铁离开北京赴香港参加香港回归25周年和新一届政府成立的庆典,7月初返京,两次经过刚刚受过大灾的韶关、英德和清远等地。习近平两过北江洪水灾区而不(敢)入。习近平到底怕什么?

笔者以为,第一是习近平怕视察灾区时自身安全难以保障。

到灾区视察,不能象到香港那样,对着几位距离几十米远的官员发表一通讲话就能完成全部仪式。到灾区视察,必须面对人数众多、情绪激动的灾民。如果灾民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是带再多的保安人员,也无法保证习近平的生命安全。自从习近平当上中共一把手之后,十年之中,他还真的没有一次在灾害发生不久就亲自去视察灾区的。也许是他听从某些高人的规劝,危地不入,只是空喊“一直牵挂灾区的群众”、“人民生命至上”等口号。

第二是习近平到怕视察灾区时自己手中没有足够的救灾款,很没有面子。

古代的皇帝遇到重大灾害,他起码会做两件事情:颁发《罪己诏》和发放救济款。黄万里先生在《哭长江三峡大坝开工》诗中写道:“但闻猛虎千家哭,怅望轮台悔诏空。”期望中共领导人,特别是习近平,颁发什么《罪己诏》,承认错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灾民只能指望,皇帝来视察灾区时,能够多带一些救灾的钱款。之前的两位,江泽民和胡锦涛,1998年长江洪灾和2008年四川地震,都带去很多救灾的钱款,其中不但有中央财政的直接拨款,还有来自香港、台湾民众慷慨的捐款。到了习近平的新时代,中共政府要指导建立世界共同体,到处撒钱,中央财政越来越干瘪,拿不出足额的救灾款。香港与台湾民众慷慨的捐款也都不见了。2021年7月郑州洪灾,河南省共有150个县(市、区)1478.6万人受灾。中央财政(财政部和农业部)的救灾款一共1亿元,平均每个受灾人口7元人民币。2022年,至7月8日,中国洪涝灾害受灾2180.5万人次,中共中央政府只是向灾区紧急调运约2479万元的救灾物资,每位灾民分到约1元人民币的救灾物资。李克强在十万人大会上公开地说,你们别问我要钱,我手里只有一笔总理预备金拿来应付天灾的。看来李克强也不愿意将这笔钱交给习近平去花。习近平到怕视察灾区时口袋中没有钱,很没有面子。

第三是习近平怕基层民众和官员的直接追责。

说到底,此次北江洪灾,乐昌峡等诸多水库任性泄洪,都是执行习近平“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宁听骂声,不听哭声”的英明指示。习近平要求地方官员服从中央统一指挥,又要求地方官员守土尽责。地方官员听从习近平的统一指挥,那么需要承担责任的就只能是习近平。

由于北江流域是广东省经济最落后地区,年轻人都去了广州、深圳等地,家中只剩老人与小孩,洪灾严重,民众抗灾能力弱,灾区民众返贫问题十分突出。习近平是不敢面对基层民众和官员的直接追责。

笔者以为,怕死、怕没面子、怕被追责,这就是习近平两过北江洪水灾区而不(敢)入的原因。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24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