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微信公号 滇学 2022-09-23

俄罗斯战略学者亚历山大·杜金曾宣称俄罗斯拥有独特的真理。图为杜金8月23日在女儿杜金娜的追悼会上发表讲话。(路透社)

特色只是锦上添花:而不会是南辕北辙!

一个国家的发展特色,不能背离人类文明发展的宏观大势和走向,不能背离现代社会所拥有的普遍真理和价值。

中国特色当然存在,但切记,强调特色,不能到违反基本原理和标准的地步,因为那就成了偏执,而非特色。一个国家的发展特色,并不能背离人类文明发展的宏观大势和走向,不能背离现代社会所拥有的普遍真理和价值,否则就会丧失前途和希望。

愈是在时代动荡变革的十字路口,对当前形势和未来趋势准确清醒的判断就愈加重要。出现战略认知误区,集体步入歧途,后果将不堪设想。常言道:形势比人强,说明在时代的总体走向和格局下,个体民族和国家的作为如果与时俱进,就可能时势造英雄,迎来大发展;如果背道而驰,且执迷不悟,就会不断碰壁,栽大跟头。

形势和趋势判断,持正确的基本立场很重要。最接近正确的立场,往往是没有立场,即尽量做到中立客观,减少先入为主的立场干扰。这个当然是说来容易做时难,小至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民族,都不可能生活在真空里,观察和分析问题的角度方式,必然受到众多复杂具体因素的限制甚至干扰。尽管如此,还是要争取中立客观,否则就会得出错误的判断和结论,而且错上加错,积重难返。

这方面一个显著的反面案例,就是俄罗斯。俄罗斯有位号称“国师”级的战略学者,名为亚历山大·杜金,他公开宣称俄罗斯拥有独特的真理,而且必须追求这种独特的真理。注意这里面的诡辩成分:

杜金称俄罗斯有独特的地缘政治传统和利益,这个可能不假,而且作为一家之言,也无可厚非。但关键在于这是不是真理?即俄罗斯的地缘利益,是否属于超出现代国际公理和国际关系准则的“特别真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野蛮侵略,是否因为这样的“特别真理”而得以出师有名,自圆其说?

杜金这般的认知力,不仅有大量的无意识先入为主干扰,而且还专门设置有意识的先入为主障碍。这样所得出的判断和结论,就不仅仅是失误,而且达到谬误的级别了。所谓“专门设置有意识的先入为主障碍”就是鼓噪歪理邪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首先,一个原因可能是明知故犯,蛊惑人心,为了维护自己狭隘的既得私利和地位,不惜编歪理,瞎折腾。

其次就是严重匮乏科学素养和科学精神。科学是人类理性发展一个里程碑式的飞跃。在科学不昌明之前,地球可以是方的,也可以是圆的,还被认为是宇宙中心。科学强调结果的具体性、可试验性,和可证伪性,这有别于空泛的哲学。科学是在现有基础上,摸索式地、最大限度地不断接近真理。于是科学的结果,应该具备普遍概念和应用意义。科学从不把自己称为以某个国界和文化圈为准的特殊真理,因为如果是真理,就应具备普适性和普世价值。

有两个生动的案例,第一是关于人类探索太空,火箭发射,所遵循的科学原理之一,就是牛顿发现的“地球万有引力定律”,即火箭的发射能量和速度,必须要达到有效超脱地球万有引力束缚的程度,发射才能成功。如果地球上某一国家忽然声称,我们这里特殊,不存在什么万有引力,随便造个火箭就能发射到太空,我们有自己独特的发射原理。这一听就是无稽之谈了。

再有就是我们现在每天使用的互联网,表面看上去各有千秋,风格不同,语言应用上英文、中文、法文、德文、日文、韩文、阿拉伯文等等,都能上网交流,但互联网基础设置和数据传输的技术标准,是全球一致采用的,因为只有技术标准一致才能形成互联网系统,不一致就无法互联成网。值得指出的是,这样的统一技术标准,并不是由某一家某一国关门研发规定出来的,而是随着互联网在全球普及,由国际市场和互联网生物圈共同推进制定的,即这样的统一技术标准实际代表着全球共识。

由此,正是因为科学的普适性,才促成其真理性,反之亦然。并不存在只属于某个国家民族或文化圈的特殊科学真理。科技的先发和创造性确实拥有巨大优势。在科技上也有后发优势,但那更多是在应用和升级领域,即在科学真理的光环和框架之下的发展。

在政治上,有不少人从庸俗政治和民粹的角度出发,也争当先发者,甚至不惜像杜金那样用伪科学冒充先发,为真理规定专门的国家、民族和文化的适用性,但最终往往经不起实践和时间的检验。

联系到中国的情况,“中国特色”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表述。中国特色当然存在,正如以上所述互联网上的各种网站和应用,可以五花八门,各具特色一样。但切记,强调特色,不能到违反基本原理和标准的地步,因为那就成了偏执,而非特色。例如互联网上再五花八门,但支撑互联网运作的核心技术标准,必须全球统一普适。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发展特色,并不能背离人类文明发展的宏观大势和走向,不能背离现代社会所拥有的普遍真理和价值,否则就会丧失前途和希望。特色只能是锦上添花,而不可是南辕北辙。

中国目前所面临的宏观格局如何?中国国内的有关信息有限,这里不加置评。在国际方面,中国在经贸、安全和外交等方面的态势,愈发陷于被动孤立,是不争的事实。在经贸上与美国、欧盟、日本等主要发达经济体,不断发生新的脱钩和制裁,对比改革开放初期,华夏大地生机盎然,全方位对西方国家和市场开放,人民生活和国家实力蒸蒸日上,而今为何却严冬骤降,盛况难续?

须为普京轰然倒下未雨绸缪

安全方面,普京发动的乌克兰战争,实质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客观效果上也没有为中国减轻任何战略安全压力。目前,普京已深深受困于西方和美国的“放血战略”,即在乌克兰战场上逐步而持续地消耗俄罗斯的国力军力,照此以往,不能排除普京忽然轰然倒下,俄罗斯完败于乌克兰的结局。普京的失败,也就代表着杜金所称“俄罗斯独特真理“的失败。普京一旦倒下,中国可能很快就陷于安全上腹背受敌的危险局面。为此,中国须未雨绸缪。

外交方面,以台湾为典型临界点。目前台湾问题已全面国际化,西方政治人物和团体造访台湾已经常态化,有关军事对抗和准备也是紧锣密鼓。一个原本的内政问题,却因为自身机制无力兼容,而无法对之加以有效化解融合,所谓国之大者,情何以堪?目前美国朝野上下,支持保卫台湾的呼声空前,已经快到了“保卫台湾就是保卫美国自己”的地步,并很快会在立法和政策层面有更多实质大动作。台湾问题如持续紧张恶化下去,中美关系危矣,改革开放危矣。中国大陆难道真准备重回闭关锁国状态?

总之,宏观国际格局和走势,目前基本缺乏有利于中国的任何征兆。这时候如果还称自己拥有特殊真理和路径走势,“风景这边独好”,那就很莫名其妙,与现实脱钩了。中国必须以邓小平当年那样的务实、开放、大气、视野和胆魄,尽快突出重围,迎来柳暗花明。

(作者伟达先生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815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