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The Jamestown Foundationyibaochina.com

作者:Paul Gobleyibaochina.com

译者:撒母耳yibaochina.com

yibaochina.com

10多年来,中国一直在使用自己的私营军事公司(PMC,这里的私营private是指在外国注册为私营公司,其出资人实际上是中共政府——编者注)保卫中国在海外的设施,宁愿使用它们,也不愿依赖当地公司或其他国家的私营军事公司的保护。有时,中国政府也会利用私营军事公司向其他国家的政府施压(参见《欧亚每日观察》Eurasia Daily Monitor,2021 年 3 月 25 日)。迄今为止,中国一直都是在不事张扬的情况下这样做的。中国官员通常否认私营军事公司的作用不仅仅是维护中国利益。中国政府经常选择用各种其他名称来称呼这些实体,以掩盖其真实性质(《欧亚之窗》Window on Eurasia,2022 年 8 月 25 日,2023 年 12 月 28 日)。这种做法导致西方分析家强调中国私营安保公司的有限性和防御性,而他们和其他人都承认俄罗斯和美国私营安保公司的行动规模更大、更具战略性(《美国之音》,2023 年 3 月 31 日;Sukhankin:《中国私营安保承包行业剖析》[An Anatomy of the Chinese Private Security Contracting Industry],2023 年 1 月 3 日)。用一位莫斯科评论员的话说,中国私营安保公司已经“走出阴影”。这位分析家提到了最近于 2023 年 12 月在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中国外交部官员和多家中国安保公司的官员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期间的讨论暗示,这些准军事部队在全球采取更加咄咄逼人的姿态方面,扮演了更广泛的角色。(Fondsk.ru,2023 年 12 月 25 日)。yibaochina.com

在北京举行的会议上,一些发言者宣称,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在世界各地部署更多的私营军事公司。他们断言,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目前在大约 190 个国家有 47000 多家中国公司,雇用了 410 万人,其中包括 160 万中国公民。会后,《南华早报》(SCMP)发表了一篇文章,可谓是对中国私营军事公司的纲领性讨论。文章称,中国政府计划扩大对私营军事公司的使用,以实现更广泛的政治目标(《南华早报》,2023 年 12 月 24 日)。这一公开立场表明,由于中国海外实力的增长以及俄罗斯和美国影响力的下降,中国认为现在可以更公开地使用私营军事公司。这反过来又表明,中国官员将比过去更频繁、更广泛地部署这些实体,使中国政府能够保护其在外国领土上的基础设施,并对其他国家施加额外的政治压力。yibaochina.com

这些发展引起了中亚国家的注意,它们可能成为中国政府更广泛使用私营军事公司的目标(Inbusiness.kz,2023 年 12 月 25 日)。莫斯科也在密切关注,因为过去它一直将中国的私营军事公司视为盟友和帮手。现在,克里姆林宫必须面对一个非常现实的可能性,即这些中国实体正在成为俄罗斯私营军事公司的竞争对手,甚至是积极的敌手(TASS; Kommersant, 2023 年 12 月 24 日;Vedomosti, 2023 年 12 月 25 日)。yibaochina.com

中国最近的活动和其他大国的反应是过去五年发展的结果。北京方面的“任务蔓延”(Mission creep)越来越侧重于保护经济利益,导致那些为实现相关目标而部署的实体更多地介入政治问题。这加剧了外部势力对中国越来越愿意炫耀其日益增长的实力的担忧。(关于这些趋势的出现,请参阅《中国简报》[China Brief],2020 年 5 月 15 日)。 迄今为止,美国的反应有限。鉴于华盛顿和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美国担心中国的私营军事公司可能会威胁到美国的合作伙伴,以及美国越来越想知道中国的强硬态度会如何破坏北京与莫斯科的合作,美国的反应几乎肯定会在未来几周内加剧。yibaochina.com

中亚和非洲是中国私营军事公司在短期内扩大作用最快的两个地区(Sukhankin:《中国私营安保公司:成就、前景和未来努力》[ “Chinese PSCs: Achievements, Prospects, and Future Endeavors],2023 年 11 月 20 日)。在这两个地区,一些政府力量薄弱。像私营军事公司这样的外部组织可以以最小的成本发挥重要作用,从而使幕后黑手得以掩人耳目。(关于中国在中亚的行动,请参阅 EDM,2021 年 12 月 7 日,以及《欧亚之窗》[Window on Eurasia],2022 年 2 月 15 日;关于中国政府在非洲的类似行动,见 Sukhankin,《俄罗斯雇佣军、私营军事公司 和非正规军在莫斯科争夺非洲中的“混合”角色》[The ‘Hybrid’ Role of Russian Mercenaries, PMCs and Irregulars in Moscow’s Scramble for Africa],2020 年 1 月 10 日,以及 EDM,2021 年 6 月 29 日)。正如 12 月会议所强调的那样,鉴于中国在全球的参与范围之广,中国政府也可能在其他地方以类似的方式使用其私营军事公司——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它感觉到东道国政府或其西方支持者的弱点。yibaochina.com

过去,俄罗斯观察家曾表示相信,中国在利用私营军事公司实现任何更广泛的政治目标时都会谨慎行事,尽管他们对中国的此类行动可能会通过制造大范围混乱而使莫斯科受益的想法持开放态度(Ia-centr.ru,2021 年 3 月 25 日)。西方专家紧随其后,认为当中国有理由相信历史正在朝着自己的方向发展时,它总是会着眼长远,不会冒险。这种观点与俄罗斯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的领导人由于在阿富汗或乌克兰等地的过度扩张而卷入了无数麻烦之中(美国之音,2023 年 3 月 31 日)。尽管如此,中国在过去一个月里就私营军事公司发表的言论,以及中国政府在当地采取的行动表明,中国已决定改变方针,并认为现在是推进和使用私营军事公司的适当时机,而仅在几年前,专家们还认为私营军事公司将在遥远的未来出现(Current Time TV,2019年2月2日)。yibaochina.com

如果事实证明确实如此,那么在西方甚至鲜为人知的中国私营军事公司,可能很快就会取代俄罗斯的瓦格纳集团,成为地缘政治的主要关注对象。中国政府行动的公开性质表明,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这些实体可能比俄罗斯的私营军事公司更加危险,特别是因为中国私营军事公司的崛起和扩大使用,直到现在还经常被低估。yibaochina.com

原文链接:https://jamestown.org/program/beijing-grows-assertive-as-chinese-private-military-companies-come-out-of-the-shadows/yibaochina.com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5226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