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黄河分水计划与黄河断流,决策的科学依据

本文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745

编者按;

王维洛先生这篇文章是上好的文章,尽管文章中所列数据和图表统计多一些,非专业人士不会有太多兴趣细看。但是通观全篇,作者以数据来呈现事实,凸显作者所提问题的重要性,这些数据是必须的。为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特提供文章的简版。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去阅读完整版全文

一、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多次考察黄河、都重视利用黄河水资源,然而毛和习都没搞清楚黄河流域的水资源量到底是多少——毛与习的黄河决策有科学依据吗?

在执政理念和执政手段上,习近平不像他父亲习仲勋,但是十分象毛泽东,在治理黄河上也是一样,相信治理黄河和圣人的伟业有关,相信“圣人出黄河清”。

毛泽东在北京坐稳江山后,国内视察的第一站便选中了黄河,之后有了黄河三门峡等一系列工程。1952年10月底,毛泽东在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公安部长罗瑞卿、铁道部长滕代远等陪同下视察黄河,并向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发问:“黄河涨上天怎么样呢?”王化云向毛泽东汇报了治理黄河的计划,提出建造水库大坝可以解决黄河洪水问题。同年毛泽东发出了“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号召。


图1:1952年毛泽东在开封视察黄河,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2021年10月20日至21日,习近平在他核心团队成员丁薛祥、刘鹤、陈希、何立峰与山东省委书记李干杰、代省长周乃翔等的陪同下,来到了东营市的黄河入海口。习近平十分感慨地说:“今天来到这里,黄河上中下游沿线就都走到了。”22日下午习近平在山东省济南市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并发表讲话,韩正、自然资源部部长陆昊、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孙金龙、水利部部长李国英以及黄河流域9省区的党政负责人出席了会议,聆听习近平的治河指示。


图2:2021年10月20日习近平来到黄河入海口,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毛泽东说治理黄河“这是涉及全流域的九个省区的大事,中央要组成个专门管理黄河的班子,上下协同,拿出个近期和中长期的规划,实出重点,分段分期实施,我们就一定会把黄河的事情办好。”( https://ppfocus.com/sg/0/hi586234c.html,2020年8月14日)于是中共政府就请来了苏联专家,于是就有了宏伟的黄河水电梯级开发计划,于是就有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于是就有了黄万里教授舌战群儒,于是黄万里教授就变成了右派被软埋了。1959年3月3日毛泽东在邓小平陪同下在济南泺口再次视察黄河,心情很好。三门峡大坝工程失败之后,毛泽东十分恼怒,要将三门峡大坝炸掉。三门峡大坝没有被炸掉,但是三门峡大坝下游的花园口大坝被悄悄地拆掉了。从此之后,毛泽东对“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就不太关心了。

毛泽东之后,中共历代领导人都关心过黄河的治理,比如胡耀邦、江泽民等等,但是没有一位中共领导人象习近平那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走遍了黄河上中下游9省区。习近平发表的2022年新年贺词,谈的最多的不是对新一年的展望,而是黄河。

摸清家底、掌握动态,这是一切决策的基础。习近平走遍了黄河上中下游9省区,每到一地就要拿出稿件,做出一番治理黄河、保护黄河生态环境的重要指示。但是习近平始终不敢涉及一个问题就是:黄河流域到底有多少水资源?这关系到家底是不是摸清楚了。

本文的目的在于揭示,在一个以计划经济为主的中国,黄河流域水资源的数量是流域发展各种规划的基础,特别是是中共政府制定了一个十分详尽的黄河分水计划,9个省区每年以至于12个月中的每个月份可以分到多少水,都有具体计划,严格执行。然而,恰恰作为分水计划的最基础数据是不准确的。那么在家底不清的情况下做出的任何决策、任何指示都是缺乏科学依据的,也都必然是错误的。

毛泽东时期的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为什么失败了?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对黄河研究不够,对黄河水沙的利弊判断错误,就是连水资源量究竟有多少也没有搞清楚。苏联专家设计的三门峡工程水库库容647亿立方米,可以装下黄河一年多的径流;周恩来更改苏联专家的设计,降低蓄水位,水库库容只剩96亿立方米。三门峡工程运行五年半时间,水库泥沙淤积达54.7亿立方米,所以有三门峡水库被泥沙淤积一半以上的说法。但是,这泥沙淤积量只是原设计库容的8.5%。

198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了黄河分水计划,出发点是黄河流域的水资源量为580亿立方米,9省区每年合计取水量为370亿立方米。按照小学算术规则,580亿立方米大于370亿立方米,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黄河流域年际降雨量变化大,河流的年径流量变化也大。执行黄河分水计划后的直接结果就是黄河长时间的断流,道理很简单,因为370亿立方米的取水量大于枯水年黄河的径流量。黄河长时间的断流被认为是中国水危机的开始。

1989年6.4之后,中国的学者不敢直接指出中共政策的错误,也不敢直接指出黄河分水计划的不科学、不合理,而是绕了一个大弯子,间接地提出了黄河流域的水资源量到底是多少的问题。

二、中国学者所研究的黄河水资源问题,关系到中国政府对利用与治理黄河的重大决策与政策调整

请读者注意一点,本文下面引用的资料涉及一个概念:“水资源”。关于水资源这一个词就有很多不同的定义,由于篇幅关系,不能在此一一论述。关于黄河流域到底有多少水资源量,这个问题有很多不同的答案。

2001年11月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的贾绍凤与张士锋在《自然资源学报》第16卷第6期上发表题为“黄河流域可供水量究竟有多少?”的文章。文章列举了多个黄河流域水资源的数据,最小的为577亿立方米,最大的为692亿立方米,大数比小数要多出100亿立方米以上。根据贾绍凤与张士锋的研究,黄河流域的可供水量只有550亿立方米至560亿立方米,其中地表水390亿立方米至400亿立方米,地下水160亿立方米。贾绍凤与张士锋认为,黄河流域的可供水量比原来估算的最低数580亿立方米还低20亿立方米至30亿立方米,而比原来估计的最高数692亿立方米要低20%,差140亿立方米。这就给黄河流域的水资源供需平衡对策提出了更严峻的问题。而580亿立方米恰恰是黄河分水计划的出发点。

之后不少学者和科研单位对黄河流域水资源量提出了新的数据,原来在577亿立方米与692亿立方米之间变化的数据,分别向更小和更大两个方向发展。

任美锷教授在2006年6月的《地球科学进展》杂志上(第21卷第6期)发表的《黄河的输沙量:过去、现在和将来——距今15万年以来的黄河泥沙收支表》文章引用的黄河年径流量的三个数据分别为432亿立方米、408亿立方米与426亿立方米。加上地下水资源,黄河流域水资源量比贾绍凤和张士锋提出的550亿立方米至560亿立方米更少一些。

甘肃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刘振和的《黄河壶口瀑布变迁考证和相应径流关系的初步分析》(1995年9月《水科学进展》第6卷第3期)指出,到1704年黄河径流量为341亿立方米,之后略有回升,数量也是很小。

李勃等在《黄河近550年天然径流量演变特征》的论文中(发表在《水资源研究》2019年8月第4期)对1470年至2017年这548年期间黄河的天然径流量数据进行了分析,并指出:黄河天然径流量变化具有明显阶段性特征,枯水段与丰水段天然径流量变化非常强烈。李勃等特别对1994年至2017年的数据进行了关注,指出:在这期间,共有13个枯水年和6个偏枯年,黄河三门峡站的实测天然径流量均值为395.1亿立方米,年径流量最大值为544.4亿立方米(2012年),最小值仅为267.2亿立方米(2002年)。

黄河水利委员会水文局王玲教授在《气候变化与黄河流域管理》一文中指出,黄河流域水资源基本特点是:天然径流量为535亿立方米。近几年来黄河天然径流量为535亿立方米经常被引用。

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青海大学校长王光谦教授是南水北调大西线工程的积极倡导者,他认为黄河流域缺水量大,只有通过南水北调大西线工程才能解决,大西线工程每年可为黄河流域增加多至400亿立方米的水量。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提出黄河流域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719.4亿立方米,比原来的最大值692亿立方米又提高了27.4亿立方米。

从2001年贾绍凤、张士锋提出“黄河流域可供水量究竟有多少?”的问题,经过20年的时间,这个问题非但没有解决,数据变化的范围反而扩大了。

2021年10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称黄河流域最大的矛盾是水资源短缺,却又把黄河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从580亿立方米提高到647亿立方米。这个647亿立方米与当初苏联专家设计的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库容正好一样大。

…………

黄河自古以来被我们民族称为伟大的母亲河,母亲河不仅关系到我们当代人的生存而且关系到我们子孙后代的福祉。如果摸不清家底而又要治理黄河,只怕是“圣人“再伟大也只能和毛泽东治河的结果一样。如果摸不清家底而又要治理黄河,谁能肯定未来的黄河将能如数万年、数千年来一样,继续呵护、哺育、滋润着我们民族休养生息的这块土地?

2022年一月

点击此处下载原文完整版

【议报首发,转载请附带上文前链接】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745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