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今年11月份,中国将接受联合国大会对它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查(UPR)。对于此次普遍定期审查,我敦促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和各位公民活动家提出王全璋案件,提出在709大抓捕中被打压的其他律师和维权人士,并且要求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
韩连潮博士在发言中赞扬了黄之峰不自由勿宁死、挑战强权的勇敢精神,认为中共的不信守承诺将香港人推向抗争和自决之路;他断言一国两制已死,习近平政权会对香港实行全面控制,香港前途堪忧,香港青年一代必须像大卫决斗巨人歌利亚(Goliath)一样,打破规则,出奇制胜。同时,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必须对中共打压香港的行径作出強有力的回应,否则不仅香港玩完,台湾也将步其后尘。

我们认为,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共领导人开历史倒车的议题进行议论、对中国民主化的目标、策略和途径的探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议报如托发表楊建利博士收到的这两份文件,以飨读者

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由联合国观察牵头、包括中国公民力量在内的25个世界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会期一般设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年会前的那个星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

2018年2月12日上午11点,古巴人权组织正义古巴(JusticeCuba)在其位于迈阿密的总部举行记者会,公布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42人罪犯名单,中国公民力量发起人楊建利博士应邀出席记者会并发言。

改版后的《议报》公开征稿,尤其欢迎以下文稿: 1,记录中国社会的真实故事与变化,关注民生,关注不同人群的生活、思考、困顿和努力; 2,关注公民社会发育、法治进程中的行动,探讨相关经验与教训; 3,对经济发展、社会转型、环境保护、焦点事件、维权行动及非暴力抗争等议题发表独特见解; 4,有关中国现当代社会的经济、历史、文化、思想等方面的深入思考。

然而,近百年来,在学术界,尤其在中国学术界,东方——这里主要指中国——有过封建社会的观点倒似乎变得不言而喻了。而且,这里的封建社会不是指中国周代的封建社会,而是指从秦至清的传统社会。观点的分歧既然如此之大,东方到底有没有封建社会的问题不能不讨论清楚。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西藏“分裂” 朝鲜“去核” 美中贸易战“搁置”… 然后呢?(2018/05/25) 嘉宾:楊建利 王丹 贡噶扎西 主持:何平

刚过去的五月十六日是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黒色“纪念日”,就是这-天毛以中共中央的名义下达了所谓“五.一六通知”, 从而打开了“文革” 这个潘朵拉的匣子。虽然已经过去五十二年,但每逢这个黒暗血腥的日子都会令人特别郁闷,许多往事又会涌上心头……

在纪念四川512地震十周年的日子里,人们应该多多关心如何提高建筑设防烈度,如何提高建筑质量,如何减少地震中的人员死亡。地震本不杀人,但是设防烈度不够高、质量不好的建筑是会在地震中杀人的,而且杀许多人。

明镜直播:川金会又添变数?贸易谈判美国居下风?中国民主发展只能等待时机? (《明镜编辑部》第256期) 嘉宾:楊建利 主持:刘屏

从那时起笔者就一直想寻找这些照片的拍摄者和遭受廹害的幸存者,但十多年來始终未能如愿。直到今年的4月中旬,“四二二” 派幸存者之一的盛国福先生通过微信给我传來了一份当年南宁屠杀中的一篇文字资料,里面也附有我书中曾引用过的一幅照片(照片二),盛先生发來的资料中说,举着双手跪在地上的高个子是幸存者王xx先生,照片是当年《南宁晚报》的摄影记者甄xx抇摄的。

在确认了东方社会的亚细亚性质以后,东方有没有奴隶社会的问题,答案本应是不言而喻的:既然东方没有走出亚细亚生产方式,何来奴隶社会之有?然而,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在学术界,认为东方有奴隶社会的观点比比皆是,甚至是东方学术界、特别中国学术界的主流观点,因此批评这一观点,否认东方有过奴隶社会,不能不是学术界的一个重要任务。

不过,习总也许忘了“今夕是何年”,马克思主义已不是当年神秘彼岸的未来时,电子时代已不可能关起门来做皇帝,网封的“金盾”再厚再防火,国人还是能听到墙外的“反革命叫嚣”。要求国人再信一次共产主义,除了让中外嘲笑“黔驴技穷”,岂有它哉?!

時間:美國東部時間2018年5月16日上午11時((北京時間5月16日晚23點) 嘉賓:楊建利@yangjianli001 主持:陳小平@xchen15

现任共产党首领在北大百年校庆和马克思百年诞辰纪念会上,提出坚持马克思主义。以往是“马列毛邓三科”……。把毛邓三科尾巴割去,是好事。因为毛邓三科是列斯之继承者,是祸害人类的邪教红色恐怖。中国深受其害。

嘉宾:楊建利  刘屏 夏明 主持:何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ZF8BaOaDlw

当然,两者在性质上有所不同,中兴事件是美国政府制裁中兴公司的违法行为,是正义的;而甲午战争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是非正义的。还有,由于国际、国内时代背景不同,甲午战争的影响力大于中兴事件,但中兴事件的影响力也不能低估。

其实,我只不过重复了好友杨小凯生前说过的原话。他80年代末在北大演讲, 曾经专门针对林毅夫鼓吹的“后发优势论”,介绍了经济学家沃森提出的“后发劣势论” (Late-mover Disadvantage),也有人把它叫“后发诅咒”(Late-mover  Curse)。因为是小凯首次向中国介绍这一理论,所以国内误传为杨小凯的理论。

法西斯专政践踏公民人权,压制言论自由,固已万分可恶。如再听命于土豪黒金而流氓执法。那么恐怕真要应了“网上舆论导向员”( 俗称“五毛”) 爱说的那句话:“利害了, 我的国”!  如此也实在太可悲了吧!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