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众所周知,新冠病毒在湖北和全国范围的凶猛扩散,是扼杀言论自由导致的又一次“人祸”,对人民知情权的剥夺直接造成至少数万人感染、上千人死亡,并严重威胁所有同胞的生命安全。此公开信对中国政府郑重呼吁六大诉求,征求公民联署,目前联署活动已经结束。
在过去几年里,新疆当局把数十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以及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送入教化营,这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最大规模的拘禁行动。一份文件提供了一个罕见的、细致入微的视角,展示执政的共产党如何实施撕裂新疆社会纤维的拘禁制度。

中国公民运动领导者之一许志永博士于2月15日晚6点左右在广州番禺海鸥岛被带走。与他一同被带走的广州女律师杨斌一家三口被扣押一天后已经获释。许志永涉案厦门聚会案,并且在躲避期间发表了对习近平的《劝退书》。据悉其女友李翘楚也失联。

根据国际数据提供商Windy追踪的数据,武汉地区周围的大气中包含巨量有毒物质二氧化硫(SO2),排量超出重庆市的两倍,这意味着武汉当局正在燃烧大量的未知“有机物”。有海外人士分析称,当地要产生这样大规模的二氧化硫,需要焚烧上万具尸体。

中国大陆爆发的新冠肺炎(武汉肺炎)到底死了多少人?湖北某殡仪馆人员在愤怒中说出了殡仪馆接运和火化遗体的真相,数字触目惊心。两家殡仪馆每天的实际火化量,是平时火化量的4~5倍。

武汉公安机关认定是谣言予以“训诫”的“八义士”之一李文亮,在当地时间2月6日晚9点30分病死。官方命令对李医生尸体进行抢救。34岁的李文亮系武汉率先揭露新冠病肺炎疫情,他的死讯引发了中国网民如“网络国葬”般铺天盖地的悼念和追忆。

网上小粉红们造谣说武汉肺炎是美国针对中国的生化武器战争。就在几十年前的朝鲜,中共也玩了这么一场让全世界惊诧莫名的谎言闹剧。中共和朝共利用其军队中正在流行的伤寒、霍乱、痢疾、天花等传染病说是美军从飞机上投下的“细菌弹”造成的。

在开场白中,杨建利概括了习近平掌权后中国在政治上发生的倒退,以及对欧盟乃至自由世界产生的威胁,并向欧盟提出了反制中共的建言。杨建利再次就欧盟是否允许华为参与欧盟的5G网络建设提出警告,他说“欧盟不能因为川普因素而赌气做对自己安全不利的事,说到底,这不是美、中争霸而欧盟必须选边的问题而是维护自身安全以及维护与美国相同的普世价值的问题。”

owever, running circles around the second 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is not what most 85-year-olds do, with the exception of Tenzin Gyatso, better known as the 14th Dalai Lama. And everyone except China respects him for that.

一线的医生护士们不断地将危急信息向上报告,但泣血陈情却无法唤醒沉睡的官僚体制,包括官僚化的专家们。他们信誓旦旦地告诉国民:疫情可防可控,未见人际传播。没有新闻自由,就不仅生民多难,而且政府亦无信,更谈不上现代化的治理能力与体系。

防疫优先,则经济一泻千里;如果复工,防疫战果风险骤增,无论如何难以两全。严厉封禁之下,上班族困于工厂和住宅之间,甚至医护人员有家难回。不如放弃经济,等待疫情过去,彻底检讨,重建灾后国家。

刘晓波是个性情中人,是平民英雄,是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中的杰出者。诺奖是世界对中国人民追求自由的肯定。刘晓波自身已经成为一个符号,是我们在黑暗中继续寻找光明的火炬。

镇反运动是中共建政以来最残暴的一次政治运动。很多体制内学者看来,一个革命政权,在建政之初用暴力严厉镇压形形色色的反革命活动,实为情理中事;虽犯有扩大化的错误,也比其他运动的扩大化情有可原。这是站不住脚的。

从2019年6月9日开始大规模爆发的反送中运动,一开始完全是和平的抗议游行,后来演变成了与警察的暴力对抗,并伴随着堵塞交通、打砸和焚烧等暴力行为。香港的社会秩序因此受到了严重的破坏。本文的目的是要为将要面临检方指控的“暴徒”进行辩护。

自小区实行“万户一门”以来,由于网购不便带来新风险。居民要到小区门口自行提货,冲销了居家隔离的效果,形成新的交叉感染机会。网购不便催生小区市场繁荣,同样增加感染机会。新政出台难免各种缺陷,关键是纠错机制缺乏。

今天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和美国政治学者Aaron Rhodes联名在美国保守派刊物The Western Journal上发表题目为“新冠病毒不是来自中国的唯一瘟疫”的文章,提醒国际社会在防疫新冠病毒的时候不要忘记中共病毒的传播和危害,后者的危害更加深刻。

二OO三年,SARS爆发,蒋彦永医生通过外媒采访曝光了官方隐瞒真相,使得SARS后果终于得到控制。但是2019年末,李文亮医生等八人曝光了新冠状病毒疫情,却被当局以“造谣”进行处罚,致使今天的疫情远比SARS还要严重。比病毒更严重的是什么?

真相不属于人民,领袖不属于人民,官员不属于人民,公平正义不属于人民,法律不属于人民,自由不属于人民,总之是国家不属于人民。当人民被党剥夺了一切正常的公民权利的时候,承受人祸造成的灾难就成为必然。

这个国家被毁掉的,是全方位的。这样的毁坏,并非仅仅来自这一次冠状病毒的爆发,我们之所以会看到如此触目惊心的场景,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其实早在病毒来临之前就已经被败坏了的缘故,病毒仅仅是恰好钻了这个空子而已。

谣言有“遥遥领先的预言”的说法,民众要想及时得知事实真相总是很难,于是各种小道消息不胫而走。针对武汉疫情中官方打击“造谣者”的行为,对一个民众毫无知情权而官方习惯于欺和瞒的国家,我提出,人民有权反抗,包括“造谣”的权利,即使所造之谣与事实有一定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