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今年11月份,中国将接受联合国大会对它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查(UPR)。对于此次普遍定期审查,我敦促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和各位公民活动家提出王全璋案件,提出在709大抓捕中被打压的其他律师和维权人士,并且要求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
中国人权捍卫者向莉,曾参与过新公民运动、海南万宁“抗议校长性侵女童案”、鸡西营救唐吉田律师案、参与报道范木根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建三江营救人权律师案、支持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联署并发布《徐纯合案致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的公开信》、七味烧“推墙会议”等众多人权事件,推动捍卫中国人权。

杨建利认为,刘晓波既是一个具有相当高度的思想者,也是一个贴近现实的行动者。他长达几十年观察、思考中国社会的变化,并从一个民主活动者的特殊视角来审视民间运动的行为方式、策略等,这些思想有些展现在他的文章中,有些则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并未得到充分表达。

韩连潮博士在发言中赞扬了黄之峰不自由勿宁死、挑战强权的勇敢精神,认为中共的不信守承诺将香港人推向抗争和自决之路;他断言一国两制已死,习近平政权会对香港实行全面控制,香港前途堪忧,香港青年一代必须像大卫决斗巨人歌利亚(Goliath)一样,打破规则,出奇制胜。同时,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必须对中共打压香港的行径作出強有力的回应,否则不仅香港玩完,台湾也将步其后尘。

我们认为,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共领导人开历史倒车的议题进行议论、对中国民主化的目标、策略和途径的探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议报如托发表楊建利博士收到的这两份文件,以飨读者

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由联合国观察牵头、包括中国公民力量在内的25个世界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会期一般设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年会前的那个星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



在危难中,国家、民族为图存自救,启动国家主义无可非议。但是,这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国家采用的救助政策。但是国家主义是很危险的,非危难之时不好启用;再,即使采用国家主义,也需对之有所限制——限定于有限时间、限制使用的范畴和程度。并且国家不能成为目的,而需要有终极道义“仁”的指向与限定。

其实冶源水库的防洪效益十分有限,它还是把所有的洪水量在短时间内都送到下游寿光了。但是林荣军没有敢拿黑虎山水库来说事,因为在那里看到的只是一个错误接一个错误,最后酿成人祸。用黑虎山水库管理局局长孙明光的话:黑虎山水库还是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们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和善待所有的政治犯良心犯,释放所有蒙冤的律师。给王全璋律师的亲人们一个交代,释放和善待狱中知名的四川网络媒体人黄琦。他已经是第三次坐牢,身体很坏。我们坚持强烈的要求,提高监狱伙食标准,改善医疗条件和居住环境。

中国的执政当权者已经在对中国基督教会采用整体性的威胁打击,他们就是要通过明目张胆地关闭基督教会、拆除十字架、抓捕牧师和信徒的行动把所有包括基督教新教、天主教和其它宗教信仰都要强制性地纳入中共的管控当中,正如美国之音所说:中共领导人近年来越来越清楚地表明,各种宗教的信条必须从属于中共的信条,信教的公民必须首先崇拜共产党,然后才能崇拜他们的神。

宋庆龄是从前的国母(孙中山夫人),王光美是当时国家元首刘少奇的夫人,论起来,她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实际地位,绝对“应该”低于身为毛泽东夫人的江青。但到文革前为止,江青反而从来没有享受过像宋庆龄和王光美那样的在公众面前耀眼的荣光,所以她非常嫉妒和忌恨。文革中,江青有了权力,她就要发威、逞凶、施虐。现在我们就来谈谈江青在文革中嫉妒和忌恨王光美与宋庆龄的一些情况。

更深里去想:中产阶级这个概念其实是来自“资本主义”范畴的,它隐含了个体和全体应分享的权利意识,提倡自由、公正和独立等理念,那都是“邪路”上的敌对思维,从根本上不见容于当下竭力鼓吹“民族复兴”和“大国崛起”的“新时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又从何奢谈中产阶级!

主持:宁馨 嘉宾:楊建利 陈破空 夏明

国内外各媒体的报道,都说弥河上游三座水库泄洪。至于具体到哪三座水库,有说是黑虎山、冶原和嵩山这三座水库;有说是冶原、黑虎山和淌水崖这三座水库。到底是弥河上游泄洪的是三座水库?还是四座水库?还是五座水库?五座水库最大的泄洪流量多大?特别是冶原、黑虎山和嵩山三座水库最大的泄洪流量多大?

我们国家的法律是什么?我上学时学的就是:法律是统治阶级的工具。所谓统治阶级的工具,无非就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政权、权力而制定的法律。所以他就不管什么讲理不讲理了,想强拆就强拆,想没收的没收。什么好人坏人?想打谁就打谁,完全是权力的意志,权力在横行霸道。

作为山东省寿光市纪台镇东方东村党支部书记赵玉滨,他利用微信群和村里喇叭,迅速向村民传达的是强降雨情况,不是三大水库泄洪流量,不是大的水库泄洪流量可能引起下游弥河的寿光河段发生漫堤决口,弥河河堤很有可能漫堤决口,所以村民需要事前转移到安全地带的信息。

千万农家一夜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有的农民更因此绝望而自杀。这些惨不忍睹之状的情景,却被当局以所谓事属“国家机密” 而严加封锁。灾民谁敢向外透露者,立即以“造谣” 之类罪名加以抓捕。如此掩盖真相封锁新闻信息,难道是一个负责任政府应有的作为吗?

无数血的事实一再向世人证明,专制与法治是不共戴天的关系,只要实行专制就不可能有法治生存的空间。为了让中国人不再流淌无辜的鲜血,必须立即终结这个祸国殃民的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

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文章,说的是油画《早春》把“新时代”领导人的父亲“描绘成指点改革开放的决策者,蛇口改革开放博物馆撤下邓小平群雕,换上习近平语录,陕西省推出‘梦开始的地方──梁家河’歌咏会,把习近平下乡插队的梁家河形容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发源地”,这样一来,中国改革开放的设计师也只有换人。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