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今年11月份,中国将接受联合国大会对它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查(UPR)。对于此次普遍定期审查,我敦促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和各位公民活动家提出王全璋案件,提出在709大抓捕中被打压的其他律师和维权人士,并且要求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
但是,我想说明的是,我告别大陆了,并不等于我将告别伟大的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我将在这里照顾家庭的同时继续和海内外中国民主力量一起为“推墙”大业,为早日结束红色寡头集团在大陆的邪恶统治而做新的努力和奋斗!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七十年前,面对他们时代的挑战,政治领导人和公民社会发表了《世界人权宣言》,以他们的工作为基础,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在包括美国在内的民主国家的支持下,我们可以面对这个时代更大的挑战——挫败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实现我们所有人的自由。

12月10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点,公民力量举办的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听证大厅开幕。这是该活动自2000年创办以来的第十三界会议,今年研习营的主题是“反制习近平法西斯主义,推动中国民主变革——新格局,新战略”。

题目: A tightening grip: The rise of authoritarianism and the erosion of freedom in Hong Kong 收紧控制:香港自由的消蚀和威权的崛起 演讲人:Benedict Rogers Chair of Trustees of Hong Kong Watch, UK 英国香港观察主席,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 主持: 楊建利 公民力量发起人

中国人权捍卫者向莉,曾参与过新公民运动、海南万宁“抗议校长性侵女童案”、鸡西营救唐吉田律师案、参与报道范木根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建三江营救人权律师案、支持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联署并发布《徐纯合案致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的公开信》、七味烧“推墙会议”等众多人权事件,推动捍卫中国人权。

1)胡耀邦之子告诫习近平集权危险,有何深意? 2)抖音覆盖全球,威胁它国安全? 嘉宾: 楊建利 夏明 横河 主持:宁馨

由于北京民众的反对,迫使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厂改变选址,取得了保卫家园运动的胜利,蝴蝶效应明显。但是在反对北京阿苏卫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过程中,民众反对的最后结果只是迫使工程推迟了六年实施。但是民众在这一过程中所学得的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理念,怎么高估都不过分。在这一过程中,“不要(建)在我家后院”的概念引入中国。

中共外交部反驳加拿大外交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加拿大一直说自己是法治国家,我们希望能够真正用行动来体现对法治精神的尊重。华春莹说,中国是法治国家。根据中国宪法的规定,法院和检察院按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不会受到行政机关干涉。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2008年的夏天,我独自一个人,拉着行李箱从北京国际机场的电梯缓慢下降的过程,目视着亲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内心充斥着迷茫与无助,又期待着新生活的到来。 心中情绪的冲突,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因为当时我就是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可以看到我的祖国,我的故乡,我的家。

恐惧似乎成了这一年的关键词,随着权力的扩张恐惧蔓延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由于缺乏法治我们的生活被恐惧所包围。希望在未来我们能突破这片黑暗,在一个没有恐惧的地方相见,每个人鼓起勇气超越恐惧,完成这个古老国度的浴火重生。

嘉宾:楊建利 陈破空 程晓农 主持:宁馨 楊:华为败落已成事实,中国科技战略尤其是军事科技战略遭重创,加上华为等科技间谍机构被反制和清理,中国科技发展会放缓。

然而在这“铁幕”的后面,还有更阴森黒暗的境地,那就是星罗棋布于共产专制国家里的形形色色的集中营:监狱、劳改队、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而其中对受刑人的种种虐待、折磨更令人发指,许多人更被活活地折磨致死。本人从不满20岁便在反右运动中,先划为“右派”又继以所谓“收听敌台反革命罪”被投入监牢,长达二十余载。

时间:美国东部时间2019年1月9日上午11点(北京时间1月9日午夜12点) 嘉賓:杨建利博士 主持人:陈小平@xchen15

我认为,国内的通讯和安全部门是掌握所有推特账号的情况和信息的,毕竟翻墙使用推特,很多人使用的国内的电子邮件地址,电信服务商,手机等等。所以他们很容易掌握的这些数据。应该包括,个人的联系方式,姓名,身份信息,工作信息,关注数量等等,所以他们要想掌握和找到一个人简直太容易。

楊建利认为:前总统吉米卡特为他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关系中的作用感到了自豪。但是,由于担心目前中美关系恶化,他回归到了他的总统任期所表现出的面对专制独裁者软弱和道义相等性—即对民主和专制的道义性不加区别,并将自由世界置于极权主义对手的危害中。

朱囯干走了,他带着一个86岁老右派对自由的渴望走了,也带着对铁桶专制下芸芸众生的深情厚爱离世。这位被21年劳教劳改受尽凌辱与折磨的老汉,活到晚年,仍是关汉卿说的那颗“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算是右派群体中一条硬汉。

上世纪中国的改革开放,一定程度上符合政府与民间的共同利益,国门的敞开、民营经济的发展也为政府带来丰厚的财源,前提是权力对社会的松绑,但自胡温时代起,即使在经济领域,国进民退趋势已成,习时代变本加厉,改革停滞,开放的大门半开半闭,使对外贸易成为一种不平等关系,引起国际反感,无法继续。习近平已经是中共的负资产。

这是一批中共党员委托公民力量平台在今年年底发表的文章。公民力量特别声明,此文章表述的观点不代表我们的立场,但是我们认为在习近平严控下完全噤声的中共政治生态下,为中共党内的不同声音提供一个发声的渠道是有特别意义的。

前言:最近,华为事件引起国际争端和舆论关注,我们校园的师生,为此议论纷纷。因为我有学生在华为任高管,不时给我透露一点内部信息。个人以为,这起事件背景复杂,将有越来越多的黑幕逐渐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