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所谓“全过程的民主”再好不过地暴露了习对民主的无知。现代民主首要和基本的民主是民众有选举权,习指的民主决策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民主作风,也是装饰品。就算当政者有民主雅量,普通民众也是进不了民主决策的圈子。
在香港高等法院裁定蒙面法违宪后香港警方停止了对蒙面法的实施。不过,在香港理工大学附近,大批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激烈的对峙,中国舆论继续谴责已经被围困在校园内的学生示威者。

特首林郑月娥早前动用殖民政府时期的紧急法,推出禁蒙面法,试图阻吓示威者参与抗争活动,高等法院原讼法院法官周家明和林云浩今早(18日)裁定禁蒙面法违宪。

香港的示威者和警察之间的冲突加剧,警察包围了几所大学,并与学生发生激烈对抗。香港抗议发生五个多月来,香港的经济明显受到影响,开始走弱。

瑞典籍书商桂民海在香港出版过批评中国领导人的书籍,2015年在泰国旅游时被中国安全人员绑架回中国大陆。这个事件导致瑞典和中国的关系紧张。瑞典笔会为桂民海颁发“图科尔斯基奖”受到中共威胁,但瑞典不怕。

日本共产党在14日发表以“立即停止打压香港”为题的声明指出,对手无寸铁示威者开枪的野蛮暴行令人无法容忍,,港府打压的根本责任是在中国政府及中国共产党,要求立即停止打压香港民众。

原国家环保局局长曲格平被誉为中国环保第一人。实践证明三峡工程的生态与环境影响明显是负面的。曲格平放弃科学家和国家专业行政领导人的基本理念与原则,屈从于政治压力,使他的环境影响评估制度在中国如同虚设。

十月初,我去了香港,恰好去了香港中文大學,還正好碰上《蒙面法》提出並很快通過的時刻。在這樣的時刻,回放一下一個月前在中文大學拍下的影像。描述一下「暴徒大學」給我這個首次去香港的海外華人留下的印象。

纽约时报独家获取的文件显示,这场由最高领导人指挥的大规模镇压行动是为了防止出现类似于2015年该地区大规模的骚乱活动。中国把拘禁营描述为使用温和手段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就业培训中心,但文件证实了这项行动的强制性。

共产党决定给比特币创建法定数字人民币与比特币和Llibra抗衡,叫“区块链”只是为了满足市场和名义上的需要而已。他们想以此新技术的名义其掩盖监控社会的真实目的,但这只是欲盖弥彰。

香港,一个现代化的文明大都市,现在正处于人道主义危机之下。 88%的香港人都饱受催泪弹毒害之苦。香港警方已经发射近一万枚催泪弹,其中有五分之一于上周在香港中文大学发射。催泪弹的过度使用使香港成为了一个化学污染之城。

公民力量将于下周末11月23,24日举办两天义卖募款活动。义卖物品是由支持者捐赠的近千件中西字画等艺术品,古董,家具,书籍,瓷器,水晶、玻璃器皿,台灯,烛台,首饰,钟表,T恤衫……

七千人大会后,毛退居二线,刘少奇主持召开西楼会议,陈云在会上否定了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毛泽东治国无能,认定陈云等是中国式的修正主义,从此下定决心要打到刘少奇。

警察们闯入了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和香港大学,并在前两所大学里投放催泪瓦斯。这一举动在几所学校引发了冲突。新闻道德在两种社会制度下显得截然不同,一边是以新闻事实为依据进行报道,另一边是以维护政治稳定进行报道。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东时间11月19日国会参院一致通过,这意味着该法案最后经总统签字后会成为正式法案。中国官媒对外发布了中国七个政府部门对于这项法案的不满和抗议,睿哲认为北京对美国的指责没有根据。

北京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释法,限缩了《基本法》赋予的香港自治的空间,不断侵蚀香港司法的独立地位。北京对香港正在实行「腾笼换鸟」的大湾区融合方案取消香港的自治。台湾应该想办法去帮助香港人维持住「一国两制」。

柏林墙不仅分隔了一座城市,一个国家和欧洲大陆,而且也是政治和经济鸿沟的象征。今天的威权主义在柏林墙倒塌的后三十年间与大国沙文主义相结合重新成为新冷战思维的温床。

中共19届四中全会上周闭幕,一大重点就是治理能力现代化。同时,各种信息不断传出,中国正在全面推动 #人脸识别 系统,甚至还在进行 #情绪识别 系统的大规模试验。

1989年11月9日夜,在东德人民的抗争压力下,柏林墙被迫开放,随之轰然“坍塌”。今年也是六四惨案发生三十周年,两个不同的共产主义国家的两起悲剧事件给受难者家庭带来无数的创伤、悲痛和苦难。

浙江理工大学教授郭兵拒绝人脸识别,状告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启动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成为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世界许多国家都使用人脸识别技术,但是中国对该技术的大量投入和大规模使用,格外引人注目。中国当局在新疆和香港利用高科技进行监控和镇压就是例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