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美国作为世界民主的灯塔,是个成熟的民主宪政国家,无论大选时选民如何撕裂对立,但大选过后,失败的一方也会向当选总统表示祝贺。在美利坚晴朗的天空,容不下阴谋论的雾霾。竞争激烈时看似阴云密布,但不久就会雨过天晴。
美国最高情报官员星期四称,中国目前是对美国的最大威胁,也是二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和自由的最大威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星期五做出愤怒反应,称该官员的说法是一堆胡乱拼凑出来的谎言。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日前诉苦,因遭美国制裁,失去银行账户,家中“现金成堆” 。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包括林郑月娥在内的14名香港和北京派驻香港的高官遭到美国制裁,制裁措施包括禁止入境美国,冻结在美资产以及所有可能涉美的金融资产交易。

广东人权人士张五洲因在广州举牌纪念“六四”、反对《香港国安法》而遭刑拘,她的案件于11月24日开庭,法官宣布择日宣判。张五洲的家属痛斥当局控罪无理,强调会继续为张五洲讨回公道。

欧盟将从下个月开始行使权力,对参与侵犯人权的个人进行资产冻结和旅行禁令等制裁措施。这些限制性措施针对那些参与种族灭绝、酷刑、任意逮捕或拘留等侵犯人权行为的个人。法案目的是解决全球范围内严重侵犯和践踏人权的问题。

2020年11月22日下午2时,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在旧金山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第34届“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及“中国民主特别贡献奖”,得主分别为“新公民运动”创始人许志永及美国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

当务之急是兴儒辟马。辟马,包括文化批判和政治驱除。不仅儒家反马,自由主义、佛道两家和所有宗教本质上都与马家格格不入,都可能反马。但反马反得最到位中肯者,非儒家莫属,其次才是自由主义。在思想政治上,儒家和自由派本来应该互为同盟。

截至2011年底中国百姓缴纳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共达1615.87亿元,承担了三峡总造价的93.49%。截至2011年底,三峡发电收入与葛洲坝发电利润共为1625.89亿元,应该用以归还国民。长江电力股份用350.31亿元的低价占有了三峡工程全部投资。

2008年底,贺卫芳和303位各界知识分子共同签署《零八宪章》,此后不久被“流放”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2011年4月,刚刚返回北大的贺卫方教授发表了《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告诫王立军等践踏法治者: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人是安全的。

1979年10月26日,韩国总统朴正熙被暗杀身亡,不久全斗焕发动政变开始其近八年的独裁统治。1981年,韩国进入“第五共和国”时期,1987年6月,韩国爆发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事后不久恢复总统和国会的直接选举。10月27日韩国建立第六共和国成为民主国家。

“丑恶”并非文革的全貌。文革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浩刼,但同时也是奴役人民的中共官僚集团的刧难。文革中,整个官僚集团(除了最高层的“毛主席的司令部”)被奋起造反的民众打翻在地,中共官僚集团对文革的仇恨,实际上远胜于普通民众。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说:在高墙和鸡蛋的较量中,我永远站在鸡蛋一方。虽然我并非无条件地赞同这句话,但是在习近平(高墙)和周庭(鸡蛋)之间,我的选择是明确无误的,相信日本的选择也是明确无误的,站在周庭一方,是日本的文明和强大。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24日公布了首批内阁名单,最重要的国务卿人选落在了拜登的长期盟友布林肯身上。鉴于对华外交是美国新政府面临的最严峻外交挑战,布林肯本人的民主外交经验强化了外界关于拜登政府将对中国实行价值观外交、打民主人权牌的看法。

川普钦佩”强人”领袖,例如普京、金正恩以及习近平。川普在他的演讲或推特言论中,甚少提及中共及北韩恶劣的人权记录,反而常攻击美国的法治和民主选举。包括香港人在内的有些中国人因为极其憎恶中共才把希望寄托于川普的强硬政策。

无论习近平的权力表面上看去如何稳固,都无法克服其本质上的脆弱性。习近平生逢红朝末世,虽想力挽狂澜,但志大才疏,囿守一党之私,没有勇气开创新局。他对官员残酷打击,四面出击,八面树敌,几乎得罪了所有的官员,官员人心思变。

中共宣传部门对青年猛灌心灵鸡汤进行捧杀,但甜言蜜语挡不住残酷的现实。民主和科学五四运动的旗帜,但在今天的中国这些都是奢侈品。时代在进步,但中国却在大步到退。极权主义就像一个巨大的怪兽虎视眈眈盯住中国青年。中国青年终将觉醒,他们是中国的希望。

突尼斯和埃及爆发阿拉伯革命,都是由小的事件引发。但背后是警察维稳机制的恶果。当老百姓不堪重负、怨声载道,变革的火焰就开始燃烧、蔓延,并最终无法控制,革命就发生了。今天的中国与突尼斯和埃及何其相似,只是革命的后果会更加惨烈和悲壮。

中国政府开展脱贫攻坚本是好事,但举国体制运动式消灭贫困只会走到事物的反面。官员为了政绩大肆造假,甚至逼迫老百姓脱贫,结果使民众更加贫困,脱贫成了数字和政治游戏。在独裁国家,统治者再美好的蓝图都会成为人民的苦难。

傅莹在纽约时报发表中美关系的文章是在传递习近平对拜登的口信,希望回归到过去美国绥靖政策的老路上去。但习近平的极权主义路线不仅颠覆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也对世界秩序形成了巨大危险,拜登政府已无法再次踏上罂粟花铺就的老路。

目前,中国政府对待疫情所采取的方式是武汉强制封城模式。西方国家采取的方式仍然是有别于中国的有限隔离模式。中国政府和很多中国人认为为保护生命健康,政府可以强制剥夺公民自由,但西方国家认为政府必须保护公民的自由,不得侵犯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