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美国已经出台禁止微信的行政命令,具体含义尚不明确。鉴于美国有大量华人以及跟中国市场有关的公司在使用微信,彻底禁止微信不但面临技术和法律问题,而且会伤及无辜。不过,美国应该在公共领域禁用微信,并努力破除中共的互联网信息壁垒。
张桂祺(鲁扬)2020年5月1日被带走,5月13日被关进聊城市拘留所,5月18日被转入聊城市看守所,6月18日被逮捕。至今已近四个月。其间,聊城市公检法人员有一系列违法行为,对其合法权益造成重大侵害,请有权机关监督纠正,并依法惩处责任人员。

中国现在的制度必须要变革。“变革”而不是“改革”。现在这是一套极权体制,而不是威权。威权是有可能走向民主政治的,可以内部改良,上下结合地搞,但是极权制度是不可能做到改变的,因此必须废弃这套制度。

中国内蒙民众近期发起大规模集会,要求当局撤销9月1日在全自治区推行的所谓双语教育模式,恢复原来的教学模式,但官员拒绝让步,并通缉参与集会的其中九人。另外,当局将此次民众抗议内部定性为“受境外势力煽动”。

大陆异议诗人王藏5月30日被带走音信皆无。其妻子和四个孩子被囚禁家中生死未卜。最近中共为了镇压异议知识分子,越来越不顾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非但当事人本人不按法律程序对待,同时家属也被连坐。

谢文飞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今天从郴州市苏仙区检察院获悉,谢文飞涉嫌寻衅滋事案件已于近日移送同级法院起诉,并得知委托人谢文飞母亲解除了儿子的律师委托。近些年,中共强迫家属解除委托人权律师越来越普遍,说明中国的法治环境日益恶化。

2020年9月9日台湾中央社高调发表一项研究成果:长江洪水淹没损失大;三峡大坝坝体并无明显变形。同时中共加强在三峡大坝周围布置反导弹军事设施。三峡大坝的建造使得在军事战略上先手尽失。台湾明确地告诉大陆,三峡大坝作为定点威胁的目标,全在监测之中。

赵盛烨以及他的粉丝们有一个疯狂逻辑的说辞,说这个地球上如果没有了中国,还有什么意思;又因为既然没有了中国同时也就没有了意思,他们才提出“同归于尽”的战略战术。

儒家看姓社姓资:一、儒家追求道德自由,也认同社会自由,维护四大自由;二、儒家道德以仁为本,在人与万物、人与鬼神的关系中坚持以人为本;三、儒家政治以民为本,富有民主精神,未来儒家宪政和新礼制,应该认真吸收自由宪政和民主制度的精华为我所用。

文革初期,工作组取代了中共的党委管理学校,这是用更严酷的阶级斗争代替中共日常的官僚政治的闹剧。李善荣因为阶级出身不好,从用户文化大革命的积极分子对象,因此其个人生活遭遇了人生灾难。

内蒙民族矛盾的激化说明中共少数民族政策到已经彻底失败。即便从中共的大一统理念出发,强调民族主义也是愚蠢的做法,而尊重民族文化,淡化民族主义,强调一切公民的政治权利、公民权利、社会权利不分民族的平等才是夯实国家统一基础的明智做法。

8月30日是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全球最大的强迫失踪人口国家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除了刑事绑架,中共政府对宗教团体和少数民族,还设立有洗脑班,而以行政绑架的手段,对异议者进行行政拘留。港台被中共绑架人士也有数百人之多。

其实近代以来,真正要在中国搞分裂“闹独立”的,恰恰就是中共它自己。远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的1920年,毛泽东就公开主张湖南省独立,成立“湖南共和国”。到了1931年11月7日,中共在苏俄支使下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此外还公然鼓吹“台湾独立”。

作者曾经是中共中央党校机关报《学习时报》副编审,因为在习近平当校长时,作者不小心因为写文章卷入了高层斗争,被当局找个编造的理由开除公职。由此可见党校还是有感于直言的教职工,蔡霞并不是孤单的一例。

美国的金斯伯格大法官走了,新的大法官将会被任命。无论他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都会捍卫美国的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守卫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在中国,没有法官,更没有大法官,他们无非是共产党的刀把子,只要听党的话就行。

习近平湖南之行的目的就是疗伤、摸底和忽悠老百姓。习近平恨透了美国人,特别是离间中国人和共产党,这简直是要共产党的老命。习近平希望向毛泽东一样掌权到死,但他又没有毛泽东的底气。他知道中国人最恨的就是共产党,但他只能忽悠。

即使中国要提高科技创新能力,也应该鼓励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开放互联网。举国体制不是不可能进行科技创新,但这是饮鸩止渴式的科技创造,不可能持续。军令状只能将科技人员逼成骗子。举国体制对于统治人民威力强大,但对于高科技创新就是胡闹和瞎折腾。

中共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的统战就是将他们纳入共产党绝对领导之下,目的就是保住中共的政权。习近平的经济内循环是在为最坏情况发生做准备。一旦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不得不重新“闭关锁国”,民营经济国有化将不可避免。

继王毅外长在欧洲五国遭遇凄风冷雨后,中国外交再次迎来惊涛骇浪。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10月份离职。美国国务院次卿克拉奇将访问台湾,并参加李登辉追思礼拜。9月14日,中欧峰会上,欧盟领导人与习近平激烈交锋,峰会无果而终,不欢而散。

布兰斯塔德是一位温和的官员,希望在任内与中国发展良好的关系。但中美关系的持续恶化,让他处境尴尬。布兰斯塔德曾坚决反对对所有中国留学生关闭大门的建议。他感受到中美关系已经恶化,未来的对抗只会加剧不会减缓,于是萌生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