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今年11月份,中国将接受联合国大会对它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查(UPR)。对于此次普遍定期审查,我敦促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和各位公民活动家提出王全璋案件,提出在709大抓捕中被打压的其他律师和维权人士,并且要求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
中国人权捍卫者向莉,曾参与过新公民运动、海南万宁“抗议校长性侵女童案”、鸡西营救唐吉田律师案、参与报道范木根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建三江营救人权律师案、支持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联署并发布《徐纯合案致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的公开信》、七味烧“推墙会议”等众多人权事件,推动捍卫中国人权。

杨建利认为,刘晓波既是一个具有相当高度的思想者,也是一个贴近现实的行动者。他长达几十年观察、思考中国社会的变化,并从一个民主活动者的特殊视角来审视民间运动的行为方式、策略等,这些思想有些展现在他的文章中,有些则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并未得到充分表达。

韩连潮博士在发言中赞扬了黄之峰不自由勿宁死、挑战强权的勇敢精神,认为中共的不信守承诺将香港人推向抗争和自决之路;他断言一国两制已死,习近平政权会对香港实行全面控制,香港前途堪忧,香港青年一代必须像大卫决斗巨人歌利亚(Goliath)一样,打破规则,出奇制胜。同时,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必须对中共打压香港的行径作出強有力的回应,否则不仅香港玩完,台湾也将步其后尘。

我们认为,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共领导人开历史倒车的议题进行议论、对中国民主化的目标、策略和途径的探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议报如托发表楊建利博士收到的这两份文件,以飨读者

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由联合国观察牵头、包括中国公民力量在内的25个世界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会期一般设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年会前的那个星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

想谈谈最近去东京听的一场演讲会,刚听完的时候一是震惊,一是气愤。并在回家后花了几天去查阅资料,看看自己的愤怒是否是无理取闹,是否是因为去国已久不够了解国情而想多了。经过几天的调研后,对中国的现况,更加深切地感到了悲哀。

作为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你会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身边的摄像头越来越多了。从城市、城郊到乡村,从街道、小区到校园。走在大街上,你会感觉你正在被摄像头,360度无死角地“保护”着。各种样式的摄像头多到你无法想象,路口的横杆上密密麻麻的各种摄像头像麻雀开会一样。

随着美中贸易战的升级国际局势风云变化,对未来发展趋势各说纷纭,从美国总统在联合国的发言到副总统有关中国政策的演说,以及美国对台湾政策的变化等等显示美中全面对决已经不可避免,而国际局势也发生着巨变的当下西藏问题将何去何从,对西藏是机遇还是挑战的问题是每一个藏人所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经过麦克阿瑟改造后的日本,在战后的七十多年中,已经成为一个文明的现代国家。其可贵的经验是,努力继承日本文明传统,同时竭力学习西方文明,而将二者中好的部分融合在一起,而抑制坏的。战后的日本,得了“日体西用”的正果。这很值得中国人思考、借鉴。中国需要向战后的日本学习。

在我这耄耋老汉的脑海里,有几代人脱逃专制的历史长卷,从戍戌的康梁维新党人到百多年后的魏京生、王军涛、杨建利与王丹等民主自由价值信念者,一代又一代,今天,已扩大到中产阶级,乃至娱乐界的范冰泳等了。而且这逃亡专制的人群,还在东亚这片土地暴涨。

齊氏文化基金會的宗旨是:“中國很大,我們很小;但我們心齊,願意為中國的進步做一點事情”。 基金會設立“推動中國進步獎”,每年頒獎一次,獎勵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個人(或組織)以文學藝術的形式,不計個人得失不顧個人安危,為改善中國的民主、自由、人權、進步做出的積極貢獻。

如果说在“文革” 之初期(1966至1967年),广西“文革” 与全国其它地方相比是大致相似的话,那么进入到1968年则有它特殊之处了,期间出现的大武斗、大屠杀,其罪魁祸首就是广西的土皇帝韦国清及“联指” 派中的一批坏头头,他们是“文革” 中一切大灾难的制造者,他们的所有罪行都应当彻底的清算和批判。

同时,我们呼吁所有的国人,无论你今天的地位,牢记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的这段碑文: “起初他们迫害共产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马克思的信徒;后来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日耳曼人;再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牧师;最后他们迫害到我头上,我环顾四周,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

发达国家的政府和领导人,非常注重契约精神,一旦作出承诺,必将全力实施,真正的一诺千金,而在极权国家,朝令夕改、反复无常、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已经成为常态,桌面上信誓旦旦,桌底下就使绊子,今天作出承诺,明天就公开反悔,比如对朝鲜的制裁就是如此,对国民表面上宣扬依法治国,但法律可以依照自己的意图而任意修改,这也是贸易战爆发的诱因之一。

纵然伤人,死人均概不负责。如此恶法,连希特勒、日本军国法西斯也未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当局竟然公布了出来,准备实施。这须要有多大邪恶的“勇气”?! 当局如此倒行逆施,无疑是对专制当局的得力打手警察的宠信加持, 是给民众和舆论戴新的紧箍咒。照此办理。广大民众还有活路吗?中国历史上最黒暗的时期已迫在眉睫了!

鉴于众多的在美中共官方媒体—-不仅仅是新华社和环球电视网两家---没有在美司法部进行外国代理人登记,公民力量发起人楊建利博士于9月25日给美国司法部长塞森斯写信,提供了另外10家没有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要求在司法部登记的中共媒体,敦促其进一步行动。同时,公民力量发起了检举在美中共官媒的活动。

人们对某种思潮的把握,往往需要一些标志性事件的启示。川普的当选揭示了一种美国社会思潮的形成和继续推进,在此之前,川普和希拉里的竞选被很多人视做美国民主衰退和恶俗化的表现,然而,即使持有最严谨思考态度的人,只要具备足够的敏感,在川普当选那一刻起,便会意识到某些可能不习惯的东西背后,隐含着需要严肃思考的议题,而且不只是一个,是很多。

利用谷歌地图和卫星照片就可以看到,弥河河道不再是自然河道,有主河床、河漫滩,而是完全经过人工改造的河道,一段宽,一段窄或者一点窄,在宽河道和窄河道突变的地方,就建有拦河闸工程,为了壅高河流的水位,为了制造水景。从形态上来说,弥河有点象德国的灌香肠,一段段香肠之间用绳子捆紧。

对习近平来说,自己的核心地位也有了,宪法也改了,太子也不立了,可还要通过条例的修订来强迫全党认他做皇帝;不想着如何改善民生、做实事来树立威望,却想着一层一层捆绑党员,到头来必是物极必反。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