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观——我为什么热衷于官员财产公示的推动

阮云华



  多年来,中国的官员是在角逐官位的过程中,利用对手的腐败而进行致命打击——对外是执政党在反腐败,其实是权利争斗的结果——这样的财产公示,总是以荒诞的方式(像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刘铁男等等)展示给中国老百姓的。而这种方式,并不是政府反腐得力,相反是制度的有意缺失,来体现执政党的政策所谓的开明。其模式,是极其反智的。

  既然执政党也在利用反腐败做文章,那么我们何不顺势而为。

  中国的宪政运动有“破”的内容,没“建”的设计,如此必将国家引向灾难。从理论上讲,破,容易;建,才是能力。可现在,连破的能力都没有,说明社会基础太差,也说明社会人士缺乏起码的共识。


我的想法是以点破面,促成蝴蝶效应

  任何事物的发展皆有其自身的逻辑关系,并按照其关系发展下去,就会出现蝴蝶效应。具体反应如下:“官员财产公示”到“官员财产隐瞒”所反映的“公信力缺失与否”,伴之而来的言论自由的呼声,再到“报复与正义之间的较量”之社会危机,再到司法介入的公正与否,再到“全民的震惊、愤怒,演化到公民决择”之契机(是破局过程中“和平演变”与“广场式的暴动”兼而有之的路径)。就如许知远先生所说的,“用积极的思考与行动,来取代消极的嘲讽,用具体而细微的行动取代了空洞的呐喊,富有激情却足够冷静”。

  官员财产公示,是中国和平演变之改革必须迈出的第一步,而且这一步必须走好。如果这一步受阻,和平改革的路线就不乐观。如果官员财产公示了,后面一连串的,按照其逻辑关系所演变的一个个环节都要呈现出来面对民 众。换句话讲,这一步走成功,民主的大门就撕开了口。

  要求官员财产公示这一最具有社会基础的活动,是具有深层次意义的,如果不能深刻认识这其中的意义,搞宪政运动就是荒缪的。常识告诉我们,宪政的内涵及内容是多方面的,其中就包括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建立(而这只是宪政这一系统工程中的一项),宪政是多个具体制度的统一体现!特别是官员的财产公示,能反映中国老百姓的对待态度,进而可以看见事态的发展。况且,目前也只有这条路径是可行的,是和平演变的宪政曙光。

  这是一个以点破面的路径。迫切需要社会的共识,以便形成一股绳。


应以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为全体公民共识之诉求

  切入路径:即“官员财产公示”,是借反腐大旗,为民主撕开一条口!

  共识与诉求:反腐。

  路径所包含的内涵:推倒腐败权力,重建法律秩序,主张言论自由,组织自己的政治队伍。

  共识的分析:正如上面所分析的,别的维权活动要么是诉求点低或者不具有普遍需求,还不足以说服民众,不能广泛地团结社会有生力量。“官员财产公示”是宪政破局的最佳路径——而反腐又是民心所向。

  就从官员财产公示全国行签名活动开始到许志永被抓捕为止——这期间的演化,产生了逆向路径,即:不是官员财产公示了后逻辑展开,而是饭向打压抓捕呼吁的人士。这说明通往这个路径的阻力也是最大的。双方力量之悬殊,搏弈力量极不对称。按理,14亿—8千万=多少,是个极简单的常识问题,但客观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虽然,从这半年多的社会实践看,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已经成为社会各阶层的共识。但是否是宪政的破题路径,分歧却很大。因而,导致在与当局博弈时的结果——16位骨干人士被抓捕——也是残酷的。

  但同时,这样的演化,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更好的契机——吊民伐罪!

  在这里,有必要做个扼要说明:坚持推动要求官员财产公示,有三个层面的意义:一个,就是告诉当局,作为官员必须公示财产;二个是民间呼吁官员公示财产是公民权力的体现,是张扬宪法;三个是当下因推动官员财产公示而出现的当局违宪抓捕事件,正好可以进行对许博士他们声援行动,实现“非暴力,不合作”之政治意图。而这三个层面的内容,又恰恰诠释了新公民运动的内涵。所以,坚持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就是在以实际行动做个新公民,展示新公民风范——有理、有节、有力。这种新形势下所演化出的新公民运动是时代的造就。

  什么是新公民运动以及其当代的意义——我的理解是张扬宪法所赋予的权力,以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公民人权等等为诉求的不断与当局抗争过程中,为拓开早已封闭的公共空间而争取言论自由、争取公民的基本人权的实现,为最终争取宪政梦的实现而努力的运动。其意义在于权力的争取与博弈。


应以许志永等人士被抓之违宪行为寻找破题的契机,同时作为新公民运动的操练主题

  许博士已经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愿意承担任何罪名,甚至于不是他所为的事情都愿意担当,可见许博士是位明白人,智慧者。而我们呢,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借救许博士中成功抓住破题机会,这才是许博士所期望的;也是我们所为的意义所在。如果能从这个角度着力,至少对中国宪政运动做了又一创新的尝试。

  而要这样做的第一步,是著名学者为那些被当局刑拘的人士发专稿,要求当局公开审理许志永等人士,以造声势;律师呢,从法律的角度,深度介入批驳当局违宪行径;作家、艺术家、企业家,以及网络同道这个时候在微博声援。促成对这个违宪抓捕的公开大辩论。在这个时间段,应将声援社会上上的其它事情暂搁一下,集中我们仅有的社会资源,为许博士、刘晓波等他们的营救,发挥仅有的社会资源,显示我们的凝聚力量。

  如果当局继续镇压,那么——也就是第二步,再次号召全国各地公民走向街头,以广场静坐的形式声张公义。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必须在某个时段集中有限的社会资源,联合操练。这也是值得尝试的中国宪政运动,是新公民运动的真正内涵反映——非暴力不合作!

  需要强调的——如果不能组织一次很有影响的新公民营救活动,让社会上的人士看见我们的组织能力,以及显示一下我们自身的力量,如何打动和感染围观者?一盘散沙的,只会让当局藐视我们。

  如果结果仍然不能如愿,就必须定出我们的第三步,公开进行组织政治反对派队伍。如果当局继续打击,那我们就抗争到底。

  总而言之,呼吁官员财产公示与人权维护——这样的行动,实际上是从政治上发出反对之声的一次及时实践,并且通过其形成有效的凝聚力——为最终成为一个实体反对派组织而准备——实际上,通过“呼吁官员财产公示”“人权公约”等社会实践,已经凝聚了一些社会上的同道者。

写于2013年1月2日-7月20日
作者供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