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时代,习近平能否成为戈尔巴乔夫?

德国之声记者 吴雨


  第五届“全球支持中国与亚洲民主化大会”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在分享苏联及东欧国家及台湾等地民主转型经验的同时,与会者聚焦中共十八大及中国未来,新的执政者是否会图谋变革?


  10月7日至9日题为“大时代,大动荡,大变革”的第五届“全球支持中国与亚洲民主化大会”,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来自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100余位民主人士、欧洲议会议员、学者及达赖喇嘛驻欧洲代表处、世维会、内蒙古人民党代表等与会。很多与会者都是从中国近年标志性的民主事件中走出,在海外续写对中国民主的信念。达赖喇嘛委托驻欧洲办公室代表洛桑尼玛致信本次大会表示“西藏有句谚语,民主一药治百病。我相信也可以解决中国的很多问题。”

  据民阵主席费良勇向德国之声介绍,会议选择在此召开有着特别的意义,这里曾在于1956年发生震惊世界的匈牙利事件,33年后在中国爆发的“89民运”被镇压时,匈牙利走上民主转型之路。匈牙利、捷克、波兰、罗马尼亚、苏联等国家和转型经经验,是否会推动正处权力交替时刻、政治和社会危机重重的中国,启动政政治改革,中国民主的路径和主导力量是什么?新的执政者如何对待和解决“六四事件”、法轮功练习者被打压、高压政策导致的民族问题等,都成为本次研讨会的重点议题。

  德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现任全球支持中共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主席克劳斯.罗泽(Dr.Klaus Rose)博士在开幕式上表示“民主代表新的利益集团进行公平竞争,代表有效管理,代表真正尊重他人”,因此必须推动对世界有重大影响的中国民主进程“如果有党派还称自己是社会主义的,但是没有任何民主架构和目标,他们是不可能上台执政的,世界不能对中国政府或其他国家的残暴手段保持沉默。”

  大多与数代表认为,和平转型应成为中共新的执政者唯一可以选择的道路,否则十八大将成为中共当局“最后的盛宴”。但来自中国的三位学者姚监复、高瑜、李伟东表示对十八大后中共变革可能性并不乐观。


“大变革就是变党”

  本次大会特意从中国内陆邀请这三位学者与会,希望籍由他们的视角更清楚的透视中国时局和预判中国政治走向和未来。姚监复表示:“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没有民主自由的国家,以民族主义的旗帜,集中人力可能经济发展,如希特勒时代的德国,斯大林时代的苏联,但不可能持续长期的发展,最终垮台或改弦更张,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这是人心所向或历史规律。”李伟东直言如果中共不变革,他们将成为中国“最后的皇帝”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主席克劳斯.罗泽博士(Dr.Klaus Rose)及中国学者姚监复(图右)

  姚监复向德国之声表示,临行前他对警告他不要对外发表对十八大及中国问题看法的相关部门会知,他在海外也将保持他一而贯之的对时局和执政者的看法:“习近平绝不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他是马列主义者,毛泽东的拥护者,有四个坚持,他面临中国的这么多难题,他会做一些实事,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会做一些改革,但他绝不会给六四平反。我想把这些告诉那些过于乐观,希望自己的愿望变成现实的人。”

  对于会议提出的主题中“大变革”,姚监复也不认为会发生:“大变革就是变党,最核心的就是要不要改一党专政的问题,就象胡绩伟曾说的'废除一个党一个主义的法西斯独裁政治'不能废除这些,就是象赵紫阳所说的,不是真正的改革,是行政机构改革。”


“中国的死胡同就是八九之后政改完全停止”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十八大前“薄王事件”和一系列尖锐的社会矛盾的爆发,在外界看来,中共已经显得不再从容,特别是经济下滑,已经成为中共统治危机的一个爆发点:“中共这个政权的确遇到了比较大的困难,经济也是出现拐点,发展速度已经开始降下来了。很多经济问题是和政治问题相关的,需要政治上走出死胡同,我认为这个死胡同就是从1989年之后,政治改革完全停止。 这也是大变革时代习近平最沉重的担子,中国再不变革他们也知道共产党的江山就在这一代人的手中结束了。”

  本次会议上也有为数不多的代表指出,当会议探讨民主概念和他国经验的时候,自己是否有清晰的改革思路和对变革路径的选择?与中国本土的民间变革者如何对接?公共知识分子、民众和民主人士不必将目光拘泥于中共高层的动向,以避免“白发宫女在,常坐说玄宗”的境况,真正能决定中国未来、将宫廷政治推向民主中国的主导力量应该在民间,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是否能成为戈尔巴乔夫并不重要。

吴雨发自会议现场

2012年10月9日
原载《德国之声中文网》
http://www.dw.de/变革时代习近平能否成为戈尔巴乔夫/a-16293441
5